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邱国权
·简论亡国奴
·有关二○一七年中共将崩溃的传言之我见
·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重大外交事件得失谈
·这世界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经济学》第二讲:中国经济的模式

   作者:巴山老狼

   谈了中国的基本国策再说中国的经济模式。一个国家的经济模式是为实现其国家的基本国策服务的。

   今天中国的经济是什么样的模式?客观地说,今天中国的经济模式既不是西方的自由经济和市场经济模式、也不是前苏联和毛泽东时代的公有制经济。要深入研究今天的中国经济,得先给中国经济模式下一个定义。遗憾的是中国这一特殊的经济模式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世界的“经济学家”们还没有想过要对中国经济模式进行定义。中共也没给自己的经济模式下个确切的定义。笔者在此大胆给中国的经济模式下一个定义:中国的经济模式乃是一种“政府经济”、“权力经济”、“国有经济”、“权贵经济”、“私有经济”、“外资经济”N种经济的混合模式。这一经济模式是中共在世界的首创,是独一无二的。只此一家。

   “政府经济”与“权力经济”是两个概念,这两个概念有紧密的联系,但也有区别。举例说明:政府为发展经济而搞的投资、卖地、建厂、开矿、建豪华办公楼……都是“政府经济”。今日中国政坛以打黑著称于江湖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大连市长任上提出的“经营城市”概念也属于“政府经济”范畴。

   而政府官员搞的政绩工程或为了任期内的GDP的高速增长好向上邀功升官而而主观决定的投资项目或在统计数字上搞假的就应该算是“权力经济”。之所以在“政府经济”后面再加“权力经济”,是强调官员手中的权力对经济的影响与控制力。以及官员靠手中权力在本地区经济发展过程中能得到巨大红利。经济越发展,官员手中权力所分红利越多。(包括升官)

   今日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头是“政府经济”和“权力经济”。

   “国有经济”主要是指国家控制的企业,包括银行、电力、石化、建筑……等等。现在国有企业基本已经成为政府官员们小金库。国企与政府在人事方面和经济方面有理不清的关系。中国国有企业老总随时可到政府机关任职。例如原中石油的老总周永康后来担任了政治局常委。政府官员很多财务支出随时在国企内报销。

   什么是“权贵经济”?老狼的“权贵经济”概念指的是一个宏大的企业虽然是在私人的名下,但与权势者和官员亲戚、后代都有巨大关系的企业。例如:死了的徐明曾经控制的“实德集团”就与权势者薄熙来有扯不清的关系。“实德集团”就是薄的金库。想从中要多少钱,只需给徐明打个招呼。薄再用手中权力让“实德集团”发展壮大。例如民生银行的大官太太俱乐部。也是“权贵经济”的典型。还有万达集团据海外有文章说众多的红二代、高官们在其中有股份。这也是“权贵经济”。

   “私有经济”一般在服务行业居多。但很多的建筑私有公司几乎是政府官员们亲戚所开办。例如重庆市原北陪区区长雷政富,官做到那里,其弟就把建筑公司开到那时,在雷政富任职的地区,大多数建筑工程归其弟承包了。官员通过权力让其亲戚发财,也就是自己发了大财。象雷政富亲戚式的“私有经济”在中国经济中占了相当大比例。

   今日中国的“外资企业”也占了相当大比例。

   既然中国的经济模式是“政府经济”加“权力经济”、加“国有经济”、加“私有经济”加“外资企业”的混合模式那么今日中国的经济模式能否实现经济的增长主要是取决于中国各级政府和政府的官员决定和外国投资的多少。与西方经济的市场法则、经济规律没有任何关系。所有西方的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作出的任何预言都没有实际的意义。任何预言中国经济将衰退或出现危机的说法都是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而已。

   当今世界有三大经济模式:一种是西方市场经济模式。这一模式以“私有经济”为主体经济,私有企业以市场的需求为主要目标,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对这一种经济模式西方的经济学家们研究得很是透彻。另一种是前苏联和现在的北朝鲜计划经济模式。这一模式不顾市场的需求,能生产什么就生产什么,只要按时计划进行生产就行。第三种模式就是今天中国“政府经济”、“权力经济”、“国家经济”、“私有经济”、“外资经济”的混合模式。这一模式有市场的因素,但经济的增长以政府的操控和权力者的意志为主体。这一模式的所有经济活动都围绕一个中心:肥官穷民,确保一党政权。

   今天中国这一“政府经济”加“权力经济”……的混合模式从某种意义上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封建社会小农经济思想。为什么呢?因为现在各地诸侯们在本地发展经济只考虑本省利益,不从全国大局考虑。这样每个省的诸侯们就在自己地盘上搞“小而全”、“大而全”。你外省有汽车工业,我也要有,你外省有钢铁工业,我也要有。你外省有彩电工业,我也要有……结果是大家一哄而上,产能严重过剩。今天中国有汽车厂近百家,产能达两千多万辆。大型钢铁企业上百家,产能十多亿多吨。就这样,没有汽车和钢铁的省份还在喊上钢铁和汽车项目。前几年,广东省拟在湛江市征地二十平方公里,建一年产两千万吨钢的大型钢铁企业。重庆市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但最近几年还在大力兴建新的钢铁企业。

   不但要“小而全”、“大而全”,还有计有步骤地制造出“经济圈”。有跨地区的什么“珠三角经济圈”,“长三角经济圈”,“长沈大经济圈”,“津京唐经济圈”。各省又依样画瓢地复制出四川的“绵德成经济圈”,湖南的“长株湘经济圈。”……这些都不是市场的决定,而是政府的决定性。中国政府成了经济发展的主体。


此文于2017年12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