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三一四西藏暴乱事件的真相
·布什总统再度敦促中国(中共)与达赖喇嘛对话
·达赖喇嘛抵美国西图参加为期五天的慈善的科学基础大会,据称150000门票全部售出
·布什总统出席奥运开幕式已不确定
·达赖喇嘛今天重申不抵制奥运会
·布什总统决意出席奥运开幕式并非仅由于他性格顽固
***(47)人权律师法律实务
·郭国汀: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
·我为何从海事律师转向人权律师?
·盛雪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思想根源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人权漫谈/南郭
·人权佳话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第三十六集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上一讲我论证了中共司法体制性腐败,其中谈到第二点司法腐败的根源,我仅仅提到了第一个原因,即共产党控制一切。今天我想就司法腐败根源问题进一步展开论证。

   

   有人认为:“大陆司法系统的腐败是体制腐败,大酱缸大污染源只要在,就没有希望。中共司法制度腐败是社会乱源,一个社会腐败,首先是因为司法制度腐败” [1]。我认为这种说法颠倒了顺序。除了中共通过政法委控制公、检、法、司所有的国家机器造成司法腐败的原因之外,第二个原因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吏治腐败,或者说全社会全面的腐败导致司法腐败。因为客观的说,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司法腐败并不是最先发生的,而是比较后发生的。我的亲身经验告诉我,在律师制度恢复初期阶段,实际上法院包括公、检、法、司还相对较廉洁,从八十年代初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的司法体制腐败还没有那么严重,而且那个时候法官的整体教育水平、专业素质还远远不如现在的法官。

   

   当初中国的法院大学生的比例少得可怜,大量的法官都是中共的复员军人。他们的基础教育水平严重不足,仅仅是受过三个月的法律培训就变成了法官。尽管如此,当年实际上各级法院法官的腐败的现象并不多,这说明导致目前全国司法腐败如此触目惊心的根源,首先是因为吏治腐败,即政治腐败。

   

   因为政治腐败、吏治腐败逐渐扩散导致了全社会的腐败;朱熔基指出:“中纪委调查显示、高层领导几乎全都烂光了 。在国务院廉政工作会议上,尉健行公布了一项对现职中央各部委、省级党委、政府二百多名正、副省部级干部工作、作风、干群关系的三项指标调查结果:其中,中央部委的正、副职干部,好的和比较好的,只占百分之十五,坏的和最坏的高达百分之三十;而省级党政正、副职干部,好的和比较好的,只有百分之八,坏的和最坏的占到了百分之六十。 尉健行还披露:去年共产中央、中纪委收到对中央部委副部长级以上的举报信就有九百多宗,而对地方副省级以上干部的举报信更多达七千多宗;而且,所有的举报信内容,都离不开贪污受贿、生活腐化、滥用权力、配偶和家属靠权敛财、大搞宗派和山头活动、欺上瞒下搞假业绩等六个方面。 [2]江泽民承认:“吏治上的腐败,司法上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是滋生和助长其他腐败的重要根源。”“当前政法队伍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执法不公、吃拿卡要、索贿受贿、贪赃枉法、欺压百姓等问题时有发生,群众反映很强烈。” “反对腐败是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严重政治斗争。”

   

   全社会的腐败,在两个领域特别突出,一是教育系统的腐败,二是医疗系统的腐败。这两个本来应当最纯洁的系统都腐败不堪,政治上的腐败就更不用说了,因为中共的各级行政官员,从中央到各省以及各县、市所有的党委书记、县长、市长、省长之类的,其中腐败的比例非常之大。这是全社会腐败已经病入膏肓,根本无法遏制,也无可救药。所以全社会腐败之风日益蔓延,最后就蔓延到了教育系统、医疗系统。

   

   连这两类理论及实践角度来讲最清纯的领域都变成了腐败的群体,所以说司法腐败实际上是全社会大面积腐败后不可避免的现象,因此吏治政治腐败是司法腐败的第二个原因。众所周知,司法公正是一个社会公正、社会正义及社会公道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连司法都腐败了,那么这个社会肯定是全面腐败、腐烂了。

   

   全社会腐败最突出的地方在哪里呢?就是全社会道德沦丧,假冒伪劣产品横行肆虐,最典型的就是三鹿毒奶粉事件的爆发。连婴儿吃的奶粉都是含毒的,为了赚钱不择手段,表明人心的腐败堕落。司法体制在一个全面腐败、腐烂的社会中,它当然不可能独善其身,所以司法腐败的第二个根源就是政治腐败导致的全社会腐败。

   

   第三个根源是法官个人素质问题。这首先涉及法官的来源、组成,也就是法官的素质,包括教育水准、道德水准,以及生活常识和法学专业等基本素质的问题。法官素质又取决于选任法官的程序,这个程序问题,实质上是从中共一九四九年夺取政权以来,一直存在的大问题。

   

   首先是由于中共当权集团,不光是对司法,实质上对如何管理社会各行各业,它都是极度无知的。从指导思想上确立了一项荒唐至极的原则:凡是出身于所谓“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家庭,及来自于所谓“旧社会”的人员,比如国民党时代的政府司法工作人员一概清洗出司法领域。而他们选拔的法官首先是所谓政治上可靠的工农兵子弟,他们是否懂法律,是否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及职业道德则无关紧要,而恰恰此点违反了人类社会长期以来实践经验告诉人们的一个真理。

   

   由富人当法官实际上是最公正,也是最符合人性的体制。如果穷人当法官,那么这个法官就非常容易腐败。因为法官的职业不但具有神圣尊严性而且本身有很大的权力,而人很容易受到权力的腐蚀而变腐败。因为权力具有天然的像硫酸一样的强烈的腐蚀性,而不受制约、不受限制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所以凡是穷人当法官的,十个有九个都可能因无法抗拒的金钱诱惑变腐败;凡是富人当法官的,因为其本身有足够的财富过体面的生活因而更注重法官职业带来的荣誉感和职业尊严,因而十个可能最多一两个贪婪过度者会变质,这是由人性及人类社会历史长期实践经验得出来的结论。

