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似栋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范似栋文集]->[《老虎》全書連載15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范似栋文集
·民族主义和国家不可爱论
·「西单墙」考
·内斗就是民主的生命和道路
· 内斗就是积极的思想斗争
·爱护魏京生叁议
·文革叁忆
·别来沧海事, 语罢暮天钟---关於上海市监走向新岸演讲团的回忆
·致中美两国政府的第二封公开信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腐败
·七六年北京宮廷政變的真相
·第五章 上海人民广场异议运动后期 (1979.2~1979.12)
·七九年魏京生案始末
·范似栋關於中国人权事件的通信
· 哦, 安集海!
·矛盾論
·研究趙紫陽的十個問題
·十八章第一節 海外「民運」的華盛頓合併大會
· 《老虎》第一册售书公告
·《老虎》:真真假假的倪育贤
·《老虎》:王申酉被谁杀死
·《老虎》:父母為喬石擋禍
·《老虎》:揭露十一届三中全会
·《老虎》:七九年邓小平变脸的起因
·《老虎》:上海精神病院里的异议人士
·《老虎》:胡绩伟说假话
·《老虎》:反对中越战争第一人
·《老虎》:杨週智斗公安局
·《老虎》:可恥又可憐的王勇剛
·《老虎》:中共战略特务黄河清的第一滴血
·ZT:《亞洲週刊》再次推薦《老虎》第一冊
·《老虎》:「洋跃进」──陈云救邓小平
·《老虎》:姚依林其人其事
·《老虎》: 邓小平和陈云之间的秘密
·《老虎》: 孙维邦与中南海的爱情
·《老虎》傅申奇如何成为叛徒
·《老虎》:胡耀邦制造的冤案
·《老虎》:乔石进入中共中央的原由
·《老虎》:清算邓小平八三年的「严打」
·《老虎》: 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中共中央「九号文件」
·还望邓焕武先生明察
·《老虎》:文革后的上海人民代表选举
·可能這是救楊佳的唯一方法:中美之間的政治醜聞
·對《零八憲章》的十點思考
·我為什麼不在零八憲章上簽名──和徐友漁先生商榷
·牢騷滿腹的海外中國逃亡者,有誰敢批評美國
·毛澤
·滬南服裝店 《老虎》第一章第三節
·預定4月3日到白宮上訪
·《老虎》全書連載一: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一節
·《老虎》全书连载一: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
·老虎全书连载二: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3: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4: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一节上调
·《老虎》全书连载05:第一章悠悠岁月第二节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6: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7: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二節父母的路
·《老虎》全書連載08: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09:第一章悠悠歲月第三節滬南服裝店
·《老虎》全書連載10,第一章第四節我們的朋友
·《老虎》連載11,第一章第五節毛澤
·《老虎》全書連載12第二章第一節宮廷政變
·《老虎》全書連載13第二章第二節民眾大會和牆上詩篇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三節愛情多磨難
·《老虎》全書連載14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老虎》全書連載16第二章第五節高考擴大招生
·《老虎》全書連載17第三章第一節這是一場較量
·《老虎》全書連載18第三章第二節晚上有兩個人
·《老虎》全書連載19 第三章第三節 捷足先登
·《老虎》全書連載20第三章第四節上海知青大遊行
·《老虎》全書連載21第三章第五節民主之聲和一個
·《老虎》全書連載22第三章第六節周恩來悼念會
·《老虎》全書連載23第三章第七節民主討論會的成立
·《老虎》全書連載24第四章第一節二五鐵路卧軌事件
·《老虎》全書連載25第四章第二節矛盾、衝突和混亂
·《老虎》全書連載26第四章第三節魏京生案
·《老虎》全書連載27第四章第四節魏京生案件的反響和鄧小平對誤會的誤會
·《老虎》全書連載28第四章第五節大逮捕在明明媚的春天發生
·《老虎》全書連載29第四章第六節精神病院裡的特殊病人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一節大學第一年
·《老虎》全書連載30第五章第二節上海青年經濟學會
·《老虎》全書連載32第五章第三節人民代表選舉
·《老虎》全書連載33第五章第四節旅途上的王希哲
·《老虎》全書連載34第五章第五節長沙學潮和全國民刊代表會議
·《老虎》全書連載35第六章第一節姚依林是陳雲的人
·《老虎》全書連載36第六章第二節為了寫一篇文章
·《老虎》全書連載37第六章第三節赴京請願
·《老虎》全書連載38第六章第四節堅守了一百天
·《老虎》全書連載39第六章第五節《 責任.號外》案
·《老虎》全書連載40第七章第一節公安局來人
·《老虎》全書連載41第七章第二節破釜沉舟
·《老虎》全書連載42第七章第三節路易斯安那大學的來信
·《老虎》全書連載43第七章第四節葉驪發案和胡娜案
·《老虎》全書連載44第八章第一節拜訪王若望
·《老虎》全書連載45第八章第二節青島來的異議人士
·《老虎》全書連載46第八章第三節洞頭島之行
·《老虎》全書連載47第八章第四節密議
·《老虎》全書連載48第八章第五節一分鐘後警察進來了
·《老虎》全書連載49第九章第一節提審
·《老虎》全書連載50第九章第二節「嚴打」還是亂打
·《老虎》全書連載51第九章第三節牙膏裡的秘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虎》全書連載15第二章第四節兩次落第


