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
生存与超越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 作者:张庆成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2009-11-5 http://www.wyzxsx.com 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   近日,一篇报道称,湖北省崇阳县截至今年9月底,共发现73名艾滋病感染者,其中72人是农民,59人是外出打工期间感染。   这个消息令人吃惊,按照惯常的思维,很难把艾滋病和靠挣血汗钱养家糊口的农民工联系起来,但这是现实。这一现实表明,农民工正成为艾滋病的高危人群。这里,贴一篇我当年初为记者时的采访稿,以饲读者。   2005年9月6日,哈尔滨市南岗区闽江小区14栋一居民楼发生一起煤气泄漏事故,7名在“白家馆”饭店工作的女服务员被安排在法规明文禁止的有煤气管道设施的厨房里,致使一女子在睡觉时无意中把煤气阀门碰开酿成危险。记者在现场看到,狭小的厨房竟然放了8张床铺,连阳台门都被堵住了,屋子空气不流通,从而导致了7名女服务员全部一氧化碳中毒。打工者居住条件如此恶劣,生命安全如此被忽视,这一事件又将农民工的生存问题推到了公众面前,农民工在城市里生活状态究竟怎样?近日,记者对这些“被忽视的人群”进行了走访调查。            简陋的住宿条件   农民工基本不是本地人,他们遍布于城市的各行各业,但他们的住宿条件都简陋得让我们难以相信。建筑工人大多住在工地为他们搭建的临时工棚内,狭小的屋子,密密麻麻的床铺、肮脏的铺盖、不完善的通风设施?熏还有的连工棚都没有?熏干脆就住在报废的汽车里农民工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住宿条件;洗浴行业的务工人员晚上有的就睡在为搓澡准备的床上,有的酒店服务员等客人走后,拿出折叠床就住在酒店的大厅里。刚从肇东来哈市务工的张富友在林大附近的建筑工地做建筑工人,每天早上不到5点钟就要起来工作,到了晚上,他和其他20几个工人就挤在工地为他们临时建起的小二楼上,没有床板,只好把行李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在上面。由于是临时搭建的,所以窗户上并没有安装玻璃,赶上大雨天,房间内还会潲雨,地面上的潮气几天也不能蒸发。有的工人实在受不了雨水的袭击,就把多余的被褥搭在窗框上挡住雨水,没有多余行李的,就在附近找来一些废弃的胶合板挡在窗户上室内就更加潮湿。据张富友介绍,工地上原本给他们盖了一间简易工棚,但是随着工程的进展,简易工棚拆除了,没有办法现在只好住在这样的屋子了。   工人刘立文住处是防雨布搭建的简易工棚,一盏15瓦的灯泡发出暗淡昏黄的灯光,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内,狭窄的过道两旁各铺设上下两层通铺,木箱做墩,床板则由几块木板或竹板并排钉在一起,个别床板上有海绵样的床垫,通铺上铺有床单、凉席,有缝补痕迹、遍布污垢的棉被散乱地扔在床上。整个房间散发出潮湿发霉与汗臭味相混杂的难闻的气味,苍蝇、蚊子在工棚内乱飞,屋子没有换气口,没有风扇,通风只靠仅容纳一人进出的门,刘立文说“这屋子里住了30多人,夏天晚上这屋子热得像蒸笼,睡觉都喘不过气来,不过住久了也就习惯了。”   在这样简陋的住宿条件下,农民工大多还要承受12小时以上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许多工地做工的工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当工作到10个小时以后,大脑会完全不反应,工作完全变成机械的了。   农民工的洗澡问题也是一大难题,在一天汗流浃背的高强度工作后,农民工们都想洗个澡,凉快一下也去去汗臭味,可是大多工地都没有浴室,农民工们只能够用凉水冲一冲,或是去附近的河里洗一洗,这就又引出了是否“有违道德”的问题。   在哈尔滨市做绿化工作的李富贵说:“每天都在太阳下晒着,出了一身汗,下工后就想洗个澡,可工地没有澡堂子,不得已每天就用凉水站在外面冲一冲”。有的时候被过路的人看到还挺不好意思。因为没有专门的浴池,“女农民工在工地洗澡遭偷看不稀奇”、农民工赤身下河里洗澡被女大学生斥为“性骚扰”的也有过。              “半年没吃过肉了”   本来,农民工们干的基本都是重体力活,如果吃得不好、不卫生,肯定会对他们的身体有影响。