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医学评论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医学新闻:男比女短命5到10年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1
·美国医学新闻:确诊肾癌 成功率100%
·明白地死vs糊涂地活 中西医优劣的绝妙比喻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美国的枪支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英文笑话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全国500名中医药界人士发表宣言反对废弃中医
·2006,震动中国医药行业的五位名人
·英国修订医药法 中药出口欧盟面临挑战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2
·中国医学发展方向的选择
·中西医如何结合才更好
·医疗体系需创新
·“十一五”将全面推进中医药现代化
·无良中医又添命案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1
·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3
·我不想再做医生,哪怕去擦皮鞋
·国家药监局:不能因郑筱萸一人否定整个药监系统
·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择要)
·自查自纠不正当交易行为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为什么中国的好医生濒临绝种
·王国强在北京调研时强调应高度重视综合医院中医工作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4
·王澄医生写给两院院士们的公开信
·中医的“名医名店”是和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的反动方针
·建议中国政府委托先进国家来检验中药注射剂的治疗效果和毒副作用
·评凌峰医生在救治刘海若中的作用(重写)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中医骨科,强在哪里?(一)针刀和骨质疏松症
·从美国流行病学的成功范例看中医治未病的无知
·王国强的第四个错误:鼓吹中医算命看相工程(治未病)
·高强是第一个直面平民医疗困难的卫生部长
·我没有写过这篇文章
·中医不懂怎样治疗脊柱侧弯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为什么在美国试了16个病人就试不下去了?
·介绍奥卡姆剃刀在新雨丝上发表的新文章
·卫生部长陈竺中医亲善言论备考
·利益集团最后的晚餐,主菜:中国人性命
·中医鼓吹者众生相
·西医挨打,中医幸灾乐祸,什么东西!
·王澄给十七大各位代表的公开信: 七问吴仪同志
·王澄给十七大各位代表的公开信: 七问吴仪同志
·“一国一医”能够纠正中国城乡医疗不公平的部分制度缺陷
·一百年前梁启超改良路线(立宪派)的失败对我们的启迪
·全世界都说它是草,只有中国人说它是药
·中医在西医里混饭吃
·张功耀的新十条是划时代的文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村妇服中药丢性命,老中医求清白服药暴亡,中学生侥幸留命

   
     8月17日和 18日,河北省行唐县北龙岗村卫生院,一个43岁的村妇和一个行
   医30多年的老中医相继喝下同一处方的中药后暴死,而后,这一“中药杀人”事
   件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有人言明,中药是害人的罪魁祸首,并直指传统医学已
   经过时,要对“中药杀人”进行讨伐,并要将以草根、树皮、花叶为主的中药赶
   出医学。“中药杀人”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医、中药真的会因
   为“中药杀人”事件走上末路?带着一系列疑问,记者亲赴河北省石家庄行唐县
   进行了调查采访。
   
     卫生院现场 “杀人中药”已被查封
   
     9月14日中午,记者赶到河北省石家庄行唐县位于北龙岗村的龙岗卫生院,
   刚进门就被一个年轻人拦住,他称,“中药杀人”事件后,行唐县卫生局就派他
   来这里值守,他本人是县卫生局监督所的职工。
   
     他将记者领进了院长办公室,介绍屋里的一位女同志是龙岗卫生院的妇产科
   大夫,可以向她了解情况,而这位女大夫知道记者身份后,一连说“我什么也不
   知道!”,并立刻起身急往屋外走。
   
     这时,从另一个屋子走出一个穿黑西装的男子,当记者向他询问情况时,他
   就半蹲着开始抽烟,说自己不是大夫,就是闲着来玩的。随后,记者依次进了卫
   生院的中医诊室、注射间、妇产科等房间。“中药杀人”事件发生还不到一个月
   的时间,可记者却看到,几乎所有的诊室都是空荡荡的,屈指可数的试管上沾满
   了厚厚的尘土,锈死的托架,屋角密集的蜘蛛网,地上堆满垃圾……记者看遍了
   整个卫生院,发现惟独药房被贴了封条,透过玻璃,能看到屋子靠右的墙边摆着
   整排的中药柜子,中间敞开的多层木条架子上放着各种瓶装的西药、针剂。
   
     值班的年轻人告诉记者,8月17日女病人离奇死亡,紧接着第二天老中医又
   试药而亡后,县卫生局、药监所、公安局第二天就将药房查封了,死者的脏器也
   送去检验了。就在那天,在场的卫生院院长的爱人也尝了一下中药的味道,现在
   人好像还在石家庄住院治疗。记者表示想找到卫生院院长,但他表示,已经不知
   去向。而记者在老中医严京明家采访时,他的老伴朱瑞霞在看了记者所拍的龙岗
   村卫生院的照片时,指认,那位穿黑西装的男子正是卫生院院长马立增,那位女
   大夫名叫赵新荣,是赵新荣陪着她和老伴在县医院治疗的。
   