   
   
   
   第四節 兩次落第

   
   我們從毛澤東死亡的喜悅中又返回現實生活。這個世界什麼也沒有變,工人還是上班,農民還是種田,像我這樣的青年工人還是三十六元。商店裡的服裝也是老樣子。我每天算帳,整理衣服,為柜台上提貨,以及做各種各樣的雜活。
   在表面依舊,單調而又沉悶的生活後面,是我耐心的等待和巨大的期盼。平時,我把我的想法藏得嚴嚴實實,但偶爾也有不當心曝露的時候。有一天,我在每周兩次上班前半小時的學習會上,預測今後的變化,我說,再過十年,中國人就會有私人小轎車。周圍的人都笑我異想天開。以後的歷史證明,我的想法是對頭的,但心急了一點。中國人開始有私人小車,是在十五年以後,二十年後成為普遍的現象。
   七七年的春天,我突然有一個奇怪的想法,每天這樣上班下班,實在沒意思,想搞一個創新,造一台三聯單打印機。滬南服裝店賣出的的衣服都有一張紙質的三聯單。一聯是發票,給顧客;一聯留帳台,用於每天會計結帳;再有一聯,給銷售部留底。每天售貨員要在三聯單上分別打上日期、價格和布票、工業券收取數量,化費很多時間和功夫。布票和工業券是買衣服的兩種附加憑證,當時沒有附加憑證,單有錢買不成許多東西。
   我設想的打印機可以一次性把所有項目都印在三聯單上。我把想法和商店領導談了,老蔣喜歡開玩笑,裝出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聽完後馬上表示支持。阿福和文彬聽說後也很贊成,他們已經習慣我不斷的新花樣。
   商店有個女職工的丈夫是一家研究所的技術員,他願意幫我,使我增加了信心。這雖然是個小東西,但對我來說,要學的東西太多了,首先要學制圖,機械。在那個技術員的幫助下,我總算把草圖畫出來了。老蔣看了很高興,笑著說,「能畫這個圖的,不要說我們商店,恐怕整個公司都沒有。」還鼓勵我說,「不要怕困難,搞不成也沒有關係嘛。」
   正在為打印機絞盡腦汁的時候,突然報紙上傳來了當局決定恢復高考的消息。新的高考規定,不但應屆中學畢業生和以前畢業的幾屆學生可以參加考試,而且所有因文革輟學的中學生,俗稱「老三屆」,也都可以參加考試。更令我興奮的是,像我這樣的在職工人,在學期間可以拿原來的工資。我熱血沸騰,一下就把造打印機的事扔在一邊,全力以赴開始迎考。
   