但是,走进农民工,他们吃的状况同样让我们堪忧。大部分农民工为了省钱一顿饭或是吃两个馒头就咸菜对付一口、或是干脆一天就吃两顿饭,工地上的农民工吃的也不好,几乎全是每个季节最便宜的菜,汤多菜少,好久都不吃一顿肉,工地的食堂大部分就建在灰尘满天的工地现场,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卫生标准。   9月7号,记者来到哈尔滨市香坊区横道街45号附近,这里正在进行横道街居民楼的建设。给工人们做饭的灶房就建在到处是建筑材料的工地里,紧挨着正在施工的居民楼。两名负责做饭的妇女正在把刚蒸好的馒头拿出灶房,馒头没有任何遮盖就被放置在正在施工的尘土飞扬的工地空地上。记者走进灶房,看到由几片铁皮临时搭建的灶房里支起一口很大的铁锅,锅里正烧着一大锅开水,一名妇女正把切好的青菜放进锅里。门外堆放着另外几盆切好的蔬菜,也都没有任何遮盖。灶房的墙壁上粘满了黑色的油污,铁皮之间露着很大的缝隙,灶台上凌乱的堆放着一些餐具,粘满油污已辨不出原来的颜色。工地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每天吃的几乎都是茄子、土豆等蔬菜,几乎看不见肉。位于松花江北岸的哈尔滨师范大学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的厨房是临时搭起的灶台,一米多的大锅正烧着开水,两个大盆放在一边,一个装着满满的大米饭,一个放着切好的白菜和土豆,厨房里苍蝇横飞,落到饭菜上也没有人轰赶。在民工吃午饭时,记者和一个正吃饭的民工攀谈起来。民工姓董,家住肇东,来这里打工已经两个多月了。据他介绍说,这里每天早上6点开工,晚上6点收工,他在工地做小工,每天工资35元,吃的都是市场上最便宜的菜,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肉了。   在红博附近一处工地做工的李某说“吃饭有人给做,但没有吃饭的屋子,就在外面,一个人拿个大碗逮哪就坐哪,吃一口就完了。”当记者问他吃过肉没,他立刻摇头:“没有!从来没有。来了快半年从来没有做过肉。天天就吃大头菜、干豆腐。”   林大附近的建筑工地,午饭的时间,工人们三三两两的从工地中走出来,在附近的摊位上买两个馒头,再买一些咸菜,中午饭就这样对付了。   那些暂时没有找到活计的农民工连这样简单的伙食也不能保证。在香坊区红旗大街,已经是午饭的时间,而农民工李长友因为没有找到活,还没有要去吃饭的意思。他说:“从白天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没挣到钱,中午就不吃了。”舍不得吃,农民工更舍不得钱去买衣服,他们的衣服大都是别人给的,或是一件衣服就一直穿着不换。记者采访了数十个农民工他们穿的都很破旧,衣服上一层尘土,有的工人在做工时衣服被刮了几个口子,仍穿在身上。   老李,双城市兰岭镇人,种过地之后就来到哈尔滨“找活干”了,一件已经接近黄色的白半截袖,外面套了一件厚厚的深蓝色拉锁式的运动服,衣服拉链已经坏了咧着怀儿。脚上穿着一双有点破了的“懒汉鞋”。他说:“来城里后,没逛过商场没买过衣服,都是在家时亲戚们给的或在地摊上买的便宜的。”说着老李憨憨的笑了,“我们农村来干活的,衣服有件穿得就成,也没有啥讲究。别人不要的,穿剩下的我就留着”。   在道外区北十四道街上,一位姓陈的老人正在给别人磨剪子,老人今年69了,穿着一件老式运动服,外面罩着一个满是污垢的围裙。裤子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脚上一双破旧的布鞋。问他平时都在哪买衣服,老人很尴尬的笑了笑“干粗活的,一天赚不了几个钱,哪能买衣服呢,平时在外磨剪子,有的人家有不要的衣服了就给我了,我就留着穿了。”             被隔绝在城市文化之外   随着城市建设的开展,原先大多生活在经济发展滞后的农村的数万的农民工涌如了城市,由于文化水平低,经济条件不好,进入城市后,农民工们在承受着繁重的劳动、吃着简单的伙食、熬过漫漫长夜之后,还要面对的是城市人们抛给他们的鄙夷的目光和蔑视的态度,这些都使他们觉得憋气、心酸。   来自五常的老张今年40岁,已经进城做工几年,他说:“我没啥文化,性子直,看到有人的眼神里带着轻蔑,我心里就特不是滋味。有时候,有的人一看到我们就绕着走,好象我们有啥传染病似的。都是人,为啥不能正眼儿看我们。我们是农民工,可我们也是靠劳动挣钱养活自己啊!”在老张身边的农民工们也纷纷附和着,诉说着自己被看不起的遭遇。   来自肇东市和平镇的张田地说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在城里干活“憋屈”,被人看不起。