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余杰文集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傻子的自由
·未还的孽债
·物业管政府
·新的总是锐利的
·咫尺天涯
·最后的腐败
*
*
8、《香草山》(长江文艺出版社)
·目录
·《香草山》(修订版)代序
·第一章 百合花
·第二章 鸽子
·第三章 葡萄园
·第四章 荆棘
·第五章 活水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与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来源:民主中国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遥遥无期,公开化却先行一步
   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家庭教会尤其是城市教会发展迅速,多年来研究中国民主化问题的学者李凡认为,“基督教的家庭教会是目前中国组织得最好、最有力量、最有钱而且跟国际上联系得最紧密的NGO组织”。从毛泽东时代结束之后直到二零零零年前后,中国家庭教会的重心在农村,农村教会的成员多为弱势群体,且深受基要主义、灵恩运动和民间宗教的影响,在面对政府打压的时候完全被动地承受,并以“地下教会”的方式生存下来;而二零零零年之后,家庭教会的重心转向城市,城市教会的会友中完成高等教育、拥有专业知识的强势群体的比例日渐上升,且接受肩负社会文化使命的改革宗神学与实践的影响,以新教伦理和清教徒的精神参与教会内外的事务,对政府的打压依法进行抗争,积极争取身份的合法化;面临合法化暂时不能实现的现实,则先行一步走向公开化。
   所谓合法化,关键就在登记问题上。海外对中国家庭教会在登记问题上的立场有一个很大的误解,许多人认为:即便是西方的教会也要去政府登记,以获得法人地位,并获得免税等优惠政策,为什么中国家庭教会偏偏要拒绝登记呢?其实,大部分中国家庭教会并不拒绝登记,只是坚持符合圣经原则和宪法原则的登记,即备案式的登记而非审查式的登记、独立的登记而非歧视性的登记、政教分离的登记而非“请君入瓮”式的登记。目前中国政府施行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两大法规,却如同“二十一条军规”一样,堵死了家庭教会通过登记取得合法身份的路径。
   一九九八年,国务院颁布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一条规定:申请筹备成立社会团体,发起人应当向登记管理机关提交若干文件,其中之一为“业务主管单位的批准文件”。作为宗教团体的家庭教会,坚持政教分离的原则,除了尊奉上帝为元首之外,不可能投靠任何一个“业务主管单位”,以之作为“婆家”。而没有“业务主管单位的批准文件”,登记便难于上青天。惟一的“变通”办法,就是以官方之“三自会”为“主管单位”。这样的妥协,不是策略上的妥协,乃是真理上的妥协,与家庭教会的传统与教会观背道而驰。如果以此种方式登记,等于是“真教会”屈从“假教会”,“家庭教会”将不复存在。该条例之第十三条又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登记管理机关不予批准筹备,其中第二款为“在同一行政区域内已有业务范围相同或者相似的社会团体,没有必要成立的”。这一条款又是一个居高临下的“霸王条款”,政府部门凭什么作出在同一行政区域内“没有必要成立”另外一个范围相同或相似的社会团体的判断呢?在西方国家,常常是在同一条街道上,甚至同一座楼宇中,便有若干个教堂。难道已经有了一个教堂,其他教堂便只能是非法的吗?民政部门的职责本来是为社会团体提供登记的服务,而无权像警务部门一样对申请者作资格审查。

   与《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对应的,是二零零五年国务院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该条例第六条规定:“宗教团体的成立、变更和注销,应当依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办理登记。”似乎宗教团体享有与其他社会团体同等的登记的权利。但该条例又单单列出“宗教活动场所”的项目,对“宗教活动场所”进行严格管制。第十三条详细规定了县、市、省三级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如何审批宗教团体筹备设立宗教活动场所的申请。即便是有合法地位的宗教团体,也只能是“在宗教活动场所的设立申请获批准后,方可办理该宗教活动场所的筹建事项”。这是人为地割裂了“宗教团体”和“宗教活动场所”,这种割裂只有“宗教盲”才想得出来:教会与教堂本是一体的,作为组织的教会与作为建筑的教堂,一个由民政局管理,一个由宗教局管理,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早已被阉割得零零碎碎了。第十九条还规定:“宗教活动场所应当接受宗教事务部门的监督检查。”这就确立了本来是违宪存在的机构宗教局凌驾于所有宗教团体之上的“大祭司”的地位,使所有宗教团体都沦为被监管对象。
   这两个并未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并批准的、不具法律地位的部门法规,俨然高于作为国家基本大法的宪法。宪法中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条款,居然被这两个行政法规颠覆和取消了。这两个法规如同两道紧箍咒,让家庭教会被迫处于非法状态,“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近年来最具代表性的北京守望教会积极争取合法登记的努力,最终受制于这些不合理的法规而毫无进展。但是,愈来愈多新兴的城市教会不再逆来顺受,而是直接诉诸于宪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条款。他们高举宪法,当然地获得合法地位,进而迈出公开化的步伐。这些教会公开化的努力有以下之体现:租用写字楼聚会,创办教会的网站和刊物,与海外教会和机构展开交往和合作,在圣诞节、复活节等节日举行大型的晚会和布道会,积极参与四川地震等救灾活动等。可以说,家庭教会的公开化已经是不可阻挡之趋势。
