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东方安澜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叹读《包法利夫人》

      文/东方安澜

   “嗡”在常熟方言中有讨好谄媚、逗人高兴的意思,只限用于男人对女人,父母对儿女不对等上下级语境中表述。所以,常熟方言中的“嗡”近似于“哄”的意思。车到西三环,我突然觉得我跟包法利有某些相像之处,特别是都不会讨好女人,其次是无趣、呆板和守旧——甚至——骨子里还有自卑。就像药剂师奥梅对比内的批评,“没有想象力,没有趣味,凡是生活在人群里的人应该具有的那些东西,他都没有”。 毋庸置疑,风趣幽默的人更受欢迎。不善于表达和交流的人,被奥梅批评的好像跟这个世界有仇似的。天生这种吃亏性格的包法利,甚至对自己老婆爱玛和莱昂的眉来眼去也置若罔闻,“包法利先生不是那种容易怀疑的人”,不敏感,好糊弄,洋葱头兮兮,也就注定为自己埋下祸根。

   有的女人天生喜欢折腾,譬如爱玛。嫁了包法利以后整天无所事事,无所事事的女人容易想入非非。包法利医生还算丰裕的收入为她的无所事事创造了条件,让她耽于幻想和无聊,无形中为她的精神出轨创造了条件。出状况是早晚的事。年纪到底不是白活的,包法利老妈明察秋毫,对不干活的女人,一针见血,“就是要强迫她劳动,做手工活!她要是像其他那些人一样,不得不挣钱谋生,她就不会这样头晕了。这都是她整天游手好闲、胡思乱想的结果。”整天的浑浑噩噩,追求爱情,爱情在想象中虚无缥缈,使她分不清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区别,长久处于迷离梦幻状态,头晕、空虚、厌世,包法利枉为医生,只能医治生理疾病,而对老婆的精神疾病却习焉不察、毫无办法。

   令人沮丧和气恼的是——丈夫尽管平庸,但毕竟养活着她和家庭,让她过着有仆人服侍,出门有马车、女儿有奶妈看护的少奶奶生活。但她还是横挑鼻子竖瞪眼。在昂德维伊埃侯爵家的舞会上,在去参观亚麻纺织厂,“他就像个庄家佬似的”,怕丈夫坍台出丑,对丈夫戳心肝戳肚肠的嫌比。身在福中不知福。常熟还有一句谚语,叫“有饭作粥吃”,这个“作”,是老婆跟老公怄气的“作”。小日子本来过的蛮滋润,却偏偏要弄事,“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把好好的日子“作”败下去。日常居家,枯燥乏味,偶尔撒娇“作”一下,或许可以增进感情;不计后果无休无止的“作”——就像爱玛,最后无一不是走向毁灭。生活是一门艺术,善待自己,别跟自己过不去。

   也许,有的女人乐意火中取粟,在沉沦和游戏中寻找快感,填补生活的空虚,譬如爱玛。不管是跟罗多尔夫还是跟莱昂,爱玛自我感觉是在追求爱情,实质却是情欲,把情欲当成工作,当成生活的全部。爱玛的疯狂,不顾一切的玩火,“有时候,想到通奸,她就会欲火中烧,激动不已,气喘吁吁,想入非非,”这样的状态不仅使自己身名狼藉,使家庭蒙受耻辱,也使情人感到惧怕。爱玛提出要跟罗多尔夫私奔,罗多尔夫首先触摸到了情欲的黑洞,“爱玛,人间是残酷的。无论我们走到哪儿,它就会跟到哪儿。到时候,你就会忍受各种无礼的询问、诽谤、蔑视乃至侮辱”,在给爱玛信中主动选择了退出;其次莱昂,“觉得情妇的行为太古怪,如果现在就离开她,也许算不上什么错误。”

   也许男人是理性的动物,女人是感性的动物,但无论何种类型,一点可以肯定,爱玛跟情人之间没有爱情,在爱玛,是疑似爱情,在男人,完全是逢场作戏的情欲。如果爱玛回头是岸,为时不晚。可惜爱玛在疑似爱情里越陷越深,把爱情当鸦片,在自我迷醉中似乎寻找到了生活的支撑点,在快乐的心情,狂热的激情,肉体的享乐,贪婪的幻觉中爆发出青春的活力,以至于“包法利夫人从未像这段时间这么漂亮过”。此时的爱玛,肉体的开关已经不是理智,而是不由自主,魂灵已经不在她身上,被魔鬼之手操控了。阿门,可怜的女人,女人可怜不可爱,女人可爱才美丽。这注定是饮鸩止渴的爱情,这是“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过一天算一天的末日心态。

