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医学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医学评论]->[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医学评论
·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
·记者暗访神奇中医养生“大道堂”———诊断病情 只需一眼 咨询一秒 得掏一元
·纽约报道:兰州药厂天王补心丸、舒肝丸验出高量铅与汞
·院士评说中药毒性事件
·不服中医是伪科学 老中医2000万打赌
·中医能治非典?鬼扯
·中医药迷途
·日本皇汉医学的没落
·灵芝孢子治癌神话调查
·北京科技报:调查河北“杀人中药”事件
·针麻完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
·关于征集就告别中医中药而至国家发改委公开信签名的公告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并泛滥,留下祸根
·养血安神片含安眠药成分能致瘾 被药监部门查处
·中医药的信誉禁不起这样的透支
·告别中医,还是拯救中医--一个征集“取消中医”签名的帖子引发的争议
·向方舟子致歉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一):天人合一有何用?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关于网上不得炒作取消中医中药的提示
·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西方国家从来没有高薪聘请过一个头一次出国的中国科技人员。一个也没有。
·韩国,日本和中国的中药国际贸易不是医药事业之争
·读陈玉等人的文章,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才是中国的模式
·保健食品冒充药品,中医能说得清吗?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追求真理的人的最高境界。
·药品安全整治,是打击民间中医药的致死一击
·中国抗病毒中药进入美国
·让中药走向世界
·武汉大学医学院:首次证实中药“大黄”有抗病毒作用
·中医基础理论的哲学批判
·中  医  与  科  学
·中药龙胆泻肝丸副作用伤肾致癌
·蚁力神卷入“伟哥”风波 商家难以自圆其说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取消中医,以科学的名义?
·服中药中毒,受害人舆慎用
·取消与捍卫中医论战暴露中医尴尬处境
·中医和我们,既生瑜何生亮
·《章琦说的被海外高薪聘请的中医师在哪里?》
·《中医申遗和中医逊位是两回事》
·“疑难杂症”是医生水平极其低下的人类群体的内部用语
·《全世界的主流医学就是现代医学,只有中国有两个医学》
·《说的太好了反倒不真实》
·把科学和伪科学的论战推向新高潮
·中医这条大河的决堤口可能在“80后”青年人
·《中医师出国为那般?》
·全国政协委员、中医药专家做客求解中医发展
·英国《独立报》06年11月12日报道“中医存废之争”
·哲学界学者谈中医存废之争 反对中医属于无知
·河北村医对话温家宝为两会献计献策
·“络病理论及其应用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介绍一个专门刊登反对中医文章的网站sky586.com
·方舟子废医验药观点遭多名专家批驳
·2006年文化十大新闻, 中医废存之争第二名
·两会委员谈中医中药
·新闻回放:7类鱼腥草注射液被暂停 中药标准化问题显现
·委员周超凡:中药注射剂经典名方再评价
·2006中国十大新闻事件回眸点评,中医存废之争第7名
·2006年终盘点:中国十大话题, 中医存废之争第三名
·2006年中医药十大新闻揭晓 , 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盤點2006年十大健康事件就醫網,中医存废之争第四名
·科技日报:2006年中国十大科普事件评选揭晓 ,中医存废第8名
·中医存废之争,博客跟着出名。2006年十大具有影响力的医药搏客
·中医存废之争进入2006十大医药产业事件,第三名
·评述2006年八大文化现象, 中医存废之争与科学精神, 第三名
·2005 两会代表提出:医疗改革中西医统筹考虑
·评论:何祚庥 你没有资格批中医
·每100条中医医疗广告中,竟只有0.87条符合广告法要求
·“中西医合作”运动的兴起
·四川副省长刘晓峰:非常反对取消中医的观点
·政协委员:中医药事业陷入困境需国家支持
·美国医药新闻:梦中驾车?安眠药惹的祸!
·中国应该停止大规模药物和中草药研究
·在日本和韩国以及全部外国中药都不是药,是保健品
·一个36岁的海归青年葬送于一个草菅人命的上海医院
·中医在加拿大被“变相取缔”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
·谁写的《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
·美国医学新闻:血液可变型,血荒有解
·医学新闻:男比女短命5到10年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1
·美国医学新闻:确诊肾癌 成功率100%
·明白地死vs糊涂地活 中西医优劣的绝妙比喻
·马友友说,保持文化纯粹是死路一条
·美国的枪支管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英文笑话
·和谐社会就是让城里人吃药,农民吃草?
·全国500名中医药界人士发表宣言反对废弃中医
·2006,震动中国医药行业的五位名人
·英国修订医药法 中药出口欧盟面临挑战
·美国英语医学笑话(普)2
·中国医学发展方向的选择
·中西医如何结合才更好
·医疗体系需创新
·“十一五”将全面推进中医药现代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freedns.us)◇◇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新京报2005年1月19日

