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齐彧

   

   在写这个题目之前,首先要介绍一下我们家同中共的关系;

   中共一大会址是李书城公馆,李是黄兴的参谋长,其弟李汉俊是一大代表。毛泽东五十年代赏给李书城一个农业部长。

   王会悟是黄兴第二位夫人徐宗汉的秘书,嫁给一大代表李达。当年开会地点被侦探发现,还是王建议转移到嘉兴南胡,她的老家。开会时她一直在船上。何叔衡根本没有参加一大(见张国焘回忆录),如果中共硬要凑数的话,不如将王摆进去。

   徐宗汉的侄女龚澎,嫁给乔冠华 。

   我的外祖母彭洁如,在中共成立前一年,糊里糊涂多次坐黄包车给毛泽东带信,当年她不过十五岁。当时外祖父黄一欧当长沙市政厅总理(市长),他们反而不认识。

    黄一欧与周恩來相识于黄浦军校时期,后来他的弟弟黃乃去延安,在周手下工作,专门收集日本的情报。

    外祖父的大妹黄振华,老立法委员,一生坚决反共,可是兄弟姐妹之间关系是好的。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胡编乱造,中国应该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家庭。

   外祖父一直被中共利用,潘汉年快死的时候住同一家医院,都给外祖父认出来了。那么中共建政后是怎么样对待我们的呢?

   政治上贬低:

   御用文人们说:孙中山领导的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不彻底。只有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才伟大。记得以前大陆填表,我们不知如何填家庭成分,只好填旧官吏等等,共产党早已经将我们入另册。民主人士全部送到参事室,文史馆养起来。

   民主党派之中,到处都是特务,即跨党份子,民主人士的一举一动中共都了如指掌,比如我家的老友章士钊先生,曾经有恩于毛泽东,场面上也只能说些主席请吃饭吃了什么菜之类,他知道,他的话立刻会通过秘书和养女直达天庭。后来为了统治台湾,送出一些政协委员给他们当,政治花瓶,有职无权,摆设而已。民主人士对于中共来说,如同女人的月经带,需要的时候到处找,用完之后到处扔。

   经济上羞辱:

   外祖父五十年代拿两百多元月薪,六十年代大饥荒“自动减薪”为一百四十七元,文革初期为三十五元,后来拿七十元,外祖母看病要自费,我们三人生活入不敷出,苦不堪言。民主人士的后人分房子;升职;入党;入团困难重重。你們只有亲眼看到那些投降的前国民政府的高官显贵,将校军官拿着共产党发给的几十百多元月薪,还要感激涕零党和政府给予一条生路时的场面,才会真正领悟到“人在屋脊下,不得不低头”这句成语的涵义。

    永远的运动员:

    历次政治运动,总是要我们同家庭划清界限,有些不肖子孙都这么做了,以示清白。外祖父都要写交待材料(总共有几十万字),将自己过去的经历大骂一通,表示重新做人等等。中共对待外祖父这么一个参加过黄花岗起义的老人尚且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台湾大劫难》这本书我还没有读,不过从作者披露的一些内容来看,应该是真实的,符合中共的一贯做法与思路。

    本人居美国超过在大陆的时间,同国内朋友多用电话联系,他们总是告诉我,某某狗官又贪了多少。也有台湾来的朋友告诉我,某某国民党要人的亲戚在大陆赚了多少。中共送钱给奥运会委员。给美国政要的亲戚已经不是新闻。中共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大陆现在社会危机重重,新盖的那些大楼绝对压不住八级地震,反而会崩塌。中共不但不政改,反而企图通过人民盼望统一达到继续维持统治的目的。今天网络上登载中共一位老高干指出胡锦涛不过是历史的匆匆过客,与本人去年感恩节在美国之音接收访问时对江泽民胡锦涛的评价一模一样。可见历史不会厚此薄彼。

    我写的家史《千年世家-黄兴家族兴衰录》,马英九总统已经读过,并来信鼓励,本人希望国民党高层其他人也花点时间去读一下,有个参考对照。毕竟不独;不统;不武,维持现状总要比被中共吃掉来得高明些。

   ([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