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张成觉文集
·‘自相残杀’始于毛——富田事变及其他
·同是天涯沦落人——香港幸存右派一瞥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
·同修者的信仰与力量——目睹耳闻的法论功
·诗三首——‘右三帅’的‘悲喜愁乐’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
·胸荡层云 足踏实地——记另类交大人之一(席与汉)
·阶级乎?路线乎?利益乎?
·‘狗抓耗子’武宜三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
·没有言论的57‘右派’
·寒冬腊月访罗孚
·‘文化沙漠’钻天杨——读《文苑缤纷》随感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
·悬壶济世显爱心——美籍华裔心血管专家岑瀑啸纪略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
·香江“凡人”陈愉林——一位右派的传奇故事/张成觉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
·情人节不送花?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
·左转无非求名利
·向右转的“左仔”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
·站起来,老弟!——也谈“下跪的自由”
·中国人站起来了吗?——驳“军事专家”的谎言
·“毛的旗帜”凝结着白骨与鲜血——再斥“军事专家”的谎言
·浩然死了 老舍还活着
·浩然何尝为农民代言?
·有关林昭的几点思考
·智者千虑之一失——有关林昭的再思考
·劫后悲歌燕园泪——读陈斯骏《劫灰絮语》
·负责,是敬业乐业的表现
·“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劫灰絮语》人物谈
·暴政岂自“反右”始?——从《劫灰絮语》人物说起
·毋忘肃反“窦娥冤”
·炮制大冤案 毛理应反坐——潘扬、胡风案反思
·恨小非君子 无毒不丈夫——毛55年心态试析
·睚眦必报 绝不手软——再谈毛55年心态
·“旋转”毋忘叶“廖”功——叶剑英、陈云与改革开放
·浅议交大两学长——陆定一、钱学森漫话
·也谈胡耀邦手上的“血污”——与余杰商榷
·勇士与魔王——也谈赫鲁晓夫
·毛何曾信奉马克思?——试析中共悼词中的“谥号”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
·谁读懂了《资本论》?——兼谈毛为何宗奉马克思
·“十无”后面的毒瘤——试析“延安”与“西安”
·谁是最可恶的人——驳魏巍对《集结号》的抨击
·“秋官”、股市、胡乔木
·肯定“小善” 争取多数 逐步到位——与刘自立君商榷
·“组织性”与“良心”的背后——读《别了,毛泽东》有感
·毋忘当年的镇压、剥夺与清洗——回顾1949-57的中国
·自由主义者的“毛情结”——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有感
·人治的悲喜剧——从英若诚就任副部长说起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
·胡适说:“鲁迅是我们的人”——拆穿毛利用鲁迅的伎俩
·毛江夫妻店的开张——批判电影《武训传》的内幕
·武训不足为训?
·让思想冲破毛的牢笼!——有感于夏衍的反思
·毛泽东与中国知识分子——从一副对联说起
·尊重知识的谭震林
·“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中共奇人叶剑英一瞥
·西陲当日忆地主
·因祸得福“新生员” ——“党文化”之百密一疏
·请让我说“对不起”——不堪回首话当年
·认清延安整风真面目——有感于《何方自述》
·毛泽东未读过《资本论》
·不是灰锰氧,是硫酸!——骇人听闻的延安抢救运动
·莫把康生当成薛仁贵——兼论中共官修党史之虚妄
·延安反特第一案与抢救运动
·周恩来欠历史一个交代——“五· 一六”、姚登山及其他
·陈毅欠帐也不少
·又一项世界纪录---奥运圣火传递的思考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
·强奸140个女学生,可信吗?——苏明《血色中国》引起的争议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
·戒严期的台湾与毛时代的大陆——浅议两种独裁之异同
·毛的假社会主义及其在中国历史上的教训
·学风腐败 学术造假——张鸣谈大陆高校大跃进(续)
·学官得益 学子受害:张鸣教授谈大陆高校大跃进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
·“大跃进”精神不足为训——与袁鹰先生商榷
·“人定胜天”还是“地哄肚皮”?——“全民写诗”的荒诞与恶果
·滥杀 贪腐 淫欲——《血色中国》的触目图景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血色中国》的薄命红颜
·“扶贫”款也要榨出油——从《血色中国》看贪官嘴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万里无云的蓝天,绿树绵延的海岸,一泓碧水的海湾,竞放芬菲的荷花,浮光跃金的水面,生意盎然的野草,加上左上角“五七丛书”四个红底白字,和右方的竖排颜体书名形成犄角,惹人遐思。
   
