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小龙女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一个女人很会媚惑男人,常常被称谓“狐狸精”,是那样的简洁明了的描绘一个人,其实, 狐狸精的由来源远流长,最早她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
   
   汉代赵晔《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禹三十未娶,恐时之暮,失其制度,乃辞云:‘吾娶也,必有应矣。’乃有九尾白狐,造于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其九尾者,王者之证也。涂山之歌曰:绥绥白狐,九尾龙龙。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明矣哉!’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

   
   它记载的是:禹时年三十,尚未婚。奉虞舜命治水,先治家乡洪水,然后,顺江而下,到了江洲(今重庆)治水。在今重庆南岸涂山与少女女娇相互爱慕,结为夫妻。涂山,就是禹娶妻生子启“呱呱而泣”,“三过家门而不入”之地。
   
   此时,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著名狐狸精出现了,她是一只九尾白狐,变形为涂山女。他的儿子启,后来成了夏朝的开国君王。
   
   “狐狸精”对中国第一个奴隶王朝——夏朝的开创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几百年后,另一个狐狸精妹喜则让这个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倒闭了。
   
   似乎从此以后,狐狸精就成了破坏之王,顶级狐狸精可以倾国倾城,妹喜算是“千古第一”的话,妲己就算是狐狸精的典范了。
   
   妲己的罪状在《史记•殷本纪》中也就一条“(纣)惟妇人言是用”;但在到了《列女传》的时代,炮烙、剜心,就统统归于妲己的唆使。
   
   至今,连许多偏远农村的文盲村民都听说过她,足见其知名度大大超过了历代任何明星。与之相比,那些破坏小家庭的低级狐狸精,数量众多于是难以留下名号。
   
   据说“狐狸精”这个名称始于唐初。《太平广记》中《狐神》条云:“唐初以来,百姓皆事狐神,当时有谚曰:‘无狐魅,不成村。’”“魅”字,《说文》释为“老物精也”。“狐魅”即“狐狸精”。
   
   “狐魅子”一词的出现,反映出“狐狸精”已作为一个独立的形象存在于民间老百姓的文化信仰里。
   
   唐代以后的志怪小说,如《容斋随笔》、《聊斋志异》等中,写了众多的“狐狸精”,“狐狸精”化作人形,或到处做客吃喝,或上门求娶妻妾,它的情感、行为都是以人的模式来塑造的。
   然而这些“狐狸精”大都很温良友善,温柔可爱,有“狐狸精”之名,却无“狐狸精”残害人之心。
   
   李碧华说:“男人等了半生,等的就是狐狸精。” “一个女人要在脖子上围一条狐狸皮,就是双重的坏。因为那名贵的草皮,不是她个人经济能力范围内的,必然是使了一些手段,由男人掏腰包。如果男人是受不住诱惑自投罗网,她更是三重的坏了。”
   
   不过,狐狸精女人不一定是最靓丽的女人,因为她们并不靠朱貌玉颜来取胜,而是一个字“媚”,狐狸精的媚是最有力的“秘密武器”,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与众凡俗女人不同的迷人气质。
   
   当狐狸精那媚的眼神,浅浅的笑意拂面来,让你感到的那绝不是风骚,是从女人的身体外在和心灵深处,自然而然涌动的、流露出来的一种气韵,一种经后天的努力与修炼达成在于心灵,在于气质,在于神韵的美,要修成正果。
   
   女人是妖,那一定要修炼成精,如,许仙碰上白蛇,凄婉哀怨的爱情就来自那妖,断桥之上的斜风细雨,落满了一湖的烟雨,一把绢伞淋湿了千年。
   
   一把绢伞,一场烟雨,延续了邂逅,百年修得同船渡,做成了人间的恩爱夫妻。
   
   香港作家蔡澜:“羊肉那么膻,你吃它干啥?”蔡澜答:“羊肉不膻,女人不妖,有啥意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