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郭国汀律师专栏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郭国汀

   

   “法治的基石乃是法律的普遍性原则。法律的普遍性乃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础:在某种措施面前不可能有平等,无论该措施是源于行政机构还是立法权力。如果法律的普遍性是法律国家的基石,其奠基石乃是由独立法官执行的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并使法官服从法律”。[1]

   

   法律应当是众所周知的,至少是可知的,依靠中共中央文件,或潜规则行事的国家,显然不可能有法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治的实质,而法律的普遍适用性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前提。如果法律可以厚此薄彼,对不同的人适用不同的法律,那么法治必将荡然无存。陈希同,陈良宇辈在狱中享受着王公贵族的待遇,而所有的政治良心犯全部被流氓中共将对待奴隶一般进行酷刑虐待。因此中共国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法治。

   

   “如果法律的普遍性是法律国家的基石的话,其基础则是行政行为的合法性,独立法官及法官受制于法律” [2]。中共暴政下,行政行为非法非常普遍,法官根本不独立,完全受中共操控,法官很多时侯不是依据法律判案,而是依据中共的指令,或政治需要大量公然枉法裁判。特别是在所有的政治案及宗教信仰案中,中共流氓法院几乎百分之百公然强暴国人意志,公然枉法裁判。这方面颠覆国家政权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的审理特别突出。

   

   “法律的普遍性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根基”。[3]若法律可以厚此薄彼,如中共暴政下,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即不复存在。

   

   “法治的基石是法律的普遍性原则” [4]。亦即法律的普遍适用性是法治的首要原则。普遍适用法律,要求对国王与乞丐同等对待,听起来似乎荒唐,但在西方正宗自由宪政民主国度很大程度上得以实现。至于人类精英犯罪受到处罚与普通民众犯罪受到同等对待,而白痴犯罪甚至免受刑罚,则是法治必须付出的代价。从总体上全局上看利远大于弊。

   

   “立宪主义和法治是宪法的基石,并反映我们国家的承诺:一个全体社会成员均受持续的规则、原则和作为最高法律渊源及权威的宪法价值的约束有序的公民社会”。[5]" 法律由于具有恒定性,公开性,普遍性,至上性,全社会成员共同遵守法律便能确立社会公共秩序,使之公平公正公道。法治对一个健全的社会至关重要,也是宪政的基础。没有独立司法,因而没有法治的社会,必定是不公不义的强盗匪帮骗子横行霸道之所。中共国既无独立司法,当然不可能有法治,更不可能有宪政,因此共匪才能随心所欲奴役全体国人长达60年。

   

   法治的实质

   

   “法治的实质在于强调:任何权力均必须限制。无论是政府的还是贵族的或是人民大众的权力,均必须限制”。[6]人民民主或大众民主若无法治制约,必定演变成多数人的暴政,中外历史充分证明了此点。古希腊雅典民主投票处死大哲苏格拉底;法国大革命后期的雅格滨专政均为典型;苏联及中共之所谓人民民主皆是没有法治保障的实质是最坏的“极权民主”。

   

   “法治的实质乃是宪政理论与实务中的立法至上原则;质言之,立宪主义乃是立法权至上,辅之以对该权力仅在法内行使主权的自我限制,再加上使行政官员和法官均必须受制于法律约束的所有安排”。[7] 法律至上,限制权力及立法权至上即是法治的实质。中共国最大的不公乃是立法权的不公。因为源于苏联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政治制度安排是典型的自欺欺人的虚伪至极的罪恶政治制度。其人大代表的产生实质上全是由共产党一党独裁任命,尽管表面上通过虚假的选举,而且共产党实际上凌架于全国人大之上。正因为如此,中共随心所欲地泡制了大量恶法奴役国人,诸如宪法序言中的四项基本原则(党的领导)、刑法条款中的颠覆及煽动国家政权罪、有关国家秘密、邪教、劳教、游行示威等大量恶法。

   

   不过,中共国虽然不存在法治,不等于不存在法制,更不等于律师无用。因为,一般刑、民、行政案件律师作用相当大,即便政治案,若真正的人权律师强力抗辩,也有很重大的作用,输赢不能仅看法庭效果或判决结果,而要看社会效果,正由于一个个强力抗辩,使法治精神一点一粒积累,最终起到终结暴政的作用。原始暴政是赤裸裸的,精致化的暴政,由于其伪善,因此,法律和律师有相当的空间,因此“法律无用,律师无用”论,至少在一般刑、民、行政案中不能成立,即便在政治案中也不能成立。我们严厉批判中共伪法治目的不是虚无法律,更非虚无律师,律师是促进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的主力军。但必须实现真正的立法公正,司法独立,法治原则得以确立后,才有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司法公正和社会正义。

   

   2009年11月1日

   

   

   

   [1] The bedrock of the Rule of Law is the principle of the generality of law. the generality of law is essential to 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 before the law: There can be no equality before a measure, whether that measure originates with the executive or legislative power. if the generality of law is the bedrock of the legal state, its cornerstones are the legality of administrative action enforced by independent judges, and the subordination of the judge to the law.

   

   [2] if the generality of law is the bedrock of the legal state, its cornerstones are the legality of administrative action (action only intra vires) enforced by independent judges, and the subordination of the judge to the law (limitation of judicial discretion).

   

   [3] the generality of law is essential to 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 before the law:]

   

   [4] The bedrock of the Rule of Law is the principle of the generality of law.

   

   [5] Constitutionalism and the rule of law are cornerstones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reflect our country’s commitment to an orderly and civil society in which all are bound by the enduring rules, principles, and values of our Constitution as the supreme source of law and authority." (Lalonde)

   

   [6]id

   

   [7] The essentiale of the Rule of Law is represented in the constitutional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he s-y-stems of legislative supremacy, most clearly in the British s-y-stem. Abstracting from these s-y-stems we may formulate as follows: Constitutionalism is the sovereignty of the legislative power, coupled, however, with a self-limitation of that power requiring it to exercise its sovereignty only by law, plus all such arrangements as keep executive officials and judges within legal bounds, i.e., limits on administrativ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