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徐永海
·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耶稣是光能使我们心中充满爱——2017-6-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7月
·家庭教会学圣经警察来查身份证
·认子的连父也有了为此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7-7圣爱团契圣经
·主是义的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7-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7年7月17日这几天我又遭软禁了
·请为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祈祷
·709曾遭拘一月的宁惠荣现又遭关医院已9个月
·圣灵来自耶稣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7-2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信奉上帝儿子耶稣我们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7-28圣爱团契圣经
8月
·只有耶稣才是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8-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关注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
·行善的属乎神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8-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患脑瘤病危的义士扬天水祈祷
·请为患脑瘤病危的义士扬天水祈祷
·请为患脑瘤病危的义士扬天水祈祷
·请帮帮王连禧28年前他因风波被判过死刑
·请帮帮王连禧28年前他因风波被判过死刑
·耶稣就是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8-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9月
·效主爱人
·我们听道更好行道来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9-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单单地效法耶稣来走好耶稣十字架道路——2017-9-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9-15圣爱团契圣
·中秋节前圣爱团契众肢体看望死刑犯王连禧
·不要只求好处更要坚定的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9-29圣爱团契圣经学
10月
·中秋节前圣爱团契众肢体看望死刑犯王连禧
11月
·因十九大遭软禁的基督徒良心犯请求关注
·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12月
·应根据自己的表象能力来选择学业
·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表象能力的比较分析
·为遭刑拘的基督徒北京访民叶国柱叶国强祈祷
·为遭刑拘的基督徒北京访民叶国柱叶国强祈祷
·北京召开世界政党对话会我遭软禁在家中
·欧盟使馆有活动我被软禁在家中
·圣爱团契肢体看望了患肺炎的死刑犯王连禧
·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访民王金玲王春波看望了被抓的访民叶国强家人
·访民王金玲王春波看望了被抓的访民叶国强家人
2018年
1月
·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主耶稣是义的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8年1月17日我徐永海遭软禁半天
·上帝就是爱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1-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要有耶稣的生命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1-26圣爱团契圣经
2月
·新宗教条例实施第二天基督徒聚会学圣经警察来上岗
·耶稣是唯一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9年前的64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
·行善的属乎神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就是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2-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王荔蕻大姐给予帮助
·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
·信仰与科学没有冲突我要为信仰竭力争辩
3月
·落在百般的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8-3-2圣爱团契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国内良心犯的关心帮助
·因两会遭软禁者就脑科学致信两会代表委员
·怀念主内肢体维权律师李柏光弟兄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3-9圣爱团契圣经学
·只有十字架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我们要走好这条道路——2018-3-16圣爱团
·不要只求好处而要坚定的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3-23圣爱团契圣经学
·不要想着贿赂神明而要坚定地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8-3-30圣爱团契圣
4月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圣经中的天堂灵魂是真的存在——2018-4-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4月12日后我徐永海又遭软禁这到底是为什么
·养老院里的王连禧感谢高洪明孙立勇周峰锁的关心
·进一步理解空间膨胀理论与宇宙空间的形状是环的立方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圣经中的千禧年一定会实现——2018-4-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质量与体积的统一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圣经中的地狱真的存在——2018-4-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圣经中的末日审判真的存在——2018-4-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5月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圣经中的荣耀冠冕真的存在——2018-5-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看望又住院的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等朋友的爱心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耶稣是上帝的爱子是真的——2018-5-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耶稣就是上帝——2018-5-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
·科学可以告诉我们圣经中的新天新地是真的——2018-5-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说几件神迹奇事
6月
·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耶稣就是那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2018-6-1圣爱团契圣
·虽因六四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前来学圣经
·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是属灵前辈留下的宝贵财富
·因六四遭软禁的徐永海在家写了几篇文章
·因六四和青岛上合峰会徐永海已遭软禁14天
·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2018-6-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64和上合会我徐永海被软禁了16天
·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为什么要信耶稣的名——2018-6-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科学可以帮助我们知道为什么上帝就是爱——2018-6-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妻儿无家可归十余年
·大校飞行员家遭强拆妻儿无家可归十余年
·六四后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附: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方周末   2002-07-04 11:56:54

