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文集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陆文:肾盂肾炎 29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1
·陆文:肾盂肾炎 32
·陆文:肾盂肾炎 33
·陆文:肾盂肾炎 34
·陆文:肾盂肾炎 35
·陆文:肾盂肾炎 36
·陆文:肾盂肾炎 37
·陆文:肾盂肾炎 38
·陆文:肾盂肾炎 39
·陆文:肾盂肾炎 40
·陆文:肾盂肾炎 41
·陆文:肾盂肾炎 42
·陆文:肾盂肾炎 43
·陆文:肾盂肾炎44
·陆文:肾盂肾炎 45
·陆文:肾盂肾炎 46
·陆文:肾盂肾炎47
·陆文:肾盂肾炎 48
·陆文:肾盂肾炎 49
·陆文:肾盂肾炎 50
·陆文:肾盂肾炎 51
·陆文:肾盂肾炎 5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九月下旬江棋生回常熟,晚上聚餐时,感觉他人形消瘦,颧骨突出,精神状态远不如以前,起先以为他旅途劳累的缘故,再加上锦衣卫如影随形的跟随,精神上或多或少有些压力,因此没有关切地询问:人怎么啦?
    昨天有空约他夫妇俩去兴福寺吃茶,才发现他脸容憔悴,下巴尖削,的确比以前消瘦了许多。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由得想起牢里的恩师──刘晓波博士来了。我端详了棋生兄好久,他婆娘不明原因,也跟着我端详丈夫好久,后来我问他是何原因,他矜持回避不谈,隔了一会才说,回常熟休息了这几天体重已增加2.5公斤,现在体重70公斤。刚回家那天,说面黄肌瘦也不过分。
    棋生兄身高1米75,比我长8公分,体重居然少我3公斤。我说,你要加强营养,肚里没油水难支撑,我三天不吃红烧肉就无精打采,其状态就像梁山伯日思夜想祝英台一般。你要保重,毕竟已过退休年龄了。他说,年龄可以退休,但退休工资给人家吞没了。

    1968年10月11日,棋生兄插队于江苏省常熟县练塘公社的路北大队季家塘生产队,工作一直到1978年3月,后考入北京航空学院,户口迁入北京。1985年获学士、硕士学位,随后到清华大学分校当教师。1988年9月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研究生,1992年,给人民大学开除学籍,并停发工资。我屈指一算,就算1992年因参加学潮坐牢,以后失业闲居在家,这些日子不算工龄的话,他实足也有24年连续工龄。这么多的工龄,按我们这儿的规格,退休费通常也要一千元。
    一个住在皇城脚下的人,没有退休金,只能依靠婆娘的退休金维持生存,还穷思极想靠房租养活,让人不能想像!政府有条件举行阅兵式、叫百姓吃河蟹,为什么人家的退休金都要剥夺?没有退休金,怎么有兴趣有力量唱红歌?没有退休金,岂不是将百姓逼上梁山?逼上了梁山,省了退休金,有没有想到会因小失大失去江山呢?这儿哭,那儿泣,到处流下伤心的泪,晓不晓得同一城市的有人没有退休金,为每天的生活费发愁?今天在这儿告诉温先生,今后不要装糊涂。要明白,人民有劳动的权利,也有退休的待遇。即使政见不同,哪怕冤家对头,你也没有饿杀人民的权力!
    插队当年,农活繁忙,粮食紧缺,副食品极其匮乏,棋生兄累得饿得肚皮贴住了脊梁骨,宁愿梦中喜滋滋地大吃红烧肉,也没有翻墙头到生产队仓库偷稻谷窃小麦。秋天,他捉青蛙充饥,冬天,则捕麻雀果腹,可在京城哪儿能捕捉昔日的青蛙与麻雀!
    我好几次想问他家附近有没有空地,不妨种些鸡毛菜,并养几只鸡,但都忍住了没说。因为这个傻政府,还有跟崔英杰作对的城管,他们怎么可能让棋生兄在京城当庄稼汉?他们宁愿路边绿化,也不准百姓在路边放羊,或种蔬菜的。为了面子,为了排场,当然也有可能真的以为鲜花树木能当饭吃,才将那么多的良田闲置不用。
    棋生兄还告诉我,他不仅没有退休金, 医疗低保待遇也没有!我更不明白了,我们这儿的农民都有医疗低保待遇,皇城脚下的人没有此待遇,说了谁相信?这个问题我不想多说,我要叫温家宝想想,你儿子富得流油,老婆珠光宝气,剥夺江棋生的医疗低保,让他有病求老天,忍心吗?大家知道,插队期间,插青生个小病,也有赤脚医生随时上门服务。
    我想问棋生兄生计无着,有没有做贼的打算,要不要跟时迁学飞檐走壁,哪怕学点扒皮夹子的技术。又想对他说,你与其游泳锻炼身体,还不如天天步行到国务院去,问温家宝索讨退休金。考虑他要面子,又担心有人说我煽动同道闹事,再加上他婆娘在场,才忍住了没说。
    岁月如流,胃囊无底,没有退休金的江棋生能坚持到啥时候,我不知道,他在梦中会不会时常梦见退休金,而笑得合不拢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棋生兄回京,要不要送他一百个大饼,或一百只馒头,让他混过一段日子再说。
   
   
   江苏/陆文
   2009、10、16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9年10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