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批判与对话]
刘水文集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判与对话

按语:以下三篇帖子发表于独立笔会社区,逢笔会2009年9月会员大会期间。涉及的议题很有价值特以存档。

   

我们的原罪——见证独立笔会

   

   本人曾报名参加本届大会,但自动弃权所有选举和发言。因为笔会领导层已集体堕落,无法让人获得基本信赖。据我有限度了解,近半数会员拒绝参加会员大会,概出此因。以过往的经验,此届也不会例外。煽情替代了理性,话语权之争代替了游戏规则。笔会规章跟中国宪法一样,是给别人看的,几十个活跃分子竟然可以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我03年底参加笔会,中途入狱一年半,这是第四次入狱。07年第一次参加笔会会员大会。跟许多新会员一样,有找到组织的兴奋和温暖。但今天不得不坦率地说,失望比收获大。本届大会接近尾声,结果已不难预料。对新理事会和会长不抱什么期望,谁当选都无法克服笔会痼疾。笔会从未在核心价值上达成共识,触及组织结构性弊端和历届遗留的重大问题。

   因为自小接受独裁文化毒害,每个会员都有原罪(个别香港会员可能例外),我们以生命呼唤自由与民主,但是,当大家在互联网上集结起来,有自由和资金组建一个民主的民间组织时,才发现我们原来都没有分享自由和民主的能力——贪腐、官僚、公权私用、出卖、集体无意识。我们,独立笔会,这是一个让我再次受到伤害的组织。如果说多次入狱受到的是身体伤害,而独立笔会,更确切地说,是我热爱的同道施予我精神内伤。

   我一点不怀疑,假若没有美国民主基金会每年独家资助15万美金,独立笔会不会存在到今天。海外异议组织,谁有资金和资源谁就是老大,大陆囿于管制苛酷,未来社会一旦宽松,也会走上这条道。这已经跟普世价值与民主原则南辕北辙。称独立中文笔会是准异议组织,恐怕比文学组织更为确切。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一直以文学反抗政治专制,文学——政治,文化激进——政治激进,这是我们的宿命。

   民主选举是独立笔会获得公共道义的唯一资源,也构成理事会和会长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但是,笔会以熟人朋友和省级地域结盟或利益输送的特质一直存在,以及资金来源,都决定了独立笔会是不对会员负责的“寡头政治”。理事或会长不作为或胡乱作为,甚至带头“违法”,对此笔会并未有惩罚性纠错机制;笔会监委会长期被虚置,徒有虚名,会员大会期间竟然不见监委会的影子。

   例一,2005届理事会,给每个理事等委员会工作人员公款购置人民币5、6000——10000多元不等的笔记本电脑,名义上是办公用品,但其实是私自瓜分笔会公共财产。同期许多入狱会员得到的资助不及一个理事瓜分财产数目,甚至有入狱会员一分钱资助都未得到。如河北籍会员、政治犯郭庆海,在07届会员大会期间获知真相——自己入狱期间未得到笔会分文资助,愤然退会。这就是会员投票选举出来的无报酬“义工”的集体贪腐行为。为此,本人对上届大会财务报告,投了反对票,并注明瓜分笔会财产一事。无人理会。这次大会期间,会员不妨公开讨论如何处置这种集体贪腐行为。

   例二,08年笔会选派外访会员,作为主持初选的写作委员会协调人孟浪作弊,将根本未报名赴美访问的两名会员,违反笔会规定,瞒天过海初选通过并上报理事会,而理事会不负责任地予以通过。相信这两名会员回国后在笔会论坛相互攻讦的闹剧,有目共睹。本人对孟浪作弊公开投诉一年多,而作为会长的郑义,竟然置若罔闻,至今不做调查和答复。因答应一利益相关的透露实情者,5年内不公开孟浪作弊内情,点到为止。

   维护言论自由和救助受迫害作家本是笔会核心价值,但是,一旦遭遇笔会现实个例,在有关民主选举和言论自由的常识性细节上,总会走向反面。独立笔会作为一个组织的“政治正确”,和会长、理事会不能批评,成为笔会“红卫兵”的惯常武器,而这些伪捍卫者总能得到权力者公权化私的犒赏。善意的批评者往往遭受这些人的围剿和排挤,被边缘化,并且报复会延伸到会外。这跟中共并无区别。

   例一,07届会员大会,监票小组私自泄露会员投票隐私给理事参选者,会后本人曾接到某当选理事电话,对我投票给谁一清二楚。

   例二,本届大会马建参选理事,因为此前参与联署一封罢免笔会理事会签名信,居然受到围剿,强迫马建道歉。这种集体野蛮和某些人的无知,让人惊讶。我不认识马建,也从无交往。首先,笔会的任何人都可批评,不管批评者的动机如何;其次,言论自由包括错误的批评(造谣、人身攻击除外),个人批评权力机构和公众人物都不构成犯罪,且不说马建参与的这封信核心观点如何,马建等人的批评权利任谁都无权剥夺。不管打着何种“笔会永远正确”的幌子,也不构成马建不能参选本届理事的理由。

   由此援引出会员熊忠俊(刘逸明) 日前被大陆官方以“造谣”罪名拘留10日,现从各方证据证实,杭州飙车致死案主角并非替身,但是,熊忠俊作为公民对司法公权机构的质疑行为(非造谣),属于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范畴,必须得到捍卫,更不构成犯罪,这是典型的因言治罪。有关“熊案”,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有几篇精彩的评论,奉劝那些煽情无知、凑热闹、抡道德大棒的会员虚心学习一下言论自由的ABC。

