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留学天堂澳洲,最近接二连三地亮起了红灯,根据澳大利亚政府公布的数据,从2001年起大约有2646名国际留学生被羁押,当中大多数来自中国,拘押是因为出勤率偏低,学业通不过。此前也有报道,中国留学生在澳洲死亡率奇高、犯罪率也偏高,《侨报网》最近引用澳洲官方统计,在澳中国留学生的自杀倾向为澳洲当地年轻人的四倍……
   
   这些报道实在让人忧心,澳洲留学不便宜,能够把孩子送到澳洲去留学的家庭绝大多数非富即贵,可那些忙着奔前程和赚钱的家长们是否知道他们的孩子在澳洲的境况?究竟是澳洲出了问题,还是我们的留学政策出了毛病,又或者正如最近纷纷扬扬传出的一种观点:这些到澳洲留学的中国孩子本身不怎么样,其中更不乏坏孩子?
   
   相对于其他国家,澳洲的留学移民政策比较宽松,只要有钱,学校入学的门槛比较低,签证也比较好拿,加上只要澳洲大学毕业,再搞点假材料和假动作,技术移民成功率也高,所以留学生的人数众多。由于很多学生的留学目的并非学习,出现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

   
   但也应该看到,这些留学生出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笼统指责他们是纨绔子弟,留学垃圾,是坏孩子,实在是有失公允。以我的观察,我想强调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价值观、世界观的冲突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姑且不说留学的孩子都是在高中、大学阶段出去的,就拿我自己来说,30多岁去到西方,仍然在学习和工作中感到了两种价值观的冲击。虽说由于全球化的影响,初来澳洲的中国孩子可以找到中国大陆能够得到的所有东西,唐人街甚至比中国大陆的街道还更加具有中国传统风味,可是,内心深处价值观的冲突却阻挡了他们真正融入主流社会。在热闹的留学生活背后,这些留学生内心的孤独和压抑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二、中澳教育制度的不同也是一个原因。很少家长会问这样的问题,在中国大陆的教育制度下培养的孩子突然被转到了西方的教育制度下,他们能够适应吗?例如,中国的教育是以老师和课本为中心,而澳洲的教育是以学生为中心。很多时候,学生的主观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老师只是引导作用。这使得在中国受惯了填鸭式教育的学生一到澳洲突然“轻松下来”,老师不会强迫他们学习了,慢慢就真正松懈下来,结果考试的时候才发现该看的书没有看……
   
   三、中国新一代留学生和20年前的老一代留学生相比,更缺乏谦卑学习的态度。上一代中国留学生无论家境如何,内心深处都存有一份“谦卑”,这和我们国家落后人民贫穷有关,可也因祸得福,他们带着这份谦卑的心,不但更容易适应西方的环境,也有更强的求知欲望。如今,当我们国家崛起强大了,澳洲留学的孩子们也大多是富家子弟的时候,不但这种谦卑没有了,取而代之的甚至是“趾高气扬”,我不止一次听到刚出国的中学生和大学生对西方的教育制度大加贬损,对澳洲这也看不惯,那也不习惯,认为还是中国的好。这种批评的精神是很好的,但把这种心态带进学习中,就有问题了。你可是要花费一百多万人民币去学习的,没有谦卑和虚心的心,学什么?
   
   四,还有一个问题不能不面对,那就是留学的目的。以前老一辈留学生的目标很明确:学到知识,赚到钱,拿到文凭,或者回国,或者留下来。而现在留学澳洲的绝大多数学生目的也很明确:取得文凭,移民,拿到“身份”后再决定住在中国或者澳洲。在众多中国留澳学生中,相当大一部分并不是他们自己想来留学,而是父母家长要求他们来的,其动机无非是让孩子留学澳洲取得移民资格,也是整个家庭的一个退路,国内的环境也许会恶化,赚的钱也许不安全等等。大家想一下,这样被父母劝说出来留学的孩子,能够真正安心读书学知识吗?
   
   留学澳洲的中国学生不是坏孩子,留学制度也没有问题,澳洲社会和留学市场也相对健康。还是那句话 ,这 些 孩 子 们 需要 更 多 的 关心 ———澳洲学校关心的是钱,中国政府关心的是他们学到了什么,以及能够为祖国作出什么样的贡献,家长们关心的是孩子能否在澳洲拿到文凭和绿卡,于是,只要能够让孩子去留学,一切都OK了,各方都皆大欢喜了……
   
   其实,这样被弄到澳洲去留学的孩子们往往会在学业和感情上遭受困扰,如果我们社会和家长对此问题有认识,多沟通、理解和关心,问题也许不会那么严重。
   
   来源:《南方都市报》
   
   
   
   附:
   

澳大利亚隐瞒50多起留学生死亡案 34人死因不明


   
   
   
   据中广网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12时06分报道,澳大利亚原本是中国人心中的“留学天堂”,但最近《悉尼先驱晨报》披露,去年有50多起留学生死亡案例被澳大利亚当局隐瞒了。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由于澳大利亚的留学移民政策比较宽松,入学的门槛也比较低,因此即便是处在经济危机的当下,中国留学生在澳的人数还是超过了12万人,刷新了历史记录。
   
     但是面对着一年之内50多起留学生的死亡案例,很多中国家长产生了疑惑,澳大利亚还是“留学天堂”吗?究竟是澳大利亚出了问题,还是我们留学生自己出了问题?让低年龄的青少年出国留学是明智之举吗?中国之声采访了杨恒均博士:
   
     主持人:对于舆论监督很开放的澳大利亚来说,您觉得当局隐瞒这么多件留学生死亡案件可行吗?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杨恒均:隐瞒留学生死亡事件在媒体完全开放的国家是不可能。其实这个“隐瞒”可以说是政府不重视,但是更多的“隐瞒”是来自于各个利益团体。举例说,世界各地特别是亚洲留学生到澳洲,他们不光是把钱交给学校,他们的住房把租房(市场)带动了,吃东西把食品(市场)带动了,就是说很多澳洲的产业都被带动起来,这些人很欢迎留学生。包括媒体等产业也希望留学生去。
   
     所以,对于留学生死亡案例,大家都在无意识间或者有意地很微妙地隐瞒这些事情。
   
     主持人:据您的观察,问题究竟出在哪儿?是我们留学生自己的问题还是留学政策出了问题呢?
   
     杨恒均:问题是综合性的,有很多方面。主要方面就是我们国内的家长对孩子关心不够,澳洲方面对孩子也关心也不够。孩子很小就去到价值观和文化完全不一样的地方,面临普通人没法想象的一种内心的影响。
   
     主持人:除了留学生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之外,您觉得还要在哪些方面加强注意?
   
     杨恒均:其实在宣传上、教育上,应该做好包括对留学生的家长以及留学生的工作,应该做一些适当的培训;而这种教育工作,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可以做一点事情的。
   
   
   
   节选自 中广台中国之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