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徐水良文集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徐水良

2009-11-11

   对施化、自由主义者、花瓶民运和中共地下势力等任意捏造历史,任意捏造历史规律,任意撒谎,闭着眼睛胡说八道,攻击革命,鼓吹告别革命的那些人,现在其实已经没必要重视他们。

   一开始,二十年前,他们的谎言和欺骗,在自由主义和中共地下势力刚刚开始统一运作,统一炮制和统一鼓吹“告别革命”,并写出《告别革命》等谎言欺骗书籍时,气势汹汹,能够欺骗一些不知道历史的人。但是,这些年他们的谎言一再被揭穿,到现在,他们不过是黔驴技穷,不断采用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做法而已。

   其实,我们只要提提世界历史,绝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都由革命或战争建立起来的事实,就足以揭穿他们的谎言。

   我们提提英国的民主制度,是经过流血的暴力革命——清教革命,和不流血的暴力革命——光荣革命,两次革命,才得以建立起来;提提美国的民主制度,通过暴力革命——独立战争(中国人称呼)或——美国革命(美国人称呼)才得以建立起来;提提德国,日本等轴心国的民主制度,是盟军用数千万军队打败轴心国军队,当时的民主国家才得以在这些国家建立民主制度。提提没有这些暴力革命或战争,就不可能建立民主制度。他们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民主当然是由人来建立的,暴力也是人的暴力,但是,人如果不用革命——也即革命性质的造反,包括和平革命,暴力革命,或者战争,来扫除专制主义的阻力,民主制度能够建立起来吗?其中,人们有时不得不采用的革命暴力、或规模比一般革命暴力更大的战争暴力,去对付专制主义的、法西斯的,极权主义的暴力。因为专制主义者坚持使用警察、军队、监狱、战争等等暴力对付你,迫使你不得不用正义暴力来对抗反动暴力,包括争取警察和军队的倒戈和起义,来抵抗反动暴力。因为你无法用讲大道理的口水来消灭这些专制主义的暴力。

   在建立民主制度的这种过程中,造反、革命、暴力或战争,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使用这些手段,是为了建立民主制度,以及实现世界和平。

   造反、革命、暴力或战争,当然不见得能建立民主制度。使用他们能不能建立民主制度,首先取决于人们使用这些手段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民主,其次是民主和专制的力量对比。

   所以,故意把目的是为了建立民主制度的、进步性质、革命性质的造反、革命、暴力或战争,与共产党以建立专政(即专制)制度为目的、反动的造反、革命、暴力或战争混淆起来,来混淆是非,其目的,就是否定革命,维护中共的长久统治,实现中共“稳定压倒一切”和“长治久安”的任务。

   附:

革命、造反出民主是政治常态

张三一言

   施化先生反革命反造反理论山穷水尽了。山穷水尽表现在每一篇文章都是前文重复,炒冷饭,没有新意;随意裁剪事实,对自己论点有利的就放大拔高,不利的就抹煞,裁剪掉;每一个论点都不敢正面事实,只能用“我说是就是是,不是也是是”的武断;因需要而任意变更概念。

   [一]、概念不清就说理不清

   施化先生说:『我不是不承认暴力能够改变社会形态,但是暴力永远造不出民主。』

   这个判断成立吗?先简单指出上判断的概念混乱(在后面才谈事实)。

   最基的社会型态有两种:专制型态和民主型态。既然“暴力能够改变社会形态”,理所当然暴力就能够改专制社会型态为民主型态;为甚么又“永远造不出民主”?这是其一。其二,施化先生一贯说暴力造反、暴力革命的概念就是改朝换代,即只能是由新的专制暴政取代旧的专制暴政,也就是永远不能出现另一种社会型态取代原有的社会型态,现在怎么突然又变成“能够改变社会形态”了呢?为了理论方便,随心所欲地改变概念;到底是要人相信你的暴力不能够改变社会形态,还是暴力能够改变社会形态?

   [二]、不尊事实、违背事实的理论必是谬论

   施化先生说“暴力永远造不出民主”,就必须证明人类史上绝对没有一个由暴力造出来的民主,若有一个,这个立论就破产。

   请看:

   没有一个正常的人能否认美国独立战争立国是暴力造反、革命立国,立了民主之国,而且是民主典范之国。孙中山搞了一个如假包换的辛亥革命(施化先生说孙是蒋毛暴力革命的祖师爷),根据孙中山建国大纲思想立了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民国宪法,经过训政的不民主阶段和横插了蒋介石的独裁,最后克服挫折建成了如假包换的宪政民主制度。只这两个事实就彻底否定了施化先生的“暴力永远造不出民主”结论。面对这种令施化先生理论破产的事实,施化先生用的是强横否定事实的办法:强说美国立国不是使用暴力,没有革命,没有造反,而是他自创的“革政”。请看施化先生提出的随心所欲的辩驳事实。

   施化先生如是说:『美国的政体形成于“大陆制宪会议”,这个会议是非暴力的。』

   请看事实。1775年4月北美独立战争已经爆发;1775年6月15日,第二届大陆会议举行,并决定殖民地居民组建正规的大陆军,北美独立战争全面展开(此前局部战争早己展开)。到1776年初,大陆会议通过了独立方案。美国的历史事实就是先发起建立政治实体的独立革命造反的战争,后制定建立政治实体的宪法。请问施化先生,在战争发生后开了一个“非暴力的”“制宪会议”就可以否定先已存在的战争这一事实吗?如果可以,共产党也在挑起内战后开了一个“非暴力的”“政治协商会议(制定宪法性的共同纲领)”,那么共产党就是用非革命战争手段建立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在辛亥革命后,1912年3月8日由当时位于南京的中华民国参议院所制定具有「宪法」性的文件《中华民国临时约法》;1912年3月8日由中华民国参议院通过,3月11日公布实施;这个参议院会议也是非暴力的。那么孙中山是不是用非革命战争手段建立其中华民国的?同类事实同一逻辑,你为甚么又强调毛蒋是暴力革命?