   
     ●虽然该中药曾经的组成成分“关木通”已被国家禁用
   
     ●虽然“关木通”已被众多权威医疗机构认定可导致肾损害
   
     ●但哪个患者能向法院证明,自己的肾病与服用这种中成药有关
   
     □本报记者王佳琳 汪城北京报道
   
     2004年12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两名肾病患者与中药企业同仁
   堂的较量再告失利。
   
     围绕知名中成药龙胆泻肝丸而展开的诉讼已非首例,2003年3月,北京崇文
   区法院以简易程序不公开审理患者李玲向同仁堂索赔一案,最终以患者不能证明
   其肾病系因服用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为由,驳回李玲的索赔请求。
   
     更早前的2003年2月,新华社以系列报道方式首度向公众披露,龙胆泻肝丸
   因所含成分“关木通”含马兜铃酸而可能导致尿毒症,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已接治
   相关患者100多名。
   
     新华社报道还披露,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等就关
   木通进行动物实验,结果显示大鼠的药物反应与人相同:大剂量给药,大鼠出现
   急性肾损害症状;长期小剂量间断给药,导致慢性肾损害。
   
     当年4月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全国发出通知,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
   龙胆泻肝丸系列药品(含水丸、胶囊、片剂等)的生产企业,必须于当年4月30
   日前将处方中的关木通替换为木通(不含马兜铃酸),其他含有关木通的药品必
   须于当年6月30日前完成替换。
   
     亦有业内人士指出,上述通知实际上留有两处余地:其一,通知称取消关木
   通药用标准,是根据“对关木通及其制剂毒副作用的研究情况和结果分析以及相
   关本草考证”,但并未明示所谓毒副作用的研究情况和分析结果。
   
     同时,国家药监局也并未召回原有含关木通成分的龙胆泻肝丸等中药制剂,
   而是要求此类制剂“须凭医师处方购买,并在医师指导下使用。”并明确“肾脏
   病患者、孕妇、新生儿禁用;儿童及老人一般不宜使用”;通知还指出:“本品
   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能。”2003年,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引起巨
   大社会反响,新华社系列报道的主要采写记者朱玉获该年度风云记者奖项。
   
     但有关部门补牢之功既存争议,肾病患者愈难追究亡羊之责———2004年12
   月 14日暂告结束的索赔案中,一位律师吸取同类首宗案例败诉教训,辗转搜集
   大量证据,试图证明患者所服龙胆泻肝丸正是同仁堂所产,但此次法院裁定认为,
   患者不能证实所患肾病“系服用龙胆泻肝丸所致”。
   
     此前,有律师曾向媒体描述一种举证悖论的现实:“你必须先到公证处去,
   验证你的肾没有问题,然后当着公证员的面吃下相关企业的两盒药,你再去检查
   发现了肾衰,然后你才能够告。”一年后,这个举证悖论显然再次出现了。而同
   仁堂通过答辩和举证还试图向法院证明,关木通的肾毒性不能等同于龙胆泻肝丸
   的肾毒性,相对前者,后者毒性微乎其微。按此逻辑,应该不存在因服用龙胆泻
   肝丸而产生的肾病患者。
   
     吃药泻火得上尿毒症?
   
