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克思571—B52
[主页]->[百家争鸣]->[刘克思571—B52]->[我被准确地打成了“老反老右”]
刘克思571—B52
·今日无语,四语令我抨然心动
·20年祭
·[祝贺与思念]喻东岳,我们为你忏悔!
·拼“博”为自由-自我介绍
·罗京走了,薛飞仍那样“壮怀激烈”
·[狱中纪实]与喻东岳交往二三事——日记摘(一)
·[狱中纪实]与喻东岳交往二三事——日记摘(二)
·红 色 的 嬗 变(纪实小说)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二)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三)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四)
·也问秦刚:“你有没有孩子?”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五)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六)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七)
·“邓玉娇时代”正在进入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八)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九)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十)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十一)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十二)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终结篇与载后感)
·庆祝“中国人民武装抢尸队”伟大胜利
·不要人为制造“反华敌对势力”
·我们都犯了“颠覆罪”应被定罪
·中华红朝犹喜“性”
·和平演变,复兴中华
·和平衍变 统一中国
·送别六月的诗
·从麻城官场地震,看反腐之搞笑剧
·无赖再次耍无赖,别理它!
·接受电视专访:献丑
·192,进步否?
·伟大的中国阿Q精神万岁!
·毛和蒋家庭与家人之比较
·[新疆历史]八千湘女上天山
·论“真相”与“公信力”
·腐败的落势化与整体化
·主人乎贱民乎?----中英街游叹
·可悲可笑:地摊画前的一幕
·为国民党改革叫好!中共呢?
·鸟笼里会玩得怎样?
·“20年”之罪
·我被准确地打成了“老反老右”
·365天的念想
·美丽岛何日归大陆?
·无敬畏感羞耻感导致贪腐不绝
·为何心虚,到底怕什么?
·圣诞夜,观《肖申克的救赎》有感
·[新年献辞] 新年侃“新政”
·所亲睹亲历的暴力与血腥
·[重读鲁迅] 世博开幕骂鲁迅
·返童六一?满城尽戴青丝帽
·现代《三国》—电视“三国”观感
·李玉泉们为何要说《挟尸要价》是假?
·叫着要去打美帝的,去好了
·“红歌”中长大侃“红歌”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一)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二)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三)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四)
·“红卫兵”我的文革亲历(五)
·“红卫兵”我的文革亲历:9.13(六)
·“红卫兵”我的文革亲历:插队(七)
·“红(小)卫兵”我的文革亲历(八):反思与结语
·[1论“文革红歌”]语录歌诗词歌
·[2论“文革红歌”]—造反歌
·[论“文革红歌”]--(三)万岁歌
·[论“文革红歌”]--(四)批判歌
·[5论“文革红歌”]--“红色历史歌曲”的创造
·[6、论“文革黑歌”]--知青歌
·访谈斯坦·林根教授 : 中国的完美独裁及其全球影响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准确地打成了“老反老右”

   我被准确地打成了“老反老右”
   经济学家茅于轼曾称: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他说:“就事论事而言,我不认为我需要什么平反。人家都说:某某人被错误地打成右派。但是我认为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一点也不冤枉。因为我当时确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路。尽管我当时对什么是资本主义,或者初级阶段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的右派言论中确实主张猪肉买不着就应该涨价等等。如果说我当时并不错, 所以要平反,那么就是那时候的共产党错了。可是至今也没有谁说那时候的共产党是错的。所以说,要对我平反,这是在逻辑上还有没搞清楚的问题。”
   如老先生一样,我也有所见大同的感慨。因为,20年前我也曾有幸当上了“反”字号,而且至今仍未摘帽属重点管制监控对象,网上红愤左粪们更是时不时地提我批斗,吐粪臭骂老反老右。说来也是,我不愧忠厚老实人,还真老老实实地不叫屈不鸣冤,也一直不主张所谓的平反。为何?因一,“如果说我当时并不错,所以要平反,那么就是那时候的共产党错了。可是至今也没有谁说那时候的共产党是错的”;因二,我也确实是坚决反对红色恐怖的社会主义“革命”,想走民主的人道的资本主义“反动”道路,所以说,我也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反”字号的,一点也不冤枉。就这准确性而言,更进一步充分证明:党真是英明!真是伟光正!
   孟子云:“道之所在,虽千万人逆之,吾往矣。”我自己都没想到,原本懦弱胆小的我,竟也能“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竟也敢与铁血强大的“革命”勇敢地抗争了一回!虽头破血流、伤痕累累,但无怨无悔,反觉无比自豪!为何?因为,正义在胸,我敢与邪恶交斗,而且至今一直宁鸣不默,用文刀在战斗!因为,道之所在,国之所在,民之所在,福之所在!
   “人生难得几回博”。此生能有幸当一回“反”、“右”字号,而且赶的似乎还是此号之末班车,同时,还是非此号先贤那种命运惨烈之末班车,是为改革之功,故也是庆幸。能为打破红色恐怖“革命”之最黑暗迎接黎明奉献微薄之力,我感到身逢其时,三生有幸,此举未枉、此生更未枉也,此乃一生的骄傲!否则,此生岂不太平庸而枉过乎?

   将我准确地打成“老反老右”,真的感谢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