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徐水良文集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民权同盟的通信及谈话摘录和改写

   
   

   
   徐水良

   
   

   
   2009-10-27

   
   

   
   一、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的由来

   
   经过许多年痛苦的教训,我才终于震惊地认识到,狭义民运圈已经是沦陷区,中共地下势力的线人和特务占了大多数,已经是特务窝。尤其是海外民运,一开始就是根据中共情报机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方针筑起来的巢,做起来的窝。
   
   中共是采用“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等方针的老手。不说战争年代,他们依靠其特务力量的有力配合,大败国民党。就是建政以后,50年代60年代,中共就曾经在浙南山区组建“反共救国军浙南纵队”,把台湾方面骗得团团转。江华、王芳因此在文革中为此被认定通蔣介石被打倒。后来又平反,周恩来说王芳是个了不起的公安专家。文革后王芳出任公安部长。
   
   所以,79民运,中共很熟练地拿起这些武器,几乎把民运全部引入他们的巢及窝里。非常有效的控制了民运。很多民运人士自以为无人知道的会议,结果公安那边都有录音甚至录像。
   
   1982年,他们又把这个经验推广到海外,主动组建海外民运。这是中共及世界情报史上,又一个经典之作。海外及中国民运,很大程度上就是败于这个经典之作。
   
   事实上,不光是中共,共产党国家几乎都采取大量渗透反对派的做法。东欧各国,共产党文件公开后,都发现反对派人士中近60%是共产党线人。
   
   实际上,任何国家,只要允许国家对某个组织进行渗透,情况往往就是如此。美国共产党的大多数,也是FBI线人。只是西方有民主制度结社自由保证,法律不允许任意渗透,所以,其他大多数国家大多数组织,只要不是黑社会等非法组织,或从事犯罪活动,就不受情报机构渗透。美国共产党是麦卡锡反共的特例,但这个特例,有效地保证美国免予共产主义的严重伤害,并使美国共产党小丑化。
   
   但是,我通过痛苦经验终于震惊地认识到特务窝这个事实后,采取何种策略,解决这个问题?以后又试验了许多种办法。开头是努力组织真民运真反对派队伍,争取大家一起撤离特务窝。但是,这种努力一次又一次遭到失败,最后终于认识到,占民运人士多数的中共线人势力,早已经向真民运人士灌足了迷魂汤,改造了其中很多人的思想,使他们无法认识这个问题,再加上中共线人势力对我们的极力攻击和抹黑,要使这些被灌足了迷魂汤又相信抹黑的人接受我们的策略,也是难上加难。所以,及到2003年,我才终于决定,不顾一切撤离民运圈,发动无组织、无定形、因而中共无法破坏的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主要是直接诉诸于全民的觉醒,而不是单纯依靠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很难形成的组织力量。所以,我联系张国亭、孙丰等朋友,开始宣传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把我们的目的,诉诸于广大民众和他们的觉醒,以及觉醒后开始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
   
   到今年,民权运动已经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到邓玉娇事件,民主民权运动的反共抗暴几乎是铺天盖地,与民运圈花瓶民运冷冷清清的“民主运动”形成鲜明的对照。当我们一组又一组不停发表大量文章,全力发动和推进这个运动时,一开始,花瓶民运几乎没有人关心,及到后来,他们才惊奇地发现,原来他们根本不当一回事的这个事件,竟然成为铺天盖地的反共抗暴运动时,才表现惊慌,才有少数人开始关注这个问题。
   
   这时,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终于形成马列主义和毛左,自由主义和权贵,人本主义和民众及其民权运动三足鼎立的状况。彻底撤离沦陷区特务窝,完全与上述第二股自由主义势力表面的“体制外自由主义”势力——花瓶民运彻底分离,以全部精力彻底投入民权运动新战场的时机成熟了。参与组建民权同盟的朋友们大家也认识到筹组的需要。
   
   这就是我们组建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的由来。
   
   

   
   二、筹备组的一个重要目的

   
   

   
   (给一个朋友的信件摘录)

   
   我们都老了,身体都有病。我们这个年纪,又有病,今后也只能做一点力能所及的事情,不指望起多大作用。但是,能够对中国起一点作用,还是要尽自己一份力。
   
   估计中国的变化,也就在这几年了。但中共有强大组织,反对派人数众多,但没有组织。在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也无法形成组织。因此,双方交战,只能是大量无组织的似乎是“乌合之众”13亿民众,对付组织强大,经验丰富的中共权贵队伍。在这种情况下,反对派没有组织,不能依靠组织形成坚强的战斗队伍,怎么办?
   
