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郭国汀律师专栏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中共勞教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野蠻的制度
·马亚莲案与废除劳教制度
·郭國汀談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性酷刑
·郭國汀談萬名公民提出廢除勞教制度建立叻ㄐ袨槌C治法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集: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最近在国际国内有诸多重大事件发生,其中郭泉博士因组党被中共流氓枉法重判十年;贾甲以身作则打破中共极权恐怖;美国总统欧巴马访问中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八次闯关回国被非法拒绝,如今在日本东京机杨持续抗争业已20余日;人权律师江天勇被中共反复严重骚扰;人权斗士范亚峰被中共社科院开除公职;民运英雄张林欲出国养伤,民主斗士李国涛欲出国均被中共软禁;民运志士杨天水和王荣青均被中共监狱迫害成病危。上述每一个事件都值得评论。但是今天我想着重评论:西班牙法庭正式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诉讼案。

   我认为这个案件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据悉西班牙国家法院正式受理了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这五名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法庭给与上述被告四到六周的抗辩期。换句话说,根据报道,我们可以推论,西班牙国家法院已经正式立案,而江泽民等五名罪犯(犯罪嫌疑人)将会接到通过外交途径送达的包括20个问题的问卷,且必须在法定的六个星期内答辩,亦即提出书面答辩或委托律师抗辩。否则,这个法庭将发出国际通缉令,只要他们出现在任何与西班牙有引渡条约的国家均将被依法逮捕引渡,甚至可能在被告缺席的情况下进行缺席审判,作出缺席判决。据称西班牙法律禁止缺席审判,但是一旦他们出国被第三国逮捕,则很可能被引渡至西班牙受审。这个事件可以说是当今追诉中共有关的所有案件中最突出的一个。

   目前全世界有三十几个国家七十多个法庭已经受理或正在受理起诉江泽民等人权恶棍迫害法轮功的刑事和民事损害赔偿案。但是西班牙国家法庭是第一个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正式受理起诉的,所以我认为此案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

   因为一旦签发国际通缉、逮捕令,意味着这五个中共党魁都是被依国际法初步认定的国际罪犯。本案从国际法上看涉及国际法基本原则、国际管辖权、普遍管辖权、国家元首刑事豁免权等要点,很值得国人关注:

   首先,国际公法、国际法基本原则的重大发展与突破,在国际人权法上表现得最为显著。传统的国际法,亦即,国际公法的一项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国家主权原则,而国家主权原则在传统的国际公法上属于首要原则。但是这项原则在国际人权法上已经有重大突破,在国际法理论界有一个流行的说法: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原则,听起来好像有探讨余地,但是如果国际人权法来看人权高于主权,这个原则的突破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人权是落实到每个国家的全部自然人,而国家主权是落实到国家,包括它的领土、领空等国家权利和责任。

   历史上国家元首和外交、领事官员,依传统的国际法原则都具有外交豁免权和国家元首刑事豁免权。但是如果犯罪人所犯下的罪行属于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或者酷刑罪,这些人将可能被例外。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国家的元首犯下了这些国际罪行,那么他就可能丧失他的国家元首豁免权;外交官犯下了这种罪行,他也将丧失外交豁免权。尽管国际法院在2002年仍作出国家元首即使犯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也仍应享有国家元首豁免权的认定。但西班牙国家法院1999年发出对智利前总统皮诺切逮捕令,2003年对利比里亚前总统Charles Taylor发出逮捕令,近日据称北朝鲜金正日也已受到国际逮捕令,表明国家元首豁免权并非绝对的,至少对于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除外。如果诉江案成立,那意味着在全世界各国均可以成立。

   也就是说凡是犯下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官员将无处可逃,我认为这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国际法最初出于十六世纪初,荷兰的格劳秀斯写了一本书叫《战争法》。在该书中,他首次提出国际法的一项最重要的原则,即国家主权原则,而且国际法仅调整国家之间的关系,个人不受国际法的调整。换句话说,个人无论是侵害者或是被侵害者,都不受国际法的制约。 至于外交和元首豁免权则是由国际习惯法确立的,主要是为保证国家间的正常交往所必需。

   这个原则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纽伦堡国际法庭审判德国纳粹战犯,在东京国际法庭审判日本战犯,在这两个国际法庭审判中确立了一个原则,就是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战争罪的罪犯不能免受惩罚而不受审判。这个原则在国际法上早已确立,但是在中国却从来没有实现过。因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罪犯,亦即中共高官及中共党魁基本上都是真正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国际罪犯。

   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的诉江案为什么说具有划时代意义呢?因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及胡锦涛,之所以如此胡作非为滥杀政治犯,血洗天安门,迫害法轮功,镇压家庭教会,活体盗卖法轮功信众人体器官,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在犯罪,迄今以内政为由胡作非为认为他国管不着。事实上宗教灭绝、文化灭绝及种族灭绝,都构成群体灭绝罪,中共在西藏也犯下了群体灭绝、反人类和酷刑罪,西班牙国家法院早在2006年也正式启动支持西藏委员会起诉江泽民李鹏等七名中共军官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调查程序。

