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满洲文化传媒
·来生不做中国人
·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大杂体已经成为世界公害
·癞蛤蟆地动仪能测地震吗?!!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上】
·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中】
·自我赎救【Self-redemption】
·韩国满洲语研究概况【下】
·满洲文书写很有意思很形象嘛~~~O(∩_∩)O~
·满洲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组图:满洲猎鹰人
·组图:满洲猎鹰人
·女真后裔赫哲人的萨满教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古迹寻踪
·辛亥暴乱国难100年纪念1911--2010
·满洲民族圣山长白山之圆池传说
·满洲贞德川岛芳子书法作品
·只有武力才能保护民族尊严与土地
·通向濒危满洲语的桥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
·动物的眼睛猜猜它们都是谁?(二)
·海东青是满族民族精神的体现
·爱嫖妓五毒俱全的国父孙中山
·俄国阿尔泰通古斯满语言书目
·你们给我们屈辱我们用仇恨加倍奉还!!
·满清杯具
·满洲大萨满乌布西奔妈妈对我们的告诫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亡族奴们!!!!
·萨满教星辰崇拜与北方天文学的萌芽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
·图说满洲诺门罕事件前因后果(二)
·从通古斯萨满教神话窥其生命观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季】
·满洲语“西藏”的来历
·北大馆藏满文古籍孤本著录札记
·中田整一:溥仪的另一种真相
·通古斯八旗满洲族家谱五种
·康熙赐封七世达赖的金印.
·满族故事家马亚川和女真萨满神话
·成立满族文化发展公司
·滿洲亡族奴詠歎調
·亡族奴奏鸣曲
·川島芳子の遺言
·萨满教与满族早期医学的发展
·沸騰的滿洲
·解决满族自治的一大悬案
·早期明信片上的满洲风俗
·朝鲜WMD武器直接威胁满洲安全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葬礼
·满族萨满教文化史料在满族先史史料学上的价值
·满族谱书和满族的长白山信仰与长白山崇拜
·1932夏的北平满族家庭祭祀
·五种文字写“满洲”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一季】
·满族萨满教响器的应用及其象征意义
·北镇满族歌谣浅析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二季】
·通古斯——满洲语族神话特色的思考
·滿洲秘檔選輯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后金国首都盛京满洲故宫摄影
·达赖喇嘛
·新疆地区满洲语文使用情况考略
·美国学者近年来对满族史与八旗制度史的研究简述
·Shamanism
·满洲征服中国前的文化发展对满族作家文学的影响
·萨满教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三寸金莲:中华文化的浓缩精华
·满洲国大勋位兰花大绶章
·旧金山湾区满族大神父汪中璋
·大清国太祖努尔哈赤本纪
·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的建立
·满洲民族戏曲与戏曲家
·满族传世文物:东珠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三季】
·清国末年汉人的恐怖暗杀暴力活动
·内蒙古绥远城的满洲八旗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 人民族基本知识必读
·齐齐哈尔富裕4所学校开满语课 选送6名教师到黑大进修
·对满族人实施文化种族灭绝
·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满洲族思想文化源流考
·努尔哈赤如何让八旗军的战力陡增
·朝鲜新币上的满洲圣山长白山
·漫话满族文化
·满洲文化规范社会群体行为的功能
·张学良自述勾引玩弄溥杰前妻
·1867年间的北京满族照片
·1820年大清国全图
·满族资料图片集【第二十四季】
·满洲民间故事
·可爱的藏族小姑娘
·大清国满洲皇家宫廷文化表演~~
·清国北京旗人社会中的民人
·台湾中正大學的滿洲語課程
·从鞑靼旅行记看满洲故土疆域
·外满洲原住民族的历史命运与当代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本文摘自《十六位旗人妇女的口述历史》 编著:定宜庄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本文作者:爱新觉罗·毓臻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我是1924年5月2号生的。我本来姓金,金就是爱新觉罗。这是我在五十年前的结婚证书,你看都成这样了。这是我的丈夫,谢伯贤。这是我,金福臻。这是我女儿去年冬天给我画的画儿,画儿上写的是“万福骄臻”,就是我的名字。
   
   我父亲不是叫金林泉么,名字有个“林”字,他就指名为姓,姓了林。他是溥字辈的,他的名字要跟溥仪他们排起来,就叫溥泉。后来我们相继都参加革命,到了延安以后为了影响,就改成父亲那个姓,也姓林。你说这林福臻多麻烦呀,干脆“福”字也不耍了,咱不迷信,就叫林臻吧!实际在档案上我还是写爱新觉罗·毓臻,常用名林臻,把来历也写清楚了。

   
   人说你为什么写这么复杂,我说我就是爱新觉罗,我又不怕你们对我怎么样。人家知道咱是爱新觉罗,还羡慕,说是宗室,我还以此为自豪呢!当然我并没有显摆我是爱新觉罗宗室。我认为这是祖先的,我们实事求是。以至我母亲去世,她的坟、碑什么的,我们都写爱新觉罗。这次换户口本,还这么写。咱们满族人有这么一个规矩,是吧?
   
