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刘逸明文集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12月1日晚间,中国卫生部官员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称,全国H1N1甲型流感疫情仍很严峻,死亡人数已经跃升至178人。据悉,此次公布的这个最新数据是以前公布的官方数据的3倍以上。最新数据为何会较之以前飙升?是不是疫情突然变得严峻?显然不是,而是因为在舆论的压力下,疫情封锁有所松动。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实际情况一定还会比卫生部的此次通报结果更为严重。
   
   早在今年4月份,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就表示,甲流有在全球广泛爆发的可能性。有资料显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全球性的流感瘟疫,也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人类大流感,一共出现过至少5次,死亡人数动辄上百万。1918年至1919年爆发的被称为“史上最恐怖的流感”的西班牙流感,也是H1N1型病毒的一个种类,主要袭击青壮年,当时造成了全球大约20%到40%的人口感染,死亡人数至少有4千万到5千万,是一战死亡人数的差不多5倍。
   
   在过去,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资讯传播的渠道远不如现在发达,当时一旦出现疫情,往往会引起民众恐慌,而且在医疗水平有限的情况下,传染性比较强的瘟疫很难得到有效控制,所以,死亡人数会非常大。有专家指出,当一种新型的病毒广泛传播,而大多数人还不具备抵抗这种新病毒的自然免疫力时,全球性的瘟疫就会爆发。至少从16世纪起,各种流感瘟疫就一直在以不规律的间歇不断爆发。

   
   在进入21世纪之后不到10年时间内,世界上已经出现了数次流感瘟疫,但它们所导致的死亡人数却比20世纪时降低了很多。2002年11月,在广东出现了首例萨斯感染者,由于在当时广东当局以及各级卫生部门极力隐瞒真实疫情,结果导致该瘟疫在2003年上半广为传播,而广东和北京则成为了萨斯的重灾区。萨斯爆发当时,笔者正在广东惠州的一家商场打工,在官方并未对其引起足够重视的时候,广东民间就已经出现了恐慌,各地民众在得到瘟疫来临的消息后,纷纷抢购陈醋和凉茶,最后竟然连大米、食油、食盐等生活物资都成为了抢购对象。
   
   据统计,当年全世界一共有8000人左右感染萨斯病毒,死亡人数约为800人,其中仅中国就有将近350人。幸亏后来在国际和民间的压力下中国官方不再对真实疫情讳莫如深,否则的话,萨斯将夺去不计其数中国人的生命。当年首先报道萨斯在广东蔓延的媒体便是《南方都市报》,疫情最终得到官方重视可以说该报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但遗憾的是,因为报道此事和其它一些敏感事件,《南方都市报》的高层管理人员最终遭到当局的整肃,喻华锋等媒体精英最终锒铛入狱。
   
   新闻报道是否自由是衡量一个社会是不是自由社会的重要标尺,中国的媒体在数量上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从业人员也是恒河沙数,可惜,能在世界上享有崇高声誉的却没有一家。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低既和媒体从业者的素质有关,更和当前的这种政治环境有密切关系,很多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媒体人即使有恪守职业道德的决心,也难有自由报道的空间,即使在有时候顶着压力打一打新闻擦边球,也会在事后面临惩罚。媒体记者在西方社会被誉为“无冕之王”,但在中国,很多时候却不得不沦为官员的应声虫和吹鼓手。
   
   2003年的萨斯危机让很多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舆论的透明对于遏制瘟疫蔓延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当年的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最终因为瞒报疫情而下台,虽然有了前车之鉴,但各级地方官员在新的疫情出现时,仍然希望通过瞒报来显示自己控制疫情的“能力”。据笔者所知,甲流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在中国很多地方蔓延开来,有在高校工作的朋友透露,很多高校曾因为出现甲流感染病例而停课。但是,在当时几乎看不到国内媒体对疫情严峻形势的报道,因为举国上下正紧张筹备中共建政60周年大典,所以,即使有些地方的疫情再险恶,也只能按下不表。
   
   在“国庆节”之前,笔者就曾预料,等庆典过后,卫生部门肯定会像当年公布萨斯疫情那样公布甲流疫情,果不其然,官方媒体在庆典过后开始发布疫情通报,但是,从很多人所了解的情况看,官方所公布的数据非常值得怀疑。曾在2003年推动萨斯真实疫情公之于众的医学专家钟南山如今再出惊人之举,公开“炮轰”卫生部通报的甲流疫情不真实,虽然卫生部矢口否认有瞒报的情况,但在这之后,通报数据却节节攀升,很明显,钟南山的质疑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如果没有他,2003年的萨斯悲剧或许又会重演。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在很多问题上,官方的统计数据都不可信,比如说经济数据,事实上只会夸大,而绝不会缩小,因为经济成就在很大程度上能决定一个地方官员的政治命运。而对于失业人数或者是贫困人口的统计,官方所发布的数据却只会比实际数据小得多。对于中国社会细心观察的人,都会知晓官方在发布数据方面的这种潜规则。即使现在卫生部所通报的甲流致死和感染数据比此前有大幅度上升,但在很多人看来,仍然和实际情况有一定距离,因为就算卫生部不希望瞒报疫情,但难免地方官员会对真实情况加以隐瞒。
   
   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医疗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如果爆发大规模的疫情,有限的医疗资源是难以应付的,到了那个时候,就只能听任疫情迅速蔓延,广大民众也就只能是等待死神的降临。新闻自由虽然无法直接抵抗甲流的蔓延,但对于防止疫情的迅速扩散具有功德无量的作用。中国的各级官员应当以民众的生命和利益为重,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瞒报疫情,那样的话,最终受害的不仅有普通民众,也会祸及自身。
   
   2009年12月2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