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郭国汀

   

   “司法独立原则是法治的首要前提。由于法院是保护性的机构,是法律国家的堡垒,法院必须保护法律的完整统一,以对抗行政权力的越权行为。同时法院的判决必须受其先例的约束。因此,法院只受法律本身的制约,法官则必须保障其待遇不受立法和行政权力的干预”。[1]

   

   极度无知且邪恶至极的流氓中共则故意将共产党凌架于国家之上,故意将行政,立法,司法牢牢撑控在自已手中,这一切与人民利益无关,仅仅是为了中共当权犯罪利益集团的极端私利:独裁撑控一切国家权力,目的则在于通过权钱交易谋取超级暴利!因此,中共流氓统治六十年,根本不存在“司法独立”,虽然中共匪帮的法律也规定:法院独立审判。但流氓中共通过“政法委”撑控着中共法院的最终决定权。世界各国的法律仅有:法官独立审判权。因为法院作为一个国家组织部门根本不具备审判的功能。因此,中国法官实质上是“审者无判,判者不审”,亦即审案的法官根本没有判决权,而定案的审判委员会及政法委书记则根本不亲自审理案件,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仅仅是党棍,而根本不具备必要的法律常识,更不用说法官必备的司法审判经验与技能和职业道德伦理。因此,中共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任何可能。

   

   “欲堪称民主称号,就必须有一个立法和独立司法均能作为针对行政部门潜在滥用权力的制约力量。必须拥有能够通知公众,并向公众提供使之成为负责任的公民所需信息的自由媒体。还必须有具有完全功能的非政府组织的公民社会,代表其中从人权到无论任何类型面临的危险所有的事业和原则目标。他们亦起到在政府制定决策政策过程中的制约作用”。[2]

   

   亦即,三权分立、独立司法、自由媒体、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是宪政民主的前提条件。不具备任何一项,便不可能有真正的宪政民主。立法机关的必须由定期公开公正选举产生的人民真实代表组成,而且必须分成上、下(参、众)两院,前者代表少数精英利益,后者代表人民大众利益,两者相互制约,民主的实质正是社会各阶层人民均在公平游戏规则制约下讨价还价协调妥协达成共识形成共同遵守的协议。自由媒体则是公众意见转递交流最有效的,也是监督政府权力及行政官员最有力的工具,凡是不存在自由媒体的国度,决无任何民主可言,必定是极度腐败无能的政权。存在大量不受任何政府控制的非政府组织,即各种学术研究,公益慈善事业,行业公会,学会,协会组成的公民社会,是宪政民主正常运行的前提条件。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上述条件无一存在,因此,抛开这些前提条件而奢谈自由民主纯属公然愚弄国人的欺骗。

   

   此外,法治对应的是人治,民主相应的则是专制;亦即法治与民主并非同一对范畴,有可能在民主尚未实现之前先实现法治,事实上法治确实远远早于民主政治在现实社会中确立。英国早在1225年的《大宪章》中便已基本确立法治原则;但直到1688年的光荣革命以后再真正确立民主原则;新加坡和香港均是前英国殖民地,因而均早已确立法治原则,但迄今该两地的民主政治远未完善。因此,法治与独立司法密切相关,民主同样以独立司法为前提,没有独立司法既无法治也不可能有民主,但没有民主确可能会有法治。

   

   2009年11月1日

   

   

   

   [1] The first of these principles is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judiciary." This is the only necessary element of Montesquieu's separation of powers; but it is indispensable, as the courts are the protective machinery, the buttress of the legal state. They must guarantee the integrity of law against transgressions by the executive power. They must also hold their own judgments within the limits of antecedent legal prescriptions. When dealing with offenses committed by individual citizens, the courts are the mechanism which enforces the principle of rule by calculable norms. Nullapoena sine lege may be the "Magna Carta of the criminal," but it is also the Magna Carta of the innocent. The courts, therefore, must be "bound" only to the law itself. The judges must have security of tenure and be free from executive or legislative interference.

   

   [2] For a democracy worthy of the name, you have to have a legislature and a judiciary that are each capable of being a counterweight to the potential abuse of power by the executive branch. You have to have media that is free to inform the public and can give them the information they need to be responsible citizens. You also need civil society that has a full range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representing all the causes out there, from human rights to whatever endangered species there are. They also play their part in the way government reaches its decisions on policy.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