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郭少坤文集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郭少坤

   偶像一词的最早来源则是远古时代人类出于对自然的崇拜与敬畏而人为地制作出来的膜拜对象。而现在,在英文里偶像是ICON,意为某一行业,某一领域的标志性人物。要搞清楚偶像崇拜,首先起码得搞清楚偶像是什么意思吧?偶像是种精神寄托,也是个人信仰,是时代需要,也是个人需要。因为大众成就的偶像在历史长河里沉淀下去的只能叫榜样或者人物;而不是偶像。那么,中国人是不是有着自己的偶像呢?即使是榜样和人物,我们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六十周年又有那人算是榜样和人物,同时值得人们学习或者纪念呢?我们不妨稍加回顾。

   先说偶像,有人说中国是一个缺乏信仰的民族,也就是说是一个没有崇拜精神图腾的民族。即没有偶像的民族。其实不然,我认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充满着对信仰追求的民族,只是没有规范化的信仰,没有固定的偶像崇拜。因此,中国人对偶像始终是充满了饥渴感,以至于对什么都盲目崇拜。追溯历史,我们看到中国人有崇拜老子的,有崇拜孔子的,有崇拜佛祖的,有崇拜关神爷(关公)的,有崇拜灶神爷(赵公明)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虽然是官方朝庭的皇帝们大部分都是朝拜天地,敬畏鬼神,但是他们对最高境界的信仰仍然是一无所知,即使是一些皇帝的老师孔子也对信仰是苦苦追求着的,“朝闻道,夕死可也!”孔子对最高信仰的追求精神可见一斑。显然,普通老百姓对信仰的构建和确立就更难以形成了。于是,中国人只有在自己迷失方向和走投无路时盲目跪拜,人为的制造偶像进行盲目崇拜自古以来也就就成了中国人的一大特征,连什么雷公、风神、雨神、大仙之类也都成了信仰迷失的中国老百姓崇拜敬畏的偶像。这种现象延绵不绝,直到中共建国后把以上视为迷信并统统打倒,甚至连一直支撑着中华文明中流砥柱的儒家文化及其创始人孔夫子也没有幸免。准确无误地讲,中国是自共产党执政以后才真正没有了偶像,唯一的偶像就是被强迫中国人必需顶礼膜拜的天安门城楼上的那张画像——毛泽东。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和改革开放的到来,那座偶像好像有所逊色,但是共产党人尤其是领导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这座偶像的崇拜,并以此还在欺骗着中国人。尽管是连他们从内心世界里也不信任这座偶像,但处于个人权力的巩固需要,还是在用大众媒体影响着人们的思想,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泽东的正确领导就没有共产党的今天”等诸如此类的极左东西,一直是当今宣传的主流。因此,偶像还是毛泽东,是这个连自己都没有信仰并自称“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那么,毛泽东究竟真的还是中国人的偶像吗?非也!

   有则笑话,说山西煤矿的一个老板来到北京找高干子弟办事,那个高干子弟对这个老板说:“你给我一千万,在北京什么事情我都能帮你搞定。”老板悄悄地对他说:“我给你一亿,你能把天安门城楼上挂的那个像片换成俺爹的吗?!”……什么是偶像,在此,不也就一目了然了吗!

   中国人没有了偶像,也就剩下生活中学习的所谓模范榜样和英雄人物了。中国六十年以来所宣传的英雄模范人物并不是为了推翻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制度的那些人物,像孙中山、谭嗣同、康有为、陈独秀等这些历史上的革命先驱者,在媒体上很少见到宣传他们的业绩。人们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些为了共产党的胜利和共和国的建立而牺牲的人物,从共产党在中国成立以来,对毛泽东的个人宣传到在抗日战争、二次国共内战争中牺牲或者作出过贡献的共产党人基本上涵盖了媒体和文化教育的全部,中国人除去知道毛泽东之外,就知道共产党、八路军及其他们里面的领导人和英雄人物,什么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基本上家喻户晓,建国后的什么雷峰、王杰、焦裕禄更是成了“新中国”后一代又一代的学习榜样。总之,凡是符合共产党的政治标准和审美条件的都是英雄模范人物,否则,你就是为了中华民族和中国的老百姓作出再大再多贡献的人也无法成为媒体焦点,成为文化教育中的人物,在这种蔑视历史突出个人意志的指导思想下,即使是被共产党宣传突出过的人物也会因为政治原因被打入冷宫之内,最明显的例证就是那个曾经为了共产党的胜利和共和国的建立作出过卓越贡献的林彪大元帅,这个曾经被捧到天上的共产党领袖人物,只是因为和毛泽东过不去,便从此折戟沉沙消失在人间。因此,如果说我们的这个国家所宣传和号召学习的人物是的否正确,是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和真理的推敲都不知道,连这个国家的主人是谁?领袖人物是谁都难以确定,谁还再相信他们的宣传呢。

