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医学评论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医学新闻:男比女短命5到10年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1
·美国医学新闻:确诊肾癌 成功率100%
·明白地死vs糊涂地活 中西医优劣的绝妙比喻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美国的枪支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英文笑话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全国500名中医药界人士发表宣言反对废弃中医
·2006,震动中国医药行业的五位名人
·英国修订医药法 中药出口欧盟面临挑战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2
·中国医学发展方向的选择
·中西医如何结合才更好
·医疗体系需创新
·“十一五”将全面推进中医药现代化
·无良中医又添命案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1
·揭穿李连达的谎言和谬论:一。鱼腥草注射液能和氯霉素相提并论吗?
·郑筱萸一审被判死刑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2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3
·我不想再做医生,哪怕去擦皮鞋
·国家药监局:不能因郑筱萸一人否定整个药监系统
·卫生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择要)
·自查自纠不正当交易行为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3
·为什么中国的好医生濒临绝种
·王国强在北京调研时强调应高度重视综合医院中医工作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医)4
·王澄医生写给两院院士们的公开信
·中医的“名医名店”是和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的反动方针
·建议中国政府委托先进国家来检验中药注射剂的治疗效果和毒副作用
·评凌峰医生在救治刘海若中的作用(重写)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领导中医的人的思路越来越转向张功耀的《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方向
·中医骨科,强在哪里?(一)针刀和骨质疏松症
·从美国流行病学的成功范例看中医治未病的无知
·王国强的第四个错误:鼓吹中医算命看相工程(治未病)
·高强是第一个直面平民医疗困难的卫生部长
·我没有写过这篇文章
·中医不懂怎样治疗脊柱侧弯
·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李大鹏的康莱特为什么在美国试了16个病人就试不下去了?
·介绍奥卡姆剃刀在新雨丝上发表的新文章
·卫生部长陈竺中医亲善言论备考
·利益集团最后的晚餐,主菜:中国人性命
·中医鼓吹者众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xlogit.com)◇◇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王澄 美国康复科医生 纽约市 2006年9月

   
     中医说他们治好了非典,中西医结合比单一西医效果好。他们在京城弹冠相
   庆,全国的中医也好不容易跟着笑了一回。他们的根据是:第一,广州中医药大
   学附属医院用中西医治疗的效果比钟南山的广州医学院第一附院呼吸疾病研究所
   用单一西药的效果好;第二,北京和广东用中西医治疗的效果比香港用单一西药
   的效果好。
   
     中医真的能治疗非典吗?
   
     我在下面讨论的内容相当于医学院一年级的医学统计学课,因为我的读者有
   普通百姓,所以我尽量谈得白话一些。当我们要比较两组病人的治疗结果的时候,
   (我们今天说的“组”就是中西药组和单一西药组,)有三件事要求尽量均质,
   才可以进行比较。均质就是两组之间要尽量相同。第一,两组病人尽量个体情况
   要相同。第二,两组医生的诊断标准和诊治水平要相同。第三,两组病人接受的
   西医(药)治疗措施要极其相同,包括什么阶段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之所以药物
   要极其相同,是因为在一个事先设计好的临床试验中,第三个条件是最容易控制
   的。然后经统计学审查过,认为两组之间这三个条件“相同”或“基本相同”,
   那么这两个组才能够作比较。比较时,两组之间相同的部分互减等于零。到了第
   三个条件,一组只用了西药,另一组用了完全一样西药再加上中药。那么西药减
   去西药等于零。如果最后两组的治疗结果不同,这个不同才可能是中药造成的。
   
     我举一个控制很好的例子。比如我们用大白鼠作非典治疗试验。第一,我们
   要选出两组个体情况几乎是一样的大白鼠,品种一样,年龄一样,体重一样。给
   它们注入可以导致非典的病原体(冠状病毒),注入的量要一样。产生的非典临
   床症状要基本一样。第二,同一个(组)研究人员同时治疗两组动物。第三,两
   组用的西药要绝对一样,西药最好是同一厂家同一批号。在这种严格条件控制下,
   其中一组动物多用了中药。如果两组的治疗结果不同,统计学才会认为这个不同
   是因为中药造成的。像这样严格控制的实验每组大约需要40-50个大白鼠。(以
   治疗效果为观察目标的动物整体实验要比观察器官反应的动物亚整体实验困难得
   多。)
   