     老尹的经历与另一些患者惊人地相似,2003年起诉同仁堂的李玲,2000年服
   用龙胆泻肝丸“泻火”,一年后确诊尿毒症,此后靠洗肾维生。
   
     与老尹同日被驳回起诉的女性患者吴某,亦是同类经历。
   
     直至起诉被驳回,朝阳区居民尹某四个月里从未去过受理其案件的北京市二
   中院。
   
     这位55岁的尿毒症患者已洗肾(接受肾透析治疗)近450次,收到过医院一
   次病危通知。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不愿意向公众透露具体姓名的老尹说,他现在每月
   要做12次肾透析以维持生命,骑自行车和坐公交车都很困难。
   
     2001年退休前,老尹是一位厨师,由于整天与煤火、烤箱打交道,偶尔会头
   晕、耳鸣或是牙痛。在他看来,这也就是“上火”,而单位职工医院的医生为他
   开的龙胆泻肝丸,吃了很有效,此后一旦“上火”,老尹就一直吃这种药。
   
     2001年5月,老尹在医院查出“慢性间质性肾炎”,次年2月病情恶化,被诊
   断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期”,由此开始了靠借债进行血液透析维生的日子。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老尹的上述经历与另一些患者惊人地相似,2003年起诉
   同仁堂的李玲,2000年服用龙胆泻肝丸“泻火”,一年后确诊尿毒症,此后靠洗
   肾维生。与老尹同日被驳回起诉的女性患者吴某,亦是同类经历。
   
     根据老尹提出的民事诉状,2003年2月至2004年5月,媒体先后发布关于龙胆
   泻肝丸、关木通以及马兜铃酸导致肾损害的消息,他这才将自己的肾病与所吃的
   药联系起来。老尹在诉状中还表示,至1999年底,他已逐渐感觉腰部不适,尿中
   有泡沫,时常口渴。
   
     这种说法也是尹吴两位患者的共同之处,两人在律师的配合下,收集了所有
   能找到的医生开药处方,据此统计,老尹在1998年到2000年三年间,共服用龙胆
   泻肝丸至少140袋(6克装);吴某在1998年至2002年五年间,共服用龙胆泻肝丸
   不少于440袋。
   
     关木通有毒是否等于龙胆泻肝丸有毒?
   
     现在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向公众披露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医疗机构是否进行了直接针对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毒性鉴定?
   就此,记者此前采访多家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均一无所获。
   
     从事后结果看,在两位肾病患者和同仁堂提交了有关证据之后,法院并没有
   支持龙胆泻肝丸与发生肾损害之间的直接关联。
   
     患者方面列举了此前媒体和官方机构发布的关木通及其所含马兜铃酸肾毒性
   的信息,其中包括国际上多个国家禁止含有马兜铃酸和关木通药品的消息。
   
     对于国际国内多个权威机构已证明的关木通肾毒性问题,同仁堂方面并未否
   认,但其认为原告混淆了“马兜铃酸”、“关木通”和“龙胆泻肝丸”三个概念:
   “单味中草药的毒性不等于复方中成药的毒性,这是中医药的基本常识。”事实
   上,这正是龙胆泻肝丸案件至今未解的悬念———关木通有毒是否等于龙胆泻肝
   丸有毒?
   