   
   □本报驻京记者 张捷
   
     危改,在1990年实施之初,曾经引来老百姓的欢呼,然而很快地,人们就发现,由于权力不放,论证不到位,危改不时地演变成强暴与掠夺。
   
     "四三三"危改
   
     "1990年4月30日,市长办公会决定,开始实施成片的危旧房改造。"北京市规划局原局长、总建筑师刘小石说。
   
     最初的改造是富有成效的,一些真正破败的房子被拆除重建,比如北河沿危改片,这是北京有名的低洼地区,每逢下雨房管部门都要提前将抽水泵运到现场。遇到大暴雨,居民的床板都会被淹。
   
     危改的狂热开始于1992年,北京市将危改项目的审批权下放到了区政府。"一些人认为房地产可以空手套白狼。全区各系统各单位都争着上危改项目。区政府部分单位办公用房紧张,选块地;街道经济要发展,选块地。"原为北京市东城区规划委的一位工作人员撰文探讨危改问题时写道。
   
     "似乎只要开发商不提出拆故宫,哪儿都可以立项改造,这怎么行?"
   
     1993到1995年间,北京出现了700多家市、区所属的项目公司,他们举起参与政府"安危解困"的牌子,以"先划拨,后出让"的形式拿到土地使用权。
   
     一方面获得大量区位优良的土地,另一方面享受政府给予的各项优惠政策,一些海外投资商也积极介入危改。常见的模式是:拥有地皮但缺少资金的国有开发公司与海外投资合作,组成项目公司。这种方式被称为"借鸡生蛋"。
   
     危改立项从旧城周边渗透到中心部位,从分散的点、片发展到连点成片、连街成片。1992到1997年间,北京市立项的危改片达到114片,近11.8平方公里,占整个旧城面积的五分之一。
   
     一些王府和保存较好的四合院因为地段好、人口少、拆迁费用低而被首先选中。危房问题比较严重的地区恰恰成为弃儿。
   
     被圈入危改片的房屋一律拆除重建。关于危改的"四三三"民谣流转在北京民间。开发商"四快":快轰、快拆、快盖、快卖。官员"三拍":拍脑袋、拍胸脯、拍屁股。旧城"三光":房拆光、人搬光、树砍光。
   
     害怕拆迁的穷人
   
     1998年4月,由北京市规划局主办的《北京规划建设》杂志中出现了这样的文字:"最初,老百姓听到拆迁的消息往往激动得睡不着觉,整条胡同都沸腾起来,可现如今情况不同了。老百姓怕拆迁,听到拆迁的消息就发愁,有的人彻夜难眠。"
   
     回迁率急剧下降。1997年底到1998年初,东城区规委对全区万米以上的在施项目进行调查时发现项目结构明显不合理,其中商厦、写字楼占总建筑面积的83%,住宅仅占7%。
   
     1998年之前,北京市拆迁施行实物安置,大量的居民被搬迁到了远郊区县。"表面上我们获得了更宽敞的房子,但是得不偿失。"很多被迁居民这样说,"就医、工作、孩子上学都是麻烦。"
   
     1994年,一位老人从繁华地带东四搬到了当时尚未修通的东四环外一个小区。但是公费医疗的定点医院在旧城内,每次看病,来回需要走七八里路,换三次车,路上花费四五个小时。另一位搬迁到大兴县清源西里的小学班主任,每天早上4点就要起床,以便赶第一趟班车到校带学生早读。
   
     对于那些下岗后从事小本买卖或在服务行业工作的居民而言,搬到人口稀疏的郊外去住,实际还意味着再次下岗。很多居民在反对拆迁时都会引用这句流传甚广的话:在市区卖碗凉水就能挣钱,可到郊区行吗?
   