   镇压法轮功群体中共采取“经济上搞跨,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动用上百种酷刑至死有案可查者已高达3320人,数千人关入精神病院迫害,十万计的学员被枉法无罪重判,数十上百万学员被非法劳教,数百万学员被非法剥夺升学工作权利,数以万计的学员的人体器官被中共活体盗卖,这些足以构成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和西藏藏族宗教文化的灭绝政策,也都构成群体灭绝罪。国际人权法实际上早已确立海盗、贩卖奴隶、群体灭绝、反人类、酷刑、战争及强制失踪均属国际犯罪,而非一国内政。

   由于受中共党控教育体制的制约,导致中国大陆的法学研究严重落后与脱节。中共官方法学界,甚至迄今不承认国际人权法的基本原则,不承认个人可以成为国际法的主体,否定人权高于主权的原则。

   该案如果江泽民等人权恶棍拒绝答辩、可以预料中共肯定不敢抗辩。假设六个星期答辩期满,从法律上看,将被推定被告放弃答辩权。在这种情况下有两种可能,一是西班牙法院指定辩护律师为其辩护;二是法庭因被告藐视法庭不为其指定公派律师,而是由西班牙国家法院主审法官直接签发国际逮捕令,只要江等犯罪嫌疑人出国到任何与西班牙有引渡条约的国家,都将被逮捕并引渡到西班牙受审。无论哪一种情况,江泽民等罪嫌都面临被西班牙国家法院,按照国际法、国际人权法初步判定为国际罪犯,尽管最终判决要待引渡成功后才能进行,因为西班牙法律不允许缺席审判。

   这个后果虽然对江泽民等罪嫌的人身无法直接制约,但是从法律意义上,等于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由国际社会的一个国家法院依国际人权法作出正式法律认定。此前,袁红冰教授曾经在2005年7月,由民间组建的一个审判中共委员会授权任命出任审判江泽民等人权恶棍的大法官。起诉的罪名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起诉不是由公诉人提出,而是由受害人直接起诉。而该审判江泽民等罪犯的悉尼国际法庭,是由民间组成审判中共委员会授权组建,毕竟不是传统意义正式法庭作出的立案以及判决,由于其不具备国家强制力,其颁发的相关法律文件,不易被国际社会承认,在这个意义上,西班牙国家法院的立案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如果西班牙法律允许缺席审判,法庭根据江泽民拒绝答辩,由法庭为他指定公设律师辩护;或法庭不为其指定公派律师,而直接经过缺席审理,控方指控的初步证据就会变成终结性证据。本来按正当法律程序所有的证据,包括证人证言、书证、物证、视听材料,都要经过法庭控辩双方的交叉质证,经过双方充分的辩论、质疑、质证,法官才能根据证据规则决定采信与否。由于被告,也就是犯罪嫌疑人放弃抗辩,这种情况下,法院就将根据案件缺席审理的情况,直接做出有利于控方的判决。换句话说江泽民等罪嫌将承受绝对不利的判决结果,丧失他所有的权利,包括国家元首豁免权及外交豁免权。

   诉江案从国际法上看,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国家元首刑事豁免权和外交豁免权;二是涉及法院的管辖权,也即国际法的管辖权。原则上,国际刑事管辖权一般分为属地管辖(Territorial jurisdiction)国家对其领域内(包括飞机上及在公海上的轮船上)发生的犯罪有法律管辖权;属人管辖(包括本国人在本国和外国的犯罪(Active personality jurisdiction)及外国人在外国和本国针对本国人的犯罪(Passive personality jurisdiction:);保护性管辖(protective principle)即国家对于那些被视为对该国根本利益构成犯罪的事项有法律管辖权;域外管辖(Extraterritorial jurisdiction)即国家对外国发生的针对本国的犯罪有法律管辖权;普遍管辖(universal jurisdiction)亦即对于海盗、贩卖奴隶、恐怖分子、战争、群体灭绝、反人类、酷刑及强制失踪等国际犯罪,无论该犯罪发生在何国,也无论犯罪人的国籍,国家均有责任对此种国际犯罪起诉或将其移送其他有权管辖的国家进行审判。普遍管辖权即是国际法的最新发展,国家元首豁免权已不再是传统国际法上的绝对权,而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等国际犯罪的例外适用。

   一般刑事案件都是就被告原则,对江泽民而言,被告所在地中国法院才有管辖权。第二是犯罪所在地原则,针对法轮功的犯罪所在地,大规模的犯罪在中国发生,主要的犯罪地也是在中国。但是现在法轮功学员,包括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已经遍布全世界,中共将迫害法轮功的犯罪行为也扩散到了全世界,在这个意义上说,它的犯罪地已经遍布全世界。因为中共通过其独裁撑据的全部国家宣传机器,诸如新华社及CCTV之类的,还有通过驻外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对法轮功长期公然诽谤和迫害。所以它的犯罪地已扩散变成全球化了。有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到了海外成为所在国的公民,因此无论按属地还是属人原则,也使许多国家有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有管辖权。

   更重要的是,因为犯下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以及酷刑罪的罪犯,从国际人权法上讲,罪犯将被视为人类的公敌。就像海盗是人类的公敌一样,犯有上述国际罪行的人也是人类的公敌。既然是人类的公敌,任何一个国家的法院都有责任起诉此种罪犯或将其依国际法引渡给他国法院审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