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昨日狂言因酒发,今宵老脸为谁红?---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现代国学大师、理学家、马一浮主讲复性书院时教导诸生曰:“凡我书院同人,固不宜妄自菲薄,卒安于隘陋;亦不可汰然自许,有近于奢夸。如是,则大行不加,厄穷不闵。持常以遇变,不累于物,而有以自全其道矣。”

   这段话以前东海在文章中引用过,今日重阅此言,别有感触,反躬自省,老脸渐渐的红了。

   回首生平,倒没有“妄自菲薄卒安于隘陋”,却自信过度到了自大自负的程度,颇有“汰然自许有近于奢夸”的毛病,高估了自己的智力能力而低估了世事的艰难、世路的曲折和世人的愚痴,说过不少过头、过分、太奢、太满的话。例如随笔《真理的力量》中写道:

   “针对儒家的大量批评,不值得也没必要一一回驳,针对东海个人毫无根据的诬蔑攻击,更不值得认真。以前还作点澄清或反攻,其实都是毫无必要和意义的。随着东海之道的传播,随着人们思想认识的提高和社会道德水准的提升,一切“非理”的批评与不实的攻击都将销声匿迹。”云云。

   这段话就说得太满了。人们思想认识的提高和社会道德水准的提升将是一个极为艰难漫长的过程,在极为漫长的“历史时间”里,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大同理想实现之前,对儒家对孔孟和东海非理的批评、不实的攻击将会层出不穷。

   这类乐观过度的话,东海文中不少,失礼非礼的话、浮言戏语流荡无节的话就更多了。不少文章表达方式有问题,那是文人而非文化人更非儒家的方式。朱熹对庄子的评价是“饱学颖敏,常见到人所不见之处。只是气豪,放荡不拘绳墨,事事心中有数,又皆拿来践踏了,故往往流于诡谲荒唐。”这“放荡不拘绳墨”的批评,用于东海文章亦甚合适。

   自以为狂而不妄,其实还是难免出语狂妄以及张扬鲁蛮轻浮等,这是修养不足的象征,也是奢夸的表现,有违于儒家的谨严沉稳庄重中正,可笑可惭,并最容易招人误会和攻击。

   最近一直在作严肃深度的反思自省。总自以为能够洁身自好,“濯污泥而不染”,其实做的还很不够,真可谓“崎岖历尽东归海,依旧江湖气满身。”也。盖这辈子生于农村、活在底层,又受某些文人墨客的影响,身上沾染了不少江湖恶习及文人陋习。

   如傲慢粗暴叫嚣鲁蛮,奢夸卖弄恣肆张扬,不谨小节大大咧咧,目中无人夸夸其谈(特别是酒后),以轻浮为豪迈、以浪荡为潇洒、以粗野为真率、以无礼为勇敢,甚至以恶俗为风流,以犯一些“美丽的小错误”(其实是丑陋)为光荣…实在是辜负了一些朋友和前辈的厚望,也辜负了孔孟的教导和生平的理想。

   而今年将半百,不能再这么纵容自己自暴自弃了。从今起必须无条件地严以律己、勇于克己,以儒家最高标准以第一流文化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把种种江湖习气臭老病“克”去。

   另外,当年以“广交天下英雄士”自诩,其实多属“滥交”。当今天下,君子道消,小人道长,熙熙攘攘,成群结党,值得交往的真英雄有几?陆九渊先生说得好:“物非我辈终无赖”;熊东遨教的是:“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东海德浅能薄,倘发现自己不足以教之化之者,就应及时远之避之“默摈”之为上。

   生平好斗好争好辩,有些是出于明理卫道的必要,有时则是习气使然。与某些品卑质劣、绝无可教的文氓网痞接触争辩,纵然是网上“远距离接触”,也属于浪费和“失言”,与他们往来论争甚至调笑无度,就更不自重、更非儒者所宜了。东海老人2009-11-2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