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内容提要] 说部艺术是满族古老传统文化的一种形式,它以口头讲唱的形式保留了满族后世众多辉煌历史、神话、习俗、歌谣、舞蹈、绘画、俚谚、传说故事等,是满族文化的一枝奇葩。有关学者开始了对说部艺束的抢救和挖掘工作,并取得了长足进展,此项工作将对通古斯文化事业做出更大贡献。
   
    [关键词] 说部 乌勒本 满族 民族文化
   
    多年来,由于我们始终不懈地坚持对我国北方诸民族古老文化遗存进行挖掘、抢救的田野考察,使长期濒临消散的满族古老的传统说部艺术,从各地满族遗老口中陆续发现并记录下来,使其焕发出新的青春。特别是近几年来,在吉林省和吉林省文化厅的高度重视和积极组织之下,满族传统说部艺术的抢救与挖掘长足进展,成果斐然,不仅得到文化部和国内学界的高度赞许,被列为国家抢救工程,并拟向联合国申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满族古老说部艺术的可喜抢救,为人们赏识到往昔传袭在荒寒漠北满族古老的民间长篇口碑说唱艺术,不仅令人领略到古朴而悠远的艺术内涵与魅力,而更重要的是满族古老说部艺术所容涵着的丰厚历史积淀,对于透视和研究中国北方民族历史,乃至研究东北广袤地区开发史、疆域史、民族关系史以及地方土语俚俗等等,都是大有裨益的。故而,引起国内外学界的关注。笔者曾撰文论及满族传统说部的传承特征及其价值①,然总感余言未尽,现再略述所思与心得,旨在引起更多朋友的兴趣,为东北史地的文化建树做出些傲贡献。

   
    正如大家所知,满族及其先民是自古便生息繁衍于黑水白山的一个古老民族,“北祗弱水,东极大海,广袤数千里”②。史书称之谓“朔方”,地处苦寒,“北方有不释之冰”③。
   
    自商周以来,其先世肃慎人便向中原王朝进献“楛矢石砮”④,历经三千余年风风雨雨的历史砥砺,锤炼民族精神与品格,擅歌尚勇,“精骑射,善捕捉,重诚实,尚诗书,性直朴,习礼让,务农敦本”⑤,为中华民族创造了源远流长的灿烂的北方民族文化。特别是辽金以降,北方满族先世中的一支黑水女真部崛起,并联络其他弱小部落,击败了逞嚣一时的大辽王朝,开拓了雄据北方的大金王朝,到金世宗乌禄时代,在中国北方民族文化和经济等诸方面均达到了鼎盛时期。在满族著名说部《忠烈罕王遗事》⑥中,便翔实地介绍海陵、乌禄、兀术等人,为史册所鲜载。金代如《苏木夫人传》、《金世宗走国》、《女真谱评》等说部传世较多,究其因与金完颜氏家族上层集团极力重视与提倡有关。《金史》卷六六载:“女真既未有文字,亦未尝有记录,故祖宗事皆不载。宗翰好访问女真老人,多得祖宗遗事。……天会六年,诏书求访祖宗遗事,以备国史。”这段记载,必对当时金王朝女真部讲唱“祖宗遗事”或“乌勒本”活动,是极好地发动。金世宗乌禄是金史中著名的倡导女真文化的帝王。《金史·乐志》载,世宗不令女真后裔忘本,重视女真纯实之风,大定二十五年四月,幸上京,宴宗室于皇武殿,共饮乐。在群臣故老共舞后,自己吟歌,“曲道祖宗创业艰难……至慨想祖宗音如睹之语,悲感不复能成声。”这生动描绘很像女真民间讲唱“祖先故事”的慷慨音容。金世宗在我国北方民族文化史上创造了诸多辉煌而显赫的业绩,对于北方女真人的文化保留、传承与弘扬,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开拓作用。满族后世众多辉煌的历史、神话、习俗、歌谣、舞蹈、绘画、俚谚、传说故事等得以保存与流传,皆应追溯自金以来各氏族对祖宗文化实施自传戒律有关,蔚然成习,甚至形成了氏族世代传递的密保规程。迨进入元明之后,特别是进入清初以来,在中国北方满族及其先世女真人聚居地方,为了抵防强大汉文化的浸染与渗遗,各主要的重大氏族部落中都由专门的氏族萨祷、穆昆达(族长),用本民族语言和习俗极力维护本民族的文化特性。在满族瓜尔佳氏民间传说中,有位“朱奔妈妈”⑦,就是一位善讲氏族家传的千岁聪慧女神,在她千根银发、百裙皱纹里都深藏着数不尽的北海迷人历史和故事。在塔他拉氏家族谱续里,供奉一位“德德瞒尼”,其神形是一尊木刻的扁嘴鸟神神偶。相传,有了人类,就有这只神鸟,是人类的伙伴,它生命与天地同寿,它知道人类一切坎坷经历。这只鸟只要鸟嘴一颤动,便会为氏族回忆起一段往昔的历史。它是满族世代供奉的一位记忆神和故事神⑧。满族先世黑水女真人著名创世神话《天宫大战》,就是一位伟大的记忆女神——博德额音姆萨满所讲述并流传下来的有关北方人类祖先开拓寒域、繁衍人类的英雄神话。所以说,满族诸姓都将记忆和传讲自己的族史视为己任,崇高而神圣,世代不渝。故而,千年来满族先世的众多姓氏都严格保留和传承着内向的民族文化遗产,其中,包括本氏族的部落发轫史、征战史、创业史以及英雄史。多年来我们在民族学的调查中证实,至今在满族每个家族中,都有一部部大小不等、可歌可泣的家传。往昔,在古人的谈忆中,长城之外多视为“东夷无文”、“荒僻不开”,而东北民族所依凭的史料与文人笔记资料又那么寥寥可数。其实,早期中原王朝的官员与某些文人,因部落纷争割据、交通林莽蔽塞,很少能够真正设身处地地触及到“东夷”诸民族的“荒野蛮歌”,亲耳聆听夜猎归来“宰牲饮血”的“裸拜古祭”。所以,不能将以满族为主的北方土著民族,世代沿袭已久的家传文化的真情原貌,缮写和记述下来。北方满族等诸民族浩如烟梅的民俗古谭,多少年来是靠着各氏族和各枝系依凭家族传袭的习惯法,自行传达和保存下来。建国以来,在党和政府民族政策的关怀与指引下,坚持了对民族文化遗产的抢救措施,使这些鲜为人知、被人遗忘的文化遗存得到大量发掘,极大地丰富了我国文化历史宝库,对于认识、记录、研究和撰写中国北方遥远的疆域史、民族关系史、民族文化史提供弥足珍贵的历史佐证。
   