     村口调查 村妇、老中医离奇死亡有多个版本
   
     同一处方的中药是如何杀人的?在连夺两命后,仅尝一口的人为何也在劫难
   逃?走出卫生院,记者来到北龙岗村的村口,寻找居住在此的乡邻进行调查。采
   访中,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表示,大家议论最多的就是卫生所离奇死人的事情。对
   于导致死亡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数个不同的版本。有一位大叔称,是
   因为大夫开的中药里有毒,此话立即遭到了旁边一位大娘的反驳,她说:“严大
   夫水平高着呢,在卫生所这几年从没误诊过。他人也很和善,绝不会开这样害人
   害己的中药方。”另有村民将记者拉到一边神秘地说;“两个人都有心脏病,吃
   了药后,是相克死亡”。而一位紧挨着卫生所住的村民则给记者讲了一个细节,
   当时,老中医严京明喝了药后十分难受,便跑到离他家不远的树下,撇去浮土,
   将一些黄土取回,想要拿回卫生院兑水喝,以此来解毒。
   
     死亡老中医儿子讲述 县中医院大夫明确表示处方没有问题
   
     众说纷纭的说法使老中医的死和“杀人中药”事件更加扑朔迷离,记者又赶
   到离北龙岗村10多里外的南桥村老中医严京明家采访。在死者严京明的家,他60
   岁的老伴朱瑞霞一提起老伴就声泪俱下,“老头冤啊,这个家的顶梁柱没了!”,
   她哭得几乎昏厥,采访数次被打断。
   
     家里,严京明的儿子抑制住悲痛,告诉记者他们所了解到的情况,并表示,
   作为一个军人,他能对自己所说的所有话负责。
   
     “8 月17日中午,死者郝书芹的丈夫马永军到卫生院要再开几副前一次吃过
   的中药巩固妻子的病情。我爸开好方子后,就让马永军去药房抓药。下午,马永
   军急忙跑到卫生院说,他妻子喝了药之后上吐下泻。我爸爸就赶紧到郝书芹家,
   和马永军一起把郝书芹送到了县中医院,当时,在县中医院看病时,有大夫看了
   我爸开的处方,明确表示处方没有问题。
   
     晚上11点,我爸爸回家后,他把这事跟我妈说了,并表示想不通郝书芹的病
   情怎么会这样。8月18日一早7点多钟,来了一电话,说是郝书芹17日当夜死了,
   我爸立即就去了龙岗卫生院。”
   
     严京明的儿子告诉记者,他是从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那里知道18日的情形的,
   “因为死了人,18日上午一早,县卫生局、药监所、公安局就到卫生院进行了调
   查,并查封了处方和药房。我爸当时据理力争,说他开的那副药方吃了绝对不会
   死人的,有病的吃了能治病,没病的吃了也不会出现致死的情况。当时,在场拿
   药的司药也表示,她是根据处方抓的药,绝对没错。为了证明自己的方子没错,
   我爸爸让药房的司药,也就是院长的老婆,根据那天开的同一张方子,抓了药,
   熬好后就喝了。”
   
     死亡老中医爱人讲述 老头摸黑拿药都不会错
   
     朱瑞霞哽咽着说,“那天老伴喝了药后,也出现了呕吐症状。有人打电话到
   家里说是让马上赶到卫生院,我老伴在等120,在去县医院的一路上和抢救中,
   他的意识始终很清醒,就是一直对我说,心里躁得很,没想到下午3点就死了。”
   
     朱瑞霞拿出厚厚的一叠证书告诉记者,今年虚岁58岁的老伴行医30多年,从
   未出过纰漏。记者看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医生的执业证书》和河北省卫
   生厅颁发的资格证书上,标有严京明具备合法的医师资格。朱瑞霞拉着记者的手
   来到家里的另一间屋子,指着靠墙放、有着64个方格的中药柜子说,“老头黑夜
   里不开灯,也能准确的打开中药柜子取药,绝对不会搞错!现在方子没问题,就
   只有一种情况了,药被拿错了”。
   
     采访中,严京明的儿子告诉了记者一个细节,龙岗卫生院是承包性质,自负
   盈亏,药房的钥匙也只有院长和司药有,而卫生院的司药就是院长的老婆严文玉,
   平时,有人拿药都由严文玉负责收钱发药。他父亲是那里的聘用大夫,收入的来
   源就是根据处方单的多少来拿提成,所以,他不负责抓药,8月18日在场的警察
   也证实,给郝书芹和他父亲抓药的都是严文玉。
   