   當時的全國錄取名額是二十七萬八千,報考人數卻高達五百七十萬。 毛頭阿姨說恢復高考是鄧小平的決定。
   鄧小平家也有和我年齡相仿的子女,所以不能不考慮讓文革中失學的老三屆上學的問題。但是如果是其他中共迂腐官員辦這件事,多數會恢復文革前的做法,即講究家庭政治成份,把不是紅色家庭出身的人排擠在外。但是鄧小平就是高明,他並不受陳規舊習的束縛。
   中共的公開出版物有這樣的記述:
   七七年八月四日,全國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在北京召開。來自全國各地最負盛名的三十三位科學家、教育家和教授坐在人民大會堂台灣廳內的沙發上。其中最年輕的是合肥中國科技大學化學系教師溫元凱,當時他才三十一歲。鄧小平先燃起一支煙,用力吸了一口說:「召開這個會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又說:「我自己有一個想法,要實現四個現代化,就要從科學、教育入手,所以中央、國務院討論分工時,我自告奮勇管科學和教育。」鄧在會上指出,建國後的十七年,教育战線同科研戰線一样,主導方面是红線。我國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是自覺自願地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是勞動者。
   座談會討論到高校招生制度時,溫元凱說:「招生制度應該改革,建議是否可以採取這樣的方針,志願報名,領導同意,統一考試,擇優錄取。」鄧小平點點頭,笑著說,「這個建議很好,我看至少可以取四分之三,不過第二句話恐怕要改一下,如果有人和領導關係不好,批不準怎麼辦?」
   溫元凱如何有幸成為這次會議的參加者,有各種各樣的說法。這次會議以後不久,溫被中國科大破格評為副教授,隨即成為中國政壇上耀眼的新星。
   這次座談會的消息,以及鄧小平在會上的講話很快傳到了我們中間,我們全家和我們的朋友們,從那個時候開始對鄧小平就有了一種親切的感情。幾乎中國所有的人都因此看到了自己的希望和國家的前途而歡欣鼓舞。
   雖然我以前的學歷僅是初中二年級,但是我不覺得我比其他同齡人差。考慮到數理化方面我比不上以前的高中生,所以我決心報考文科。第一志願是復旦大學中文系。
   
   我也勸我的三姐參加高考。三姐原來準備「頂替」我父親,去他的廠當名工人。「頂替」是當時一項平均主義的新政策,即:「工人退休、退職後,可從其仍在務農的上山下鄉子女中,招收一名符合招工條件的參加其父或其母單位的工作。」這意味著不須經過考試或其它的資格、技能審核即能參加工作。三姐如「頂替」的話,每個月的收入有近四十元,如上學的話,這錢就沒有了。對於我三姐來說,這錢十分寶貴,因為以前我大姐和三姐在安徽農村,一年都掙不到這點錢。正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母親對她說,「你去參加考試吧,考上了我每月給你五十元,算是你的工資。」三姐這才放心。
   上大學我是志在必得,但是父親卻并不這樣看,他首先有疑慮,覺得我們中學都沒有畢業,怎麼可能考上大學呢?他又說,「有志氣,有本事的人任何場合都能出成就。沒上大學搞發明創造的人也很多,如美國的愛迪生。」其實父親說的是他自己。
   七八年父親退休後,又給上海計算機打字機廠聘用回廠。領導知道父親喜歡鉆研技術,創造發明,就成立了一個研究室,讓他擔任主任,其實就是放手讓他自由發揮。他不向廠裡要任何錢,自己負擔研究的一切費用。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可以問廠裡要錢,為什麼要自己出錢呢?父親先是為廠裡研究打字機上專用的色帶,為廠裡賺了一些錢,接著又搞塗改液。起先搞出來的塗改液有一個缺點,塗改後還能從紙的背面依稀看出原來的字迹。父親為此走訪全國各地,請教了很多專家,終於找到了解決方法:在配方中加入少量的瓷土。搞成後,他把配方和技術賣給了青島的一家台資廠,拿到了二萬元,這在當時是筆可觀的數目。到了這時,人們才看出父親起先不向工廠要經費的精明和遠見。但是後來,青島那家廠靠著父親的技術和配方,賣出了上億瓶白雪牌塗改液,賺了幾千萬的利潤。父親又十分後悔,說,如果當初是簽訂利潤分成的協議,就能賺上百萬元。
   因為忙於他的工作,父親沒有太多的精力和時間過問我們高考的事。他只是依他的人生經驗,覺得上不上大學不是很重要的。他經常教導我們子女,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心鉆研下去,行行出狀元。我信服父親的人生經驗,但我認為上大學也很重要,那是人生道路上的樓梯,有了梯才能上樓。但父親堅持認為,人的意志和頭腦最重要,沒有梯子也能上樓,機會很多,方法很多,就看你會不會爭取和尋找。為了這些問題,我們經常爭論不休,最後誰也說服不了誰。
   
