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徐永海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附: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尊敬的汪光焘副市长:
   

    您好!
   
    我叫朴玉贤,女,朝鲜族人,今年63岁,原系北京南隆技工贸发展总公司项目经理。
   
    1993年7月6日,南隆公司与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办事处社区服务中心签订了《联合开办〈金龙综合娱乐厅〉合同书》。金龙综合娱乐厅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北门仓胡同63号旁门社区服务中心内二楼,面积是238平方米。
   
    在南隆公司的同意下,我辞去了原有职务,承包了金龙娱乐厅的经营管理。即由我个人全额出资,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一直经营到五年合同期满为止。
   
    为了适应娱乐厅经营活动的需要,增加营业收入,1998年2月,即距合同期满前半年,在征得社区服务中心领导的同意下,由我个人出资32万元对娱乐厅进行了改造和装修,接着又投入30万元配套了新的音响设备,同时还投入1.6万元对原来的老设备进行了保养和更换。
   
    五年合同期满后,双方经过友好协商,于1999年12月31日续签了《财产租赁协议书》,总租期为3年,每年租金为18万元,租期从2000年2月1日算起,到2003年2月1日结束。
   
    新合同签定后,由于一些原因,我从2001年2月26日才开始重新营业。可是几天后,即2001年3月8日,我突然接到了街道办事处的通知:由于市危房改造的需要,要求我最迟于3月15日前必须搬出娱乐厅。将娱乐厅交给拆迁指挥部使用。当我提出应有合理的经济补偿时,街道办事处的领导断然拒绝,答复是没有任何经济补偿。
   
    尊敬的汪光焘副市长:我先后投资63.6万元对金龙娱乐厅进行改造和装修。一部分资金是我卖掉了在沈阳市我唯一的房产所得,另一部分资金是向亲友高息借贷。按照正常经营,我不仅能收回投入,还能得到一定利润。可是这个拆迁,可以说将我使血本无归。这次拆迁,事先没有任何预兆,也从没有人向我打过招呼,早知今日,我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我目前的状况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垅,举债50多万元,孩子重病住院,我眼下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我是金龙娱乐厅的实际经营者,因为房改强行让我搬走,而且不给我一分钱的经济补偿,把我逼上绝路,这公平吗?
   
    尊敬的汪光焘副市长:我知道您是分管危房改造工作的,我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过问一下我的事情,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我的经济损失给予合情、合理、合法的经济补偿,使我的损失减少到我能承受的程度,救我于水火之中,为我们老百姓做主,维护我们老百姓的生存权利。
    致以深深的谢意。
    朴玉贤敬上
    2001年4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