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
杨恒均之[百日谈]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看我文章的会发现一个现象,我很少批评、讽刺那些崇拜毛泽东的人。去年,我找机会去了一趟韶山,那段时间还特意接触了很多挺崇拜毛泽东的朋友,但过后也没有写文章,一些网友感到奇怪。
   
   
   
   我把崇拜毛泽东的人简单地分为两类,一类属于精英,包括掌权者、财富精英和知识精英,特别是有知识的人,不管是海龟还是土鳖,对于这几类人,我除了用脑子进水了,甚至用脑残这种词外,实在不愿意与他们较劲,批评他们是浪费我时间。

   
   
   
   还有另外一类,也就是普通民众,草根,包括绝大多数的年轻朋友,对于他们崇拜毛泽东,如果我也去批评,甚至讽刺他们的话,那脑子进水的就是我,而不是他们了。
   
   
   
   我为什么会这样区别对待?让我先从中国人的“皇帝”情结谈起。几千年中国历史上,中国人最终的依赖和信仰是什么?是皇帝。
   
   
   
   西方历史其实也有这个现象,但由于人家除了皇帝之外,还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神,例如上帝之类的,所以,没有我们中国人那么专一,或者说,不像我们一样别无选择。既然皇帝成了唯一的终极信仰和依赖,所以,好也罢坏也罢,除了你揭竿而起发动起义推翻皇帝取而代之之外,你得把他作为一切好坏是否的标准。中国几千年也确定了一些价值观,但只要涉及政治层面的,始终没有超过“皇帝”旨意的价值观念。
   
   
   
   于是,中国历史上基本上都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为啥会这样?因为,反皇帝的除了你自己去做皇帝,否则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中国没有世外桃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一旦连皇帝也不信任了,你会过得很悲惨的。
   
   
   
   长期以来,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最高理想就是一个好皇帝,一个清明的皇帝,一个微服私访,一个痛击贪官污吏的皇帝。可谁都知道,中国的贪官污吏都是皇帝的家丁,都是代表皇帝对付民众,为皇帝服务的,所以,几千年来,中国人就生活在这样的矛盾之中:希望出现一个好皇帝,那好皇帝的标准是管好自己手下的贪官污吏。
   
   
   
   怀着这种期待的老百姓愚昧吗?如果除了这个选择之外,还有更光明的大道,那我们可以说他们愚昧,甚至傻。可几千年的历史上,他们有选择吗?你能说秦朝一个期盼出一个好皇帝的老百姓是愚昧吗?如果你真那样认为的话,愚昧的是你自己。因为从秦朝开始,接下来的两千年中,除了期盼一个好皇帝外,没有任何其他办法,除非你意淫、幻想把鞭炮绑在椅子上飞到外太空,不过,那样的话,愚昧的还是你,不是我们的老百姓。
   
   
   
   这篇文章不是评价毛泽东,也不是谈我对他的看法(如果想知道我对他的看法,去读我的《致命追杀》,里面至少有五万字专门写毛泽东同志的内容),而是谈有些草根民众为什么崇拜他。无论毛泽东历史功过,他在位近三十年,却从某些方面和某种程度上,正好满足了老百姓对皇帝的期盼: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时期,老百姓可以和皇帝联合起来,对皇帝手下的“贪官污吏”痛快出手,批斗、侮辱、折磨、痛打,甚至最后不用判刑就可以拉出去枪毙,痛快吧?
   
