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蓦然回首“十七年”]
李咏胜文集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蓦然回首“十七年”

   蓦然回首“十七年”
   
   早年曾听一个老人言:“人世间的事,都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时我由于少不更事,不知其意何在。直到后来想起“文革”期间自己经历过的许多往事
   ,方才慢慢悟出了这句话包含着的哲理。
   记得中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那场惨绝人寰的历史浩劫发生时,最先打出的政治旗号是:“砸烂三家村黑店”、“破四旧,立四新”、“批判封、资、修”、“打倒资产阶级教育路线”……而当时正是其中最后这一点,激发起了广大青年学生“革命”、“造反”的热情,积极投身到运动之中。因此,这个运动之所以能够遵循伟大导师的指引,很快在全国形成烈火燎原之势,从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青年学生的轻信和盲而达到其目的的。正由于此,后来被上升为对“十七年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深入批判,其结果是全国大部分的专家、学者、教师被纷纷打倒在地,高考制度随即被废除。与此同时,一大批干部、知识分子随即跟着遭罪落难,整个社会普遍沦入了“人整人”、“人害人”、“群众斗群众”的全民自戕游戏之中。于是,一个“欧洲中世纪”所发生过的历史惨剧就这样在中国的现代大舞台上复活了。

   那时按照当时政治形势的定性、定论:“文革”前那“十七年”是资产阶级教育路线专了无产阶级教育路线的政,是资产阶级教育权威统治着学校,执行的是一套资产阶级的教育方针和方法,培养出来的是走“白专道路”的资产阶级接班人。而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和意义,就是打碎旧的教育体制,用革命的教育方针和方法,培养出“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接班人。显然,学校那“十七年”培养出来的人也随之被否定了,他们只有投身到革命运动中去接受思想上的改造,才能成为革命所需要的人。可以说,“文革”之中许多学生几乎都是受了这种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和危害,才会对那一套“造反有理”的革命路线像教徒那么狂热,那么虔诚的。
   如今,当我们终于走出了“文革”那个黑暗的渊薮,并蹒跚着走到了一个可以同世界文明交流和对话的转折点上时,再回头看看那“十七年”所培养教育出来的知识分子们的真实境况和实际作为如何呢?
   实际上,中国自文革劫难后期到二十世纪初这三十年之间,曾经先后在思想文化层面和经济改革层面发生过几次大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变革运动。这些运动,如用正统观念的话语来说有:“天安门事件”、“精神污染”、“自由化运动”、“六四风波”、“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等等。而用非主流意识的话语来说,的变革运动就多了。但在这些事关国家民族兴衰存亡的变革运动中,却很是看到他们那一代人在其中发挥什么大的影响和作用。而真正在中间充当主要角色和起主导作用的,反倒是那些还没有读完初中、高中便成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恢复高考后才进了大学的后一代人及其三、四十年代毕业后参加革命的的前一、二代人。那么,他们这一代人都到哪里去了呢?答案很明确,他们大多在体制之内含辛茹苦地操劳着,奋斗着,寄望在其中实现自己的革命理想和人生价值。换句话说,他们的思想意识和价值取向已经完全认同和融入到了那个旧体制之中,成了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利益结合体。因此,他们对任何新的的思想和观念早已失去了敏感力和辨别力,而只能在旧理想和旧模式的圈子内荡游。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他们成了对社会进步作为不大的一代人呢?看来问题还是只能到那“十七年”之中去找。众所周知,我国“文革”前的教育体制与整个政治、经济体制及其生产关系和管理模式如同一辙,都是承袭和模仿苏联社会主义那一套体制。而此时苏联推行的所谓社会主义,已经不是马克思所开创的社会主义,而是披着马克思主义外套的沙皇式专制极权主义,也即现代统称的“斯大林主义”。因而,在这种专制极权制度下教育培养出来的人,大多都被驯化成了一颗颗灵魂苍白,信仰盲目,思想僵化,观念守旧的“齿轮和螺丝钉”。他们的目光和视野除了红色教科书上的教条和现实的利益之外,便什么也看不到了,又怎能会看到新真理,新文明的萌芽因素,而去为之拼搏和奋斗呢?
   由此不难见出那“十七年”教育培养出来的一代人,不但没有成为资产阶级的接班人,反而大多成了捍卫和维护那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守旧势力,甚至成了与改革开放时代大潮不同步的落伍者。话反过来说则是,“文革”前那“十七年”教育培养出来的一代人,其实正是它结出的“果”和长出的“豆”呢!
   也许,这就是那个老者的真言所在之处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