    满族及其先世女真人,自古以来潜心缮写与讴歌氏族“祖史”、“家传”,保存浩瀚的民族文化史料,如此虔诚和钟情,考其源盖出自古代先民对客观寰宇所萌生的自然崇拜(包括动物图腾崇拜)、祖先崇拜观念的原始宗教萨满教的虔诚信仰。这是原始自然生存观念的幼稚反映。人类在生产力极端低下而微薄的状态下,无力抗拒大自然淫威的蹂躏和戕害,软弱无力的人类只能依靠集体的凝聚力量,赢得生存的权利。然而,人类弱小的凝聚力终不能战胜强大的自然力,而更多地是要依靠虚幻的超自然力,即人们观念中的某些幻想力(即超自然中的神),作为自己精神的向往和慰籍。而在求得精神与物质的抗争中,最重要方法便是用虚幻的神来激励自己的生存意志和顽强不息的抗争能量。这些神祗除有自然神祗、动物神祗(包括图腾神)外,最重要而且数目繁多者便是祖先文化英雄神,即曾与自己朝夕与共、叱咤风云的氏族首领、亲人或祖先,在萨满教祭祀中他们都成为神圣祭坛中的神祗或英雄,逢时虔诚祭拜。在数千年的原始萨满祭礼中,祖先崇拜内容曾为萨满教文化内涵中的最重要环节与内核。祖先崇拜的礼仪与规范,随社会进展、时代推移,愈加繁缛丰富。
   
    萨满教祖先崇拜观念的高扬,是由于人类思维观念中的灵魂观占据了主导地位,认为人死后灵魂永在。萨满教认为,灵魂与常人以不同形态活跃在宇宙空间,与人有同样的喜怒哀乐以及生活需求与嗜好,且具有超自然伟力,可助人亦可祸人。正如恩格斯所讲:“在那个发展阶段决不是一种安慰,而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命运”⑨。人们企望死去的祖先灵魂,能够荫庇子孙,竭力抚慰亡灵,供奉它、赞美它,必恭必敬,诚惶诚恐,惟恐触怒先灵而殃及族众。而且萨满教极力崇拜祖灵,亦包括对本氏族历世祖先和英雄神柢(部分瞒爷神祗)赫赫业绩的讴歌与缅怀。正因如此,对祖先神灵的崇拜日益达到登峰造极的炽热程度。马克思在他晚年也很重视萨满教,并就约·拉伯克的文章做了萨满教方面的详细摘录和笔记,并精辟地对萨满祖先祟拜作了深刻分析,指出“偶像崇拜,最密相关的是那种以祖先崇拜为内容的宗教”⑩,并指出祖先崇拜在不同程度上流行于所有中印度土着部落中和西伯利亚的人群中,雕刻木像“一代一代地受人供奉”(11)。满族等崇拜萨满教的北方诸民族,与马克思1881年时所写的状况完全相似。
   
