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徐永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2000年10月24日
   

   朋友们:
   
    你们好!
   
    我是徐永海,我很想借一个机会和大家谈一谈我的一些想法。这算是一个机会,我和大家谈一谈。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把“为中国老百姓说话做事”作为我们的首要工作
   
    最近几年、未来几年,从某种角度看,可能是中国老百姓最痛苦的时刻。目前一些人面临下岗、或者已经下岗,他们只拿很少的救济金或者工资。原有的社会福利在逐渐消失,子女上学要自己花钱,一年要上万元;住房要自己花钱,一套作房要几十万,同时医疗、养老体制也面临重大变化,这些压得老百姓喘不上气来。
   
    改革开放以前,老百姓生活也很苦,但是社会上老百姓所能看见的、所能知道的人生活都好不到哪里去。80年代,可以说是老百姓最好的日子,一方面工资一年比一年高,另一方面原有的福利还在,老百姓不为子女上学、养老、医疗、住房着急。那时社会上贪污腐败现象还不严重,或者说老百姓还看不到。现在一方面老百姓生活很苦,另一方面一些贪污腐败分子又在花天酒地地胡造和大把大把地捞钱,现在老百姓心中很不平。
   
    在这一时刻,我们为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会得到老百姓的拥护与支持。我们不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我们不替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是亏欠良心。我们不替老百姓说话做事,就会有人为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会被历史淘汰。
   
    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过上好日子,让全世界所有的穷人都不再受穷,从有人类那一天开始,这个思想就存在着,这个思想是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不是谁的专利。共产党人有这个主张,我们更应有这个主张。共产党是说得到做不到,因为它不让人民监督它,所以它做不到。我们要作到,因为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人民监督的制度。
   
    有人说,中国民主党要代表中产阶级的利益,我们不谈中国目前有没有中产阶级,就是有中产阶级你也代表不了他们的利益。如果说中国有中产阶级,他们与西方的中产阶级有着很大的不同,中国所谓的中产阶级他们与各级官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利益自有各级官僚为他们代理。你要代表,他们是不会让你代表的。中国民主党还是要宣扬自己是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为好,还是要宣扬“为大众服务”为好。
   
    第二问题是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同时还要用老百姓能接受的方式
   
    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对中国目前的制度有负面看法,都认为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有问题,每个人都想改变它。可是由于人的天性,大多数人只动心眼不动口,少数人只动口不动手,只有极少的人又动口又动手,这是人的天性决定的。
   
    我们可以通过看一个现象来理解人的这个天性,贪污腐败分子大量侵吞人民财富使老百姓生活陷入绝境生活不下去,人们面对这些,面对下岗、欠发工资、不报销医药费,只是一部分人敢写信给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只有少部分人敢到有关部门去请愿,而敢到北京去请愿就只有极少的人了。他们一家几口人可以自杀,他们有自杀的胆量,但是他们没有到北京上访的胆量。我们看到人有“胆小”的天性,他们敢自杀,他们却不敢上访。
   
    人有“胆小”的天性,但是当有充分正当的理由时,当有可以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时,他就不再胆小,看看法论功我们就可以看见人还有这个天性。法论功由于有真、善、忍这三个字,由于有说“到北京只是向中央反映情况”这句话,他们有可以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有充分正当的理由,结果有这么多法论功信徒来到北京。如果说“到北京就是抗议中共”,我想没有几个人会来北京。
   
    我们应该为老百姓提供正当充分的理由和可以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使老百姓不再惧怕,使他们敢于面对各种不合理的现象。我们应该让老百姓知道,真理在老百姓这里,这个真理不是虚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社会财富是我们老百姓创造的,是我们老百姓几十年来积累下来的,现在我们不应生活在绝望中,我们有权要回我们的财富。
   
    现在再看看我们民运,我们的一些朋友只提“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宪政”,很少谈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广大的老百姓,是为了广大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很少谈我们的使命是“维护百姓权益,关注百姓生活”。结果使我们远离老百姓,远离人民,缺乏老百姓的理解支持。其实我们的思路是这样的,通过建立民主宪政,建立多党制,建立监督机制,减少社会各种不合理现象,最终使广大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是我们很少提我们的目的,只提我们的手段,这是我们的一个误区。
   
    老百姓也知道只有建立民主宪政,建立多党制,建立监督机制,才能减少社会各种不合理现象,广大老百姓最终才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广大老百姓受天性的约束,他们需要“充分正当和公开说得出来”的理由。他们不敢接近“民主宪政、多党制”这些说法,他们只敢接近“老百姓的利益不应受侵害,要保护老百姓的住房、就业、子女上学、医疗、养老的利益”等说法,因为后者可以公开说得出来。我们应该适应老百姓,而不应该让老百姓适应我们。
   
    为老百姓说话做事,我们就要理解老百姓的天性,我们的方式就应是温和的、不激进的,只要这样我们才能和老百姓融合在一起。我们的方法应符合这几个条件,一、可以被中国老百姓接受,中国老百姓可以公开参与;二、可以国内外公开联手进行,由国外转向国内,以国内为重点;三、还要有一定影响,可被国际媒体注意,能得到国际各界支持。我知道这很难,但不是没有可能。
   
    第三个问题是国外、国内如何联手共同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我们现在有一定的活动空间,最起码和几年前比我们的活动空间很大。现在何德普等朋友可以公开存在、公开活动,而在几年前可能早就入狱了。现在我们的很多朋友都可以公开地接受境外记者采访,公开的在海外刊物上发表文章,这在几年前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利用足这些活动空间。
   
    接受记者采访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而在记者手里;公开发表文章,能发表的刊物也不多。我们应该利用因特网,利用我们的网站。希望国外的朋友建立一个相应的网站,或者在原有的网站上开辟一个拦目,它只局限在老百姓这个问题上,老百姓受逼迫的个案,老百姓苦难的根源,老百姓如何对待各种欺压,农民如何面对各种摊派等等。
   
    国内朋友写这样的文章不会有什么危险,国外朋友帮助国内的朋友也不会给国内的朋友带来什么危险,我们可以公开联系。公开化会使文章不激进,我们的事业不应是激进的,而应是实实在在。从一点一滴做起,从老百姓问题这个最容易下手的地方做起,从我们具有的因特网做起,只要我们国内外一起工作,我们就会做大。
   
    国外的朋友可以公开地为国内的文章支付稿费,因为我们的文章没有什么犯忌讳的。公开化,国外朋友谁捐献的稿费我们公开他,以示表扬他的捐献;国内谁接受的稿费我们也公开他,以示支持和鼓励他的工作。公开一段时间,我们没有事,而且还受到支持帮助,老百姓看到了,广大的老百姓就会加入进来,一件事有广大人民的参与就有希望了。
   
    这些是我个人的看法,可能有很大的局限,这多少与我本身只是一个老百姓有关,我希望大家能在讨论其他问题后,能有时间谈论一下这个问题,并讨论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即使没有讨论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但也应把为中国老百姓说话做事作为以后工作的一个重点突出出来。
   
    此致
   
    敬礼
   
    你们的朋友 徐永海
    2000年10月24日星期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