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扬流儒友问:

   “东海君,打个岔子,一直想找人讨论蒋庆先生的新三统说,未果,今天忽然想起你曾撰文评述过蒋庆先生的建立在新三统论基础上的政治三院说,所以唐突打扰,想和你讨论一下下,不知可否?我有个基本观点:蒋子提出新科举和由儒林组成一议院,于解决儒学的制度化存在,提供了一个思路,为儒学成为活着的儒学,提供制度化保障。但是,却面临一个儒学变质的问题--所谓以儒学代表天意,而天意,最终还是需要民意的认可的,如果,它不代表或代表不了民意怎么办?因为,蒋庆的儒教宪政说,代表天意的由儒林人士组成的议院,在立法上处于最高地位,而行政系统,又由新科举产生的儒生官僚组成,这样,儒生,完全可能变质成为一个利益集团--它谁都不代表,只代表自己眼前利益,就象历史上所有的利益集团一样。而按照心性儒学的理路,政治完全采取西学,儒学仅仅存在于伦理道德层面,则带来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儒学现代化的最终结局,就是因失去发展的活力而博物馆化、学术化,自我灭亡--真正的亡文化。不知道东海君,有何高见,解决我的困惑?”(发于儒坛《东海随笔小集》后)

   东海敬答:兹话题大,很有现实意义,值得深入探讨。略谈数语,以期引玉。

   在政治上,民意是“天意”的最基本的体现或者说最重要的代表,在很大程度上“天意需要民意的认可”。但是,儒家重民意而不唯民意,不民意至上,不民粹主义。儒家认为,“天意”不完全等同于民意,“天意”高于民意,民意与“天意”合拍,上下圆成,才是王道政治。

   某些时候,民意会出偏出错,有必要受到一定的制约。西方民主社会,法律、宪法、各种道德规范,对民意都有或硬或软的制约和纠偏作用,但仍然不够,因为,在根本上,法律、宪法、各种道德规范都是民意的产物。有赖于更高的“东西”以纠民意之偏。这个更高的“东西”,就是“天意”。

   民主可以体现民意,保障民本理念的落实,仿佛“虚无飘渺”的“天意”靠什么来落实和保障呢?儒家的仁本主义,儒家的学统和道统。蒋庆的儒家议院不失为一个有价值的设想。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绝对圆满的人和事。儒林人士当然也有可能变质成为利益集团,但是,相比而言,儒林人士是最不容易变质的,因为儒学是最不会变质而又最富有自我纠偏功能的。同时,儒家议院纠偏民意的功能,在受学统和道统制约的同时,也要受民意和体现民意的制度的制约,不可以也不容易乱来。如果完全变质成为只代表自己眼前利益的一个利益集团,就会自动出局,被儒家学统和道统、被真正代表民意的制度所抛弃。

   真正代表民意的制度,历史上是没有的,那正是我们常说的历史的局限。如果所说的“历史上所有的利益集团”也包括儒家官僚集团的话,那也是历史上最好的利益集团。侏儒队里拔高人,此之谓也。

   说明一下:在儒家,“天”即仁,是仁的形而上,良知的形而上。仁,是形上形下、“天意”民意、内圣外王圆融一体的。

   关于“心性儒学的理路”,不知何所据。我主张在政治上汲取西方民主制度和自由主义之精华,学习其先进、成功之经验,但中国的政治优化和制度建设应该也必须在儒家文化的指导下进行。汲取西方是充实儒家、为我所用,儒家立场不变,也不等于将儒学“局限”在“伦理道德层面”,任它“博物馆化学术化”。儒家道统对政统和治统具有指导性,而且道统学统与政统迟早要统一起来,那才能踏上真正的王道。2009-10-21东海老人

   《至诚无息儒友说得好》当代儒家对民众要求社会问题的关注、对政治的关注度是很不够的,“度数”之低是空前的,且不说横向上比自由派差远了,纵向上比明清儒家亦大不如。这种道德上的无力和政治上的“不作为”,原因错综复杂,儒家群体自身也要负相当的责任,亟须深刻反思。至诚无息儒友说得好:

   “如果儒家再不关注人民底层的要求,一如前儒不关心阉割和小脚(坐而论道),继续坚持这个“传统”,我们一定会被人民抛弃在尘埃里。如果我们再不能主导民主和进步的进程,我们必定会进一步边缘化。历史的浪头是无情的,它只眷顾勇者。”

   为此,我们应该秉承关心民众疾苦、重视制度建设的传统,在这一“千年不遇”的大变革、大转型时代挺身而出,以道德精神示范社会,以儒家文化导引政治,以高度智慧化解各种危机----对于如何逐步减弱政治社会生活中的暴戾之气,不断增强仁愛之心、和谐氛围,儒家具有丰富的资源和深厚的智慧,理当为这个混乱的时代、为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重新“贡献”出来。

   至于坐而论道,我认为倒是儒者的本职工作。论道与关心现实、关心民众苦难不仅矛盾,而且正是“关心”的表现,论道与行道都是弘道,都是为了“道援”。关键在于所论的必须是儒家之真道正道,是人本、民本、仁本之道。2009-10-20东海老人

   《完全被迫的革命》在东海《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等批判鲁迅的文章后,“归林与谊陆”网友发表《一点想法》:

   “…在“五四”那个救种,救国的大背景之下,“仁者都是要发狮子吼的”,仁者亦有冲发热血之时,看看那些年轻人!在现在看来有些过激的,对传统破坏性有些大的言论,不符儒家中庸之行为,在当时恰是最符合儒家正统革命之义的,易道有奇有正,而当时的奇亦正显其正。”云云。

   东海回答:佛家发狮子吼,不是针对佛和佛法,更不能灭佛;儒家在特定情况下支持革命,但不是支持革文化的命、革儒家的命。鲁迅们则是回过头来革中华文化的命,岂仁者之所为,岂有哪一点“符合儒家正统革命之义”?

   儒家所赞同的汤武革命,是一种完全被迫的革命,与后世的“密谋革命”、“阴谋革命”、“闹”起来的革命大异其趣。故孔子曰:“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论语•泰伯》)。天下而三分二归于周,周王仍奉事殷纣,期其觉悟。关此,全唐文《代高骈回云南牒》写得好:

   “昔周公承公刘之德,遇殷纣之暴,刳剔孕妇,涂炭生灵。剖贤人之心,断朝涉之胫。三分天下而二归周,文王率诸侯而朝之。至武王观兵孟津,八百诸侯不期而会,尚曰彼有人焉,未可图也。退归修德,观乎圣人去就,岂容易哉?及微子去,比干剖,箕子奴,民不聊生,皇天厌之,国人弃之,武王方援旗誓众,一举而灭纣者,盖天夺殷而与周也。”2009-10-20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