“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到街上溜达溜达,别人一看到我们是民工都躲着我们,我们也不敢到高级的商场去转悠,商场的人都防着我们,好象是去偷东西的小偷。挤公车的时候也是这样,都刻意离我们远点。有时候还会遇到朝我们抛白眼,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好象我们就不可以坐公车似的。”一个工友在旁附近着:“同样是人,我们给他们盖高楼大厦让他们住,他们却这么对我们,我们真憋屈啊!”安埠街区二期工程六号楼施工工地里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租住在附近的居民楼里,十几个人一个房间,没有电视,到了晚上唯一的娱乐就是打扑克牌。“平时也看不到电视,看到街上有地方在放录像,就想挤进去看一看,别人一看我们穿的又脏又破,都躲着我们。老板看我们这样,也都不愿意让我们看,那滋味真不好受。”农民工们都说,干工作再脏再累挺挺就过去了,就怕走在道上频遭白眼,那感觉真难受,一些农民工的心都凉了。   虽然城市中的文化设施和休闲场所很丰富,但由于农民工业余时间少,收入又不高,这些设施都无法享用。据调查,80%的农民工收工后的时光主要是靠“睡觉”和“闲聊”来打发,一本书都没有的农民工占四成,电视机等娱乐设施在他们的住处也根本没有。   在哈尔滨市南岗区闽江小区附近,已经晚上8点多了,一家音像店为了招揽生意每天都播放歌曲或二人转电视机前仍聚集了十几个农民工。据这家音像店老板说,每天晚上都有人在这看电视,但大部分都是民工,直到音像店关门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现在在哈市香坊区木材厂附近一处建筑工地干活的李发冬说:“白天拼了命的干活,晚上一闲下来,就想家。就想找点事情做,顺便也放松一下,可也没地方好去就只好和工友到街上瞎转,散散心。”但有的时候白天的活太累就不愿意到街上转了,那时候就在工地宿舍里和工友们打牌耍钱,赢了喝酒,输了就一头扎在工棚的通铺上睡觉。李发冬说,象他这样扔下老婆孩子出来打工的人很多,就是为了挣点钱,让家里好过一点,“苦累、寂寞能忍就忍了。”来自肇州的李福贵的工作是负责修剪树木、草坪。当记者问到他平时下工后都去哪,他答的很干脆。“还能去哪,晚上愿意动弹了就到广场逛逛,坐台阶上听听歌,就回去睡觉了。”记者和李福贵聊完天已经近9点了,广场演出也已经散场了,站在台阶下的记者还可以看到李福贵坐在那,抽着烟,不知在想什么,也许是在回味刚才的演出,毕竟这种小规模的演出对于这些文艺生活匮乏的农民工来说是为数不多的精神放松,也许是想看看这夜景,也许他什么都没在想,只是在等那棵烟抽完就回去休息,明天上工。   据哈尔滨市总工会的统计数字显示,哈市有进城务工人员约25万余人,已经成为不少行业的主力军。但他们并没有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春光说,“城市并没有真正接纳这些外来者。他们远离家乡和亲人、从事高强度劳动、遭受歧视、缺乏适龄性伴侣和社交生活,就像生活在孤岛上一样。”             心理生理需求应引起重视   20岁的河南人柳某已经半年多没回家了,在建筑工地做了3个多月,因为没有电视看,平常没什么娱乐,没事就在工地宿舍里打牌耍钱,砸金花,每次输赢都在二三十元,赢了就喝酒,输了一头扎在床上睡觉。精力旺盛的他有工夫就溜出去,在外面瞎逛。一次在街上看到一个女孩子很漂亮,他不由自主地看呆了,结果被女孩子的对象打了他一顿。   记者调查时发现,很多来哈务工人员都已经娶妻生子,但由于经济上的原因,他们的妻儿并不能跟随他们来哈暂居,这样在某些方面他们就有了自己的苦衷。小张结婚5年了,但在家呆的时间很短,也就是过年过节能回趟家,和媳妇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其他时间都在外边打工。记者问他想不想家里的媳妇,他挠挠头一笑,说:“想,咋不想呢,想也回不去,就是只能想想,有啥办法呀。我想过一阵手头松了,就把媳妇接来和我一起打工,两口子一起忙活有个照应,还能唠点知心嗑。”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说起农民工和媳妇分隔两地的问题。38岁的老李红着脸说:“没啥不好意思的,谁不想夫妻俩人在一起啊,天热了有人倒水,天冷了有人给你暖被窝。老说农民工爱犯错误啥的,那咋没人理解理解我们呢,我们也有正常的需要啊。可条件不允许,咱们就只能讲讲黄色笑话,这有啥不正常的?”   