   最支持我考大學的是我的舅舅。他五一年畢業於同濟大學,以後一直在上海最好的醫院廣慈醫院(現為瑞金醫院)當外科醫生。他的長相、體形很像他的堂兄──喬石,少年時年齡相差不多的他們關係很好。
   在斯文掃地的文革時期,是舅舅首先鼓勵我學習英文。也是他明確告訴我們所有孩子,滅絕文化,作踐知識的文革是不能長久的。
   那時,雖然他總是很忙,白天醫院上班,回家還要翻譯醫學著作,但他還是擠出時間,為我逐字逐句講解英文。後來我去了崇明農場,每次休假回來,都要向他請教英文。他有好幾箱大學時代留下來的陳舊的硬封面的英文小說,藏在他家低矮的閣樓裡。我和表弟從滿是灰塵的箱子裡一本本找出來,以後它們成了我的精神食糧,成了我逃避文革,抵禦中共的最好庇護所。
   舅舅在七五年加入了中共,他為中央領導看病的特殊工作使他務必成為中共黨員,否則的話中共不會放過他。他和他的家庭也需要這種政治保護和政治資本。他家三代九口人只有三個小房間,因此希望換更大一點的房子,而黨員身份是開後門,或者得到中共組織照顧的一個有利條件。但是由於缺乏開後門的厚臉皮和經驗,直到七十年代結束,我舅舅也沒有為他家換到更大一點的房子。
   在他入黨後不久,他對我說:「國民黨的確是腐敗,但是共產黨更大的錯誤就是推翻國民黨,而不是改良國民黨。如果有大量的知識分子加入這個黨,中國就會慢慢地好起來。」
   舅舅說的知識分子有他特定的意思,和中共認同的知識份子有所不同。在他心目中,西方意義的專業人士才是知識分子,他把搞馬克思主義和黨史研究的人,即使有大學文憑,都稱為「中國傳教士」。他的兩個兒子,也就是我的兩個表弟,這時都在大學讀書,學的是醫科和理工科。從如何為子女選擇學科很可以看出父母的價值觀和對未來形勢的判斷,鄧小平的小兒子──鄧質方學的是理論物理,張春橋的女兒學的是英語,或許張春橋早就認定中國的門將向西方打開。
   舅舅被中共組織不公開地劃為可以接近中共高官的那類特殊醫生,因工作的關係他認識了許多高級官員,其中有些人對舅舅很客氣也很尊重。有一次舅舅去雲南為一個軍區司令看病,那位官員拿出一把剛剛出土的青銅寶劍相贈。舅舅沒有接受,因為那作為國家級文物的青銅寶劍的所有權肯定是國家的而不是那位司令的。又有一次,墨西哥的總統訪問醫院,我舅舅負責全程接待,總統很欣賞我舅舅,特意邀請他訪問墨西哥。
   另外,在官場交際以外,舅舅還認識許多有真才實學,出類拔萃的知識分子。這些才是他真正意氣相投的朋友,文革以後,他的那些朋友個個飛黃騰達,成為某一領域的學術領袖而聞名全國。
   
   七八年以後他特別忙,今天開會,明天會診,三天兩頭坐飛機全國跑。高考之前,我去他家,想告訴他高考的情況。那天他剛從朝鮮回來,正坐在桌上吃飯。
   他這次去朝鮮是為金日成看病。舅舅說,金日成很胖,他脖子上長了個瘡,要求中國派個醫生為他開刀。舅舅檢查病情後,提議還是不開刀為好。
   「為什麼不開刀為好呢?」舅舅故意不說下去,讓全家人都眼巴巴地看著他。
   「你們不知道,這裡的關係很大。我不開刀不會壞事,開了刀萬一開壞,或者護理不當,他可能要殺掉我呢!」
   我八十多歲正在看報的老外婆這時抬起頭,摘下老花眼鏡,問:「有這樣壞的壞人,連醫生都殺?」
   「金日成比毛澤東還要殘暴,我不得不防。」舅舅接著說,「殺我還是小事,萬一他鬧起來影響兩國關係,就成了大事。所以,對這種人,最好是騙騙他,和他不搭界,不開刀就不搭界。做人要講究策略,人頭不識,苦頭吃煞。未來的大學生,你說是嗎?」他笑著問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