    满族世代祖先崇拜的“颂祖”、“讲祖”礼俗,承继不衰。其表现模式除通过隆重的萨满祭礼尽情抒发对祖先祟仰之外,最普遍习惯法就是祖传父、父传于、子子孙孙口耳相传的家族殷嘱法。“颂祖”,即为“缅祖”和”忆祖”,又称“说根子”,勉励子孙深铭创业维艰,承继祖德宗功,继往开来,奋志蹈进。作为祖先崇拜的根本目的和信条,从而在满族先民和后裔族众中形成根深蒂固、矢志不渝的习俗。这种古俗由来很久,早在原始社会母系氏族繁荣期便已出现,满族最早的祖先神是女性本位的母亲神,俗称“妈妈群神”。随着母系氏族社会后期和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化,在萨满祭祀中便有不胜枚举的母系神偶,此外还有更多木石等雕镂的父系祖先影俾偶体。随之而来的是,产生了众多祈祝祖先功德的神谕、赞美诗文。有些咏唱赞词竟长达1个时辰之久,实际便是最初的祖先神话与颂歌。在萨满祭祀中,满族不少姓氏专有悬祭祖先神影礼仪。届时,萨满和穆昆达们要在率族众跪拜中,依序唱颂各位祖像的非凡业绩。随着社会发展,清乾嘉两朝之后祖先崇拜之风日益隆重,成为满族众姓萨满家祭中的神圣内容。更有不少满洲望族,蒙受皇家隆恿,重金恭设祖先家祠,奉祭和宣扬为国创立殊勋的祖先英威。满族仕宦家族萨满家祭除有祭天、祭星、祭佛朵妈妈等例祭外,祭祖礼序亦愈趋繁细:悬祖先神影祭、祖先遗物祭、祖先鸿业缅颂祭、锈刻祖先尊容开光祭(镑刻祭又分石刻、木刻、骨刻、革刻、泥陶刻)。清代满族萨满祭礼中的祖先崇拜,是同现实社会生活紧密相联的。久而久之,各氏族又随历史的前进,赞文逐渐升华成长篇祖先历史佳话和祖先颂歌。不难看出,所有上述敬祖盛举,皆为满族后世民间说部艺术形式发展与传播,培育了丰硕的沃土。可以说,满族说部艺术旺盛的影响力,正是萨满教祖先崇拜观念弘扬和发展的必然结晶,形成北方民族文化史中的一种雄辉壮阔、独有特色,并深受北方诸民族喜闻乐见的重要文学形式。
   
    满族说部艺术形式的诞生,波及面相当广泛,颇具代表性。它影响着包括黑龙扛迤北、乌苏里江以东所有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诸民族。这些民族都有信仰萨满教的文化传承史,讲述古代氏族英雄的传说故事习俗极为遥远,都有一笔笔浩瀚的民族口碑文化财富。所有这些文化遗产对于研究北方民族说部艺术的文化内涵,都很有意义。在荒寒的古代,各族没有文字,世代结绳记事,俗称“说史”、“石谱”、“骨书”、“桦语”,仅在较进化的氏族中才有简易的形象绘画。古人望图生意,唱画讲古,祖祖辈辈口耳相传下来。北方诸民族的古老说唱,都是世代传袭下来的蛮荒古音,封陈着数千年的沧桑经历.备显其历史文化的价值。在北方诸民族的古歌中,保存下来许许多多优美的演唱艺术形式,为世人称道。像西部草原蒙古族的“好来宝”、大兴安岭鄂伦春族的“莫苏昆”、鄂温克族的“古曲”、赫哲族的“伊玛堪”和“嫁令阔”、达斡尔族的“达奥”等内容,都有对祖先们非凡英雄勋业的纵情讴歌,从而在各族中世代广泛传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