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中國共產黨一黨一胎無恥專政就是中國的問題!!! ]
奇麗想像
·洪秀柱:以前說要反攻大陸 現在覺得好笑
·管中閔:紀念抗戰 最蠢方式是閱兵
·陳橋兵變 換柱定案 朱立倫帶職參選2016
·國慶演說 總統:維持現狀成台灣共識
·時代力量:人民給馬英九的歷史定位是冷酷
·民進黨創造新的中華民國
·熱情的生活著
·中華民國國旗
·曾蔭權案的法律與政治
· 凱道反馬習 民團怒:馬別回台灣
· 總統對外應該代表國家人民,必須體現的是國人的共同意志
·台教授協會要求立即彈劾馬英九
· 《時代》雜誌:跟馬英九握手 握多久都沒用
· 愛好自由民主是人民天性,大陸同胞也不該例外
·愛情的歸宿
·家鄉的蘆花飄雪了
·新年快樂
·荒漠甘泉
·我們永信
·眾聖之王
·環島旅行
·狗屁不通的狗屎共!
·習慣就好:不裝逼的現實世界!
·台灣國剩一張貼紙,大陸國呢?
·地球二等人!
·詐騙集團
·後知後覺
·情愛
·無恥的死共產黨.討人厭的民進黨
·賣國殺子的死共產黨,只會貼貼紙的死民進黨!
·沒人選的死共匪.全該道歉下台死光光!
·分贓的民主:白癡的選民
·虛空的虛空
·人生肥皂劇!
·選舉
·黃金公主號
·愛情的溫度
·香港戀情
·主席變總統吧!
·香港一日遊:北角到旺角
·香港一日遊:北角到旺角
·香港一日遊:北角到旺角
·香港一日遊:北角到旺角
·香港一日遊
·香港一日遊
·香港一日遊
·香港一日遊
·一日
·賣國殺子的死共產黨:只配道歉下台、全黨去死光光
·中共專政特權不死,中國民主人權不活!
·中共專政特權不死,中國民主人權不活!
·人生如夢
·旅行回想
·寫簡體字的俄雜殭屍不配稱中國人!
·悲壯的背影
·悲壯的背影
·取捨
·無窮無盡
·垃圾民報垃圾民進黨和死共匪沒兩樣賣國賊!
·時間之海
·恐怖分子殺人準戰爭犯:三十萬交保。
·寧靜的颱風天
·沒有別的愛
·失眠的夜
·寶可夢
·北京我的家
·強烈鄙視民進黨詐騙集團貪污黨。
·強烈鄙視民進黨詐騙集團貪污黨。
·台灣名嘴可以全去吃屎了!
·遺忘
·遺忘
·秋天
·颱風天
·希拉蕊:川普
·
·
·蔡英文先力抗自己的豬頭腦
·小角落
·雙十國慶
·第二場:永不放棄
·尾聲:太后娘娘對大內高手
·眾望所歸
·君子之交
·宗教自由
·夢想
·初相見
·電腦中毒
·可不可以
·北京
·統一個P
·什麼噁心的袁紅冰:自殺是懦夫的行為
·稍微解釋一下
·邱議瑩、李永得:狗官夫妻、不配領台灣納稅人的血汗錢:只配道歉下台、切腹
·有容乃大
·低語向君
·感恩
·需要與原則
·魔幻世界
·北京小市民
·刻骨銘心
·藍色憂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共產黨一黨一胎無恥專政就是中國的問題!!!

   回答: 什么是中国自己的问题?/ 陶东风 博讯来稿 于 12/29/2009
   
   主题: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 就是 中國的問題!!!
   
   [博讯论坛] 主题:什么是中国自己的问题?/ 陶东风

   
   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 就是 中國的問題!!!
   
   [博讯论坛]
   什么是中国自己的问题?/ 陶东风
   
   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 就是 中國的問題!!!
   
   “问题”和“问题意识”是我们今天的文学理论界热衷于谈论的另一个核心话题,另一个关键词,也是几年来文学理论界讨论的很多的问题。在文学理论的论文和学术会议上,经常会听到“这是一个真问题”“这是一个伪问题”这样的说法。
   
   文學=就是 人類使用文字的學問~~~文字 就是 語言~~~就是 人類 彼此 溝通的方法!!!文學 就是 打動人心+彼此溝通!!!文學 裡面 沒有 真偽問題=愛怎樣寫 都是 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生命自由於!!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所谓“问题意识”是在特定的语境中得到强化的。“问题意识”这个说法本身就是90年代以后的流行语。在没有人提“问题意识”的80年代,难道我们都没有抓住“问题?”我们都在谈论假问题?完全不见得。
   
   這篇文的標題=中國問題~~~啥問題=就是 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和文學有關嗎???當然有 共產黨 無恥造假 不三不四 指鹿為馬 顛三倒四~~~就是 中國問題~~~就是 文學問題 文化問題=一切 問題=都是 共產黨無恥專政問題=抓住 這個 前題~~~所有 中國問題=迎刃而解!!!
   