   我们是黄带子,有一本书上介绍过我们家族的事情,家谱我也有,在箱子里锁着呢。一直就知道找们是塔拜的后裔。塔拜很有意思,他不是努尔哈赤的嫡子,是庶子,当时爵位就比较低,可是后来他居然一直沿袭下来,他们那儿有几支特别嫡系的、特别显赫的,反而倒没有延续下来。过去的事儿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至于以前的事情呢,因为我小,我们家族也败落了,我可以说知道一点,也可以说不知道。听说我祖父是在宫里搞文化活动的,就是京剧什么的。我听我父亲说,就好像是现在的文化部长那个爵位。据说他年轻的时候,那时大概是慈禧吧,还有咸丰什么的,经常召他进宫我们的府邸就在学院胡同,还有卧佛寺街,据说是两道呀还是几道院子,是王府的样子,还说我爷爷的时候家里还有戏台。我母亲就是我生母结婚的时候还在那里。那时候我们家里好像还可以,她结婚时三顶轿,还是黄的呢,中堂挂的那个画呀,是郑板桥的竹子,有些个什么盆盆雄谁的。后来有个画册上都有。我们家里挺富有的,据说我祖父活着的时候呀,我们家里头,主人没有几个,和底下的仆人,一天吃盐就吃二斤!
   
   我父亲他就用了几个奶母,就说家里仆人得有多少呀!这是听我那堂姐跟我说的,说咱们家过去怎么的排场,说现在咱们落得平民了。
   
   我祖母郭氏,是满人。我亲祖父、母有四个孩子,还有一个姑姑。我父亲是第四个孩子,最小的儿子,都管他叫四爷,我堂姐管他叫四爹,满族管叔叔叫爹,管找母亲叫四妈,管我奶奶就叫太太。哥儿四个都跟祖父在一起住,那个时候辛亥革命还没爆发,生活挺好的,他们来去都是坐轿子。
   
   我大伯父、二伯父都夭折了,我不太清楚他们都是多大岁数去世的,还是都结婚了,后来怎么着我就不知道了,伯哥的情况也不知道。三伯父后来也疯了,因为他后来抽大烟,把家产也卖了,据说是四十多岁就去世了,就侧下我父亲和我三伯母,还有我母亲,还有三伯母的一个女儿,我们就在一起住,就过日子,过日子就让人给坑了。那时候大概我们家里还有房子,有些产业什么的,就让人家给编了,就连我母亲结婚的时候那个条幅呀,人家说已经旧了,我们给你缺裱去吧,就没拿回来。
   
   我祖父都抽大烟,那时抽大烟简直就跟现在抽烟卷似的,就是吸毒。据说那时满族人家家都有烟枪,尤其是家境比较好的,后来家里就败落,败落到什么程度呢,我三伯母穷得都当保姆去了,家里大概还有一、两所房子吧。三伯母我见过,我十八岁的时候,生下一个孩子,我三伯母还给我做营养的什么菜,给我送到医院去。
   
   我有一个姑姑,我们叫她姑爸爸,老到宫里去,慈禧召见,还给慈禧做鞋什么的。她为什么没结婚也不知道,也是高不成低不就钡她死的时候岁数不算大,四十多岁吧,是到城里禄米仓领钱粮去,路上掉下来一个马车给她压了一下,就死了。我们坟地在大亮马桥,那坟地好大。我母亲也埋到那里。
   我姑姑是没结婚的女儿,不能人正穴,就埋在旁边了,我母亲死时我们去上坟,人就说这是姑爸爸。我好像还记得大概我二、三岁的时候,姑姑还活着呢。我还有一个哥哥呀,她就让我们写字嘛,每天得交两篇大字、一篇小字,我姑姑有文化都是我姑姑管着那时候我伯母和我父亲,可能沽着一小点边儿,吃了几天钱粮。我没沽着。我什么光也没沽着。
   
   我父亲可不是那种提笼架鸟的人,他挺要强的,学技术也很要强。不像三伯父,我父亲没抽过大烟。他教育我们的话是:“勤恳勤恳,衣食有准,徽惰懒惰,必定挨饿”我们小时候衣服都自己洗,家里的活儿也是几个孩子轮流干。我三伯父的儿子抽大烟,我父亲说他不学好,都不让他进我们家门儿。
   