     另外,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发现了中西药组比单一西药组的治疗结果好,也只
   能叫做“苗头”,而不能叫做“结论”。有了苗头,要紧接着向两个方向作研究。
   一是重复同一实验,看实验本身是不是出了错。很多情况下,发现的“苗头”是
   实验本身的错误造成的,而不是一个新的发现。二是要问自己为什么中药能起到
   作用,提出几个假设,向细菌学,感染病学等方面作动物亚整体实验。这样要做
   很多很多很多的工作,才能得到结论:中西药结合组疗效比单一西药好,还是不
   好,或同样。
   
     在一个事先设计和控制很好的临床人体实验里,可控条件包括医生的训练和
   治疗措施(用药),可以做到两组之间基本相同。第二和第三个条件达到了。但
   是,病人可能是不均质的,不可控制的。第一个条件就有了问题。那么,统计学
   就要我们“配对”,(中医要先弄清什么叫“配对”。)并加多观察例数。比如
   每组200到300人。这样才能“看出来”中西药组和单一西药组是否有不同。
   
     非典是突如其来的一件事,从“实验”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失控”的,这
   样的两组是不能做比较的。因为三个条件都不均质,而且是极不均质,就是加多
   观察例数到每组一万个病人,用统计学可能也“看不出来”中药的好处。全世界
   任何一个国家的临床实验,第二和第三个条件都能控制得很好。过不了统计学这
   一关,不能做比较,实验白做了的例子,大多数原因是第三个条件不能达标。从
   统计学的角度看,中国非典时期的任意两组之间,三个条件都极不相同,如果一
   定要做比较,那就是国际笑话。因为国际上常常是一个条件不行就报废了实验。
   
     在中国非典时期:第一,两组病人的病情极不相同。比如在其中一组的辖区
   内,重病人死在家里,轻病人送来医院;年老的病人少,年轻的病人多;病原体
   的毒性轻,病人的症状轻;辖区内非典因为发生的晚,群众的警惕性高,就医及
   时;病人的经济状况好,就医及时等,都会获得更好的治疗结果。而并不能说明
   中药起作用。
   
     当我们用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中西医治疗的病人的病情和钟南山的广州
   医学院第一附院呼吸疾病研究所单一西药治疗的病人的病情做比较时,我们读了
   《南方日报》2003年4月20日报道:《激流中的“南山”——记广州呼吸疾病研
   究所所长。》“呼研所集中收治危重病人,不仅挽救了大量患者的生命,而且大
   大减轻了兄弟医院的压力。钟南山,成为同行们的靠山。---  春节前后,广
   州的发病人数越来越多,不少医院因不大了解非典的传染性而遭到重创。这时,
   钟南山主动请缨,要求将最严重的病人送到呼研所。作出这个决定需要很大的勇
   气。第一,当时病因不明,谁都没把握治好病人,治不好就等于砸了自己的牌子;
   第二,当时已经明确该病具有极强的传染性,病情越重,传染性越强。钟南山没
   有考虑这些。他对全所同志说,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本来就是研究呼吸疾
   病的,最艰巨的救治任务舍我其谁?从此,一个个危重非典病人纷纷从其他医院
   转送过来。这些病人或合并感染,或多器官衰竭,治疗工作相当繁重。”
   
     很明显,当时钟南山的病人的病情比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病人严重得
   多。这两组之间的病人是“不均质”的。所以,即使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不
   给病人用中药,他们的病人也会比钟南山的病人死得少。
   
     第二, 两组医生之间医疗经验严重不均质。首先是时间差。非典发病进入
   高峰在广东是2003年2月,香港是2003年3月,北京是2003年4月。因为没有任何
   一个西医事先受过非典的训练,全国西医手忙脚乱。人类的学习曲线是抛物线,
   头两三下的差距最大。如果有三个医生,一个没见过非典,一个治过一个非典病
   人,还有一个治过十个非典病人,他们三人之间应付非典的能力的差别之大就可
   想而知了。拿北京和香港比,北京的专家已经从广东学了两个月(下面讲到钟南
   山的第一手经验成为全国通用的救治方案),从香港学了一个月。北京医生4月
   迎战非典时,他们的能力已经比香港医生3月的能力高出很多。北京的疗效应当
   比香港好。(我文中不讨论广东和香港的比较,因为广东的主力军是用单一西药
   的钟南山部,而我要讨论的是中药是否有作用。)
   
