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似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范似栋文集]->[《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范似栋文集
·《老虎》:文革后的上海人民代表选举
·可能這是救楊佳的唯一方法: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對《零八憲章》的十點思考
·我為什麼不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和徐友漁先生商榷
·牢騷滿腹的海外中國逃亡者,有誰敢批評美國
·毛澤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預定4月3日到白宮上訪
·《老虎》全書連載一: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一節
·《老虎》全书连载一: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
·老虎全书连载二: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4: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5: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二节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6: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7: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8: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09: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10,第一章第四節我們的朋友
·《老虎》連載11,第一章第五節毛澤
·《老虎》全書連載12第二章第一節宮廷政變
·《老虎》全書連載13第二章第二節民眾大會和牆上詩篇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三節愛情多磨難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老虎》全書連載16第二章第五節高考擴大招生
·《老虎》全書連載17第三章第一節這是一場較量
·《老虎》全書連載18第三章第二節晚上有兩個人
·《老虎》全書連載19 第三章第三節 捷足先登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老虎》全書連載21第三章第五節民主之聲和一個
·《老虎》全書連載22第三章第六節周恩來悼念會
·《老虎》全書連載23第三章第七節民主討論會的成立
·《老虎》全書連載24第四章第一節二五鐵路卧軌事件
·《老虎》全書連載25第四章第二節矛盾、衝突和混亂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老虎》全書連載27第四章第四節魏京生案件的反響和鄧小平對誤會的誤會
·《老虎》全書連載28第四章第五節大逮捕在明明媚的春天發生
·《老虎》全書連載29第四章第六節精神病院裡的特殊病人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一節大學第一年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二節上海青年經濟學會
·《老虎》全書連載32第五章第三節人民代表選舉
·《老虎》全書連載33第五章第四節旅途上的王希哲
·《老虎》全書連載34第五章第五節長沙學潮和全國民刊代表會議
·《老虎》全書連載35第六章第一節姚依林是陳雲的人
·《老虎》全書連載36第六章第二節為了寫一篇文章
·《老虎》全書連載37第六章第三節赴京請願
·《老虎》全書連載38第六章第四節堅守了一百天
·《老虎》全書連載39第六章第五節《 責任.號外》案
·《老虎》全書連載40第七章第一節公安局來人
·《老虎》全書連載41第七章第二節破釜沉舟
·《老虎》全書連載42第七章第三節路易斯安那大學的來信
·《老虎》全書連載43第七章第四節葉驪發案和胡娜案
·《老虎》全書連載44第八章第一節拜訪王若望
·《老虎》全書連載45第八章第二節青島來的異議人士
·《老虎》全書連載46第八章第三節洞頭島之行
·《老虎》全書連載47第八章第四節密議
·《老虎》全書連載48第八章第五節一分鐘後警察進來了
·《老虎》全書連載49第九章第一節提審
·《老虎》全書連載50第九章第二節「嚴打」還是亂打
·《老虎》全書連載51第九章第三節牙膏裡的秘密
·《老虎》全書連載52第九章第四節誰策劃了劫機
·《老虎》全書連載53第九章第五節哪一個「外國」
·《老虎》全書連載54第十章第一節比利時副首相
·《老虎》全書連載55第十章第二節「聚而殱之」
·《老虎》全書連載56第十章第三節不同的政治犯
·《老虎》全書連載57第十章第四節秘密通道
·《老虎》全書連載58第十章第五節鄧小平無頼 
·《老虎》全書連載59第一冊後記 
·茉莉花的生命在於低調
·海歸,和我們無緣
·我為什麼要控告美國政府──摘自送交聯邦法院的起訴書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第二部分
·魏京生案庭審紀錄第三部分
·羅孚案和李志綏書
·和法輪功朋友商榷活摘器官問題
·和螺桿商榷國家概念和是否愛國
·誰幫我,誰分享我的五千萬賠償金
·誰幫我,誰分享我的五千萬賠償金
·難得民憤先生有這麼深刻的認識,支持。
·艾未未和王希哲
·美國國家律師要求駁回范似棟訴狀(中英文)
·范似棟控告美國
·范似棟告美國案之交叉動議:第24,25,26號
·聯邦法院駁回范似棟告美國訴狀 (中英文)
·致第九巡迴法院上訴狀—範似棟訴美國案
·9月10日被告美國對原告范似棟上訴狀的回應(中英文)
·我給羅姆尼提供炮彈,就看他敢不敢發射
·習上台後的講話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開新風氣創新潮流
·上訴人范似棟對被告的再回應
·為習近平辯護幾句---讀徐水良批語有感
·和網友博訊螺桿,賽昆討論毛岸英之死真相
·美國上訴法院以備忘錄形式駁回我的上訴
·事實被忽略,范似棟要求第九上訴法院重審
·都說老毛不好,都說中共不好,其實不公
·范似棟訴美國政府一案結案,原告重審要求被拒絕
·簡答旁觀者昏先生的三點
·再敬答旁觀者昏先生
·竊聽器事件是文革真正的導火線--請教賽昆及諸網友
·既然這麼多人都不理解老王,我來說說我的想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第三章 人民廣場異議運動前期[1] (1978.11~1979.1)
   
