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中医药迷途]
医学评论
·中医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公鸡能下蛋吗?
·实习医生能作多少就应该作多少。和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李小平商榷
·拿死人压活人,违背钱学森的意愿纪念钱学森
·世界上哪有中医说的“简,便,廉”这种好事?
·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
·2009年11月5日美国华文《世界日报》刊登长文报道大陆中药注射剂问题。
·钱学森鼓吹中医的事还没有被批判
·河北的曹东义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医国贼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皋永利又在扯鸡巴蛋
·《影响中药疗效的三个问题》解读
·反对中医运动分为几个不同的时期和战区
·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年轻中医大师?因为人民不再愚昧
·李炳茂不要胡言乱语
·记吴以岭骗子一笔帐
·程莘农这个老国贼
·敦促中国共产党退出专业领域的第三批呼声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请大家读一条假新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纪念张功耀《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三周年
·中医要“科普”,还要害几代人
·彻底批判“中医药发展的新观点新学说”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把中医师安排在医院之外,想赖在社区卫生机构
·他们一亿人生活过好了,剩下的12亿人就不管了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错误判断
·武汉只有一成市民首选中医
·坚决反对政府包养中医
·针麻假话说一百遍还是假话
·参加阅兵的不吃中药预防甲流感是怕拉稀
·美国一篇甲流感报道对我们的启发
·对我的《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一文的补充
·谋杀人民的国家,无耻的辩解
·看全国性针灸会议都讨论些什么问题
·拯救“胆熊”:活着的意义只是被用来取胆汁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是太监的独生子女,生下来就会给皇上抬轿子
·中国医改“避重就轻”,美国健保“避轻就重”
·中医骗子实录:中医药预防“甲流”方案修订版印发
·把中医师赶出医院临床科室,绝不能手软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美国疾控中心科普文章:纹身和其它刺破皮肤的方式是否传播艾滋病(英文,正在翻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我为中医高兴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国外开具的“问题中药黑名单”
·老外看中国:“我甚至不会用这药来喂狗”
·一锅中药毒倒151名小学生 1人死亡
·中药静脉注射剂残害中国人民达三十年之久
·中药注射剂研发走到十字路口
·王澄医生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
·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
·藏药可能是含有过量重金属的毒药
·中年妇女服中药后身亡 老中医为证清白服药丧命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医药迷途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中医药迷途
   
     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国粹,但后人的故步自封和不理性,除了使其显得神秘

   之外,还有些尴尬。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伟/北京报道
   
     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会议,没有四平八稳的发言,没有昏昏欲睡的听众;
   
     激动是这次会议的明显特征,任何一句对中医药的鼓励、同情,乃至口号,
   都会收获热烈而由衷的掌声。
   
     “中医药是科学的,是超科学的”,“中医药是文化哲学,不是现代科学”,
   “我们的腰杆一定要硬,要有自信”,自豪中分明带着不被认可的苦闷。个别专
   家对鼓吹西医者、或中医转行为西医者均斥之为“叛徒”、“败类”、“不中不
   西、不男不女”,其心中所感已经不能用“激愤”来概括。
   
     此时是2005年11月5日,首届中国传统医药国际化高峰论坛在北京市复兴路
   中国科技会堂开幕。
   
     面对《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与会专家激情澎湃,“你要语不惊人死不休,
   中药的问题,值得关注的太多了,需要解决的太多了。写吧,怎么写都不过分。”
   “中医药如何复兴,是我们心头的一大问题。”“照这样下去,中医药还能活多
   少年?10年?20年?”
   
     中医药到底怎么了?中医药真到了存亡绝续的关头?
     中医药煎熬在“现代化”的火上
   
     有人说,中医药是自成一体的科学理论体系,与西医并行不悖;有人说,中
   医药是一种文化哲学,不是科学;有人说,中医是超科学的,至少用现代科学无
   法解释得清;有人说,中医药更本不是科学,类似于巫术;有人主张,中医药应
   该返归经典;有人主张,中医药应该走中西医结合之路,两条腿走路;有人主张,
   中医药应该和国际接轨……
   
     凡此种种,都和标准有关。在中医药界,在中医药的发展历程中,“标准”
   是一个让人头疼却又无法躲避的字眼。
   
   
     用西药标准管理中药
     —牧师管和尚?
   
     年过六旬、温文尔雅的刘大夫,坐在摆着文房四宝的办公桌前,指着中药
   “清艾条”包装盒上的三年有效期,说:“GAP、GMP、GSP,全是狗屁!”
   
