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满洲文化传媒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2007年7月3日,《社会科学战线》杂志社召开了“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会议由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社会科学战线》主编邵汉明研究员主持。原吉林省文化厅厅长、吉林省民间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满族传统说部丛书编委会副主编吴景春同志,以及富育光、赵东升、曹保明、荆文礼、周惠泉、张璇如、王兆一、刘厚生、郭淑云、孟昭臣等专家出席了会议。会议主要议题为满族说部的传承问题,还涉及到满族说部与满语言的关系、满族说部的基本理论问题等。
   

    邵汉明同志简单回顾了20世纪以来国内外对满族说部的调查、采集和研究情况,指出真正有组织、成规模的调查研究起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吉林省社科学院,由老院长佟冬同志决策并组织,当时在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工作的富育光研究员,是这项研究的重要的发起人和奠基人;从吉林省社会科学院调到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王宏刚研究员,也参与了这项调查和研究工作;周惠全研究员申报的满族说部研究今年获得了国家立项。现在,“满族说部丛书”即将面世,满族说部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新的阶段。《社会科学战线》杂志一直重视地域文化研究,特别是东北历史文化的研究,创刊以来发表了大量关于东北历史与文化的论文——400万字8卷本的《东北历史与文化丛书》即将出版。满族说部研究是东北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召开本次座谈会的目的就是为东北文化的复兴、为满族说部的复原贡献我们的一点力量。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吴景春同志动情地说,我在吉林省文艺战线工作了50年,在吉林省文化厅工作了十几年,曾经对满族了解重视不够,对满族的文化艺术重视不够。谷长春同志让我参与满族说部的工作,他说“我们就当是负荆请罪”。他提到曾坐在傅英仁老人的热炕头上,听老人讲满族说部,确实很受感动。他强调指出,一个优秀的民族必然将自己文化中最优秀的东西传给其他的民族,善于吸收先进文化的民族也必然把别的民族最优秀的东西吸收进来。满族民间口头文学在民间蕴藏量非常大,我们过去注意得不够。现在满族说部已经被纳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目录之中,吉林省成立了相关的机构,拨了经费,“我们如果不把满族说部抢救整理出来,我们真就是罪人了”。
   
    富育光先生对“乌勒本”与“说部”进行了解释,指出“说部”一词的来源,是“乌勒本”口碑艺术近世传播过程中的嬗变。“说部”并不是源出汉词,而是从满语转译来的,满语是“满朱衣德布达林”(manju i tebtelin),汉意即“满洲人较长的说唱文学”,而“乌勒本”古语只在谱牒和萨满神谕里犹依稀可见。富先生介绍了他所掌握的满族说部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家传的,一个是在社会上采录的。
   
    他着重谈了三点心得和体会:第一,满族世代根深蒂固的氏族祖先崇拜观念,是满族传统说部永葆无限生命力的源泉。满族说部不因社会风云变革而消失,功莫大焉者就在于满族诸姓中,都有可钦可敬的文化传承人,像保姆,像园丁,精心呵护家藏文化,使其青春依旧。在列举了《萨大人传》在他所在的氏族——满洲望族富察氏家族320年的传承脉络后,富先生动情地说:“纵观古今中外,学者与民族文化传承人兼而有之的例证不胜枚举。学者或艺术家与民族文化继承人和传承人双层职能合二而一者,往往是一个民族或集群在一定社会的特殊环境和条件下形成的,是社会发展中很必然和很普遍的现象。原胎文化由原胎民族后裔的文化人士参与抢救与承袭,更易守其纯真性。”第二,满族是善于学习、汲纳众长的民族。追溯历史,自辽金以来,几次崛起,英雄辈出,都是激奋苦学、磨练不辍的成果。满族说部的问世,绝非消遣余兴,更绝非文化愚氓者可能为。考满族说部的创造者,既有荷马史诗型人物,更有朝廷的大学士、编修、将军。他们博古通今,甚或通晓阿尔泰语系诸民族的语言、风俗、习惯,本身都是博学多能者。在有些人的观念中似乎认为,讲述满族说部只是普普通通的基层农民,没什么文化,恰恰相反,都是有着一定文化的民族知情人和文化传承人。第三,吉林省领导既倾心关注满族说部出版阶段性成果,又始终关注着满族说部的活态传承问题。说句实事求是的话,满族说部从调查挖掘到一部部录记,仅从我们来说就奔波了30多年,实在不易啊!传咏满族说部的原型基地的满族生活气氛,最突出形态就是要有满语的对话和交流,才有生活实感。这是多年来在北方满族遗存文化挖掘与抢救中甚感头痛和欠憾的事。从史学与民俗学考察可知,在汉文化强大氛围下,早在清代,满人在官场上便习用汉语。辛亥革命后,满族人在长期的社会历史进程中久已通用汉文汉语,满语早已被废弃成为“死去的语言”,被大多数满族人遗忘。我们多年田野调查实践,所征集到的满族文化遗存都是满族老人们用汉语讲述的,现在根本搜集不到像《尼山萨满》那样的满文范本,只在口述中保留有一些满语词汇。严格说来,满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实际上是以汉文字为工具和表现形式来纪录和挖掘满族及其先世女真人的古文化遗存。所以说,在一定意义上讲汉文字已经是满族生活中习用的母语。我从1981到2004年间,多次单独或与朋友们同行,到黑龙江省爱辉、呼玛、孙吴、逊克等县满族家访亲戚,记录满族说部和商榷满族说部传承细事。录制了何世环、傅金荣、何金芝、孟秋英等多位老人用满语讲述的《萨哈连乌拉依朱奔》等,包括何世环讲述的《音姜萨满》,虽然用的是满语,但已经非常简略,很多故事内容已经无法用满语回忆和叙述了。2006年春以来,在故乡黑河市四嘉子乡,由侄儿富利民,表弟张胜利在族中讲述《萨大人传》,将失传已久的家族活动逐渐发展起来。2007年春以来,又与伊通县满族博物馆商议,开辟满族说部传讲基地,在吉林满族中既培养说部的传承人,注意摸索和总结满族说部的保护与传承经验。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赵东升先生主要围绕家传“乌勒本”《扈伦传奇》的来源、内容以及在他的家族内部的传承线索等问题,进行了精彩的发言。他说,我是满族人,我们家族从始祖到现在25代、600多年,家谱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们家族是“扈伦四部”的后裔,确切地说是乌拉部的后人,纳齐布禄是我的祖先。《扈伦传奇》在我们家族的传承史有几百年了,传下来的说部《扈伦传奇》,基本上保留了故事的原貌。满族形成经历了上百年的历史过程.经过复杂的斗争,最后形成了一个共同体。《扈伦传奇》讲的就是“扈伦四部”是怎么灭亡的,女真族是怎么统一的。其中的故事史籍不载,为社会上所不知,很多细节与清史对不上号,表现了历史的另一面。在详细地介绍了《扈伦传奇》等满族说部在他的家族清晰的传承线索后,赵先生郑重地表示:“我所传承的东西,都是家传;整理的说部,都是来源于我的先人。”
   