   但是,对马建提倡笔会走“灰色道路”的观点,极不认同。马建年初在广东中山大学曾做一次公开讲座,数个广东会员前去捧场。同时马建和一些地方文联举办座谈会。对此,我不做评价。我对异议文学写作有一个观点:近年大陆因言治罪的作家(网民)和被长期被限制出境出国的作家,尽管许多人默默无名,但是,是他们不断刷新当局政治恐怖的面目,也让海外一些人有机会食人血馒头,掂量入狱政治犯的含金量,然后作为“项目”运作,以获取个人名利。每个入狱者都是平等的,这应是基本立场。我不认为救助刘晓波和师涛,比救助别的入狱会员更迫切、更重要。

   我认为:异议文学写作的最客观评判者是中共当局。因言入狱次数越多、刑期越长,和长期被限制出入国者,就是最好的作家。谁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在这点上中共从不会犯糊涂。

   在当下中国大陆,敢于公开撰文署真名批评中共,这就是文学的最高标准。

   我同时认为,不管是海外会员,还是异议组织;不管是博士,还是流亡十数年者,并不能给中国大陆提供现代组织管理经验和观念方法,反而因为身体和精神同时脱离两块大陆,在观念上往往滞后大陆会员。张钰博士就是一个例子:笔会章程制定者——章程阐释者——自我授权的笔会事务仲裁者。他属于真诚的“恶人”类。

   对两届会长感受:

   前任会长刘晓波,是本人入会介绍人,在07年会前和会期、公开和私下都有交流、碰撞。在他担任两届会长期间,发生的“余王排郭案”笔会被污名化、开除高寒、非经会员大会票决撤销会员选举的副会长盛雪,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余王排郭案”曝光不久,面对会外滔天质疑和批评,我曾发邮件给刘晓波,大意如下:你与余王作为朋友,不管内情如何,你有你的理由保持沉默,但当外界将矛头对准笔会,作为会长,你必须拿出姿态表明笔会立场。中共政府部门尚有危机公关,懂得及时辟谣或遮掩,而笔会却不能主动厘清真相,竟然被污名化到今天。独立笔会成为某些人的玩具。

   开除会员高寒,我至今认为,这是错误的,是非常恐怖的以所谓正义名义变相“因言治罪”,有违国际笔会宗旨。

   排挤民选副会长盛雪,理事会和一些资深会员,私下合谋,超越并颠覆了会员大会授权,以所谓保持笔会组织纯洁名义、采取“多数暴政”手腕将盛雪排挤出理事会。记得张钰和郑义当时一脸无辜地质问我:我哪里对盛雪使用了暴力?让人哭笑不得。

   我与刘晓波对这些笔会公共事务的辩论,从2007年会员大会一直延续到2008年。我在给刘的邮件里善意指出:你不适合担当一个组织的领导者和媒体主编,个性、经验和专业训练都很欠缺,你就是一性情中文化人;如果你有机会跻身未来政府权力系统,做错了我照样会公开批评你;我当民主中国主编,会比你更专业更出色,你信不信?

   两人闹翻后,我不能在刘晓波当主编的民主中国发稿,他入狱后才开始发稿;零八宪章首批签名被排除在外。别人问起我是不是害怕才不敢签名,实则压根不知情,直到在博讯看到报道,才知他们弄出个零八宪章,补签名。

   但是,刘晓波作为一个政论作家和男人,他的绝不妥协、勤奋、真诚和担当,恪守底线,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欣赏。作为一个领导者,他同样有真诚做“恶人”的一面,我宁可理解为阅历欠缺被蒙蔽。

   刘晓波现在狱中,请有心人保留这段文字,我会认帐并愿意承担法律后果。

   与本届会长郑义,从未有私下交往。在上届大会理事和会长选举中,都给他投了赞成票。当时准备参选理事的他,也认真回答了我提出的17个问题。

   两年任期到今次会员大会,我依然认为郑义并没有找到担当会长的感觉,也不具备担任理事的素质:他也是一个真诚的“恶人”,笔会不乏这等人物——名义上处处维护笔会“政治正确”,但自己的言行自觉比自觉地违背笔会规章和自由民主常识——规则和常识只对别人有效,自外于规章约束,在本质上跟中共官员做派并无区别。

   这次大会开初,郑义“挥刀自宫”,自己“罢免”自己的大会主席(他曲解章程规则所致),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大会秘书长张晓刚认识到辞职错误后,说了“对不起”,也未触发郑义。郑义授权赵达功担任大会主席,后者信誓旦旦接任,但至今未向会员交代为何突然撂挑子?老赵撂挑子后,郑义错上加错,并未按照笔会规程及时收回权力,而是任由老赵“禅让”大会主席职位,以致第三任大会主席和秘书长,权力来源不具合法性,也就是说,第三任大会主席和秘书长没有获得会长任命资格。我曾私下提醒勇接担子的蒋亶文注意,不要以为开会而开会来破坏笔会规则。两个不具合法权力者,居然主持选举和会务至今。所以,我个人认为这届大会选举和决策不具合法性,选举和决策都是无效的。

   这次会员大会流程乱局,作为大会主席的郑义要负主要责任。

   郑义更好玩的还在后面,当会长人选暂时空缺时,他竟然说他愿意放弃职位,让国内理事赶快出来组建竞选班子。完全没有规则和程序意识,由性子瞎来。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现在居然又跑出来加入江棋生竞选会长班底,预备担任下届副会长。他有这个权利,也不违章。看过他的竞选简历,60多岁的郑义整个一个老顽童,甚至有些可爱,但笔会不幸成为他玩票的地方。对于大陆冒着高风险和处境艰难的会员,谁愿意陪伴票友郑会长这样胡乱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