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张成觉文集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张博士的大作中指出:
   
   

   与当局为自己评功摆好针锋相对,“民间反对派中的极端意见则认为,中共建政60年,几乎没干过什么好事。……这是一段应该彻底否定的历史。‘盖张纸,抬走算了’”。
   
   
   张文又称:
   
   
   自由派中的不少朋友则习惯于把毛(至少是1949年以后的毛)彻底否定,持这种观点的人甚至包括一些党内的开明派,老同志。
   
   
   对此,张博士表示:
   
   
   既不赞成当权者的自我吹捧,也不赞成‘盖张纸,抬走算了’式的简单的全盘否定。历史若真的这么简单那倒省事了,但对历史的反思不能如此被省略,否则我们这60年的弯路就白走了。
   
   
   张博士认为:
   
   对广大公众、特别是民间反对派的朋友们来说,学会用一种更客观、更理性的方式观察历史,尤其具有重要的启蒙和自我教育意义。
   
   笔者赞同国人应该“学会用一种更客观、更理性的方式观察历史”,但窃以为,在“观察历史”之前,首先应当弄清许多重大的基本史实。如果连基本史实都含糊不清,若明若暗,则用以“观察历史”的“更客观、更理性的方式”,根本无从谈起。
   
   
   毋庸细说,无论打江山或坐江山,中共一贯施展“瞒”和“骗”的手法。所以,自“伟光正”诞生以来,黑箱作业即成为其本色。尽管毛宣称:“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但其实以之为祖师爷的“党”最害怕若干真相暴露,损害其根本利益。
   
   
   例如,所谓“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们从共产国际接受了哪些指令,拿了多少苏联卢布和外汇,均属绝密。非但当时不让“公众”知道,时至今日还有许多仍未公开。
   
   
   因此,“公众”所晓得,或曰“被告知”的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随着马列主义的传播,中共应运而生。除了专门研究“党史”的少数学者,没有几个人知道或注意到:1921年7月建立的这个“非法组织”(它从未正式注册登记成立),只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其“波士”(老板)乃“红须绿眼”的俄国人,并非炎黄子孙。莫斯科不在意中国人的祸福死活,只关心苏联自身的存亡兴衰。斯大林远在万里之外发号施令,中共总书记陈独秀只有听命的分。
   
   
   现已公开的档案资料证明,所谓“大革命”的失败,主因在于斯大林对蒋介石反击的误判,而并非什么“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导致的结果。
   
   (姚金果《陈独秀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356-357页)相反,陈独秀对于斯大林通过鲍罗廷等共产国际代表的瞎指挥,一再进行了抵制,可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而后来中共被蒋镇压下去,陈独秀却成了替罪羔羊,并载入中共官修的史册。一个政党如此诬陷自己的创始人兼领袖,这在当代世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再如1931年“九.一八”事变直到“七.七”卢沟桥事变,中共极力诋毁蒋奉行“不抵抗”政策,殊不知基于当时中日两国的力量对比,如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立即与入侵的日寇决战,不足三个月就将弹尽粮绝,财政更无以为继。正因为当局忍辱负重,从发展经济、整顿财政、统一税收、改编军队等各方面切实下工夫,到1936年底国家的整体国力有了长足的提升,当年的工农业生产水平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从而为次年年中的全面抗战奠定了相当的物质基础。一提到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人们都想到其贪污腐败,却忽略了抗战前的五六年里,它也曾在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方面取得一定的成绩,否则何以能够支持八年抗战?
   
   
   与此同时不可遗忘的事实之一,是所谓“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成立,时在1931年11月7日,地点在距当时民国首都南京700余公里的江西瑞金。那是“九.一八”发生不足两个月之际。这算不算和东北日本关东军南北呼应的分裂祖国行为?是不是赤裸裸的在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搞“两个中国”?如此不顾大局,岂非亲者痛,仇者快?
   
   
   还有1934年10月,十万“中央红军”万里逃窜的“长征”,根本不是什么为了“北上抗日”,直到次年10月剩下八千人逃到陕南,才知道陕北有刘志丹的根据地。至今74年来一直吹牛撒谎,知道人间有“羞耻”二字否?
   
