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雪番
[主页]->[人生感怀]->[雪番]->[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雪番
·裤衩里的焦虑
·被时代的悲哀——飙车随感
· 当贪官成为理想时
·写在辉煌
·正义的权利——我看张剑抗暴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自焚所思
·人民这个鬼东东
·如果没此“现实”,世界如何联想
·末世随感
·没有底线人人都在危险之中
·晚霞或许炫目,然而绝不是风景
·刁民的兴起
·一首不能不唱的红歌
·苦难——忽悠,愚民的枷锁
·不看春晚
·关于自由的独白
·尊严的故事
·岁月
·又一个专制魔王
·我的地盘我做主
·别迷恋哥 哥只是个传说
·三言两语谈专制
·异议——民主不可或缺的生态
·我们离一只蟑螂有多远呢
·谈友谊
·杂思
·献爱心还是被打劫
·那个叫祖国的家伙死了
·“钱云会事件”的警报
·药家鑫为什么会杀人
·谈感恩
·娱乐至死里的信息
·媚权与媚众
·谁杀了药家鑫
·和人大副委员长合影——比附里的牵扯
·中国人为什么没尊严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陨灭——星光大道看星光

   大陆的“星光大道”宣传是打造平民舞台,看大陆的星光大道,豪华的铺陈,华丽的包装,庞大的气势,选手个个亮丽,加以炫目的技巧,富有的明星气质,颇具贵族的做派。让人感叹:十三亿人真的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
   
   
   
   相比之下,而台湾的“超级星光大道”的场面就显得很小,简直是寒伧,舞台装潢简陋,选手装束平常,几乎看不见包装,演技也显得拙劣,有的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业余,虽冠之以“超级”之词,与央视的相比实在是野鸡草台班。

   
   
   
   央视的选手多半是训练有素,在舞台上游刃有余,虽也有落败的泪水,但不失有控制的优雅;台湾选手有的在场上极度紧张,时时发挥失常,落败时毫不掩饰失落,尽任感情宣泄,就连小有名气的新星杨宗纬当被专家评委作弄而落选,竟至于痛哭失声,(当然这是个恶作剧,随后是以第一名予以补偿),有的选手连舞都不会跳,甚至就不敢展示,总之处处显示出业余,真切的看到普通人的弱点:技巧欠缺,不堪压力,感情失控。
   
   
   
   无疑央视星光大道好看,豪华性,高水准,专业素质,虽冠以平民的舞台,但花在一个选手身上的成本,让我疑心选手本人负担不起,台湾高喊“超级”其实参加的是普通人,就与作为看客的你我并无不同,因为门槛不高。
   
   
   
   搞笑的是央视的星光大道评比是群众的,民主的;台湾的星光大道评比是专家的,独裁的。然而,台湾专家的含义与大陆不同,道德操守,专业素质是不可以随便地打折扣,而大陆的民主却有一个看不见的脏手在宏观调控,谁上谁下,得奖与否还得看党妈就近的行情。
   
   
   
   一个2300万人口的才艺资源较以十三亿人口根本没有可比性,从两台星光大道上的星光乍现的明度就可知端的。
   
   可吊诡的是堂堂十三亿人的大陆,受世俗大众欢迎的歌星却始终是港台人.....,大陆通俗舞台总被台港人占据着。从永恒的邓丽君、罗大佑,到于今风靡全亚洲的周杰伦、S.H.E,还有谭咏麟,张学友,张羽,赵传、周华健,张宇,张惠妹,孙燕姿、蔡依林,群星灿烂,不胜枚举;不独如此,华人流行音乐的创作更是被台港人,现在是台湾人垄断了,当回归的香港艺人唱起党妈的颂歌时,原创,天才便偃旗息鼓,不再辉煌。
   
   
   
   
   
   大陆人就压根站不到世俗音乐的第一线上,比不了唱功,比不了创作,连人文积淀都无法与弹丸台湾相比。
   
   而台湾灿烂的明星是否就从这些所谓“超级星光大道”类的比赛中走出来的?我想,应该是有迹可循。
   
   
   
   而我们的人才呢?我们的人才到哪里去啦?!
   
