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
曾节明文集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11/23/2009
   
   据我在泰国一年的观察,到泰国向联合国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中,有这么一个独特的群体:
   
   他们在国内根本没受过制度性的迫害、也没有受迫害的危险,他们与民运、异议、信仰、维权一切活动根本无涉,他们之所以跑到泰国来申请难民,是因为自己移民西方发达国家不够条件,而跑出来骗难民资格、混一个政治移民,相对花费不多、无须考试,不失为移民欧美澳新的捷径。
   
   这种人一到泰国,往往高调参与各种民运、异议、信仰活动,特别追求美国之音等各种海外媒体的采访,但总是浅尝即止、见好就收,比如,对于有一定风险的驻泰中国领事馆门前的抗议活动,他们就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推推脱脱,甚至事到临头,戴上墨镜、躲进厕所,其叶公好龙的丑态暴露无遗。
   
   这类人为了达到混难民的目的,四面投机、到处钻营:法轮功容易获庇护的时侯,他们就冒充法轮功修炼者,向泰国法轮功领导者套近乎、献殷勤,以骗取“受迫害”证明材料;中共当局迫害家庭教会引发国际反响之际,就投机基督教,巴结长老…有一个江西老表,其人连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都分不清,混难民心切,来泰国后第一次上教堂,就迫不及待跳水受洗,结果闹出笑话来…“六四”二十周年等“敏感日”来临之际,他们又迫不及待地转投民运队伍:有一个“八零后”,今年跟着队伍,也跑到中国大使馆门前举了几分钟的纳粹——五星旗,其人却连希特勒是谁都不知道,别人嘲笑他无知,他又瞎扯中共历史教科书隐瞒了“希特勒的历史”…此事在曼谷民运人士一时间传为笑谈。
   
   但这类混难民者自身处境一般颇为艰难:他们一般是家境不宽裕者——因为家境宽裕者,很少人愿意采取这种“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政治移民方式;他们在国内根本不具备申庇的条件,只好跑到泰国“创造”这种条件;为了“创造”这种条件,他们不得不把主要精力用于政治投机活动,无法安心谋生;由于在国内根本不具备申庇的条件,他们不得不到处求爷爷拜奶奶,毫无其他申庇者所具有的相对独立人格;他们想利用别人,当然得受人利用和驱使,倘若碰上无良的难民生意东家,他们就成了祭台上的鸡——被人白吃(幸好,无良的难民生意者如今在泰国已经很少见)。
   
   他们出境之艰难更在于:由于在国内毫无条件,他们申庇被拒绝率居高不下,而到了泰国急于获取政治移民心切,高调反共,往往假戏真做,自绝了回国的退路,最终很容易扁担打水——两头刷。
   
   由于泰国的法律不承认难民身份,所有的申庇者(包括已获难民者)都不受泰国法律保护。由于被拒绝率居高不下,混难民者基本上连联合国的有限保护都没有,即使在申庇者当中,都处于底层。他们忍气吞声,忍受着泰人和其他群体的欺辱,生怕因纠纷被关进移民监、遣返回国。他们生存艰难,又不能集中精力打工,只能做点parttime的小工,有文化有关系的可以找一点家教做做,但由于没身份,工资很低,一般两百泰铢一次课,一个星期上不了三次课。为了便于进行投机活动,他们必须租住曼谷繁华地段的房子,但这种地段的房租昂贵,有窗户、带卫生间的一二十平米的单间,月租金几乎都在三千泰铢以上…所以他们只能租烂房子住——有的不带的卫生间,有的甚至漏雨……
   
   这类混难民者,有些文化程度不低,但普遍政治素养低下、人文知识匮乏、道德品质不佳、意志薄弱、说谎成性、为了搞到难民资格不择手段…他们在申庇遭遇挫折之后,很容易为生存所迫,被中共在泰势力收买“统战”,沦为中共势力的线人或帮闲,事实上他们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这样堕落了,如,一部分跟着中共使领馆指挥棒起舞的“愤青”、“愤老”、“爱国华侨”就是这种人。这是海外中国申庇人群中的一个普遍现象:据了解,泰国的这种问题还是轻微的,在美国,混难民群体的这种堕落更为严重。
   
   许多民运、异议、信仰人士对混难民者深恶痛绝,以其为垃圾、败类、魔鬼...;中共势力虽然利用这类人,对之也瞧不上正眼,因为这些人在海外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党国“盛世”形象的嘲讽。我以为,不应该以全盘否定的绝对态度来对待这一群体:
   
   首先,这类人之所以不顾风险,跑到海外谋求政治移民西方国家,至少是他们已经认识到中国不好,西方国家更文明、更美好,虽然他们中许多人并不清楚中国不好的真正原因何在。认识到中国不好,就有了觉悟的基础,只要稍加点拨,混难民者显然要比那些闭着眼睛陶醉“大国盛世” 幻觉当中的愚民更容易形成反共的价值观,而去除中共的专制统治,是中国民主化的先决条件。 因此,如果善待和教育缺乏退路的混难民群体,海外就可以争取到一大块有生力量源泉。
   
   实际上,混难民是一种追求自由民主的特殊方式,一种用脚投票的灰色方式,从这个角度说,混难民的行为并不是最可耻的,最可耻的是那些跑到自由世界后,反倒(或者仍然)不遗余力地为中共帮闲跑腿、或者高举“不反共”大旗、招摇过市、引以为荣的人们,因为这些人自己享受着自由,却在不遗余力地助长着同胞的苦难,他们在恶狠狠地作贱着自己的人格。
   
   第二,混难民群体人数众多,如果对这类人一概加以排斥,只能把他们推到中共海外势力的阵营当中去,徒然增加海外反对活动的阻力。君不见近年来海外拥共亲共华人势力暴涨,民运、异议、法轮功示威群体经常寡不敌众,这是什么原因?除开有钱之外,中共当局重视和善于“统战” 灰色华人群体,是一个重要原因。
   
   古话说:“有容乃大”,中国海外反对运动当前正处于严峻的低潮时期,必须联合一切能够联合的群体,切忌自我封闭、自命清高,否则会陷入孤芳自赏、四面楚歌的绝境。
   
   第三,善待混难民群体,有利于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圣经》有云:“太阳照好人,也照恶人。”何况,与中共贪官恶吏比起来,海外混难民群体还算不上恶人。从人道主义的角度看,中国海外反对派完全应该善待这一部分同胞。从政治公关的角度看,中国海外反对派完全应该善待这一个群体,因为这一个群体的生存权也是中国人人权的一个部分;而尊重人权是不可分割的,谁会相信一个在野时漠视部分群体人权的反对派组织,上台后会尊重所有人的人权?
   
   从以上的角度看:海外的难民民运团体也不容全盘否定。诚然,海外难民民运团体帮混难民者有偿搞政庇的行为,具有一定的不诚实性质,但正如古话云:“水至清则无鱼”,因为这个不诚实的性质,海外难民民运团体也起了一些纯民运团体起不到的积极作用:他们在牟利的同时,客观上也教育了民众(揭露中共的罪恶、带给混难民者以自由民主理念)为海外反对运动拉来了造势的队伍。
   
   总之,海外难民民运团体对灰色华人群体的积极作用是不容低估的,因为,申庇毕竟是漂白身份的捷径;而靠中共,是永远得不到绿卡的。
   
   曾节明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日中午于泰国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