     让刘大夫如此生气的原因,是目前中医药受制于一些“西医标准”,正在被
   西化的现状。据他介绍,清艾条用于针灸,历来是越陈越好,现在反而要标出三
   年的有效期,不知所云。“中医药发展需要搞中医研究,现在是用西医的标准来
   研究中医,还说是什么现代化。”
   
     而GAP (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药品生产管理规范)、GSP(药
   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还有GLP(药品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CP(药品临
   床试验管理规范)等,则是有关部门近年来为中医药现代化而制定的一系列标准
   规范。许多中医药人士称此举为“牧师管和尚”。
   
     原国家药监局助理巡视员骆诗文说:“我们现在把美国FDA(食品药品管理
   局)的管理方法当作圣经,在中国推行,按照西药的标准和管理模式研究和管理
   中药,不符合中药发展。GMP、GSP和自己独创的GAP改造,至少花了3000亿元。
   现在管理中医药的人,知识化但不专业化。某主管部门的处长竟然说,中医药现
   代化就是把古代经典翻译成白话文,因为文言文太难懂了!”
   
     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周仲瑛认为,目前的现代化中,以试验探索得到的药
   理、药化为依据,用西医学的疾病套上中医的一个或几个处方,企图简单地以西
   医的 “辨病”替代中医的“辨证”,非常不妥。动物实验不符合中医辨证论治
   的要求,中医重在临床,中医的“辨证”具有非常强的灵活性,中医能否绝对量
   化、客观化,进行统计学处理,还需要进一步探讨研究。
   
     而“西医标准”的设立,使一些中医被迫削足适履,乃至牵强附会。记者在
   采访中听到如下一些相关故事。
   
     故事一,某市一中医申报科研项目,因其论文为传统中医研究,第一年被领
   导驳回;第二年,该中医在论文题目中加上“抑郁症”字样,内容未改,再次送
   审,科研项目通过;第三年,还是这篇论文,内容未变,题目更加西化,被市里
   推荐,参加国家级优秀论文评选。
   
     故事二:新药报批需要进行动物试验,某中医遂把实验室的小白鼠们分为
   “肾气虚”型、“肾阴虚”型、“肾阳虚”型、“肾藏精”型,分而试之。
   
     “中药大多是复方,十几种药,讲究君臣佐使、辨证使用,有的常用中药,
   几百种病证里都用得上,如果非写清楚治什么病,那么点说明书够用吗?我真写
   全了,药盒装得下吗?”一位老中医激动地说。
   
     西医李刚(化名)也认为,中西医是两种理论体系,目前的“现代化”方法
   不对,“驴唇不对马嘴,像强奸”,但不能因此就拒绝科学的检验,“中医是模
   拟理论,没法证伪。我相信中医存在着精髓,但现在不是我要驳倒你,而是你怎
   样来说服我。某些中药有用,就要去探讨它怎么有用。科学不是标准,而是方法
   论,中医药需要用现代科学去检验自己,说服大家,不要永远那么神秘。”
   
   
     GAP、GSP反而带来市场混乱?
   
     骆诗文近两年调查了各地的医药企业和市场,认为中药产业“危机四伏”。
   
     “如果按照GAP要求去办,(种植中药材)每亩地起码要增加3万元的成本,
   好多中药还需要每年更换土地,根本就不可能每年都符合GAP。药农也没钱搞
   GAP。西部一些传统产药地区,认为怎么做也达不到GAP标准,有的便停止种植,
   将药材提前挖出来出售。”骆诗文认为,目前GAP认证使得药农减少或停止种药,
   导致中药材供应紧缺,价格成倍上涨,这必然引发中药饮片、中成药、中药保健
   品等中药产品的价格全面上升。“中药饮片正是中医药的灵魂所在,饮片价格过
   高,必然导致汤药的价格上涨,消费者就会转而去吃西药。”
   
     中国医药企业竞争力研究课题组的资料显示:西南某市9个医药工业企业在
   GMP认证中分别投入800万-8000万的资金进行改造,全部是自筹和银行贷款,而
   认证后设备的利用率最高为80%,最低为30%。“GMP认证可能达到了与国际接轨、
   质量提高的新台阶,但有些地区从低水平重复建设到高水平的重复浪费也成定
   局”。
   
