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医学评论
·王澄:读哈耶克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所想到的
·王澄:千刀万剐毛泽东。读丁凯文对辛子陵的《红》书的评论
·王澄:马克思有个私生子
·驳习近平:卫生部操纵WHO向世界兜售民族糟粕中医就是输出革命
·王澄:中药注射剂全国累计使用的(人次)数字是怎样算出来的
·王澄: 高强开溜,说明房子要倒了
·王澄: 中药注射剂是中国政府迫害中国人民的铁证
·王澄: 对新医改的意见。新医改的结局不应该是“最渴的人没水喝”。
·王澄:专制时代,威权时代,和民主时代的区别
·百名中医硕博签名呼吁:改革医师考试报名办法.
·王澄: 陈竺和许嘉璐错误的五四观
·王澄:卫生部推荐中药治疗猪流感把国格都侮辱了
·王澄: 反对中医运动已经到了十月革命前夜的阶段:下级医疗卫生部门在我们一边
·王澄: 隔离墨西哥人引发的争议
·王澄: 李肇星只会说官话,不会说真话
·王澄: 中国政府鼓励中医针灸又闯下大祸:丙肝爆发
·王澄: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医疗卫生领域
·王澄评论乌鲁木齐7.5事件
·解决新疆问题的六点建议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
·健康报已经沦为流氓小报
·陈凯先篡改医学发展史也配当院士
·中国赶快把死人数数出来。读黄建始《医学模式》笔记(二)
·带“中医药"三个字的候选人
·不需要培养医学硕士和博士。重大新药创制的作法完全错误。
·邹诗鹏,中医既然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你为什么不干中医了?
·2009年,健康报开始发表否定中医药的文章
·又见中医放狗屁:“有效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先消灭城市中医,再消灭农村中医
·中国科学技术落后的四大原因
·王澄写给黄建始先生的信
·政党退出专业团体。王澄写给纽约一位朋友的信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王澄 美国康复科医生 纽约 2006年10月

   
     文革20年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民控诉四人帮的声音中出现了中
   医的杂音。中医也要控诉四人帮,说四人帮迫害了中医(附件1)。我听到这个
   声音,脑筋一下子转不过弯儿来。中医和四人帮不是一伙的吗?文革时我正在上
   初中一年级,73年我开始学医,文革的事我记得很清楚。
   
     四人帮的主犯之一姚文元在文革中鼓吹中医的整体论(姚文元对《红旗》杂
   志编辑组召集人的谈话,1974年6月5日):“湖南出版一本解剖学,分两部分,
   序言,讲要有辩证法,讲了要有四个观点,对的。讲解剖是生理、是西医基础,
   但本书理想未实现。--- 解剖是16世纪以来资产阶级生理学重大成就之一。解剖
   有矛盾,为了解剖一个器官,必然看作是孤立的。实际人体不是这样,机构非常
   密切,相互作用如何,综合起来很难,不完全那么回事。大脑不是那一块管那一
   部分,一块坏了,还有代偿作用。活的人体中,器官如何起作用,中医有此长
   处。”
   
     文革中有过把中医师个人当四旧批判并迫害,但是四人帮在整个文革中把中
   医这门伪科学像播散瘟疫一样散布在全国,毒害人民。中医就是在这样一个四人
   帮营造的低劣文化氛围中求得生存,而中华民族又因为中医的泛滥进一步走向堕
   落。今天,中医在中国干的种种坏事几乎都可以追溯到四人帮时代。
   
     1. 中医鼓动的全国性群众性的跳大神运动就是从文革开始的。我还记得
   1966年大家抱着公鸡在医院门诊楼外排队的情景。等着让护士抽鸡血注射到自己
   身上,这叫鸡血疗法。接着就是自血疗法:抽自己的血再打到自己屁股里治疗过
   敏。以后是喝尿疗法。非典时期全国人民吃板蓝根,熬大锅中药汤给学生喝(附
   件2)。老人们可以回忆一下,1966年以前,刘少奇管事的时候谁敢启动类似这
   种全国性的跳大神运动?不就是从四人帮开始到现在,中医变得越来越疯。全中
   国人民吃板蓝根这件事如果发生在西方国家,对于一个在国家非常时期作乱并毫
   无科学根据地引起全国无端的骚扰的人和群体,事后早都被起诉了。西方国家对
   于群体作乱的处罚原则是:一定要严惩第一个“打碎玻璃”的人。今天我们就问
   一问到底是哪个中医大师第一次权威性地告诉大家,板蓝根可以增强人体免疫力,
   在非典这样一个国家非常时期闹得全中国人民都神经错乱。你有本事站出来,拿
   出你的科学实验论文给大家看看。既然你已经用了现代医学的标准术语“人体免
   疫力”,那么你的科学研究论文就必须要通过现代医学的审查标准。你有这样的
   科学论文吗?你的“板蓝根增强人体免疫力且能对抗非典的冠状病毒”的科学实
   验如果在全世界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实验室,由不同的实验人员操作,都能够得
   出同一个结果吗?就是你这个中医起的哄,非典时动员全中国人民喝中药,把一
   个正在迈向全面现代化的中华民族,在急性烈性呼吸道传染病的救治工作中拖回
   到非洲原始部落跳大神水平,你该当何罪?
   