     死亡患者丈夫讲述 尸检报告表明是急性中毒
   
     “我媳妇太无辜了,死的不值啊!”采访完朱瑞霞后,记者又赶到贾木村的
   郝书芹家。郝书芹的丈夫马永军神色黯然,他告诉记者,至今,他和17岁的儿子
   和14岁的女儿还无法接受妻子暴亡的事实。
   
     马永军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郝书芹双下肢和面部突然莫名浮肿,虽经多
   方用药治疗,始终不见效。大约在7月初,他们找到龙岗卫生院的老中医严京明,
   开了几副中药。没想到,几副中药下肚病情日渐好转。8月17日快中午时,他刚
   好路过龙岗卫生院,想着再巩固一下疗效,就找了严京明,花了70多元,又开了
   同一处方的5副中药。
   
     马永军说,午饭后,大约3点左右,他午睡醒来给爱人熬了一副中药,郝书
   芹边喝,还边说药的味道怎么变了,妻子一口气将半碗药喝下去了。几分钟后,
   郝书芹在院子里开始喊叫,并说很难受,将药吐了,叫他端碗水漱漱口。没想到,
   刚刚漱了一下,就又吐了出来,很快,发展到上吐下泻,双腿无法站立,他连忙
   叫孩子将郝书芹抬进屋内。
   
     郝书芹身体反应剧烈,但当时头脑始终清醒着,她告诉丈夫,是中药出了毛
   病,让他赶紧到龙岗卫生院找严大夫过来治疗。等他将严大夫找来,郝书芹的病
   情更重了。严大夫诊疗过程中,始终不承认中药有问题,而是认为郝书芹肯定得
   了其他疾病。由于郝书芹上吐下泻不止,严大夫开始在郝书芹四肢关节周围针灸。
   折腾了一段时间,病情不见减轻,大家才赶快找机动三轮把郝书芹送往县中医院。
   县中医院无法确定病情,经过商量,决定转院,希望郝书芹能支撑到省会大医院。
   不料,车子刚走了几公里,郝书芹就停止了呼吸。
   
     马永军手里拿到了河北省人民医院尸检室出具的郝书芹病理报告,记者看到,
   尸检时间为2006年8月18日晚21时,报告分析中写着“砷及其化合物造成急性中
   毒性多脏器损伤、坏死,并由此导致的心、肺、肾等多脏器衰竭死亡”。
   
     “杀人中药”是砒霜?
   
     郝书芹的尸检报告分析中写着“砷及其化合物造成急性中毒性多脏器损伤、
   坏死,并由此导致的心、肺、肾等多脏器衰竭死亡”。砷进入了记者的调查视野,
   相关的资料显示,三氧化二砷是砒霜的化学名字。砒霜的毒性很强,进入人体后
   能破坏某些细胞呼吸酶,使组织细胞不能获得氧气而死亡,还能强烈刺激胃肠黏
   膜,使之溃烂、出血,并且还会破坏血管,发生出血,破坏肝脏,引起中毒性肝
   炎。口服砒霜中毒后,数分钟到数小时发病,其症状像急性胃肠炎,先是咽喉发
   干、辣热、上腹部不适、恶心、呕吐,严重时可吐出血性液体,时间不长就发生
   腹痛、腹泻,并且有口渴、抽搐等症状,甚至会出现休克,急性肾功能衰竭,直
   至死亡。
   
     “杀人中药”是砒霜?砒霜又是如何放进了患者的中药?严京明的老伴朱瑞
   霞所怀疑的“药被拿错了”是否是空穴来风?采访中,严京明的儿子向记者透露,
   他从有关部门的内部了解到,8月17日中午卫生院新进了药,院长的老婆,也就
   是司药严文玉把新购进的一袋外用砒霜粉剂,全部倒进了另一味中药“滑石”的
   斗里。当天和第二天,郝书芹、严京明相继喝下了含有砒霜的中药,也就引起了
   此后的“中药杀人”风波。严京明的儿子告诉记者,据他所知,严文玉只是位普
   通的农家妇女,并没有药剂师资格。
   
     记者在采访马永军时,他也证实,是严文玉误把砒霜当滑石错抓了药,导致
   郝书芹死亡。并表示,在各方协调下,他家已经收到了卫生院的13万元的赔偿款,
   而严京明家还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相关事件
   
     中学生逃过砒霜“鬼门关”
   
     “杀人中药”事件中,人们只知道村妇和老中医暴死,但采访中,记者了解
   到,还有人侥幸逃过一劫。记者在行唐县采访到了8月17日同样喝了老中医严京
   明所开中药的中学生小青(化名)。他目前正在家中休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