   因为要否定美国人造英国人反的暴力革命,施化先生就随意选取、拔高、放大一个“大陆制宪会议”,并用它来否定他要否定的美国人暴力造反革命;因为要强调孙中山和毛泽东暴力造反革命,所以他们召开的制宪会议就在施他的事实世界中消失了。美国的独立(立国)是由暴力革命战争打造出来的,这是铁一般的历史事实。你的评论并非一言九鼎,并不会因为你已经“专门为此写过评论”事实就会消失、不存在了的。

   再添加一点儿施化先生随意抹煞事实的小资料。施化先生说:『后来(张注:指美国独立战争后)同样推翻殖民统治的百十个其它国家,包括现在还在战乱中的非洲国家和在民主之路上苦苦求索的南美和亚洲国家,都没有用独立战争换来民主。』请问施化先生,东帝汶有没有进行过独立游击战争?请问施化先生,斯洛维尼亚独立战争(1991年)、克罗埃西亚独立战争(1991年-1995年)、波斯尼亚独立战争(1992年-1995年)、科索沃独立战争(1999年),这是甚么东西呀?这些独立战争立国后的政治现实是印证你还是否定了你的『暴力永远造不出民主』高论?信口开河,小心为要。

   类似这样“我说是就是是,不是也是是”的武断的思路,随意选取、拔高、放大其理论所需的事实,任意否定消弭其理论所所忌讳事实,在施化先生文章中随处可见。

   施化先生的这种思路逻辑是这样的:一个家庭,妹妹出世,这个妹妹是没有男性器官的,所以先前出世的哥哥就不存在了(为否定男孩用)。忌讳提及妹妹,视妹妹如同不曾出世,这个家庭只有一个男孩子了(为强调男孩用)。

   [三]、以片面取代全面是理论的致命伤

   施化先生说:『辛亥革命和民主的台湾,其中的因果关系不是没有,但不是根本原因。台湾的民主是台湾的进步人士坚持和平争取的结果,不是由于孙中山建立的民主体制。』

   这一承认有“辛亥革命和民主的台湾”有因果关系的说法比以往对此否定有所进步。

   也请看事实。

   所谓台湾的进步人士,指的就是民进党为主的反蒋反专制力量。民进党意识是推翻国民党外来政权统治,建立台湾国,是百分之一百的革命造反运动(不管它用暴力还是和平手段)。这完全符合施化先生『台湾不是由于孙中山建立的民主体制而来』的界定。按照施化先生这一说法,台湾人民就必须另外建立一个不是孙中山中华民国的国家(例如台湾民主国之类的国家)。按照施化先生这一说法在台湾的现政权就不是在原有基础上改良演变而来,而是要把原有的完全彻底推倒重来,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家;这就要用完全彻底的造反革命(不管它用暴力还是和平手段)才能达到。原来表现得彻底反造反反革命的施化先生其理论深层根据仍是完全彻底造反革命的。

   但是,台湾民进党在现实政治门争中是用和平手段争取实现中华民国宪法权利和赢取中华民国的执政权力;陈水扁当的是中华民国总统,而不是台湾国总统;现在也是受中华民国法律审判。以上所说的就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这事实就是明确无误地指出:到今天为止,在台湾国家实体还是继承孙中山的中华民国。所以正确的事实陈述是:孙中山为了建立民主体制,发起了辛亥暴力造反革命,创建民主宪政体制纲领,经历不民主的训政过度阶段,虽经专制挫折,辛好,在结束训政进入创建宪政期间之前后出现了台湾进步力量,即出现了有制衡的政治局面,于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安全地进入了民主宪政社会,最终实现了中华民国宪政民主政制实体。

   在这么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施化先生就是有胆量说“民主的台湾不是由于孙中山建立的民主体制而来”。

   施化先生错就错在,把一个历史事件所具有的多种组成部分(暴力战争、民族革命、民主革命、制定民主宪章、确定实现宪政的训政),和这个历史事件过程的多个阶段(革命、外战、内战、训政、建政;或专制、民主),按其需要,随心所欲地选择对其有利的那个部分(暴力革命、训政、专制),并用这一部分内容和过程取代、否定其它一切。这种论证方法,从观念上来说是欠缺理论信心、诚信,从水平上来说是欠缺辨识、辩论能力。

   其次施化先生错在分不清政治的质与量。

   施化先生说:『孙建立的是党国体制,更像现在的大陆而不是台湾。』六七十年前的中国民主派已经看出,国民党统治下的自由民主是多与少问题,共产党统治下的自由民主是有与无问题。施化先生认识水平远低于六七十年前的水平,所以,才会把在法理上和理念上有自由民主宪政的政治体制与法理上和理念上都绝对否定自由民主宪政的政治体制等同(更像)起来。说『孙建立的是党国体制,更像现在的大陆而不是台湾。』是不择手段强行判断而曝露出来的理论底气不足的表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