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东海老人: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2006年间,有机会阅读了一些与常见的“主流观点”完全不同的有关汪精卫的资料(主要是林思云的《真实的汪精卫》、金雄白的《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等(,觉得相对而言比国内的东西可信度较高一些),大为感动,写下了一系列评论汪精卫的文章向之致敬并为之辨诬。这些旧作思路新异逻辑严谨,起承转合收放自如,在“江湖”上引起了广泛的反响和激烈的争议。

   

   曾有民间儒者“冰冷的眼神”驳文中写道:“汪精卫在《艳电》发表之后,命高宗武向日本提出了四点要求,其中第四条是“彻底轰炸重庆”。东海乃《请“冰冷的眼神”们拿出证据来》。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关天网友Liangft 提供了史料的出处:《今井武夫回忆录》第326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5月第1版(内部发行)。其中写道:

   

   “十二月三十日汪精卫表明对日本方面的希望如下:(一)日华两国在完成新东亚建设的基础以前.尽量与英美列强避免磨擦是重要的,因此当前对这些列强不要引起纷繁的事端。(二)在军事发动以前的三至六个月期间.希望日本方面每月援助港币约三百万元,但希望尽可能在对华文化事业费中开支。(三)对北海、长沙、南昌、潼关等地日本军作战的行动,以获得政治效果为目标。(四)彻底轰炸重庆。”

   

   Liangft网友还上传了该书封面及相关文字的照片。今井武夫所言是否属实有待取证,但“汪要求彻底轰炸重庆”之说其来有自,非如我所猜为“冰冷的眼神”及其他人伪造。特此更正、致歉并向Liangft网友表示感谢。

   

   我在《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中指出:“尽管意外的局部的磨擦或难免,但如果汪精卫政府及其和平军回过头来同国民党抗战部队开战,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他的妥协周旋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君为其易我任其难”就成了欺蒋欺人之谈。”(我相信胡兰成所言汪精卫“强硬地表示如果要逼迫和平军同中央军作战,和平军将调转枪口打日军”的态度。)

   

   同样,如果“彻底轰炸重庆”真是“汪精卫表明对日本方面的希望”,那么,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其妥协周旋就失去了最基本的意义,其妥协周旋、和平运动的动机就有了问题,完全可以一票否决。而东海为汪精卫辨诬不仅徒劳和无聊,不仅自我浪费,而且是误导读者的大错特错。正如我在《请“冰冷的眼神”们拿出证据来》随笔中所说:

   

   “汪精卫要在天崩地裂之际尽量维护民众和国家利益,不能不与敌人委曲周旋有所退让,但必须有一定底线。如果汪精卫主动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属实,就突破底线了,那是不可原谅的。仅凭这一点,东海对汪精卫‘早年革命晚和平’两件大事的动机分析就完全错了----但这不可能,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衔石成痴绝”的汪精卫绝不会辜负我的相信!”

   

   某些势力及人物粗制滥造乃至虚构乱造恶意栽赃的“宣传资料”及“伪史料”固然毫无可信度,那个日本人的“回忆”也难以令我置信:一、这种“要求”不仅完全不符合汪精卫生平的思想言论行为道德之逻辑,而且太不合情理;二、如果真有此事,在汪精卫夫人受审时,这份“要求”应为主要“罪证”才是,国共两党应大加利用、大肆宣传才是;三、1978年大陆能够出版的文献一般可信度不高。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主观判断,没有详实确切的证据支持,不足以反驳那个日本人回忆录的记载,只能姑且存而不论。

   

   东海的写作宗旨是:唯真是尊,唯实是从,以铁的事实铁的逻辑说话。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研究,亦毫无疑问必须将真实、真相放在笫一位。汪精卫是否曾主动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真相实情如何,是汪精卫研究中必须严肃面对的一件事,直接涉及汪精卫曲线救囯的动机-----东海关注的重心。关此,期待囯共两党有关档案早日解密并有确凿资料以证伪这个叫今井武夫的日本人的“回忆”。

   

   有关汪精卫的“粮草弹药”,东海原有的早已“用”尽,新的尚未入手,尚不足以拨开重重历史迷雾。不论立场如何,赤手空挙的空洞争论毫无说服力,既不能取信于读者,屈服诸论者,更无助于历史真相的呈现,无助于为历史人物洗尘,纯属浪费。

   

   为了对历史、对读者、对儒家、对自己的文章和良知负责,东海决定:在取得新的、充足的真枪实弹之前,中止有关汪精卫的评论和争议。特此布告周知。2009-12-4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