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医学评论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王澄 美国康复科医生 纽约市 2006年10月

   
     美国总统尼克松和随行记者70年代从中国回美国后,美国报纸开始宣传针灸
   和针麻。引来美国和西方的医生来中国考察。中国医生为了掩盖针麻的无效,经
   常在手术中暗暗注入静脉麻醉药。当时武汉的手术室护士把针麻叫做“cheng麻”
   (音同“撑”),“cheng”在湖北话作“压住,按住”解。当病人痛得受不了,
   在手术台上乱动,就找几个人把病人压住,以便医生完成手术。 在四人帮的国
   家民族主义的淫威下(中国人称“极左路线,极左思潮”),全中国大城市大医
   院的麻醉科医生,外科医生和病人事先串通好。在医院革委会的主导下,有组织
   有预谋地制造医学假象。事先麻醉科医生反复向病人交代:今天有外宾参观,你
   千万不要喊痛,你给我使个眼色,我就给你打“止痛针”。麻醉科医生在手术中
   给病人朗读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手术后敲锣打鼓到医
   院革委会去报喜,毛泽东思想的又一伟大胜利。针麻在四人帮时代的泛滥根本就
   不是一种医疗行为,分明是给四人帮抬轿子的政治闹剧。
   
     中国人在西方医生面前作假,丢尽了中国人的脸。用中医的台词编的这些闹
   剧给西方的医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今天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麻醉科医生试
   用针麻。美国医生追踪临床医学文献时,读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
   和日本的文献。很少有美国临床医生提及中国的临床医学文献,即使有,也不敢
   恭维中国人说的“与众不同”的地方。在美国讨论针灸的时候,也尽量不提中国
   人的“科学论文”,只采用身在美国的科学家在美国本土作的针灸研究的结论。
   
     说到针麻,就必须要澄清针灸到底有多大作用。幸亏美国把针灸放在自己的
   国家里观察了20多年,中国的针灸鼓吹者再也不能用“洋夷不识我大清之宝”的
   鬼话来欺骗中国百姓了。美国主流医学界的结论是:针灸不能治病,只有做止痛
   方面的不确切的辅助治疗。我认为,作为临床医学家的美国主流医学界对针灸的
   基本看法与中国老百姓的实际亲身体会很接近。一个中国的穷人要看病,无论是
   什么病,穷人手里攥着这点借来的钱一定要花在确切有效的治疗上。如果他有选
   择,一定不会首选针灸,因为针灸没什么用。
   
     讨论针麻涉及到两个问题,一是在四人帮时代,迫于形势的需要,为了讨好
   和响应上级指示,把适合全麻的病例硬是改成局麻,好加入针灸。二是针灸在局
   麻中到底有什么作用?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和三位华裔美国麻醉科医生在电
   话中讨论,请教他们有关美国麻醉专业的现状。我要特别指出的是,他们和我一
   样以前是中国大陆的医生。
   
     一.局麻还是全麻
   
     70年代末,我在中国做外科医生的时候,就遇到了引进西方的静脉麻醉的时
   代。当时有几个从来不读书的外科老医生坚持局麻,因为他们害怕全麻。尽管那
   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可是我还是愿意从这个题目谈起,四人帮时代,中国麻醉科
   医生被扭曲成针麻专家,有的全麻技术很全面的麻醉科医生,故意把局麻/针麻
   的好处说的很过分。(当然那个时候中国和美国的全麻水平会不相同,而且用的
   药类和药品的质量也会很不同。)把能做全麻的病人也拉去做局麻/针麻,帮助
   发扬祖国医学。也许他能写一篇“标新立异”的报道,出出风头。但是,有一点
   我可以肯定,他这样做不是百分之百为了那个病人。
   
     作为比较,我们就举一个中国人比较相信针麻的颈部手术的例子,比如甲状
   腺手术。在美国大多数病人,特别是心肺功能正常的病人全部都采用全麻做甲状
   腺手术。全麻的好处是无痛无感觉,肌肉松弛,不会因为病人的躁动而使手术者
   处理血管和神经时带来困难。全麻作甲状腺手术对外科医生来说显然是一个最佳
   选择。因为在手术中病人的躁动可以造成操作失误,如果伤了神经后果极为严重,
   伤了血管术中出血也很麻烦。
   
     要保证麻醉的成功,麻醉科医生要掌握诱导,麻醉深度,肌松剂的使用,呼
   吸道通畅,气管插管,麻醉药对心脏和呼吸中枢的抑制,重要生命体征监测,手
   术后及时苏醒,全麻和全麻药物的手术后影响等等。所以美国麻醉学科的努力全
   部用在全麻药物的更新,呼吸道控制,气管插管的改型,监测设备和手段的升级,
   对待意外和急救的方案等等。这样的日新月异的进步,使美国的全麻在一般心肺
   功能正常的病人的甲状腺手术中,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和麻醉意外的发生率已经
   降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在美国,任何医学上的事只能说比例,比如全麻意
   外的发生率是百万分之几。来表示安全性很高。)跟我在电话中讨论的这三个美
   国麻醉科医生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什么麻醉意外?我们遇到的都是‘意内’的
   事。”这样全麻作甲状腺手术的利弊权衡就有了利大而弊极小的结论。利大就是
   我们前面讲的肌肉松弛,病人不会躁动,保证血管和神经的处理没有误伤,等等。
   弊小就是美国今天的全麻的不良反应和麻醉意外的发生率极低,安全性极高。
   
     中国麻醉史上这样一个荒唐的特殊时期我们都不应该忘记。那时候做针麻还
   出“成果”,有些是麻醉医生自吹的结果,但更多的是完成上级的意图。做那些
   事的中国医生和一个现代文明的西方国家的医生差距该有多大!在一个高度文明
   的国家,医生是众目睽睽之下的这种文明社会的体现者。每个医生都要在心里遵
   守希波格拉底誓言。我看到在美国作医生,不应该是你的领导要你怎么做你就怎
   么做。而是只有两件事可以指导你每天如何去工作:一是你受过的医学训练,二
   是你做人的良知。换句话说,当你面对一个病人作出医疗决定时,你的医学训练
   的知识要你作出这个决定,同时,也是你做人的良知要你作出的这个决定。这就
   是医生职业的高尚所在。
   
     二.针灸在局麻中到底有什么作用?
   