   我的看法:
   
   第一,我们一定要破除“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这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传统迷思,走与这种方式完全不同的路。否则,拼命搞组织,却永远搞不成功,永远无法采取行动,甚至永远陷入无穷无尽的内斗,徒然浪费精力,怎么办?我虽然从1973年起搞民运,一开始就认为在共产党极端专制条件下,只能依靠突发事件来实现民主,并且在1974-75年的文章和信件中,就多次论述这个问题。但是,组织的力量,实在太强大,有没有组织,天差地别,因此,许多年中,尤其出国以后,我仍然一再尝试搞组织,然而统统失败。及到2003年。看看实在不行,才放弃搞组织,开始发行网刊,以发起没有组织形式的全民民主民权运动为道路,逐步走向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目标。
   
   事实上,世界历史上的绝大多数革命,一开始往往是没有政党领导的,甚至多数还是没有组织,以突发事件形式产生的。“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完全是毛泽东的胡说。
   
   当然,突发事件一旦发生,成熟的革命者,立即就要努力建立组织,形成强大的组织力量。
   
   第二,带领无组织或者组织水平很低的队伍作战,只能学习古代类似情况下的作战方式,就是举起一面战旗,让自己组织水平很低的队伍跟着战旗走,才能形成初步的战斗力,并且依靠人数众多,前赴后继来取得胜利。
   
   目前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力量,马列和毛左、自由主义和权贵伪精英,人本主义和民权运动,三足鼎立。我们搞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就是举起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的旗帜,虽然一开始难以搞正规组织,形成正规队伍,因为如前所述,在中共极端专制条件下,没有可能先形成大规模组织,再采取行动。所以,搞民权同盟的目的,主要是举起民权运动的旗帜,让全国反共民众跟着这个旗帜走。
   
   当然,有这个旗帜,也不见得起多大决定作用。民众的突发事件,迟早会推翻共产党的统治。但是,有这个旗帜,至少可以起很大作用,尤其是减少突发事件中的混乱和损失,特别是可以大大减少无序暴乱。
   
   形势发展很快,迫切需要举起这个旗帜。希望朋友们能够尽快决定,参加筹备组。我们老了,我们的努力,基本上是为后一辈作嫁衣裳。但是,这种努力,尽到我们的心,尽到我们的力,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使我们自己内心中的良心没有遗憾,还是很有意义的。
   
   至于筹备组成员,多数还是以不公开为好。但也需要有几个作公开联系人。谁公开作联系人,大家讨论决定。工作需要和自己意愿不公开的,就不公开。每个筹备组成员,无论公开不公开,背后都可以有自己联系的成员,自己掌握即可,无需大家都知道,以免出事。
   
   

   
   三、我们需要的是扎扎实实的工作

   
   

   
   (几次谈话的摘录和改写)

   
   筹备组公开以前,朋友都认为公开后,我们会受到大规模围攻,但我却认为不会,因为在组织力量上,我们无比弱小;但是,在理论和意识形态方面,中共马列主义和毛左,自由主义和权贵,后者包括表面上 “体制外”的花瓶民运,他们全部合起来,把他们的御用文人全部调动起来,把花瓶民运全部动员起来,也不是我们人本主义阵营的对手。所以,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冷冻封杀,所有他们控制的媒体,包括海外中文媒体,报纸、网络、电视、电台(包括中共地下势力发扬国共内战时期几乎完全控制国统区媒体的经验,控制的西方国家的电台媒体),全都不报道,彻底封杀。当然,我们也要做他们可能大规模围攻的准备,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出现这种可能,我们就赢了。
   
   现在看来,事情完全如我估计的那样,就是冷冻封杀。除了一个历来上窜下跳,给反对派破坏极大,早已被人揭露了的特务,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在某个不公开的邮件组拼命诬蔑攻击以外,几乎见不到对我们的攻击。
   
   但这样也好,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做自己的事情。除了举起人本主义和民主民权运动的旗帜。我们没有必要做表面文章,搞得轰轰烈烈。我们不要虚假的东西,我们需要的是扎扎实实。我们的绝大多数成员不公开,就是为了扎扎实实做好事情,防止危险,而不要虚假的名声。
   
   你一个人成立一个共和国,任总统;搞几个人的全国政府,这些做法,表面上轰轰烈烈,实际却是把反对派小丑化,对比之下,显得中共比反对派理性,表面上是反中共,实际结果却会帮中共。你去参与这些事,人家就会把你看成疯子、骗子,或者是为了钓鱼,去钓激进分子。这样的事,我们不能搞。一个人,做什么事情,都要堂堂正正,不要把自己小丑化。
   
   所以,我们只成立民权同盟,并且不是正式成立,而只是成立一个筹备组。因为这符合我们的事实和力量。
   
   政府,尤其是过渡政府、临时政府这样的实际政府,而不是原来政府流亡海外成立的流亡政府,或虚拟政府,应该有自己的构成要素,这就是管辖的领土,人民,各级政府和军队、警察等管理机构,此外还要有信誉,为人民认同。连民国期间的大军阀,有领土,有军队,往往也不敢自称全国政府。
   
   你争当官,为一个没有意义的虚拟官衔争得不可开交;挖空心思出风头。这样,你就大大败坏反对派形象,搞臭了反对派。大家都当笑话看,你还有什么自己形象,还有什么牺牲精神?
   
   

   
   四、坚决撤离特务窝

   
   民运圈,是个沦陷区,特务窝。我们好不容易撤离出来,弄得满身伤,千万不要再相信他们。要国内朋友们自己组织自己的队伍,投入轰轰烈烈的反共抗暴民权运动。与臭名昭著、冷冷清清的沦陷区划清界限。千万不要再搅到一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