     而大量非医药资本涌入医药产业,出现“消化不良”,对投入连续性估计不
   足,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北京昌平开发区、西安杨凌开发区等地,不少
   厂子就几个人在看厂房,屋内结着蜘蛛网,新设备布满灰尘,有的锈迹斑斑。”
   大集团有了,“大品种”和“大市场”却找不见。
   
     一位企业老总说:“过去我们为自己的产品能装备一座医院而自豪,现在,
   整天因为大而全的产品结构伤透脑筋。”一些通过认证的企业开始低价出卖药厂,
   以尽快甩掉包袱,收回资金,另图发展。
   
     据骆诗文介绍,GMP改造认证使得企业大多负债累累,无资金开发新产品,
   加上新药评审中的黑幕和不公正,企业普遍对开发新药不感兴趣,而是热衷于搞
   剂型改革和仿制。比如藿香正气水、六味地黄丸、清开灵等品种,便有多个或10
   多个剂型,上百家企业在生产,使得低水平重复比任何时期都严重。而市场容量
   有限,药厂之间便互相拚命砍价促销,导致利润锐减甚至亏损。最终结果便是,
   一些厂家就从投料上打主意,不按原批准处方的规格、等级投料,不按原工艺生
   产,出现合法的工厂生产劣药和假药。
   
     而GSP改造,把富有农副产品特点的中药材专业市场转为公司化管理,扶植
   市场内的大户成立公司。“这些公司绝大多数没有仓库,就在市场内挂一个牌子,
   给药厂组织原料或是代药厂销一些成药,两不开票,互相以物抵账,逃避税收。
   小的经营户不少已经离开专业市场,游村走乡,收购销售中药材和中成药,产品
   质量无法控制。整个中药材市场的管理基本上恢复到1994年前的状况。”
   
     据骆诗文介绍,现在17个中药材市场,大多在苦苦支撑,其中几个全国知名
   的药材市场经营每况愈下。如河北安国药材市场原有经营户4000多家,现在只有
   2000多家,市场十分冷清,据说今年五一期间,市场营业大厅开始对外开放表演
   脱衣舞;昆明菊花园市场出售给福建一个体户,由其易地新建,按每个摊位 25
   万元左右出售。“现在进入医药领域没有任何门槛,给钱就行,大量不懂专业的
   人员进入,导致医药行业人员素质达历史最低。我在成都荷花池市场检查,竟发
   现一个小伙子过去是杀猪的,碰上成都查处注水猪肉而无法继续经营,竟然跑来
   办了一个摊位经营中药材,所出售的人参连真假都说不出来,更别说分清等级规
   格。”
   
     缺乏统一规划管理的药材市场,开始出现囤积居奇。“最近,河北安国的药
   商把甘肃的当归苗全部买下,然后就地销毁,以免当归供应量增加而降低价格。”
   
     骆诗文在调查中发现,GSP整顿后,全国批发企业由原来的1.28万家增至3.5
   万家,零售企业由原来的15.6万家增至约30万家,一些地方出现市场饱和。广东
   东莞市2004年上半年新增医药销售店600余家。湖南某县,县城人口约12万,药
   店多达43家之多,平均每个药店供药不足3000人。不少药店出现亏损。
   
     中国医药企业竞争力研究课题组认为,“医药行业投资目的缺乏科学性和可
   持续性,不能盲目乐观。政出多门、政策的短期性以及盲目的国际接轨等种种政
   策,已严重影响医药企业的发展。企业竞争力就是企业如何利用国家的政策支持
   和抗拒国家不利政策对企业的影响能力。”
   
   
     中药为何没有被外人认同的标准?
   
     中医药需要自己的国家标准,如何才能建立自己的标准?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贾谦研究员认为,
   必须成立中医部,“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不能直接升为中医部,进入中医部的人,
   应该是热爱中医事业,有民族自信心,愿意为13亿人民健康服务的人”。但一位
   业内人士反问记者:“就算成立中医部,谁有资格当这个部长?有合适的人吗?”
   
     科技部“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对中医药的国家标准曾有过建议:中
   医本身的生命力在于临床疗效,中药现代化首先要通过继承来实现,然后再谈创
   新和发展。只有传统型与现代性互补才能使中药真正得到发展。是否有必要花大
   力气建立中药指标和有效成分,尚需认真研究。中药的处方经过长期临床试验,
   其安全性、有效性在一定范围内是肯定的,中药新药临床前的药效研究的一些内
   容似乎可以取消,重在审查安全性和有效性,临床严格按规范执行,有效性的大
   小风险由申办者承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