   

   这是申渊编著的《五七右派列传》第三卷和第四卷的封面。跟前两卷相比,显然更为引人注目。前者素色的背景上,除了“1957”,“1958”和“552877”这几组阿拉伯字之外,只有底部数片水墨绘就的莲叶,和两朵粉红的花蕾,其中一朵含苞待放,另一朵刚刚绽开。
   
   
   由五七学社出版公司编辑付梓的这一套四卷纪实性作品,在同类题材近200种著作中,未必算得上内容最丰富的一种,但其洋洋一百二十万字的篇幅,却是迄今罕有其匹。作者用功之勤,涉猎之广,可见一斑。此无疑乃本书之显著特点。
   
   
   自2007年钱理群教授倡议建立“1957年学”以来,海内外研究者纷纷响应。其中不乏术有专攻的学者,其成果亦陆续问世,令人鼓舞。但以当年运动受害者的一员,立志搜集各种资料,并且仿效司马迁的创举,用列传的形式,为1318名右派代表人物绘出素描,以求“尽可能恢复反右运动及其受害者的本来面目”,达到“厘清真相,还原历史”的目的,本书作者还是第一人。
   
   
   正如鲁迅所言:从喷泉里出来的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是血。申渊兄亲历贱民的坎坷,艰苦备尝,感受自然格外深刻。再者他精通德文,英语娴熟,无论中外书刊,均可浏览自如,加上有机会遍游五洲四海数十国,眼界远较常人开阔。而环保技术专家的素养,“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则对其治学之严谨,视角之独到产生重大影响。
   
   
   所有这一切,使本书迥异于一般的人物志专题汇编,而兼具资料的翔实,观察的客观,思考的缜密及感情的深沉。
   
   
   有道是:“文章不是无情物”,“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辛亥年间的梁启超曾被誉为“笔尖常带感情”,其政论佳构对于推翻帝制,走向共和起了积极作用。反思历史诚然需要冷静,否则容易失之偏激。但这并非意味着作者应该心如铁石,冷若冰霜。追求真善美的满腔热情对于研究者一样不可或缺。热情与冷静两者之间如何取得平衡,端赖作者的功力。认真的读者将会看到,申渊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并且取得比较令人满意的效果,这是难能可贵的。
   
   
   就在本文动笔之前,从网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是《“原右派人员”这个诬蔑性称谓目的和效果都是破坏和谐,制造社会不稳定》,不禁深有感触。
   
   
   该文针对的是大陆“维稳办”。事缘该机构“屡次下发《督查令》”,将早已全部摘帽和99·98%获得“改正”的57“右派”,称为“原右派人员”。并严令“这些‘人员’对遭受迫害二十一年的经历不准回忆,不准实录,不准说,不准写,不准哭出声来。”
   
   
   这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55万“右派”中据说现时幸存者不过万人,绝大多数是年逾七十的老人。试问这些人还能興得起多大的风浪?即如申渊这套书,只不过是半个多世纪前社会面貌的一个缩影,又如何能够危害到今天大陆的稳定?“三家村”成员之一的廖沫沙诗云:“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中南海现领导提出构建和谐社会,主要障碍不是胡作非为激起民愤的贪官污吏吗?无权无势风烛残年的几个“右派”,回忆往事,说说写写,碍当局的什么事了?
   
   
   所幸“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目前尚有一点空间。申渊笔下的1318人,尽管在包括“中右”等在内的百万右派中,只是沧海一粟,但窥斑见豹,发人深省。
   
   
   我诚挚地向大家推荐《57右派列传》,更希望其他57受害者或知情人都行动起来,以各种形式支持“1957年学”的创立,从而拒绝遗忘,吸取教训,促进中华民族的复兴。
   
   
   (09-11-4)
   
   
   五七学社这个机构来头不小,那架式俨然是“六十年辉煌”的护法神,那行文口气是指挥一切调动一切,意在恐吓百姓、侵夺民权。但它来由不甚清晰,姓党还是姓政?经全国人大这个“最高权力机关”哪次会议哪道命令哪个文件批准?由哪号法令哪种公报宣布过?不甚了了。但就在这个机构的行文中,不断使用一个:“”。在这样称呼之后,还要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