     对于个别心肺功能太差而不适合作全麻的病人,或者是病人自己选定局麻,
   美国麻醉科医生只好次而求之,用局麻,也就是只用镇痛药和镇静药。那么针灸
   到底有什么用?美国认为针灸只有非常不确切的镇痛作用,所以中国人所谓的针
   麻实际上是想用针灸替代镇痛药或部分替代镇痛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
   西医镇痛药效果非常确切,作用原理有根有据。并且根据这个原理,镇痛药也在
   不断地在更新,完善,发展。针灸有发展吗?针麻自1958年来有进步吗?没有。
   中国从1958年到现在(附一),无论做过成千还是成万例针麻,中国医生的结论
   也是这句话:针灸只有非常不确切的镇痛作用。
   
     针麻的不确切性表现在针灸镇痛似乎对有些人有效,对另外一些人无效。另
   一个问题也很重要,针灸镇痛没有剂量性。如果针灸真能替代部分镇痛药,能替
   代多少毫克呢?不知道。有人研究针灸对中枢和脊髓的抑制作用,涉及到针灸有
   没有中枢镇痛和镇静的作用。我们还没有看到国际上公认的结果。但是,我作为
   一个曾经受过外科训练的医生,亲眼见过针麻的医生和亲手做过针灸的医生,我
   有一种直觉:针灸即使真的有中枢镇痛和镇静的作用,这个作用也因为太弱而在
   临床工作中微不足道。就是用电刺激穴位也还是太弱。想想看,如果经络是不存
   在的,那么针灸的物理效果就是刺痛皮肤。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想要带来任何重
   要的后果都是不可能的。针灸根本不可能替代强大的镇痛药和镇静药。这就像你
   带了一个研究小组讨论用什么来驱动一辆大货车,小组中有人建议试一试蜡烛燃
   烧的能量。你心里想的倒是马上开除这个小子,因为他的逻辑有问题。
   
     中医的鼓吹者撒谎比喝凉水还容易,我教中国老百姓怎样看出针麻的谎言。
   你们去问问当官的和大医院里的医生,包括大医院的中医师,问问他们给自己做
   手术时选不选针麻。如果他们给自己做手术时100%拒绝针麻,那你就知道针麻是
   拿老百姓做实验,好让医生出文章,出风头。中国医生的假话很多,有一个办法
   能识别真假。如果你发现医生给自己家里的人用这个药,那个药就一定是真药。
   你去问问作针麻的麻醉科医生,他们有谁给自己的家人手术时用针麻。很可能全
   中国没有一个麻醉科医生这样做。这样的针麻不是假话?不是政治应景又是什么?
   这种医生缺少良知,无论是学术上的或道德上的良知都缺少。中医的鼓吹者如果
   还像四人帮时代那样利用政治权力推行针麻,你做针麻我就给你科研经费,给你
   登文章,表扬你等,这就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中国特色”的伪科学邪恶势力。
   
     据我所知,几乎所有的针麻病人都同时接受了,或最后不得不用镇痛药和镇
   静药。针灸在局麻过程中纯粹是画蛇添足。我最爱问中医两个问题,每回问每回
   让他们下不来台:1。没有你行不行?局麻只要镇痛药和镇静药,不要针灸行不
   行?回答是:行。如果局麻只要针灸和镇静药,不要镇痛药行不行?回答是:不
   行。2。中医/针麻和国际标准比是不是比国际标准好?西医是全世界人民的西医,
   现代西医对某一疾病的治疗标准可以说是国际标准,也是中国人的标准。比如,
   局麻手术时使用镇痛药和镇静药就是国际标准。中医要出新点子,要加针麻进去,
   都要先做实验,证明针麻比现有的镇痛药和镇静药这样的国际标准好,才能用到
   临床。中医最蒙中国人的就是先教中国百姓否认国际标准,比如信口开河随便说
   全麻如何如何不好,镇痛药和镇静药有多少缺点,再认定针麻或中医“一定好”,
   接着拿人体做实验。不作出针麻和中医“一定好”决不罢休。以至于针麻不能起
   到镇痛作用时,病人在手术台上嗷嗷叫,乱动乱跳,这不是拿人不当人?
   
     美国人对针灸的态度就很明确。针灸对人体没什么伤害,病人有腰痛就试针
   灸吧,如果针灸无效也不会害了你。但是,针灸想进手术室,绝对不允许,因为
   那里是生死之地。如果外科医生期待针灸有效而它无效就会给手术带来很大麻烦。
   
     附一:《中西医结合发展历程》赵含森,游捷,张红 编着, 中国中医药出
   版社,北京,2005年9月
     参考读物:王澄:从美国看中国大陆的医疗体系(再版)。(医学捌号楼
   www.med8th.com)
   
   (XYS20061006)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