     2.四人帮时代全国医疗系统全面瘫痪。四人帮鼓吹中医,鼓励百姓人人学
   习中医。使得“自学中医成才”的江湖游医在四人帮时期得以迅速繁殖。崔月犁
   时代还鼓吹中医带徒弟式的落后的农业社会的私学。到了高强时代要清理江湖游
   医时,数一数,无照行医的私人诊所的数量是有执照的九倍。江湖游医今天成了
   打不死的蟑螂。动用国家的力量去灭他们,先是“剿匪”,而后变成“游击战”。
   今天,所有有心想把中国提升到一个现代化文明国家的知识分子眼中看到的现状
   是:尽管医学在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是极为神圣而严肃的领域,可是在中国,在
   中医泛文化的浸淫中,在江湖游医骗子的咒语中,国家和政府的公信力,执法力,
   和公民的守法意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医疗辖区内荡然无存。西方人怎么能够想
   象,中国人的健康就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状况下被维护着。四人帮时代不就是这
   种混乱的源头吗?没听到这些江湖游医口口声声说自己从文革开始已经行医“几
   十年了”。每个人怀里还揣着一本要国家出钱赎买的“祖传秘方”(拿它擦屁股
   都嫌纸硬)。没有四人帮时代会有今天的混乱吗?(1988年我在美国北卡州Duke
   大学医学院做科研的时候,看到医学院图书馆把六十年代的书全部扔出来,五美
   元一本要大家拿走。我问:“为什么不要了?”图书馆员答:“没人看,没地方
   放。”)
   
     3.毫无科学根据地夸大针灸的效果。四人帮时代的歌词:“铁树开红花,
   盲人见光明。一根小银针,一颗火红心。”还有更玄的:“医学史上几千年,聋
   哑人有口说不出话。小小银针手中拿,无声世界惊雷炸,聋哑人开口说了话。”
   四人帮用政治推销中医,也算得上是“人间奇迹”吧。为什么我在全世界都听不
   到歌唱“核磁共振”的歌呢?这么好的发明,能“看透”人的心肝肺。如果不是
   四人帮帮中医在文革中先编织出针灸的神话,崔月犁在四人帮下台后接着往下鼓
   吹,中医师出身的程莘农和石学敏能以针灸专家的身份当上工程院院士吗(附件
   3)?从四人帮时代开始,国家年年花无数冤枉钱去研究巫术经络。针灸国际学
   习班也从文革后到现在,越吹越红火。
   
     针灸在美国已经试了20多年了,美国主流医学认为针灸不能治病,只能作为
   止痛的辅助治疗。中国的西医可以帮中医读一读美国今天的医学书,看看美国的
   哪一本医学教科书上写了,(除了止痛)“治疗此病用针灸也有效”。中美两方
   的观点是黑白之分。幸亏美国把针灸放在自己的国家观察了20多年,中国中医鼓
   吹者再也不能用“洋夷不识我大清之宝”来骗中国百姓了吧。
   
     中国有13亿人,今天听到我说美国主流医学认为针灸不能治病,只能作为止
   痛的辅助治疗,都会问同一个问题:针灸在中国治病已经几千年了,怎么今天就
   不行了呢?那是因为世界进步了,而以针灸为特点的中医没有变。针灸和中医仍
   然停留在17世纪以前的人类对疾病的认知水平。和21世纪的西医对各种疾病的认
   识和治疗水平比,中医那一套早都应该扔到垃圾箱里了。今天我们要求中医退出
   中国主流医学所遇到的困难,根本就不是科学和不科学的争论,而是中医这些既
   得利益者千方百计阻挠现代医学在中国顺利推进。你看了卫生部发言人2006年10
   月10日的讲话,你就明白了“撼山易,撼既得利益者难。”
   