   
   第四節 上海知青大遊行

   
    冬天已經來了,西北風一起,天就成了灰蒙蒙的一片,廣場上的大字報被風颳得七零八落,一些颳碎的紙片和樹葉被吹上了天。大字報和看大字報的人也少了很多。七八年十一月底十二月初,廣場異議運動的氣勢冷落下來。
   人們來廣場最要聽的是中央內部鬥爭的消息,因為這關係到中共政策的變動,現在聽不到了,因為北京人走了,不再來了。對於楊週他們的演講人們也差不多聽膩,來的人一天天少下去。楊週還是每天來廣場,見到的都是些老面孔,估計還剩下千把人。這些人大多數是像楊週一樣生活沒有著落,愁腸百結,流浪街頭的返城青年。
   從那時起,大家很自然地轉到了知青回城的問題上,因為這才是他們的切身利益,才是他們的割肉之痛。廣場上陸續出現知青用血淚寫成的大字報,揭露和控訴插隊落戶時的悲慘遭遇。有的女知青被當地的幹部強姦[2];有的在農村中生病,由於缺醫少藥而死亡或落下殘疾;更多的人多年勞動後反而欠了生產隊許多債。十二月三日,在人民廣場出現一份十二張紙的大字報,公開反對中共的上山下鄉政策。這可能是第一份和當局唱反調的大字報。同日,有眾多知青家長到市委門口,向市委反應知青問題,要求市委出錢買車票,讓他們在外地插隊落戶的子女返滬探親。市委工作人員接待了他們且表示同情。楊週也貼出以新疆知青生活為背景的系列記實小說──《痛苦日記》,小說的主人公是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子,在殘酷現實的壓迫下終於自殺。於此相反,也有數量不多的大字報,指責楊週是破壞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反革命分子,要求回城的青年是林彪的死黨餘孽。
   林彪的兒子林立果反對上山下鄉,曾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變相勞改」,林彪被文革後的中共,無論是華國鋒還是鄧小平,仍視為與四人幫一樣兇惡的敵人。直到七八年十月以前,當局認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仍然正確,雖然官方報紙不再大肆吹捧和宣傳上山下鄉,但這件事仍然是個政治禁區,誰也不能公開反對。誰反對誰就要被處罰直至判刑,文革中有不少這樣的例子。大多數民眾心裡都知道上山下鄉不好,同情窮途末路的知青們,但又認為當局不可能改變這一政策,因為這是中共的基本政策之一。
   