   我三伯母姓张,她家和我家是近亲,她有个姑姑,是年家的熄妇。这年家也是满族,家住在绒线胡同,这姑太太脾气可大了,我就记得她那时一来我们家,一喊年家姑太太来了,坐着个轿车,这就得远接近迎的。年家开了一个华北电业公司,地址就在西城的顺城街,现在西便门拐角对过的电业局的地方,现在不是改样了嘛,过去不是这个样儿。是年家还是分几家开的,当家的就是我家那个姑夫。我父亲后来就去那儿学徒了。开始的时候也挺苦的,电线都得自己扛,还得背电线杆子什么的,不少人几天就不干了,嫌累,可我父亲干了一辈子。刚去就是学习,修个电表呀,后来就当了技术骨干了。具体哪年家开华北电业公司一事无考,估什是年家在该公司人股做股东。具体搞什么工作不清楚,是搞技术的,都管他叫林工,工程师吧。挣得还不少,一月挣三十块大洋,那时候挺多的了,养活我们一家人就很够了。后来解放以后第几批呢,他就在华北电业公司退休了,退休金还拿得不少一直到他病故。
   
   我懂事以后我家就不是大户人家了,那时父亲就有工资,没有什么满族人应有的钱哪、房产什么的。没房子住就租,叫“串房沿儿”。家务都由我母亲做。我们家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是三顿饭,吃得不像现在电影说得那么复杂,也是吃窝头就稀饭,有时炒个白菜。我最不喜欢吃的就是妈妈炒的那个白菜,里边老放蒜,我不爱吃,就是吃炒豆芽菜,吃窝头,有时也有馒头,一般饭叹。家里头像现在的普通家庭。你说特贫吧,要着吃去,也不是;说特别有吧,也不是。
   
   我母亲没有工作,家庭妇女,就操持家务,带我们三、四个孩子,就是生我最小的弟弟,月子里生的这个病,那时候病挺厉害的,就是一天老拉呀,家里有一个人照顾着,侍候着,病了一年就死了,才三十九岁。她死的时候我七岁,我弟弟挺小的,当时找了个亲戚帮着带了好几年,那时人比现在人心眼好,家里没办法了,没人带的时候,也有人家亲戚搭个手,是个老太太,说是我们亲戚,我们管她叫姑姑什么的,也岁数不小了,五六十岁吧,照顾我们。我母亲有四个孩子:魏哥哥,他比我大四岁,去世四年了。我是老二,还有个弟弟,比我小三岁吧,还有个妹妹,比我小四岁,最小。都是我妈妈生的我原来还有一个姐姐,我姐姐也是前几年死了。他们都死了,就剩我了。
   
   我母亲也是满族,因为我外祖父姓赵,赵家嘛,是满族,也是大户,而且是个什么官,当什么官我也弄不清楚。他就是我姥姥一个夫人,没什么偏房。我姥姥挺能千的,挺高的个儿,挺厉害,就是那么一个老太太,我母亲死去以后,我那时小,十来岁,我经常住在姥姥家,住在西屋,我挺喜欢在姥姥家的,姥姥疼我,说我没妈了。我姥姥九十多岁才死的,还梳着板头,我还看见她那板头照的像片。我姥姥生的孩子多了,他们男女分开,可能我有三个姨吧,连我妈,姐儿四个,舅舅五个。
   
   我有个舅舅叫博佩山,不是亲舅舅,我们走得还挺近的。舅舅对我也好,舅妈也不错。他大概现在已经死了。他是个名医,跟施金墨他们都是一路的,他家也挺富有的。反正我记着我们亲戚里比较好的就是他,后来我们都没有房子了,他还有房,就在西城,后来搬到东城小拐棒胡同十号,我记得特清楚。现在那房也没有了。前些年我去看过他一次,他娶了一个后老伴儿。他有一个女儿,叫博英华,比我大个两三岁,我们老在一块儿玩,因为我家里没有母亲,也老在民国初年满族妇女的装束她们家住。她喜欢京剧,我们去看(与清代旗装已有不同)京剧什么的,四大名旦都听过,都看过,荀慧生什么的。长安大戏院刚一盖起来,我们老去,坐前三排,舅舅家有钱,人家给送票来。梅兰芳是在第一舞台,不在长安大戏院。今天我还喜欢京剧。为什么我提到印象中有这个舅舅跟表姐呢,就是这板头,即把儿头,两把头,参见前注。么回事。我想登报找找拢这个表姐的下落,因为我们俩挺好的,她要活着顶多八十岁。
   
   母亲死了以后,我到了十岁还是十二岁,我父亲才娶了这个继母,据说是我父亲奶母的女儿,小脚,汉族人,她长得也挺漂亮,跟我父亲特好,所以我们也挺恨她的,跟她不和。她没有生孩子。她后来把家里的财产倒腾了不少。
   
   满族人的规矩我从小一直就有,比如见了姥姥还请安。见着姨叫姨太太,不叫姨儿,因我母亲是行三嘛,叫二姨“二姨太太”。从小就熏陶成这样,现在也还这样。虽然我继母对我们不是很负责,没有作为母亲的那种责任,但我还是很尊重她。比如说过年,给父亲拜年,给继母也拜年,不像现在这样,把继母往后排。
   
   旗人妇女口述:我什么光也没沾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