     4.文革中针麻泛滥(附件4)。在四人帮的国家民族主义的淫威下(中国人
   称“极左路线,极左思潮”),全中国大城市大医院的麻醉科医生,外科医生和
   病人事先串通好。在医院革委会的主导下,有组织有预谋地制造医学假象。事先
   麻醉科医生反复向病人交代:今天有外宾参观,你千万不要喊痛,你给我使个眼
   色,我就给你打“止痛针”。麻醉科医生在手术中给病人朗读毛主席语录:“下
   定决心,不怕牺牲,---。”手术后敲锣打鼓到医院革委会去报喜,毛泽东思想
   的又一伟大胜利。针麻在四人帮时代的泛滥根本就不是一种医疗行为,分明是给
   四人帮抬轿子的政治闹剧。
   
     四人帮时代,中国麻醉科医生被扭曲成针麻专家,有的全麻技术很全面的麻
   醉科医生,故意把局麻/针麻的好处说的很过分。(当然那个时候中国和美国的
   全麻水平会不相同,而且用的药类和药品的质量也会很不同。)把能做全麻的病
   人也拉去做局麻/针麻,帮助发扬祖国医学。
   
     美国认为针灸只有非常不确切的镇痛作用,所以中国人所谓的针麻实际上是
   想用针灸替代镇痛药或部分替代镇痛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作为一个曾经
   受过外科训练的医生,亲眼见过针麻的医生和亲手做过针灸的医生,我有一种直
   觉:针灸即使真的有周围和中枢镇痛和镇静的作用,这个作用也因为太弱而在临
   床工作中微不足道。就是用电刺激穴位也还是太弱。想想看,如果经络是不存在
   的,那么针灸的物理效果就是刺痛皮肤。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想要带来任何重要
   的后果都是不可能的。针灸根本不可能替代强大的镇痛药和镇静药。你去问问作
   针麻的麻醉科医生,他们有谁给自己的家人手术时用针麻。很可能全中国没有一
   个麻醉科医生这样做。这样的针麻不是假话?不是政治应景又是什么?
   
     5.中医最残害中国人民的事就是随意用中医药进行人体实验。四人帮时代,
   因为不准正派的西医说话, 中医几乎是肆无忌惮。他们无学无术,急于在任何
   可能的想法和道听途说中打开一个应用中医的缺口。所以在中国,类似我亲身经
   历的急性阑尾炎的中医非手术的腹部敷中药疗法的人体试验屡见不鲜。在四人帮
   时代,做这样的临床试验完全不需要委员会批准,几个对中医有兴趣的主任自己
   就决定了。可怕的是他们的这种草菅人命的临床实验方法得到了鼓吹中医的四人
   帮的支持,四人帮天天等着出中医科研成果呢。今天卫生部制定的人体临床实验
   管理条理不就是在纠正文革中的中医拿人随意作实验的错误吗?
   
     6.70年代文革中,发明了中药静脉注射液(附件5)。为了把“慢郎中”变
   成“快郎中”,中医把煮草水往中国人的血管里打。在中国以外的全世界所有国
   家,凡是把自己称为人的高级动物谁也不敢想,谁也不敢用。今天要追究责任了,
   国家药监局赶紧说:我们的规章是80年代定的,而我国109个中药注射液绝大多
   数是70年代文革中发明的,与我们无关。今天谁能想象的出四人帮时代发明的中
   药静脉注射剂可以荒谬到这种程度:作为一种新的“抗生素”在中国人身上已经
   用了30年,才被发现没做过基础研究;像鱼腥草注射剂中已知的百分之八十化学
   成分不知道它们有什么作用,不知道抗得是那个细菌,有无抗菌消炎作用不清楚;
   打入人体静脉的这种煮草水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分不知道是什么。国际标准的静脉
   点滴一般控制在5种或5种以下化学成分,而鱼腥草注射剂中含有48种化学成分,
   因而造成肾衰或其他原因死亡(附件6)。
   
     7.神灯(特定电磁波治疗仪)是一个普通的烤灯,骗了不知多少海内外华
   人的血汗钱。四人帮时代诞生的神灯的“美丽的传说”是这样的, 有一个患有慢
   性风湿性关节炎病的中国工程师因为工作中长期接触了稀有元素, 他的病治愈了。
   这样一个传说开启了一个新的产品和市场--神灯。据说神灯行销东南亚和全世界,
   卖了很多台给中国人,挣了很多钱。 神灯的结构很简单, 一个普通电炉丝烤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