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张成觉文集
·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评:蔣愛珍槍下亡靈該死嗎?---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一)
·蔣愛珍的“生存形態”---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二)
·角度獨到 扣人心弦---評楊恆均《家國天下》
·“生存形態”與“含金量”---與陳行之先生商榷(之三)
·《歸去來兮》(長篇小說連載)
·“五識”兼備呼民主---評博訊“公共知識分子”榜
·轉貼李墨《歸去來兮》第一章(之2、之3)-張成覺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致巴雅古特先生
·一篇文情並茂的佳作----楊恆均新作點評
·天安門絕非解放廣場---也談埃及巨變与中國
·埃及能,中國還不能!---再談埃及巨變與中國
·南天健筆 正氣如虹---讀何與懷博士作品感言
·蕭默的”笑談”與笑話---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一)
·自編自導 故弄玄虛---評蕭默《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二
·欺世盗名 破绽百出---評點《笑談《一葉一菩提》被禁》之三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读《周良霄、顾菊英夫妇谈文革史研究》(以下简作《周顾谈》),颇受教益。尤其周先生引用李慎之先生的论断:“刚刚过去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游民意识的大爆发”,认为“慎之先生所提出的,把毛泽东、把毛泽东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放到中国传统和游民文化中来研究,应该是更深入的一个方向,值得大家重视。”可谓确有见地。
   但当访问者提出:有人认为毛“反修防修”的初衷和对“党内走资派”的批判有“积极意义”,询问周对此的看法时,周表示认同。他称“毛泽东是二十世纪农民革命在一个大国的胜利者,也是新世纪农民空想社会主义有影响的思想家。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提出的‘当权派’这一概念,是极具深刻的理论与现实含义的重要命题。”此一论点,实在令人难以苟同。
   首先,称毛为“思想家”恐怕说服力不足。按照通常的理解,“思想家”应该是创立较严谨的思想体系,且本人有相应的理论著作或言论记录的大学者。如孔子、亚里士多德和马克思等,都当之无愧。而“自称是‘绿林大学’毕业,自命为‘红色的山大王’”(见《周顾谈》)的毛,其思想杂乱无章,固然富于空想,概括起来离不开“造反有理”和“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两条。
   至于毛的理论著作,和中外公认的思想家相比就更提不起来。例如,被郭沫若吹捧为“雄文四卷”的“毛选”四卷,160余篇文章(含书信、电报、文件及演讲稿)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十二篇,经毛泽东修改的公十三篇,其余诸篇全是由中共中央其他领导成员,或中共中央办公厅以及毛泽东的秘书等起草的。”(庄重:《《毛泽东选集》真相》,《开放》杂志,2009年10月号,60页)
   再看毛所有470余篇文稿(含讲话、报告、会议决议、论文、电报稿、社论、按语与批示等),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和中共中央党校历时五年的调查,核实一共有250多篇“不是毛泽东亲自起草或作修改的。其中有160多篇报告、讲话、电文、社论是由其他中央领导同志、中央秘书局(办)和中央工作人员起草完稿的。毛泽东仅仅对部分报告、讲话作过审阅或批上‘同意’、‘好’或签上‘毛泽东’三字。”(同上,62页)事后,上述中共有关部门于1993年6月初联合向中共中央书记处提出报告。

   1994年1月1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作出三点批示,头一点是:“中央一贯认为,《毛泽东选集》中的理论、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集体革命工作的结晶,不是个人的。”(同上)可见,毛只是个浪得虚名的“思想家”。
   事实上,连毛本人在文革期间也承认,他“那几本小书”(指“毛选”四卷)没有那么大的法力(大意)。对于自己的理论水平,他还多少有点自知之明。
   其次,周先生认为:“社会主义条件下,执政党通过专政和剥夺,把全国的资源控制在自己手里,在特权垄断下,以国有的名义,分任各个部门的当权者掌管,国有实际上就成了官有。这个制度必不可免地大量滋生官僚主义、特权享受、贪污腐败、鱼肉百姓,而终至于发展成为溃败的不治绝症。毛泽东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并且大胆地把它揭出来,希图通过群众运动,不断革命来克服。这是他远远超出他的同辈庸人们的地方。”(见《周顾谈》)这种说法应属溢美之词。
   关于社会主义“制度必不可免地大量滋生官僚主义、特权享受、贪污腐败、鱼肉百姓,而终至于发展成为溃败的不治绝症”,堪称早在斯大林治下的苏俄时期就有目共睹。西方许多学者和政治家从20年代到50年代,先后不断“大胆地把它揭出来”。而“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后一句更准确的翻译是“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更是阿克顿勋爵(1834-1902)广为人知的名言。
   特别要提到的是,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刚闭幕不久,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流传到外间,铁托即尖锐抨击苏式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端,指出这种缺乏权力制约的制度,乃个人崇拜和官僚主义滋生的温床。西方多国共产党或工人党的领袖都表示认同。
   与此同时,当时中国国内自由派知识分子代表人物,如储安平、章伯钧、罗隆基等,也早就看到同样的问题。只是由于没有宣传舆论阵地,他们的观点才在次年大鸣大放时期公开发表出来。其实,官僚主义等“三害”的严重性,普通百姓老早就有切身感受,可以说,芸芸众生在毛之前已“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不过由于毛实行“舆论一律”,加上肃反运动的威慑,人们敢怒不敢言罢了。
   所以,周先生所讲毛在此问题上之英明过人,大概只有“大胆”两字符合事实。因为只有毛掌握话语权,别的人不具备“把它揭出来”的条件。
   除了“大胆地把它揭出来”之外,毛“希图通过群众运动,不断革命来克服。”周先生据此认为:“这是他远远超出他的同辈庸人们的地方。”此一论断或许不无道理。
   看来,毛的“同辈庸人”应包括上自刘、周、朱、邓等毛的亲密战友,下到升斗小民。盖几亿人的泱泱中华,只有孤家寡人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运动群众”,“不断革命”即不断折腾。连堂堂国家主席,毛只要动一根小指头就可把他打倒,弄到死无葬身之地。这不是“庸人”是什么?
   周先生又称:
   事实上,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官僚主义当权派与人民的对立与矛盾,只有废除一党的特权垄断,实行民主,完成真正的民主主义变革才能达成。然而这又正是毛泽东所不愿和不能采行的。我认为这原应该是我们从文革中可以吸取的一个重要教训。遗憾的是在后来的改革开放中,政治的改革被搁置,官僚主义当权派事实上已在复活和发展,并且还和金钱结合了起来,形成新的权贵资本主义,文革仅有的一点积极意义也就完全丧失。(见《周顾谈》)
   应该说,这段话立论大体不错。问题是“文革仅有的一点积极意义”这样的用语十分不妥。连中共当局也在《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断言:在任何意义上文革都不是“革命”,因此要对之予以彻底否定。试问,文革何来“积极意义”?
   
   如果说它的教训理应吸取,那也绝不意味着文革本身有任何“积极意义”。这就像因某人玩火而遭殃以致被烧到体无完肤的人,康复后一定会铭记个中教训,对别人玩火百倍小心,但岂能说他被火严重烧伤这件事具有某种“积极意义”?
   
   周先生在访谈中指出:“要写好文革史,前提就是充分批判毛泽东。”这是不刊之论。遗憾的是,从以上分析看来,周先生本人对毛的批判就并不“充分”。而且对文革的“否定”也似乎并不彻底。
   
   和周先生这样的专门学者相比,笔者实在浅薄得很。所谈各点,谨供参考。如有冒犯,敬祈海涵。
   
   (09-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