   
   又如抗日战争时期,中共明明是“消极抗日”,游而不击;积极反蒋,竭力扩张。用郝柏村的话是“一分抗日,两分应付(即搞磨擦),七分发展”。完全没有以民族大义为重,却着力于文宣攻势,自称是抗战的“中流砥柱”,贪天之功为己功。其实除了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外,国人所知就只有“狼牙山五壮士”和电影中的“小兵张嘎”之类。他们当然也有功于民族,但战绩毕竟无法与“台儿庄战役”、“昆仑关战役”等相提并论。而国军的22次会战,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功业都被长期隐瞒或贬低。国军阵亡将领206人,共军只牺牲左权和彭雪枫两名高干。凡此种种,大陆民众几乎是茫无所知。
   
   
   至于“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实为国共内战。依“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中国惯例,“失败者”成了一无是处的狗熊。龙应台最近的新作即针对此来了个“反潮流”,但以一人之笔力,岂能与十三亿人的泱泱大国之文宣兵团抗衡?比如书中称,长春之战,城中饿死的平民逾60万之众,今天当地已无人记得。这样的事国内同胞有几个人会关心?
   
   
   以上只顺手列举从1921至1949的28年若干史实。试问,张博士声言建立新的“史观”之前,是否对之一一做过认真的分析?是否考虑过,“自由派中的不少朋友”,以及“一些党内的开明派,老同志”,之所以对毛持“彻底否定”的态度,与此息息相关?
   
   
   同样,倘要进行严肃认真的科学研究,“分析中国共产党从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向极权主义执政党演变、最终变成如今的权贵党的‘历史可理解性’,分析60年来为什么我们的共和国只有‘共和’之名却缺乏共和之实,分析为什么只有宪政改革才是当今中国的根本出路,等等”,以及探讨“代表着对共和精神、共和道路的扭曲”之“1949年的共产革命”“如何能够发生?如何可能发生?”等等“大问题”,也必须以弄清基本史实为基础。这一步工作“容不得偷懒,更容不得回避。”
   
   
   诚然,在目前大陆的档案制度及舆论管制下,对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也无法使之真相大白。以讹传讹,更造成了不少人的思维定势。
   
   
   比如五十年代初的韩战,当局称乃南韩发动。虽然苏联档案白纸黑字证明是金日成首先策动的军事冒险,可是一般中国民众似乎仍是“先入为主”,相信李承晚为罪魁祸首。
   
   
   1957年的反右派,毛贼喊捉贼,明明是他蓄意“引蛇出洞”,却倒打一耙,诬指“资产阶级右派猖狂进攻”,中共予以“反击”。尽管1978年对绝大多数右派给予“改正”(不是“平反”!),也就是说“搞错了”;然而人们还是继续使用“反击资产阶级右派猖狂进攻”的说法。
   
   
   1959至1961三年大饥荒,至少饿死3700万人。大陆同胞今天有几人对此表示义愤?1989年“六.四”,邓小平下令大开杀戒,喋血京城,死亡的学生和首都市民不下数百人,但20年过去,认同当局做法的海内外炎黄子孙比比皆是,众口一词曰:“稳定压倒一切,中国绝不能乱。”
   
   
   何以有此是非颠倒、罔顾正义的现象?重要原因之一是有关史实被当局掩盖或蓄意混淆,以致群众“不明真相”。
   
   
   这里不妨引用毛在40年代中期谈到蒋政权时的一句话,道是:“反动派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人民的不觉悟。”毛在1945年中共“七大”的闭幕词《愚公移山》中又说:“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
   
   
   64年过去,民主依然是世界的主流,反民主的中共毫无疑义属于“反动派”,它“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人民的不觉悟。”这种不觉悟与受到当局的“瞒”和“骗”分不开。
   
   
   因此,无论对1949年之后60年来的历史进行反思,或是对1921年至今88年的历史进行梳理,均应以弄清基本史实为首务。为此,需要最大限度地搜集中国的、外国的、官修的、自撰的以至口述的有关历史资料、文物,然后像毛当年指示宣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时一样,尽力“让全国人民都知道”。
   
   
   不言而喻,正确的史观也十分重要。不过,总应以澄清史实为先。
   
   
   “事实胜于雄辩”。无论何种历史事件,一旦真相大白,是非自有公论。不知张博士以为然否?
   
   
   (09-1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