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研韬观察
·揭秘自由亚洲电台“晋美事件”
·佛教外交的幕后较量
·初识甘南——第四次藏区考察行程
·毕研韬出席西藏对外传播论坛
·毕研韬到西藏民族学院参观交流
·“第二代民族政策”:“国家种族主义”的告白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目录
·流亡藏人的多重困境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作者:毕研韬
   
   在今日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远不如自然科学受重视,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执政者对人文社会科学持有偏见,二是当代学者未能充分展示人文社会科学的强大威力。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对人文社会科学的误解和轻视已经阻碍了中国的稳定与发展,已经严重制约了中国国家实力的提升。
   
   反观欧洲大国对人文社会科学的重视程度,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确有诸多值得深刻反省的地方。笔者近日浏览英国国际发展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简称DFID)的官方网站,对其重视科学研究的严谨态度肃然起敬,对其以科研为导向的运作模式叹为观止。

   
   DFID成立于1997年,其主要职能是促进国际发展、减少全球贫困。该部官员道格拉斯•亚历山大(Douglas Alexander)称,“要减少全球贫困,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复杂的、多变的。没有新知识、科技创新、可靠的证据和崭新的理念,我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正是因为深刻认识到了科学研究对于减少全球贫困的巨大推力,DFID逐年增加科研投入。在2008-2013五年间,DFID的科研总投入高达一万亿英镑!DFID官员坚信,加大科研投入是明智的战略选择,因为科研是确保方向正确、方法得当的法宝,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贫困的核心手段。
   
   为实现其目标,DFID尽最大努力去影响决策者以确保科研发挥应有的作用,全力扶持发展中国家提升其开展、应用科学研究应对贫困的能力。以科研为核心贯穿于DFID运行的全过程。事实上,英国政府不仅在国际援助、减少贫困方面倚重科研,在其他领域莫不如此。
   
   早在北京奥运会之前,英国政府就开始研究北京奥运会的运作模式。有关部门将不同的研究课题委托给数家机构。这些机构又进一步将课题细分,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相关研究之精细令人称赞。譬如,有的课题小组专门研究中国是如何动员社会资源支持北京奥运会的。
   
   欧盟发达国家对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垂涎三尺。在中国提出科学发展观后,欧洲国家立即启动了科研项目,积极探讨科学发展对欧中经贸关系的潜在影响,并向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提出应对建议。欧洲的涉华研究机构不仅四处搜罗相关文献,还经常派员进入中国实地调研。
   
   事实上,在西方大国,人文社会科学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社会各个领域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当然,这是其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决定的。其政治制度决定了政府与政客必须向选民负责、让公众满意。为此,政治精英们必须倚重科研以提高管治效率,必须善用公共资金以便向纳税人交代。
   
   除了政治体制与经济体制因素外,欧洲的社会文化传统也深刻影响着其科研环境。在西方,课题立项、资金使用都严格遵循章程、接受监督。在中国,社会关系对课题立项的重要性妇孺皆知,变相瓜分科研资金的手法层出不穷。可以说,缺乏透明和监督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萎靡不振的另一诱因。
   
   欧洲人文社会科学的繁荣警示我们,实用与实效是科学研究的生命。如今,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中国都面临着空前的挑战,这对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而言是千载难逢的的发展机遇。“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工作学者具备绝处逢生的智慧和胆识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主要内容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09年11月16日,作者系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三略研究院传播学研究所所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