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徐永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对右派老人和艺术家说真的存在灵魂
·为将要受洗的李金芳姊妹祈祷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为孙文广老师与师母祈祷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大脑前额叶研究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就脑科学研究致信给各大学师生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我们访民学圣经是美好事都应来支持
·望肢体们为北京的一个访民团契祈祷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为正坐牢的维权人李焕君姊妹祈祷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2013-10-22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为在葛志慧姊妹家的访民团契祈祷——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徐永海

   
   
   2001年10月19日
   
    1994年的夏天,得知一些朋友在筹备组建《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现在一些新兴的资本家,他们本身就是流氓,就是黑势力,对待打工者比过去的资本家还黑。现在组建《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保护劳动者的权益,保护打工者的权益,真是太好了。
   
    可是同时又得知,因为这件事其中的一些朋友被抓了,如刘念春、袁红冰等,我心中很难过。为此,我和华惠奇弟兄去了刘念春家,看望他的家人。在那一天我们还见到了沙裕光,那一天他也是去看望刘念春家人的。据说沙裕光为筹备“劳盟”也做了不少事情。
   
    沙裕光是79年西单民主墙的老人儿,沙裕光曾组织《中华四五》。老沙那时也是个人物,曾在天安门广场讲过演。以后我在老沙家,看到老沙在天安门广场讲演的照片。
   
    老沙,人很随和。94年、95年,他多次参加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还和我们一起去过袁相忱牧师家,但老沙那时还没有信上帝。别人曾对我谈到过老沙,说老沙很清苦,老沙的衣服都是妻子做的。以后和老沙熟了,我曾和老沙谈到过这件事,老沙说:“没有那么清苦,自己做衣服也没什么,我家的家具也都是我自己打的哪,小房也是我自己盖的。”
   
    在5月20前后,在刘凤钢家中,我和刘凤钢、沙裕光在一起,老沙提议让我们学习《圣经•罗马书》中的这段话,“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在那个时候,学习这段经文,真是不容易。
   
    在5月25日,我被抓,并被劳动教养两年,罪名是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制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上签名和1994年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我不服,向北京市西城法院诉讼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1996年2月29日那一天开庭,旁听的有沙裕光,当时我心里那叫安慰,朋友没有忘记我。我异常兴奋,整个开庭我是语言诙谐,使得严肃的法庭审理不时出现笑声。
   
    1998年后,老沙时常参加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2000年后,我家有了基督教家庭聚会,老沙每次都来,是我这个家庭聚会最基本成员。老沙信了主,成了基督徒,《圣经》已通读过数遍。
   
    老沙写过很多文章,关心政治和信仰问题,写过《我们不以盼望为羞耻》、《上帝在中国》、《反思法轮功及其它》、《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沙裕光谈北京房改》、《从江泽民“三个代表”说到北京房改》等。
   
    1999年的一天,我到老沙家,就“应该多为老百姓做事情”有一次讨论。在此过程中,也有争论,我说,先不要争论,明天我写出来,给你,你看后,咱们再争论。写好后我给老沙,老沙说:“我不和你争论,和你争论,我就要站在老百姓的对立面上了。我的亲生父母就是老百姓,老百姓就是我的亲生父母。”在为老百这点上,我和老沙是一致的。在我给老沙的这篇草稿基础上,我写出了一篇文章《走老百姓道路》。
   
    我是老百姓,老沙也是老百姓,我们老百姓真是太难了。就拿老沙来说,目前老沙正面临拆迁,他遇到了一生中过不去的坎。老沙没有弟兄姐妹,父母留下两间承租住房,房子很简单,但在老沙的拾掇下,也还不错。两间住房有40来平方米,加上老沙自己接出来的两间小屋和一间厨房,总共也有60多平方米。现在拆迁,如果要搬回来,就要交钱,按老沙的说法就是要交大钱,要交20万、30万。老沙两口子给国家干了一辈子,现在都退休了,一生他们全部工资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钱,他们不知如何是好?
   
    拆迁时,你家原有住房,开发商每平方米给你7000元,他把你们这一片平房拆了,盖上高楼,再卖给你,你要再添十几万、几十万才能住进去。因为是盖的高楼,有几十层或十几层,除了卖给原住户,还富余很多房,他再卖给其他人,这样开发商发了大财。
   
    现在,拆迁有个好名字,叫“房改加危改”,说白了,就是你要多交钱,开发商要多挣钱。有了这个“房改加危改”的名字,你家原有住房,他每平方米只给3500元。即使是7000元,你要卖他盖好的楼房,也要添很多钱,如果是3500元,你就添的更多了。老沙面临的拆迁属于“房改加危改”。
   
    老沙老两口给国家干一辈子,没有这么多钱,如何是好。开发商给你出了一个主意,让你贷款,让你借银行的钱。看来,老沙后半辈子要当“杨白劳”了。以后中国将走向法制社会,赖帐不还钱的事可能不允许发生了。还不上钱是否要流落街头,看来很有可能。老沙,借了钱如何还,这老两口子到时只有流落街头这一步了。
   
    不是以后要流落街头,其实现在就要流落街头。你原有的平房拆了,楼房盖起来要三年、三年半以后,合同上就是这样写的。这段时间,老百姓住在那,人家不管,开发商不管。目前在北京,租一个一居室要1500元,两居室要2000元多,一年要2万元,三年要6万元。老沙那里来这么多钱,两口子一月退休费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看来,老沙只有流落街头这一步了。
   
   徐永海
   2001年10月1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