    曾经与富育光、赵东升两位先生共事,对他们十分了解的张璇如先生深情地谈起,有人说富育光是个学者,不是个传承人,问题就在于他的研究者的名声掩盖了他传承人之实。育光同志申报传承人的时候讲得不是很细,不像在《战线》上的发的“调查”,把传承谱序说得很清晰。关于这些,他平时讲得不多。在我与他接触当中,知道一些,比如他的太爷之父发福凌阿,是咸丰皇帝的侍卫,后返回故里;他的太奶奶,是清官的宫女,慈禧太后赐婚的。他的太爷即发福凌阿之长子伊郎阿,爱辉副都统衙门委哨官,还与外国人打交道,懂四种语言,是个文化人,他的爷爷也是。他的父亲富希陆先生,是爱辉地区的小学教员。说部在他的家族的传承线索很清晰。育光同志既是一个学者,又是一个本民族文化的传承人。他为满族说部的传承和调查,付出了半生的辛劳。为了得到《两世罕王传》,曾去道观当过道士,因为那个传承人信道教。因常年采录,不时步行在山间小路上,积雪没膝,得了终身的痼疾——老寒腿。东生同志传承的东西,我也了如指掌。满族说部长期流传在满族群众之中,不是现在突然间就出来的。一些学者早在20世纪初就做过调查。传承“乌勒本”是满族的族规和家训,它有传承礼序,有受教戒律。随着社会的发展,才成为民间的方式,出现了半专业性的故事能手。富育光收集到《两世罕王传》的时候,他就把史料给了我,我在我的书中首先公布出来,史学界感到非常惊奇,认为弥补了正史的不足。说部不像民间歌谣谚语,它有独立体例,传承脉络清晰,内容恢弘,故事真切感人。像富育光所说的,是民族的精华。这是一个国家的瑰宝、民族的瑰宝。北京专家鉴定的时候,被专家称之为“百科全书”。它不仅是文学的,在文学的背后有许多文化的价值值得我们去认识和思考。过去我们往往关注的是满族的作家文学,翻开满族文化史、满族文学史,没有看到满族说部的东西。将来的文学史、满族文化史肯定要改写。《社会科学战线》抓住了这个问题,抓得好。
   满族说部研究座谈会纪要

    周惠全研究员主要就满族说部的价值与意义、满族说部的传承与保护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把满族说部全部记录下来,其规模大约接近2000万言,超过了国内外已经被发掘出来的其他史诗。包括满族及其先世女真人在内的北方民族有什么超常潜能、非凡智慧能够逐鹿中原而捷足先登、独一无二地成就如此这般的宏图大业?北方民族文化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足以对其有效的统治提供智力支持和精神动力?中华文化北雄南秀历史格局同满族及其先民创造的威武健勇的渔猎文明有何必然的联系?他认为“内涵极为丰富的满族说部一定可以给我们提供原汁原味、鲜活生动的真实答案”。周先生指出,就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而言,采取动态与静态并举、传人与文本兼备的方针是比较稳妥、比较科学的。最理想的保护方式就是使其继续存活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传承于人们的口耳之间。但是随着现代化的进程,文化生态急剧变化,原有的传承人退出历史舞台以后新的传承人已经很难自然产生。这样就不得不转换工作思路,做一些有别于一般传承方式的新的试验。比如说由学者型传承人在精心营造的文化生态环境中向知识型后继传人传承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静态保护也要有所创新。应该把录像、录音、摄像引入保护工作的始终,对于包括满族说部在内的口头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立体的记录,以便完整而恒久地保留其活态存在情况下的原真性面貌,来应对人亡艺绝、人亡歌歇状况的出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