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昨日狂言因酒发,今宵老脸为谁红?---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现代国学大师、理学家、马一浮主讲复性书院时教导诸生曰:“凡我书院同人,固不宜妄自菲薄,卒安于隘陋;亦不可汰然自许,有近于奢夸。如是,则大行不加,厄穷不闵。持常以遇变,不累于物,而有以自全其道矣。”

   这段话以前东海在文章中引用过,今日重阅此言,别有感触,反躬自省,老脸渐渐的红了。

   回首生平,倒没有“妄自菲薄卒安于隘陋”,却自信过度到了自大自负的程度,颇有“汰然自许有近于奢夸”的毛病,高估了自己的智力能力而低估了世事的艰难、世路的曲折和世人的愚痴,说过不少过头、过分、太奢、太满的话。例如随笔《真理的力量》中写道:

   “针对儒家的大量批评,不值得也没必要一一回驳,针对东海个人毫无根据的诬蔑攻击,更不值得认真。以前还作点澄清或反攻,其实都是毫无必要和意义的。随着东海之道的传播,随着人们思想认识的提高和社会道德水准的提升,一切“非理”的批评与不实的攻击都将销声匿迹。”云云。

   这段话就说得太满了。人们思想认识的提高和社会道德水准的提升将是一个极为艰难漫长的过程,在极为漫长的“历史时间”里,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大同理想实现之前,对儒家对孔孟和东海非理的批评、不实的攻击将会层出不穷。

   这类乐观过度的话,东海文中不少,失礼非礼的话、浮言戏语流荡无节的话就更多了。不少文章表达方式有问题,那是文人而非文化人更非儒家的方式。朱熹对庄子的评价是“饱学颖敏,常见到人所不见之处。只是气豪,放荡不拘绳墨,事事心中有数,又皆拿来践踏了,故往往流于诡谲荒唐。”这“放荡不拘绳墨”的批评,用于东海文章亦甚合适。

   自以为狂而不妄,其实还是难免出语狂妄以及张扬鲁蛮轻浮等,这是修养不足的象征,也是奢夸的表现,有违于儒家的谨严沉稳庄重中正,可笑可惭,并最容易招人误会和攻击。

   最近一直在作严肃深度的反思自省。总自以为能够洁身自好,“濯污泥而不染”,其实做的还很不够,真可谓“崎岖历尽东归海,依旧江湖气满身。”也。盖这辈子生于农村、活在底层,又受某些文人墨客的影响,身上沾染了不少江湖恶习及文人陋习。

   如傲慢粗暴叫嚣鲁蛮,奢夸卖弄恣肆张扬,不谨小节大大咧咧,目中无人夸夸其谈(特别是酒后),以轻浮为豪迈、以浪荡为潇洒、以粗野为真率、以无礼为勇敢,甚至以恶俗为风流,以犯一些“美丽的小错误”(其实是丑陋)为光荣…实在是辜负了一些朋友和前辈的厚望,也辜负了孔孟的教导和生平的理想。

   而今年将半百,不能再这么纵容自己自暴自弃了。从今起必须无条件地严以律己、勇于克己,以儒家最高标准以第一流文化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把种种江湖习气臭老病“克”去。

   另外,当年以“广交天下英雄士”自诩,其实多属“滥交”。当今天下,君子道消,小人道长,熙熙攘攘,成群结党,值得交往的真英雄有几?陆九渊先生说得好:“物非我辈终无赖”;熊东遨教的是:“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东海德浅能薄,倘发现自己不足以教之化之者,就应及时远之避之“默摈”之为上。

   生平好斗好争好辩,有些是出于明理卫道的必要,有时则是习气使然。与某些品卑质劣、绝无可教的文氓网痞接触争辩,纵然是网上“远距离接触”,也属于浪费和“失言”,与他们往来论争甚至调笑无度,就更不自重、更非儒者所宜了。东海老人2009-11-2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