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齊彧的天空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齊彧的天空]->[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齊彧的天空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自序
·一. 與前清宣統皇帝的戲劇性會面
·三.和外祖母成親
·五.世交李積芳李銳父子
· 七.家族溯源
· 十五.繼母徐宗漢與兩異母弟弟
·十六.弟弟妹妹
·希特勒的睾丸;蒋介石的睾丸同毛泽东的睾丸
·《千年世家-黃興家族興衰錄》後記(完)
·零八宪章与公车上书,清皇朝的覆亡与中共?
·横在东京机场跑道上的一栋房屋
·山寨新解
·把地球挖一个洞,可以从天堂掉到地狱
·为相莫学王安石,从温家宝总理的口误谈起
·史笔如刀,“墓碑”的震撼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读书?
·谁说毛泽东不贪污?!
·中共应当一分为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谎撒到全世界
·由任弼时的孙子杀人,想起任培道
·红朝末路与庸人胡锦涛
·五四人生感怀
·中共前外长意淫与自慰的结果:控诉中共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爱国?!
·大特务潘汉年的下场一文补充
·为什么判死缓的孩子死不见尸?
·深圳市委书记睡不着觉,胡锦涛睡得着吗?
·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留条后路
·温家宝不需爬到台湾,只需请国民党回大陆
·由善存维他命连想到中共一党专政
·抗日戰爭為什么提前暴發???
·是胡耀邦不对?还是邓力群胡说?
·从特务跟踪到公安部长家门口谈起
·连战偷笑:还是共产党好哇!
·常凯申与烂戏《人间正道是沧桑》
·上海港的空集装箱与欧式屋顶
·关谷歌捕晓波,以暴易暴从此开始?
·王震狂言:老子杀得新疆五十年出不了一个反革命
·更正:不是王震是应该是王铮(安东省委书记)
·到底是誰不要臉?!
·宁要范跑跑,不要陈三清
·原来政府也做贼
·先知先覺司馬璐
·因果报应的实例
·谁是杀害林彪的真凶?
·對聯。為六十大慶而作
·国家名器岂可私分
·安禄山造反的时候,中央军在踢正步
·中共領導人:你們愧對祖先,也愧對子孫 ――就徐文立先生等人公開信有感而發
·巴东的两位英雄:邓玉麟;邓玉娇
·读宋永毅反右时高级民主人士的表演有感
·土匪乎?烈士乎?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中国人幸福吗?
·当他的衣服换到九十九件……
·感恩节我们如何感恩?
·我们的昨天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从《台湾大劫难》寄语国民党高层
·《蜗居》被禁了,猜猜下一部被禁的电视剧
·今年审刘晓波明年轮到赤柬后年?
·香港文汇报的“同城化”白日梦
·为什么高铁修到香港卡壳了?
·走马观花,欧游散记
·土地快卖完了期待赌场遍布祖国大地
·愤怒的电视台主播
·完全是流氓政府作为——出不了国的古川和回不了国的冯正虎
·中国近代导致崩溃的三次抉择
·为什么薄熙来反胡锦涛?
·这是哪门子外交语言?
·中国国民维权大使冯正虎
·国共两位特务头子的报应
·自然界的因果报应现象
·全球严寒下刘晓波冯正虎命运如何?
·一百零一天的博弈
·雷锋叔叔怎么跑到美国来了?
·到底谁在主导丑化辛亥革命领袖?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这是最好的年代,人民不需要自由

   

   齐彧

   

    标题来自YOUTUBE上《我在·检阅中国》最后一集主题歌,反复演唱,印象深刻。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前夕,该视频采访了大陆作家,诗人,开胸验肺的工人,维权律师,学生等数十人,表达他们的看法,应该说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縮影。出于中共的淫威,大陆老百姓过去根本没有话事权,只有听党摆布的份。可是今日老百姓已非吴下阿蒙,他们有血有肉的话语激起了更多人的共鸣。

    一开始时评作者宋石男调侃中共过去同现在的领导人,诙谐的语言令人捧腹大笑。

    接着是一位维族姑娘说起她在新疆的见闻,她指着一则征兵启事,注明只限汉族青年,这种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只有在极权国家才会发生,当局难道害怕维族人参军会造反不成?!听到那位维族女孩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这个让我非常非常难受。”作为汉人,我真为中共感到汗颜。

    一些维权律师发表他们在政法委的淫威下,出来主持正义,为社会底层的人们仗义执言所面临的困境。“如果出现社会矛盾的时候,人们不能用法律的话,那就只有走向街头了。”

    他们认为知识分子是社会的减震器。律师藤彪一针见血地指出:“祖国生病了,病就病在这种政治体制上。”

    一个学生谈及民主人士艾未未说过,一个人老撒谎你能不急吗?等一辆车老不来你能不生气吗?因为冷漠,因为遗忘,恐怕整个车的人都不那么多了。

    如果您像了解中国的现状,了解一下老百姓的想法那么这一个视频您不能不看。老百姓给了中共六十年的时间,他们犯下滔天罪行,从来没有下过罪己诏,只是一味镇压。现汽油已经撒满大地,就等那一根火材了。看完视频,相信你一定会有同感。

    我希望几十年后,自己的墓志铭会这么写:

   

    我生下来的时候,仅仅见到五颗星;年轻的时候跑到地球的另一边,见到了五十颗星;今天我躺在这里,面对宇宙灿烂群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