   

   而中共从一九四九年始把整个聘用司法官的体制给颠倒了,当然四九年以后,中共首先废除了“六法全书”,直至1979年一直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连法律都没有了,更谈不上法官。七九年司法体制恢复以来,中共的指导思想仍然没有变,它们仍然以意识形态决定一切,只信任和重用高干及工农子弟,这些非常穷的人,既没有经济基础,又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这样就很容易使他们在权力巨大金钱诱惑等客观条件下走向腐败,这是第三个原因。

   

   第四个原因也是中共当权集团指导思想的错误导致的腐败。对法官根本不存在 “高薪养廉”这个全球通行的制度。因为法官如果本身很穷,如果靠他们的工资收入,甚至无法维持体面的家庭生活甚至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的话,这种法官显然只要一有机会就必然会腐败,这个腐败主要就是受贿。

   

   中国法官的待遇到底如何呢?据我了解,沿海城市中级法院的法官月薪仅两千块钱左右,北方的一些中等城市的中级法院的法官才一千五百块钱月薪;基层法院的法官可能才一千块钱。现在一个人要是他的月薪才一两千块钱,他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的有体面的家庭生活,特别是孩子上学,买房、车之类的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但是他们的权力又特别大,他们在判案时,往往涉及当事人和律师的诱惑,所以很容易导致腐败,这是第四个原因。

   

   第五个原因是中国审判程序设置的漏洞造成的。国际上主要有三大法系,一是英美共同法法系;二是大陆民法法系即法国和德国的大陆法系;三是所谓社会主义的法系,就是前苏联和中国这一类的法系。比较而言,英美法系的体制,司法公正廉洁是最好的,其次是大陆法系,最差劲的就是各共产党国家。

   

   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香港及所有英联邦国家,由于法治倡明,司法审判体制程序上非常严格,公正,所以他们的法官腐败的现象特别少,甚至像斯里兰卡,我刚看过一篇文章说他们自1960年代到今天,整个国家没有一个法官腐败的。澳大利亚也是一百多年来没有一个法官腐败。美国的情况比较特殊,美国全国披露的资料有四十余个法官曾经因为腐败被弹劾。英国也是几乎没有法官腐败,但是英国在十七世纪初,培根大法官是第一个因受贿被揭弹劾的大法官,当时他的年薪是三千英镑(当年一般工人年薪仅30英镑),他受贿赂三万英镑。从他以后英国的法官司法腐败非常罕见,基本上没有听说,这与司法审判体制程序设置科学有关。

   

   比如英美法官在案件开庭之前根本不知道是哪个法官受理哪个案子,都是要等到开庭当天,人们才知道是哪个法官受理这个案子。这就使开庭之前想收买法官的人根本不知道应该找哪个法官。其次,案子一旦开庭,法官与当事人或律师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私下接触,完全是隔离的;第三,一旦开庭结束,法官大多都是当庭宣判,这样就使得当事人以及律师在确认是哪个法官主审案件之后,根本没有机会接触收买法官。在他还没有接触收买法官之前法官已经把案件判下来了。这样就从程序上排除了法官受贿的机会。

   

   这就涉及到法官的专业素质的问题,如果一个法官在开庭当天才开始接触案件,这要求他具有非常高超的专业素质,法律知识、生活常识、判断力、归纳综合能力,判断证据的真假,证人证词的可信度,他都要有一整套的东西,这就要求训练有素司法经验丰富的法官才能做到。

   

   英美的法官的聘用制度就保证了法官高素质的可能性。因为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美法系国家,至少需执业十五年以上的大律师,才有资格成为最高法院的法官;高级法院的法官至少要有十年以上执业经验;普通法院及基层法院的法官,至少是执业七年以上的律师。换句话说,英美法系的法官都是来自经验丰富的律师,而且经过执业十年甚至二十年后,已经积累了相当的财力和司法经验,使得他们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当庭做出高水准的判决。

   

   反过来看中共法院的法官是什么情况呢?中共法院的法官实际上是大学毕业分配同班同学,既可以分到最高法院当法官,也可以分到最基层的法院当法官,而并不是取决于这些同班同学的素质相差那么大。换句话说,水准相同的人,由于家庭背景的不同,就可以在毕业分配的同一段时间,一下子就拉开一个巨大的距离。分配到最高法院的人,很容易就变成一个最高法院的法官,其与基层法院的法官等级相差十万八千里,这是非常不公平不合理的制度。

   

   与此同时这些分配到法院当法官的人,从来没有过任何司法实践经验,也没有当过律师,这样他们既没有司法经验的实践基础,也没有财力上的基础,这样使得他们当法官往往不具备一个法官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所以在中共法院,法官非常少能够当庭宣判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没有这个能力,没有专业素质。更何况中共的法官没有独立审判权,他们审判的案子,主办案件的法官根本无最终裁决权,只有提出建议权,而最后决定权在审判委员会,在一般情况下,重大或复杂的案件都是由审判委员会决定的,而审判委员往往都是没有审理案件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审理案件的人没有判案权,而没有审理案件的人却有判案的决定权即“审者不判,判者不审”。至于政治案件或所谓敏感案件,则往往连审判委员会都无权定案而是由中共政法委书记亦即中共才有最终决定权。所以整个法院系统导致审委会大家负责,大家都不负责。中共法院目前全国至少有二十万名法官,从数量上讲肯定是全世界第一。从法官的素质来说却是差得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