   
   
   有人说了,啊,那是好官啊,你为什么要说是“贪官污吏”。我虽然打了引号,但我想问你,既然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所有的社会矛盾都归结为“官员”和“民众的矛盾(皇帝和民众的矛盾无法更改,自然无话可说),那么,在民众眼中,在这种皇权体制下的官员,真有现代意义上的好官?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官员是对民众负责的,他们都只对皇帝负责。这不仅仅是中国的悲剧,也是整个人类历史的悲剧,中国如此,外国也一样。可问题是,人类经过了几千年,却在近两个世纪里,终于探索出了一套制度,解决了“皇帝”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民主制度!这个制度是建立在人类共同总结出并认同的一些生存之道、相处之道上,这些道理被民主国家浓缩在《宪法》里,散布在民众拥抱的价值观里。无论是《宪法》,还是价值观,都是高于国家最高领导人——“皇帝”的!这个制度其实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
   
   
   
   这个制度发明后,民众用来对付官僚和利益集团的依靠不再是变幻莫测的“皇帝”,而是人人都可以掌握,用来保护好人,限制坏人的《宪法》和法律。
   
   
   
   让我们暂时还是回到毛泽东执政的年代,官员、知识分子们最痛恨的就是文化大革命,虽说全国民众都受到了损害,但相对来说,官员和知识分子这些社会精英受到了最大的冲击。文化大革命中出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造反派们,以及一些草根,一些年轻的人,以及我们现在常常嘲笑的文盲们竟然可以随便去老干部、和知识分子家中翻箱倒柜,去抄家,去清查和没收他们的财产,还把官员和德高望重的名人们拉出来批斗,甚至还可以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而且,最最爽快的是,这种事在历史上只有冒着杀头危险的起义农民才能做到,现在一个无知的造反派都可以了,而且,没有任何风险,因为是最高领袖下的命令。(参阅《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我现在打断大家,请问一个问题: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历史的任何阶段,例如清朝,例如秦朝,例如隋炀帝时代,一个皇帝挥手说,同志们,你们可以随便折腾我手下的那些官老爷们,还有那些为我出谋划策如何统治你们的知识分子……你们告诉我,中国历史上哪一个朝代的农民和穷人们会拒绝这样的机会?你又会认为哪一个皇帝做错了?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几乎没有一个皇帝能够切实阻止手下的官员们贪污,没有任何一个朝代能够实行“阳光法案”——迫使自己的官员把他们的财产公布出来。回首几千年的历史,倒是毛泽东做出了“惊天动地”之举(至少在普通民众眼中),至少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贪污几十万上百万的官员是没有地方藏赃款的。
   
   
   
   写到这里,我也该适可而止了。我想,聪明的读者应该看出来,我为什么不讽刺和嘲笑那些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了。虽然,历史发展到今天,世界各国人民已经找到了光明大道,彻底走出了人类陷入几千年怪圈,但对于草根民众来说,他们没有途径知道,也不能一下子明白。他们眼见为实的却是改革开放三十年,虽然物质生活大大提高,但官员欺压老百姓并没有多少本质的改变,更糟糕的是,贫富差距竟然比他们记忆中的任何时代都大,请问,他们不崇拜毛泽东,你让他们崇拜什么?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除了毛泽东可以让他们痛快发泄一下而没有任何危险之外,还有谁?还有什么?
   
   
   
   还有,当然还有!还有民主监督,还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普适价值观,还有人权,还有高于任何权力的《宪法》……可是,这些东西都应该是一个社会的精英,特别是知识分子们最先认识并介绍给民众的呀,所以,对于那些崇拜毛泽东的知识分子,我认为他们脑残。对于那些明白道理却因为各种原因而保持沉默的知识分子,我得说,你没有权力批评那些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除非你“有破有立”,除非你能够告诉他们:其实还有更加光明的路。
   
   
   
   有人说我们在和革命赛跑,其实,我们也是在和类似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赛跑,如果我们跑输掉了,会有年轻人把我们打翻在地,甚至踏上一只脚,他们会恶狠狠地说: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让我们普通老百姓把你们这些不顾民众死活的官僚和精英打翻在地的,只有毛主席,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崇拜他?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杨恒均 2009-9-9 (毛泽东逝世33周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在韶山毛泽东故居前)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和毛泽东特型演员一起)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韶山的几位毛泽东特型演员,他们演得都很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