   上海上山下鄉的學生青年約一百萬,加上文革前動員去新疆等地支邊的青年,有一百十幾萬。[3]其中一部分已通過上學、招工等各種方式返回城市,也有一部分已結婚成家。每天春節期間,約有三十萬插隊落戶的知青回上海過節。[4]七九年初,回到上海的知青們有六十多萬人,等於上海市區人口的百分之十。[5]他們中間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安定不下來,都會攪亂整個上海。
   大多數知青在外地農村很難繼續生活下去,回上海又沒有戶口和政府按月配給的糧食,更沒有工作,雖然每年政府對返城的知青表示慰問,甚至還去安徽、雲南、黑龍江等地慰問,但對他們的處境沒能作出任何實質性的改善。從上山下鄉一開始,知青們以及他們的家長們就都怨聲載道,現在十年下來,這一問題已成為中國最大的誰也無法迴避的社會問題。
   和知青一樣處境艱難甚至更慘的,還有以前下放到農村的上海工人和市民,他們也把他們悲慘的故事寫成大字報貼在人民廣場。
   回城問題的一個根子是中共長期以來對城市和農村採取不同的政策。對城市居民政府保障基本生活物質,規定基本工資和福利,提供住房和教育等等,而對農村則關心甚少,剝削甚多。因為農產品價格偏低,工業產品價格又較高,農民一年辛苦,所得無幾,常年過著貧困生活。[6]七十年代經濟逐漸從文革初期的混亂中恢復過來,城市商店開始憑票據供應收音機,自行車、化纖布、呢羢等等,但票據僅僅城市居民才有,政府按人頭向城市居民每月發放。農民由於沒有這些票據,即使人到了城市,口袋中有錢,也不能購買。既然城鄉生活條件如此懸殊,有如天壤之別,那麼城市青年當然想方設法回到城市。在他們的前面,中共幹部子弟早就通過上大學,當兵,招工等種種途徑名正言順地回到了城市。
   
    同情和支持知青回城的廣場知名異議人士有應榮耀、廣磚和成仲山。身材魁梧的成仲山是廣場上早期演講者之一,也經常寫大字報,一時與楊週齊名。他在上海港務局工作,當過兵,在文革中受過迫害和批鬥。由於他們堅持不懈的演講和連續不斷的大字報,知青要求回城的與論開始主導了人民廣場,接著,震動全國的上海知青大遊行開始了。
   這次大遊行最早的策劃者是王輔臣和賀於恒。十二月初,原在江西插隊落戶的賀於恒[7]和上海的臨時工王輔臣在人民廣場的大字報欄前偶然認識。出身於中共基層幹部家庭的賀也和楊週一樣從農村回到城市,成了徹底的無產階級。賀曾經做過團幹部,有很強的組織能力。短小精悍,善於聯絡的王輔臣則是上海異議運動重要人物之一。他們第一次相識就決定要做一些大事,來推動中共當局改變知青政策。
   
    王輔臣,五五年出生於上海,家住上海打浦橋地區。王的父親四九年前在菜市場做小生意,五零年進上鋼三廠做工人。他家住房在街邊,他的母親就在家裡開了一家醬油雜貨店,一邊做家務,一邊做買賣。在中共的政治成份類別中,這種本小利薄的生意被稱為「個體攤販」,算是勞動階級,而不是剝削階級,所以即使文化大革命的狂風暴雨也沒有影響到這個家庭。王的父母老實善良,識字不多,不關心也不參與任何政治性活動。
    文革開始時王輔臣讀小學四年級。學校裡最受人尊敬的女校長給六年級的男孩淋了墨汁,那女校長在地上像個孩子似的嚶嚶地哭,是他永遠的記憶。他有兩個叔叔,一個四九年時去了台灣,另一個是解放軍軍官。父母告誡他,不許對外人提那個去了台灣的叔叔,於是他只有一個叔叔了。
    王輔臣家有七個兄弟姊妹,他排行第六。七二年他中學畢業後,沒有服從分配上山下鄉,閒在家裡。當時雖然已過了上山下鄉的高潮,但要這樣做也需要極大的勇氣。即使他們可以不理會政治壓力,但沒有工作,沒有經濟收入的壓力也使他們終日煩惱。七四年底,總算有工作了。街道委員會讓王輔臣去人防工地[8]勞動兩個月,每天給四角錢,這點錢吃個飽飯都不夠。以後又長期沒有工作,一直等到七八年九月街道委員會才又通知他去自行車飛輪廠當臨時工, 每天七角錢。做了兩個月,又沒有活幹了。臨時工沒有勞保和其它福利,沒人看得起,比生產組工人的社會地位還要低,王的第一個女朋友就是因為他是臨時工而分手。
    七七年底, 全國恢復高考,給王帶來了一線希望,但是街道幹部仍然以他的親戚中有前國民黨人員為理由拒絕了王的報名,這一做法不符合中央新的規定,但王輔臣無法聲辯,因為中央的規定從來不公開,從來由領導說了算,這給了一直希望自力自強的王輔臣又一次沉重的打擊。
    王輔臣內心還有一個隱痛。文革時,他哥哥工作的工廠女厠所裡發現了反革命標語,他哥哥被懷疑是他貼的,因此被關押廿二個月。其間他哥哥被紅衛兵推下高樓,结果傷及骨椎,成為終身殘廢。
    沒有工做,窮困潦倒的王輔臣每天到福州路上海舊書店免費看書,早上開門他第一個進,晚上關門他最後一個離開。那時書店裡新出版的書很少,除了毛選之外,書架上空蕩蕩的,反而舊書店裡還有一些文革前出版的書。書是那些日子裡唯一可以給他安慰的,在那裡看多久都沒有人管,在中國沒人管的地方可不多。唯一的缺點是沒有坐的地方,王必須倚著書架單腿站著看書,站累了換一個姿勢。中午他走回家去吃飯,平時渴了就找自來水喝。在那個書店久了,他認識了另一個和他一樣站著看書的青年工人──朱麒麟。他們很快成為好朋友,常常一起高談闊論國家大事。他們都反對文革,討厭官方陳詞爛調的宣傳,擁護鄧小平的新路線。他們談話最多的地方就是福州路對面的人民廣場。
   