调查显示,已婚夫妻打工而两地分居,长期没有性生活时,24%的男性、33%的女性“整夜睡不着”。39%的男性、55%的女性民工通过“给家里打电话”来度过漫漫长夜。这说明,性压抑已经成了民工感情生活的一大痛楚。   长期的性压抑必定会引起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每个正常人都有七情六欲,所以农民工的“性”福是个不应该回避的话题。城里的公务员、干部、职工,每年有法定休假;两地分居的夫妻也有探亲假,并报销车费;当兵的战士也可以回家探亲。而在异乡打工的农民工呢?他们的业余文化生活是那么枯燥无味,偶尔在夜晚看一场电影,或者在大商场家电前看看电视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农民工大多是血气方刚的男性,因为不能与妻子团聚,过不了夫妻生活,久而久之,导致性压抑、性饥渴,甚至引发性犯罪。             容易受伤的群体   农民工大都来自不发达的农村,刚到城市里,城市的许多规则对于农民工来说都是陌生的、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他们不知道过道要看红绿灯,不知道在建筑工地做工要戴安全帽。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他们的人身安全总是受到威胁,没有保障。农民工一般文化水平都比较低,有的连小学都没有毕业,这就造成了他们没有法制观念,常常已经触犯了法律,他们还不自知,在他们自己的“不明不白”中有的就葬送了自己的一生。据统计,流动人口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辖区抢劫、偷盗等刑事、治安案件主要以外来民工为主。有些外来民工精神没有寄托,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鸡毛蒜皮的小冲突也动刀动枪,“老乡会”等小集团犯罪的也不少。去年一帮河南民工在一起喝酒,因为在劝酒过程中一个老乡不愿喝酒,便被劝酒的人用破酒瓶将其脖子割断致死。工地大多都没有给农民工上保险,受伤、生病,都得自己掏钱。这样在他们为数不少的工资中又要有一部分被用作治病之用,而一旦有了重大的意外人身伤害,工地的老板大多辞退工人,为的就是逃避那为数不少的医药费,而工人们只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那高额的医药费发愁。   记者每天回家都要经过通乡街这一维修道路的路段,现在正逢干燥的季节,道路上尘土飞扬,如果机动车从此经过,更会卷起满面的尘土,而这一路段的维修工人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的。普通市民可以绕道而行,但是他们只能呼吸着弥漫在空气中的灰尘,忍受着过往车辆的鸣笛声,长久下去,他们的健康受到了这些隐性杀手的威胁。香坊区木材街城东新区建筑工地,工地旁不时的有拉残土的货车经过,扬起阵阵尘土。居住在附近的居民经过这里都掩住口鼻快走几步。工人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施工。记者看到两位工人站在有两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施工,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住在附近的居民王先生说:“每天都能看到工人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施工,我们看的心惊胆战的,这样施工实在太危险了,应该对农民工的安全负责,不要等到发生事故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们的四周楼房林立,城市的繁华程度越来越高。当我们生活在这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之中时,当我们享受着高度的物质生活时,我们可曾注意到在马路边,在城市的角落里的那些衣着破旧,食物简单的人们?我们住的高楼大厦可能正是他们盖的。可是,在他们为城市的繁荣流尽汗水之后,他们也只能捏着为数不多的辛苦钱,汇给家里,然后再去寻觅其他的工作,因为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供养一个家庭的责任。   记者:张庆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