   
   
   当然,彭丽媛,宋祖英,阎维文,戴玉强,廖昌永等等活跃官方舞台上,但他们都是党妈妈的孩子,是等级文化的政治宠儿,是既得利阶层的御用乐师,宫廷歌手。彭丽媛甚至可能荣升为未来的“国母”。央视的星光大道脱颖而出了不少人才,人才们也出了些专辑,要么是对民歌,西方精典音乐的述而不作,要么是就是翻唱港台歌曲,或是党妈妈的颂歌,终因短了人性,不是原创,没有真情,生命力难免羸弱,从而被时间早早地埋没。更为主要的是:没有自由,精神自由,思想自由的土壤,自由的花草的生出便是凭空妄想。
   
   
   
   红色极权对自由的打压由来已久,最大的分水岭1957年的反右,百家争鸣的自由鸣放最终成就了一党独裁“阳谋”,曾与共产党生死与共的民主人士,社会良知,精英分子因满腔热忱,一片天真的鸣放,55万之众尽数被打成右派。整死的整死,关押的关押,改造的改造,流放的流放,自由思想的土壤就此遭遇毁灭性地清空。
   
   
   
   一个又一个的运动,更有十年浩劫,只能有一个领袖,一种思想,一种主义,所有言路均被一党一网打尽,沦为喉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就是原罪,是离经叛道的反革命,旧社会曾有的群星灿烂到新社会便万马齐喑,一并沦落。有的便是奴性卑劣的帮凶与脑残一腔盲勇的杀戮与被杀戮,血雨腥风。
   
   
   
   改革开放,开放的是经济,政治思想依旧严控,公民没有自由思想,言论的公共平台,在互联网写私人日志的博客也会封杀,博文被隐藏。没有自由,个性独立的土壤,科学,经济,文化,艺术这些由此之上的派生物便无法兴旺。这就难怪为什么十三亿人口,诺贝尔奖60年来从来无缘,有的都是旅居国外已久的华人,惟一获奖的是抨击专制体制而脱逃于外的不同政见者,还有一个早被撵出国外的和尚。而文艺却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它需要最大自由度。
   
   
   
   商业广告的代言就是个试金石,商家绝不会拿自己的钱去打水漂的,代言的基础断断不能短少广泛的受众。
   
   
   
   如做不了党妈妈的孩子,主流的舞台就是需要挥别的相思梦,商业代言更是荒谬的白日梦。
   
   
   
   如果娱乐的指向只是某个利益集团存在合理性的背书,网罗的必然是一群在文化等级体制下逐利的奴才,断然与自由无缘,与创造无缘,哪里还有人性的展开,天才的长大,良知的生成,人文的积淀,早已是南辕北辙。
   
   
   
   专制社会注定只有一种语言,集团的谎言;只有一种声音,团伙的声音;只有一个机会,强权独裁者或附庸权贵的机会;只有一个结果,官权自淫的谎言弥天和个性声音的我独不得出。
   
   
   
   民主的虚假在于站在起跑线上每个人的装束是不对等的,而专制的虚假是关于精神自由,个性独立的天赋压根就站不到起跑线上,即便站在起跑线上,良知与人性也无法胜出。
   
   
   
   专制下的才艺有没有出口?如只是自残自虐的低级戏子与高端食物链上的文化怪兽的利益交换,那则无法可想。在以宣传为手段,以谎言为内容,并只为一个利益集团背书时,真情还在吗?娱乐还在吗?人格还在吗?个性还在吗?创造还在吗?如果自由被绑捆,独立被囚禁,不能免于恐惧,如何能有真正的个性飞翔,人文的升级。
   
   
   
   压抑,埋没,沉沦,陨灭......,或者沦为工具和傀儡,只能是这些词相伴。
   
   
   
   也许有人高喊自己已经脱颖而出,是没有拘绊的个性努力,我想起北岛的那句诗:“在镀金的天空中,飘满死者弯曲的倒影。”

此文于2009年10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