     "有人认为旧城的土地值钱,贫穷的居民就应该住到郊外去。旧城居民的确比较穷,他们只能住旧城里这些房管所的廉租公房或者祖上传下来的私房。但是正因为穷,他们才更依赖城市。"世界银行城市规划专家方可博士说。
   
     1998年12月,北京市出台了新法规,改实物安置为货币安置,但是这并不解决根本问题。许多居民反映,货币安置标准偏低,拿着拆迁款却在市里买不起房,只能住到远郊区去,一些居民称其为第二次插队。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反对拆迁。有些人自己在外面有房,他们很高兴,拿了钱就走了。绝望的是我们这些走也走不起,回也回不起的穷人。我不知道危改到底是为谁解困。"正面临拆迁的一位南池子居民说。
   
     "文化的自杀"
   
     1998年5月7日,法国《世界报》出现了不无讽刺挖苦意味的标题,"让上千个曼哈顿在古老的中国遍地开花吧"。文章说,标志着北京特色的四合院胡同正在被消灭殆尽,土地投机者正在毁掉连在"文化大革命"中都可以保存下来的一切。
   
     《费加罗报》则说:"今天此地的开发商们正在像摆葱头一样密密排列着他们的塔楼。似乎没有什么可阻挡住这场文化的自杀。"
   
     北京广渠门内大街207号四合院,因广安大街扩建而面临灭顶之灾。这是惟一被学术界认定的曹雪芹故居遗址。
   
     新华社记者探访部分屋顶和墙已经严重破坏的区级文保单位蔡元培故居时,被一位自称是市政工程部门的工作人员大声责问:"这个院子,它值得保吗?你看,就这房子,是文物吗?"
   
     粤东新馆,宣武区政协的纪念戊戌百年座谈会的同一天,民工对这座戊戌变法的纪念地挥起了镐头。
   
     传统的社会结构与生活方式不得不和老房子一起消失。南池子一位78岁的老人对院子里的一棵30多年的石榴树充满留恋。"每年结石榴,街坊都能吃得着。我们自己吃掉在地上砸碎了的。"
   
     李苦禅之子、全国政协委员李燕对"老北京味儿"的消失深为遗憾。"京味艺术就是靠北京听众抚养起来的。现在有谁会为了听一场戏从顺义县赶到城里?失去了原有的群众基础,也就不可能培养出新一代的听众。"
   
     "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中国就只有首都没有北京了。"李燕说。
   
     聚焦旧城
   
     反对危改者认为,大拆大建的危改,既不现实又不经济,还引发了一系列城市问题。
   
     然而,是什么力量在推动着一切?"政绩和利益。个别管事的人一见香港的房子那么高那么亮堂堂的,就已经倾倒了。而开发商是为了赚钱,把你变成丑八怪也无所谓。无知啊,无畏啊。"原北京市规划总建筑师刘小石说。
   
     "有个区开发公司要求增加建筑层数,当时我经手没有同意,区建委主任就找到我,说要帮开发公司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开发公司曾经为区里的环卫工人提供了多少套房子。"
   
     当更多的权力下放到区的时候,每个区都试图建设五脏俱全的现代化小麻雀。1992年,西城区政府提出建设金融街的构想。而按照北京最初的规划,北京的CBD商务区规划在朝阳区。
   
     "我问为什么要建。一个副区长说,因为南边有一个人民银行,北边有一个中国银行,还因为西城区的存款是全市最多的。金融不是存款,这根本讲不通,"刘小石说,"而且都以危改的名义进行。最好的地段,哪有那么多危房?"
   
     金融街之后,东方广场等一大批以商业写字楼为主的超大型房地产项目在各旧城区相继出现。
   
     "如此分散且违反城市规划要求的大规模开发,造成基础设施的分散重复建设,导致北京迄今为止没有形成一个高度现代化国际化的商务中心,实际上延误了北京的国际化进程。"世界银行城市规划专家方可博士说。
   
     "在旧城内大规模拆房开路的做法,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交通拥堵,反而加剧了旧城'聚焦',使旧城陷入'面多加水,水多加面'的恶性循环。"方可说。
   
     1990年大规模危改开始时,旧城内约1/3的房屋是危房。现在,大部分旧城居住区已经被划为危改区落入开发商手中,还有大量已经列为危改的项目尚未启动。
   
     这给旧城带来了新的麻烦。什刹海烟袋斜街一带,90年代初房屋质量还相当好,1993年划定危改片后房屋质量迅速下降。一个地区一旦被划为危改区,各种买卖交换商铺的行为会立刻停止,房管所和居民也不再对住房进行正常维修。
   
     1999年世界建筑师大会在北京召开,国外建筑师对北京表示了普遍的失望。一篇名为《北京:世界建筑中心》的文章,将这个城市评价为"集中体现了世纪之交建筑和城市发展的种种过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