   著名文艺理论家吴炫先生说:中国文学理论的根本问题是不能发现中国自己的根本问题或自己的真正问题。对此我有一些疑虑。第一,所谓“问题”到底在哪里?我们怎么去发现真正的问题?什么叫“真正的”和“根本的”?这样的说法是否带有本质主义的倾向?问题总是根植于我们的存在境况和存在经验的,不存在真空中的问题。问题意识扎根于我们的存在现实。因此,一个真实地生活在现实中,直面并能够自由、直率、真实地表述自己的生存经验、生存困境的问题,不用专门去培养什么问题意识,也不必着意地去抓住什么真问题。真实地生活着的人,自由地说话的人,他所感受和言说的不可能不是真问题。一个学者整天在那里寻找真问题、为找不到真问题而焦虑,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滑稽和可悲的事情,这只能说明或者是他的生存出了问题——长期生活在假象中而忘记了自己的真实处境和真实身份,或者是他的言说环境出了问题——知道自己的生存、自己所处的时代和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却不能直面它、言说它,非要去寻找一些可以言说的问题、允许被言说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当然是也只能是假问题!打个比方,这样的人活着是一个迷失了方向、找不着感觉的人,一个失去了对现实的感知能力人,要么是一个找到了方向却不能朝这个方向走的人。
   
   這一大段 繞口令=就是 中國式的問題~~~中國社會主義優越性 產物下的 狗屎=不知所云!!!
   
   
   我相信我们的文艺学工作者真正失去了对自己的生存境遇的真实感觉的人并不多。太多的学者是不能去言说真正的问题。因此,在什么是“真正的问题”被解决之前,我们要争取是一个能够自由地谈论每个人的真实感受言说环境。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言说环境,我吧相信我们会发现不了真正的问题,我们还会为寻找真正的问题着急、焦虑。也就是说,我们面临的问题恐怕不是不能发现真正的问题,而是不能谈论、不能研究真正的问题。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德国二战后真正的问题无疑是大屠杀的问题,这是没有疑义的,中国文革后的真正问题也是如何总结文革教训的问题。这也是没有异议的。可是为什么德国的学者可以持续地、长久地认真严肃地、当然也是痛苦地讨论、反思大屠杀的问题?而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像人家一样反思反右、“文革”的问题?在一个不能反思“文革”的环境中,我们能发现真正的自己的问题吗?
   
   
   這一段 更是 令人痛苦的說法~~~乾脆直接說 文革=就是 集體發神精=就是 共產黨集權高壓統治下=必然的 發瘋反應=共產黨一黨無恥專政 就是 中國一切的問題!!!
   
   由于谈论“中国自己的问题”牵涉到言说环境的问题,所以,中国的文艺学能否发现真问题这个问题必然和对体制的反思联系在一起。反思体制当然是政治学的任务,是一个是政治学的问题,但是文艺学的问题不可能不和政治联系在一起。无论是做为一个人,还是作为一个文学研究者,我们都不可能不感到自己的生活和学术时时受到言说体制的制约。中国文艺学知识生产体系从来就是国家体制的一部分,而且以后也不可能不是。学术自由、学术自立本身就是一种制度建构,没有新时期的体制改革,就不可能有以自主性自诩的新时期文艺学。所以,没有一个合理的言说体制,要想生产出真正的问题、更不要说创造性的文艺学,是根本不可能的。
   
   
   文學就是文學~~~和國家體制=沒有任何狗ppp關係~~~中共的狗ppp不通體制=只是 一時的到退 墮落 下流 無恥=很快就會被 歷史所淘汰!!!
   
   沒有廢除 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沒有 廢除 共狗殭屍腦~~~中國人 不配稱有 文學=只有 一坨垃圾=充滿 虛假與謊言!!!
   
   比如,如果文学研究领域还存在不能谈论的所谓“敏感”问题,怎么可能发现真问题?如果真的存在真正中国的“根本问题”,那么,“不可碰的敏感问题”才是真问题,才是根本性的问题,因为“敏感问题”的存在本身就说明了我们的生存、言说以及我们的知识生产的真实处境。绕开这个根本问题去发现真正的问题无异于缘木求鱼!实际上,正因为真问题不可碰,才涌现出大量的伪问题(比如所谓“失语”问题,中国文学和文学研究的根本危机是与传统文化的断裂,“国民性批判”是一种殖民主义话语,等等,都是典型的伪问题)。再说一遍,不可触碰、不能谈论的所谓敏感问题,恰恰就是我们目前的文学以及其他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存在的根本性问题,因为它表征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根本性生存困境。
   
   
   文學就文學~~~文學代表 思想的自由 溝通的無限~~~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 就是 中國的問題!!!不能 不敢 上街=大聲罵 共產黨=就是 中國問題~~~中國共產黨 就是 一坨屎=掃一掃~~~中國問題 就 去掉一大半了!!!!
   
   90年代以来(准确说是1993年以来,因为这年一个标志性事件就是后殖民主义批评和民族主义的甚嚣尘上,很多重要的后殖民批评文章,比如张宽的《欧美人眼中的非我族类》,刘禾的《国民性的神话》等等)很多有强烈民族主义情结的学者常常说:我们不能发现自己的真正问题,是因为我们盲目追随西方,跟着西方鹦鹉学舌。在文论界,此类论调的代表就是所谓的“失语论”。这是一个弥天大谎。按照这个说法,在彻底与西方绝缘的时代,我们应该能够发现和谈论自己的真问题,我们的文艺学,以及其他的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应该成就辉煌,飞黄腾达。可是,在抵制和彻底拒绝西方理论的反右时期、“文革”时期,我们发现了什么真问题?大跃进时期几乎我们的整个民族都生活在谎言和虚假中,他们还怎么发现真问题?发现了又如何能够谈论?那个时期我们的根本问题难道不是纠正“左”的错误,否定个人崇拜,回到事实和常识?可是谁能够提出这个问题,能够谈论这个问题?(提出这个问题的个别人的下场大家都是知道的)
   
   中國共產黨 一黨一胎 無恥專政 就是 中國的問題!!!共產黨 就是 一坨馬列狗屎=共產黨 就是 中國之恥~~~能這樣想 就是 沒問題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