     反观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003年的文件,这个问题的确没有在国家监管层面
   解决,有关方面既没有确认龙胆泻肝丸的肾毒性,也没有召回企业此前生产的含
   有关木通的各类产品。
   
     在此次案件中,同仁堂方面提供了两则有利于己方的证据,其一是北京市中
   药科学研究所于1999年至2000年进行的一组实验,结果证明给大鼠90天连续灌胃
   龙胆泻肝丸,未发现明显毒性反应。
   
     其二为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中药教研室于2002年进行的一项实验,该实验
   分别给几组大鼠灌胃龙胆泻肝丸和关木通药液,证明作为关木通复方药的龙胆泻
   肝丸,“马兜铃酸含量明显减少数倍及数十倍”,龙胆泻肝丸的复方配置明显减
   低了关木通的肾毒性。
   
     在原告两名患者提交的所有证据中,确实没有直接证明龙胆泻肝丸具有肾毒
   性的权威鉴定或实验结论。但原告试图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证明“被告对
   其产品的肾毒性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证据之一是,北京同仁堂网站在介绍该公司主管医师李心的信息中称,“龙
   胆泻肝丸含有关木通,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积蓄,不易代谢,可引起肾中毒,导
   致肾坏死。通过大量的文献调研、专家咨询及患者的随访工作,李心提出用木通
   科木通代替关木通生产龙胆泻肝丸的申请,还‘龙胆泻肝丸’以原貌。”
   
     资料于2001年8月上报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
   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使用,正式文件待发。
   
     证据之二是同仁堂集团公司人员鲍志东为第一作者的一篇论文,名为《马兜
   铃属植物的肾毒性》,论文列举了自1964年以来国内对于关木通导致肾疾病的各
   种报道,并得出结论为,“从上述报道看,我国对马兜铃属植物肾毒性的报道以
   关木通为主,中毒患者服药剂量不等……并最终表现为急性肾衰竭,多因尿毒症
   死亡。”从逻辑上看,上述两则证据仍然是论证关木通毒性的,严格讲,同仁堂
   方面提交替换关木通的申请,尚不足以证明其已经认定龙胆泻肝丸有毒。
   
     同时,记者阅读鲍志东论文全文后发现,鲍的另一个主要论点是,合理控制
   关木通的用量,不至于引起马兜铃酸中毒。
   
     由此产生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含有的关木通成分,在多大程度上是安全的。
   同仁堂方面也清楚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在人体中的积蓄性,但龙胆泻肝丸所含有
   的哪怕是极少量的马兜铃酸,是否会在更长期的服用中,在患者体内积蓄到足以
   伤害肾脏的程度呢?
   
     同仁堂方面提出了一则90天无毒的检验结果,但原告两名患者服用龙胆泻肝
   丸的时间,显然比这更长些。
   
     记者手中掌握了另一份论文,名为“中草药致肾损害———马兜铃酸肾病的
   诊治”,作者为内蒙古医院黄九香,文中明确提及了龙胆泻肝丸等中成药引起的
   肾损害现象。
   
     更为关键的是,上述论文还列表说明,含关木通中成药引发的慢性肾衰“起
   病非常缓慢”,为6-36个月。
   
     一个侧面佐证是,国家药监局在2003年4月发布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的文件
   中,明确“本品(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
   能。”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国家药监局认为长期使用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可
   能导致肾损害呢?
   
     显然,国家药监局虽然没有召回此前企业生产的含有关木通的药品,但通过
   处方药控制和明确不宜长期使用,来杜绝今后出现患者长期服用含有关木通药品
   而产生肾损害的问题。
   
     但假如此前确有患者因长期服用含有关木通的药品,已经产生了肾损害,谁
   来对他们负责呢?
   
     龙胆泻肝丸案的举证悖论由此可以清晰地表达:如果国家或权威机构通过足
   够长时间的实验证明,虽然关木通有毒,但龙胆泻肝丸由于含有关木通的分量足
   够少,或者由于其复方配伍和炮制工艺,长期服用也无毒性,那么相关患者就必
   须为自己的肾病寻找其他的原因。
   
     如果情况反过来,有权威机构能证实长期小剂量服用龙胆泻肝丸也会因马兜
   铃酸积蓄导致肾损害,那么相关患者将有可能向法院证明自己的肾病正是由于服
   用龙胆泻肝丸所致。
   
     现在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向公众披露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医疗机构是否进行了直接针对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毒性鉴定?
   就此,记者此前采访多家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均一无所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