   就拿那个家喻户晓的雷锋来说吧,他的精神的确有可贵之处,比如说他对事业的热爱,对弱者的关怀,但他奉献的对象和标准只是“无产阶级性”的。他的那句“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就是他自私狭隘的见证,因为,在他眼里,只有根据党的原则立场去做事,党说谁好他才去爱,党说谁是同志他才去帮助。否则,对待其他人不但是不会爱和帮助,甚至会对其“残酷无情”。这种狭隘的胸怀显然是不符合人类社会文明要求的,所谓的道德观念当然更是反普世价值的。由此看来,雷锋精神只不过是共产主义理想的狭隘表现,并不是值得提倡的符合全人类文明标准的博爱精神和普世价值,因而,他也将和已经破灭的共产主义理想一样注定被历史所淘汰。

   再说焦裕禄,这个本来应该一直被理想化和发扬光大的共产党基层干部,在这个清廉之风荡然无存、腐败糜烂的官场上早已经是昔日黄花,在社会上更加是绝迹,在这个“一切向钱看”和卖官鬻爵的现实中,如果谁再说“学习焦裕禄”,谁就会被立即称为“傻冒”,因此,焦裕禄的榜样作用也就根本无从谈起了。

   至于曾经树立起来的那些英雄模范人物,也都随着改革开放所发生的变化逐渐远离人们的视野和心中,当然也就没有任何分析与评价的必要了。

   那么,在当今的中国,究竟还剩下什么可供人民在生活中学习和效仿的呢?依我看,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说有,那就是三个字,即“忽悠”和“钱”。

   众所周知,媒体的思想能极大地左右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的思想,一个国家的文化教育和舆论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看看现在的教育问题,一边是课本上的“共产主义理想”说教,一边是现代化媒体(电视、网络)上的不伦不类,被篡改了的历史事实,被演义了的真实故事,被歪曲了真相的英雄人物形象,被恶搞了的传统文化,已经把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弄得神魂颠倒,是非不分,当很多大学生们一只脚走出校门,一只脚踏入社会时,他们就惊呼:原来我们被欺骗了,换句话说就是,我们被“忽悠”了!

   可想而知,一个国家的教育和舆论都已经这样了,做为被引导的民众又如何清楚内里的实质呢?所以,中国人没有了可以效仿的榜样,只有“跟着感觉走”下去了。

   现在给中国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没有钱不行”,因为没有钱就买不起房、娶不上媳妇、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活得不自在,因此,追逐金钱也就成了最高的目标和时尚,有了金钱也就成了最时髦的风流人物,榜样就是大款,就是富豪,就是明星,就是当官的“能人”,就是“不管白猫黑猫拿得住老鼠的好猫”,也就这样,一个物欲横流、人性匮乏的“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市场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已经被扭曲,社会已经把所有的人思想都大同化,绝大部分人都是在为金钱而活着和挣扎,很少有人在为民族的复兴和个人生命深层次的意义而探讨和努力,别说什么偶像,特别是精神图腾,早已在现代人的世界坍塌甚至销声匿迹。人们已经不需要“遮羞布”了,大家最受用的是带色的段子和财富的积累,私欲的膨胀。以前的人们行为准则基于情感(民族大义、祖国情怀),现在的行为准则基于本能。“我这样做完全是处于我的本能,有错吗?”也许是很多人判断是非的标准吧。

   中国人的生活已经远离了英雄和榜样,就连共产党制造的英雄模范人物也已成为了中国人开涮的小品。“见贤思齐”早已成为只存在于科教书和写在答题纸上的一句“古人云”而已。整个社会在走向世俗化,在物欲横流中,中国人的精神天空变得黯然失色了,在物质需求得到大幅度大范围满足的同时,追求的不再是积极进取的昂扬的精神状态,而更多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本苦短,行乐须及时”等腐朽的思维方式,心灵空虚,甘做庸人者比比皆是,忧国爱民者廖若晨星。如果说这种现象是经济建设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倒不如说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正在走向前所未有的衰落的开始。

   共和国建国以来,前30年把人变成了盲目崇拜偶像的工具;后30年终于完成了从人到猫的转变,从一个文化传统悠久的文明古国,变成了一个丧失传统的荒原;从一个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到一个自私自利、道德沦丧、贪官污吏横行的动物世界。我们不能不惊呼:中国需要真正的偶像和榜样了!

   我们需要偶像,但不需要被别人指定的偶像,历史证明:只要个人偏离了全社会被迫崇拜和迷信,追随被别人指定的偶像,就会危及生存。这就要求国家允许信仰自由,任何人和组织都不得干涉公民的信仰自由,只有信仰自由才能使信仰者不会被强迫崇拜偶像,并在自己的信仰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偶像,只有具有信仰的人才能坚定不移地作出有益于他人的好事善事,而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榜样充满着欺骗性。

   21世纪应该是回归的世纪,中国急需要来一场文艺复兴,重新审查和解释中国传统文化,开发出新世纪的中国文化古人、伟人重新成为人们自觉崇拜的偶像,也是非常必要的。

   我个人认为,当挂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那幅毛泽东的画像被取下,在天安门广场竖立起那座美丽的自由女神时,相信我们就会彻底与传统中的劣性文化决裂,走出斗争,出离愤怒,步入符合现代文明的秩序——自由、民主、法治、人权——中去,也就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如果说我个人要选择自己的人生榜样,我就选择马丁、路德金,因为如果用个人的牺牲能换来自己同胞的永久自由及其带来的福祉,又何乐而不为呢!

   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0/3/20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