     其次是条件:人力,物力,专家学者的水平和数量。北京在天子脚下,是共
   和国的脸面。非典时提供的条件比香港好很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再者说,4
   月的北京已经是草木皆兵,人人都超敏感。多少“嫌疑”都已经被关起来治疗了。
   所以,和3月的香港比,北京非典的病人可能在症状很轻的时候就接受治疗了。
   把北京的这几件事合起来,大家都明白,用不着中药,北京的疗效也应当比香港
   好。
   
     第三,非典时期,组与组之间用药很不相同。因为毫无准备,初期用药完全
   是各自为政。
   
     作为一个突发事件,“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要用“乱”中数据作出“中
   西医组的效果更好”的科学结论,是完全没有可能的。病人,医生和治疗措施
   (包括西药)这三个基本条件,在比较的两组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这三个条件
   的不一样就足以造成两组治疗结果的显著不同,这个不同远远大于中药可能造成
   的治疗结果的不同。拿数字表达老百姓好理解。我们要观察的中药的作用(前景)
   是个个位数,而背景中两组之间差别已经成了千位数的区别。所以没有办法从千
   位数里挑出与中药有关的个位数。
   
     换句话说,即使是中药真的有更好的治疗非典的作用,这个作用的表达也已
   经淹没在上述三个条件的极大的不同质中了。再给老百姓打个比方,在机器轰鸣
   的工厂里有人对你轻声说话,你听不到。因为背景的杂音阻止了你的“听说话”
   的能力。你看到对方的嘴在动,但是你不能判定对方是能发音还是不能发音(哑
   巴)。
   
     所以,作出“中西医治疗非典效果更好”的结论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是胡说
   八道。中医的自恋症的毛病又犯了。因为不能比较,没有结论,所以西医把中药
   在非典中可能有效作为未知数。而中医一口咬定是已知数。把未知数说成已知数,
   中医祖传的江湖骗子的基因就给化验出来了。
   
     中医错误地把病人死不死作为观察指标,因为他们在清朝时就是这样评估一
   个药的治疗效果。中医不知道“病人死亡”是一个不寻常的指标,是一个终极指
   标。一个病人入了医院,要经过多少事才死亡。对于钟南山的危重病人,每一个
   环节做不好都会死人,做好了也会死人,你怎么能说只是因为没用中药病人才死
   亡的呢?把死不死人当成一个重要的观察指标来说明中药有效,会引起全体参加
   过抗非典的医护人员的反感。他们当年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拿自己的性命拼搏,
   想尽了所有的办法,作了无数尝试,最后也不能把那些危重的病人抢救回来,终
   于死亡。而中医今天马后炮说,如果当年你们用了中药,病人就不至于死。抗非
   典医护人员这番艰苦卓绝的努力还顶不上你那两元钱一斤的草药?因为他们当年
   经历的事多么复杂,可中医提出的建议多么简单。人家心里能服你吗?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中生有的事。西医最终战胜非典,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是因为他们曾经有过丰富的抗呼吸系统感染和战胜病原体的经验。比如,在与非
   典的早期战斗中,以钟南山为首的呼吸病专家攻关小组夜以继日地查阅文献,观
   察病人,记录各种可供研究的资料:当肺部阴影不断增多,血氧监测有下降时,
   及时采用无创通气;当病人出现高热和肺部炎症加剧时,适当给予皮质激素,阻
   止肺部纤维化;而当病人继发细菌感染时,有针对性地使用抗生素。这些治疗措
   施后来被多家医院所采用,成为通用的救治方案。整个抢救过程也包括很多技术
   的掌握,比如隔离技术,呼吸机技术等等。
   
     中医对非典也是毫无准备,(慢郎中)以前既没有治疗过急性呼吸衰竭和急
   性肺炎,不知道血氧下降该怎么办,中医也没教过烈性传染病的隔离技术,也不
   知道中药的杀菌杀病毒谱。居然能“急中生智”战胜非典,这种好事真是“史无
   前例”呀!
   
     中医啊,看看你的皇历吧,现在是21世纪了。非典是21世纪全世界人民的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