   教会的公开化,对教会而言至关重要。就连有官方智囊身份的社科院学者于建嵘,也大声呼吁为家庭教会“脱敏”。于建嵘在北大的一个学术研讨会上发表题为《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向何处去》的报告,指出:“由于政府不接受家庭教会独立登记,家庭教会的法律地位不明确,致使教会领袖和普通信众有一定程度的不安全感,影响家庭教会正常发展。与此同时,由于家庭教会的法律地位不明确,相关政府部门在管理时无法可依,采取的行动不一定有利于让家庭教会与政府部门建立正常的关系。另外,由于家庭教会没有明确的法人地位,教会内部存在发生财产纠纷的隐患。”教会公开化,才能健康成长,才能与普世教会建立联系,才能避免异端邪教的出现,才能避免洪秀全式的人物利用宗教攫取权力。另一方面,教会的公开化,对社会而言也至关重要。教会公开化之后,可以激活民间社会的资源,理直气壮地参与政府力不能及的慈善和教育等事业,成为推动社会的公平与正义的建设性的力量。
   显而易见,在家庭教会合法化与公开化的问题上,采取鸵鸟政策的不是家庭教会一方,而是政府一方。家庭教会不能登记并取得法人地位,责任完全在政府那里。鉴于此状况,于建嵘向当局建议说:“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发展方向是明确合法化和进一步公开化。承认家庭教会的合法存在,首先需要实事求是的态度,此外还需要高超的政治智慧和稳健的治理技术。”当局会不会听取这一建言呢?迄今为止,我们看不到官方在宗教政策上作调整的迹象。
   公民社会渐显端倪,基督徒公共知识分子群体浮出水面
   “六四”之后二十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的成长与变化,永远领先于当局对相关政策所做的调整。最近,《南风窗》杂志发表了评论家笑蜀的题为《开始介入现实的“新意见群体”》的文章,文章指出:“在中国,公民社会已经开始发育和成长了。在过去的十多年中,主要的还是一种言论意义上的公民社会。在中国发展最快的、最强大的公民社会的力量主要是表现在言论上,尤其是互联网言论上。在互联网上早就形成一个公共舆论场,也就是公民社会的一个雏形。现在,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进程正在发生一个根本的改变,它越来越从空中,从天上挪到地面,越来越与现实的力量对接,越来越变成一种现实的实际的社会力量。”在公民社会渐显端倪之时,在这个“新意见群体”当中,公共知识分子是一股相当重要的力量。
   那么,何谓“公共知识分子”?历史学家张灏认为,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第一项条件是“知识”,但是从一九八零年代开始美国也发现“知识分子”满街跑,于是也将知识分子分类,“公共知识分子”应运而生。对于“公共知识分子”来说,除了知识之外还要有“理念”,理念需要和改革方式更紧密结合,才能思考出参与公共事务的做法,背后是人文素养和身后的假设及思辨。
   在中国大陆,“公共知识分子”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始于二零零五年《南方周末》评选影响中国的五十名公共知识分子。对于这张名单,出现了左右两方的不同意见。官方的保守力量在上海《解放日报》上发表评论员文章严厉批判,给这个活动扣上了“故意挑拨党和知识分子的关系”的吓人的大帽子;而本人也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王怡,则在网络上发表他个人评选的最有影响力的五十名公共知识分子名单,列入《南方周末》因为言论禁区而不能列入的一些人物,如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揭露萨斯真相的蒋彦永、刘晓波、廖亦武等。另外,从二零零五年起,网络上也一年一度地发表一份所谓“政右经左版”的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的名单,此名单引发了许多网友的热议。
   在这些名单中,一批具有基督徒身份的公共知识分子引人瞩目,如柏杨、远志明、何光沪、刘小枫、艾晓明、曹长青、傅国涌、李柏光、梁燕城、李和平、昝爱宗、郑义、王怡、余杰等人。从以上名单中可以看出,具有基督徒身份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数量,远远高于具有其他信仰的公共知识分子,其比例也略高于基督徒在全部人口中所占之比例。又如在“六四”之后最深入和全面地阐明民主宪政理念的《零八宪章》的首批三百零三名签名者当中,基督徒的数量差不多占十分之一。新教进入中国两百年来,基督徒公共知识分子第一次形成了一个松散的群体。这个群体中的许多人,不是文化基督,而是生活在教会中的、在教会内部积极参与服事的基督徒;同时,他们也不是自我封闭、不食人间烟火的基督徒,影响力不再局限于教会内部,在社会上勇于作光作盐,为宗教信仰自由和社会公义而呐喊,在公共活动中愈来愈多地带出基督信仰来。
   这些基督徒公共知识分子,虽然不是教会的“代表”,他们的公共言行却使得公众对基督信仰和教会产生了若干正面的看法。他们的种种公共活动,如作家之写作、律师之辩护、教师之教学、记者之报道、编辑之出版等,既是在非基督徒面前为信仰作见证,本身即为一种福音的预工;同时也推动整个教会的公开化,让家庭教会的现实处境受到世界之关注。这些基督徒公共知识分子在教会内部学习如何过民主的生活,在教会之外宣扬与实践民主的价值,堪称公民社会的先锋。
   基督信仰在中国转型时期所提供的正面价值
   中国社会的转型,既是制度的转型,又是文化、观念和价值的转型。如果仅有制度的转型,没有文化、观念和价值的转型,那么民主制度根本无法稳定和巩固下来。民主不仅是一种上层建筑、一种国家制度,更是老百姓的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找不到多少支持民主的、可以实现“现代转化”价值,在已经破产的马克斯主义、毛泽东思想中更是只能找到反对民主的价值。在此背景下,基督信仰能够为中国转型时期提供若干不可或缺的正面价值。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