    王輔臣自己不是回城知青,但對知青遭遇很同情,對知青回城很支持。他和賀於恒商量決定組織一次大遊行,時間定在十二月十日。然後他們立刻去找了朱麒麟,邀請朱參加,朱一口答應。第二天,他們三人在廣場上貼出大字報,號召全上海的返城知青和他們的家屬參加那天的大遊行,王、朱兩人又把這篇告示重抄後貼遍全上海。平地一聲雷,全廣場閧動起來。楊週起先不同意,覺得風險太大,局面沒法控制,出了事都要坐牢,但看看勸不住,也就一起幹了。
    這時,上海當局的態度是微妙的。當時,中共中央的工作會議和全國知青工作會議都正在開,還沒有結束,他們在沒有得到中央的指示之前,不敢貿然鎮壓,也不敢公然支持,因為這是一件可能影響全國形勢和一千六百多萬知識青年命運的大事。
    九日,全上海中共最基層的地區性組織──上海近百個街道委員會和上千個里弄委員會接到市委的通知,要求大家不要去參加十日的知青大遊行,這下反而全上海的知青及其家屬都知道了這件事。事後甚至有人說,是不是市委故意幫這個忙,讓更多的人知道這次大遊行?
   
    十日是星期天。早上,一批又一批的群眾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廣場上的警察也很多,但沒見他們阻攔和破壞。滕滬生貼了張大標語:「惡魔死了,上山下鄉的知青無條件回上海。」楊週剃了個光頭,故意引人注目。他對朋友說,他準備坐牢了。但是,當警方便衣在身邊時,他就說他不贊成遊行。他有一種早晚被當局鎮壓的預感。
   遊行之前,他們先在廣場上開會,會議由賀於恒主持,考慮選用遊行口號和標語。有人提「毛澤東是上山下鄉的罪魁祸首」,給大家否決了;有人提「打倒共產黨」,楊週認為這是故意搗亂,給警方制造鎮壓的籍口,也給否決了。最後規定,為了爭取社會同情,只提知青口號,諸如「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還我戶口,還我青春」等,不提任何政治口號。
    楊週興致勃勃地教大家唱歌,調是借用一首老歌,詞是自己編的,共三段:
   
   1.反對糟蹋青年, 反對迫害青年, 城市青年上山下鄉,是件傷天害理的事情,養不起爹娘,也討   不起婆娘, 這算什么新生事物。
   2.反對糟蹋青年,反對迫害青年, 城市青年上山下鄉, 是場罕見的歷史災難,學不到知識,又拖垮身體,這算什麼革命行動。
   3.反對糟蹋青年,反對迫害青年,青年是國家寶貴財富,為什麼被人當成糞土,敲鑼打鼓押送離家,這算什麼優越制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