   爱玛不值得可怜,也许有的人就是为偷情而活着。“如今,幽会已成了她的盛会。她希望把幽会搞得豪华些!当他(莱昂)一个人无力承担这些开支时,她就慷慨地补上余额,几乎次次如此。他试图劝她,在别的地方找个开销便宜些的旅馆,他们照样会很快活,但她找出许多理由反对。”任何事情都要有代价或曰成本。下半身做的事总要上半身来负责。爱玛的偷情,付出的不仅是社会成本,致命的还有经济成本。爱玛对罗多尔夫的倒贴还没显露窘境,对莱昂的倒贴就使个人的经济状况和整个家庭左支右拙,还要不断遭受高利贷商人勒莱的盘剥和追讨,债台高筑,无力偿还。拆烂污程度如爱玛者,最后竟然“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不愿面对不去厘清回避自己的债务,直到火烧屁股才撕下脸皮求勒莱宽限,无果,遽尔挖空心思打起莱昂职务上的主意,“她的眼皮几乎贴在一起,样子又淫荡又激励人心;火辣辣的瞳仁里,射出一股可怕的亮光,显得那么放肆和大胆。面对这个引诱他犯罪的女人的无声意愿,小伙子感到顶不住了。”莱昂这时才明白,爱玛的阴道通向地狱的入口。在这千钧一发,幸亏小伙子的脑袋还算灵清,保住了自己的前程。

   爱玛无计可施,厚着脸皮去向前情妇罗多尔夫借贷。仍而“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一个失去信用、名誉、操守的女人,已经被残酷和势利的社会一脚踹进了另册,永远翻不了身了。看来偷情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钱袋,计算一下成本。话说回来,世上又那来那么多一毛不拔的好事呢。

   包法利是一个平庸的人物,几乎古今中外的评论无一例外对他一片“嘘”声。我倒要夹肝胀,为他抱不平,人活着还是平庸一点好。做一只幸福的猪“白天吃两碗,夜晚操两卵”,未尝不是幸福生活。我羡慕已经小康或奔跑在笑康路上的平庸者们。把头抬起来看一看,先知如苏格拉底布鲁诺们,结果都不美妙。这个世界拼命虐待先知,还一致谴责平庸,真让人看不懂,上帝啊,快来拯救这些矛盾中的灵魂吧,阿门!……(后面省略若干划十字的动作)

   包法利懦弱的让人心火,福楼拜除了没有安排他倒马桶以外,把一个男人的阴柔描绘得淋漓尽致。包法利是一个一把口水啐他脸上他自己擦擦干还会朝你傻傻一笑、令你没有脾气的男人。尽管我也“哀其不幸”,恨其对老婆的不察、不究,甚至全世界都知道了,就他还掩耳盗铃故作镇静。看的我牙痒痒恨不得给他一拳。虽然见弃于老婆,但我还坚持认为,包法利是个好男人。估计老婆罚他倒马桶,他也会一声不吭毫无怨言。包法利因为顾及老婆换个环境,放弃托泰的人脉努力搬迁到荣维行医;当第一个情夫罗多尔夫跟爱玛散伙以后她大病一场,包法利精心看护,还带老婆专门去看戏解闷;事事迁就老婆,无原则的迁就换来的是讥讽嘲笑和不屑,这是导致做人失败和家庭危机双重悲剧的根源。

   对于包法利一家,如果女人勤俭持家,一家人本来可以过得蛮滋润。可爱玛偏偏永不安生,作天作地作骨头,一直梦想过被喧嚣和奢华包围的日子。她不懂,适应平庸生活,也是一种选择。人世间哪来那么多轰轰烈烈的爱情。如果爱玛能灿烂归于平淡,能悬崖勒马适可而止,一个人要学会灿烂中不忘乎所以,在平淡中甘于坐冷板凳,进退有据,人能在人生各阶段中把握自己,人生就活出了精彩和完美。

   在这篇文章里,我始终用爱玛而尽量回避称呼包法利夫人,主要是她对包法利没有任何感情,不配用包法利的姓行夫人之名,还原她本来的名字更合适;对于她拖累包法利、身败名裂、毁灭家庭、葬送女儿前程,我始终耿耿于怀,对于这类“蠢”“懒”“笨”“毒”的女人,应该向阎王殿提交议案,建议专门建十九层地狱,安排这类人,让她们永劫不复。

   常熟有句糙话,叫“卖(毛比)贴草纸”。偷情固然美妙,代价过于高昂。出卖了感情出卖了肉体还自备手纸,寻欢作乐到头来春梦一场全是空,任凭自我沉沦乃至毁灭,在怒火中烧摇头叹息中我送她两个字“不值”!三个字“真不值”!!四个字“真他妈的不值”,喔操,六个字了!

                               09、9、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