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南池子之劫]
徐永海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池子之劫

   
   附:南池子之劫
   
   南方周末   2002-07-04 11:42:19
   

     先是拆掉了北京优雅的裙裾把她怀揣的珍宝抛进垃圾堆然后迫她披挂上现代化的零碎这些我们已经忍下了可是,现在,手术刀已经磨好要给城市做最后的整容……
   
    南池子之劫
   
      □本报驻京记者 南香红
   
     根据记者的了解,已经在南池子实施的拆迁方案并未得到北京市规划主管部门的批准。
   
     专家明确指出这次修缮改建方案的问题:一、缺乏统一的组织和
   认真的研究,随意扩大试点范围,更改保护规划和策略,将改善类和
   改造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简单归为改建类,许多风貌和质量较好的院
   落被强制拆除,破坏了保护区街区风貌。二、缺乏居民的参与,没有
   发动和利用居民对历史保护的积极性,使得保护方式简单化,无法实
   现将社区建筑和政府行为结合的可持续发展方式。三、将《北京市关
   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房屋修缮和改建的有关规定》中保护为主、保持
   原有风貌、以院落为单位修缮改建、居民自己决定去留的方式完全抛
   弃。
   
     "以拆促迁"的行为已经停下来了。我们不知道这种停止是暂停
   或终止。
   
   受伤的南池子,你还能回复往日的风韵吗?
   
     南池子在北京是一个特殊的地方。
   
     它位于故宫东南侧,历史上它是紫禁城的一部分,曾作为官署和
   库房用地,一直是一块不能随便出入的禁地。民国时期厚厚的隔墙才
   被打开了一个门洞,后发展成为以居住为主的街区。
   
     近百年来,那道厚厚的高墙不仅屏蔽了长安街的车水马龙,保有
   了南池子幽静与安宁的品格,还基本完好地保有了北京传统民居区的
   风貌、格局及氛围。"捷报司"、"缎库胡同"、"灯笼库胡同"、"
   瓷器库",一个个古老的名字和一座座上百年的老宅都蕴含着一段段
   古老的历史。
   
     2000年,北京市有关部门划定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南池子是其
   中的修缮与改建试点。
   
     修缮与改建的思路经过三次专家评审会后终于敲定为规划方案:
   不搞大拆大建,尽量保持原有街巷格局,遵循按院落和基本风貌修缮。
   居住建筑基本遵照原有的宅基地,其走向形式大致不变,最大限度保
   持街区肌理,保证建筑外部空间环境的持续发展,也使得原来的胡同
   得以保留。对居民的安置,实行就地留住、外迁、房屋置换相结合,
   鼓励外迁。
   
     今年5月14日,两张没有落款单位的"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历史
   文化保护区(试点)修缮房屋和改建实施细则"(下称细则)贴在了
   南池子大街的墙上。这个细则的落款没有公章,没有单位,只署有一
   个日期,"二○○二年五月十一日"。
   
     细则上表示,将拆除南池子240个院落中的231个,拆除后的核心
   地带计划修建2层的单元式小楼,美其名曰"四合楼",用于居民回
   迁,其余的拟建一批高档商品房。
   
     细则给居民安置问题提供了三种办法:回迁、异地安置和货币补
   偿,并要求南池子的900多户居民必须在一个月内全部迁出。
   
     在细则之前,南池子的居民们说,迁拆办的工作人员在没有征得
   私房主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进入居民家进行房屋评估。
   住南池子大街80号院的沈桂芝大妈说,她忽然发现家的院墙被画
   了一个大大的白圆圈,圆圈里面是一个大大的白字---"拆"。
   
     拆迁受到了2/3居民的抵制,一是因为细则与市政府的规划完全
   相悖,二是因为居民认为三条安置办法"都是死胡同"。
   
     从5月到6月底,只有1/3的居民主动迁出,600余户居民拒绝搬
   走。不愿走的居民说,那些愿走的大多数只有户口房屋在南池子,人
   早就离开了;另一部分是想回迁的,他们希望提前登记能够选一个朝
   向好一点的房子。
   
     一封由15户私房主签名和一封由130多位居民签名的投诉信分别
   被交到了北京市市长、东城区区长和东城区房地产经营管理中心主任
   手里,同时也使南池子居民和拆迁部门的对立达到极点。负责起草投
   诉信的居民代表也因此先后两次被打。
   
     在接到了"必须在6月16日之前搬走,否则每天罚款500元"的最
   后通牒后,拖拉机出现在南池子,居民们的房子开始陆续地被强行拆
   除。"十几个人上房就揭瓦,见了玻璃就砸。"居民们说。
   
     据当地居民说,6月11日,北京市市长刘淇赴南池子作现场调查,
   听取居民意见。刘淇的南池子之行被当地居民称为"市长微服私访"。
   
     "市长指着普渡寺西巷的一处房子说:'这么好的房子也要拆?
   把那个拆字抹了!'"市长的到来为居民们增加了坚守的信心,却没
   能使对南池子的洗劫真正停下来。
   
     80号院就是在市长微服私访后被拆掉的。住在院里的沈桂芝大妈
   说,拆房人对她说他们是从监狱里出来的,他们在墙上挖了洞跳进院
   里,先是把东屋的门砸了,然后把房上的瓦揭了下来。第二天这些瓦
   就被拆迁的人卖了,而房檐上拆下的精美木雕当时就被人偷偷装进了
   口袋。
   
     南池子的问题引起了学者与专家的关注。
   
     专家明确指出这次修缮改建方案的问题:一、缺乏统一的组织和
   认真的研究,随意扩大试点范围,更改保护规划和策略,将改善类和
   改造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类别简单归为改建类,许多风貌和质量较好
   的院落被强制拆除,破坏了保护区街区风貌。二、缺乏居民的参与,
   没有发动和利用居民对历史保护的积极性,使得保护方式简单化,无
   法实现将社区建筑和政府行为结合的可持续发展方式。三、将《北京
   市关于历史文化保护区内房屋修缮和改建的有关规定》中保护为主、
   保持原有风貌、以院落为单位修缮改建、居民自己决定去留的方式完
   全抛弃。
   
     北京市建筑工程学院姜中光教授的研究生对南池子所有街道、胡
   同和居民房屋情况作过调查,他认为南池子有许多民国时期的民居保
   存完好,只是由于人口的增多出现了一些乱建的小房,只要把这些违
   章建筑拆除,古老的四合院的格局就会完整地显露出来。
   
     根据记者的了解,已经在南池子实施的拆迁方案尚未得到北京市
   规划主管部门的批准。6月下旬,北京市府召开了一个由刘敬平副市
   长主持的有关南池子修改方案的论证会。记者电话采访了与会的有关
   专家,据他们说,在论证会上,有关方面提出的方案中,受保护的四
   合院已从原来告示中的9个扩大到20个。
   
     "以拆促迁"的行为已经停下来了。我们不知道这种停止是暂停
   或终止。受伤的南池子,你还能回复往日的风韵吗?
   图:
   
     南池子,位于故宫东南侧,历史上曾为紫禁城的一部分、内务府重地,目前它正面临一场浩劫……下图由左至右分别为:南池子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地形图、清代地形图、改建方案中的地形图。
   
     这是法国画家乔得龙笔下的南池子。
     乔得龙在北京生活了6年,用中国的水墨笔法记录北京的胡同和
   四合院6年。
   为了生存,他边画边卖,但他现在很后悔,因为很多画中的四合
   院已经不在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