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埋没]
东方安澜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埋没

                     埋没
       文/东方安澜
   
     陈丹青把博客关了,关了也就关了,本不碍我事。历来对名人麻木,陈丹青是码字的还是画画的我也没弄明白,汗一个。子非鱼在博客里转了陈丹青的关博留言,才注意到了这事。本来闲着无事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却陷进去了。
   

     “我每讲演,年轻人就上来要签名,要拍照,我只好三陪小姐似地陪着耍,不然伤了年轻人的自尊心。现在容我说句狠话: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这类事。”这是陈丹青说的。无独有偶,我以前看过一本书,大概是在《读书》上连载过,就是周实张远山三人的点评,结集出版后叫《齐人物论》。其中一节提到这样的意思,大意是鲁迅沈从文之类是不屑于请人作序的。这句话的隐喻他们没说,意思就是批评一些写作者的浮躁,缺乏脚踏实地的实践和耐心。这就是评论家的高明,说话张个目,让读者去品。我这样解读,有志向的青年人是不屑于做别人的粉丝的。
   
     “要学好,顶管用的办法,一是老老实实读好书,一是老掉牙的话,就是受得了委屈,吃得起苦。这些话我不愿说,弄得像是爹妈训孩子,但以我亲身的经历,只有这么两条路。”这是陈丹青接下来的一段话。听着象是教训人,但在我这把年纪的人听来,却着实受用。情有戚戚。要写字,想写好字,就必定要读书,要多读书,有人生历练,要经得起青灯黄卷的煎熬。没有捷径。
   
     昨天吃饭,陆老头提到,他说云岗石窟敦凰那些艺术家被埋没了。一语惊醒梦中人。古来圣贤多寂寞。有多少士子才俊被红尘湮没。应该怎样正确理顺个体与艺术之间的关系呢?十年砍柴在《从马萧萧到李傻傻——对故乡文学少年的回忆》一文结尾说,“无论社会怎样风云变幻,文学上终成大器的人必定是那些能沉静下来写作的人。农耕文明时代,文学青年的天真痴迷非功利等诸多特质,在网络时代并非全无用处。”
   
     2006年的早些时候,天涯•散文天下对车前子有个访谈。我看了。车前子是以写诗闻名的。他说,写诗是必然,成名是偶然。这句话,我悚然一惊。是呀,我写字为了啥呢。对于学历平平的我来说,为什么几十年来丢不掉手中的书呢。人生忧患识字始。读书徒增烦恼和忧愁,可是为什么还有好多人举着所谓作家的金字招牌不放呢。答案只有一个,此码字和彼码字目的不一样。
   
     曾经有段时间,削尖了脑袋谋求发表。露个脸,谋一把虚荣。做梦多想。渐渐地,混着混着能发表了,却也没有了以前的积极和热情。慢慢发觉也不过是圈子内的事,混个脸熟,卖个人情交情,如此而已。有个网友,写了篇文章,说是某个媒体的约稿,要我帮他看一下,他的本意是想更加精彩些,却被我小小地打击了一下,我端着一脸坏笑调侃他,约稿的文章你就是写得烂一点,总归帮你发的。你看南周上的专栏,也不见得每篇多是精品吧。问题关键是,看你怎么够牛逼!
   
     “网络、博客近年火,实在是大家无聊。顶好的去处,还是书店。学画的青年,中国没有像样的美术馆,别错过好展览。”陈丹青这样写。前半句,我隐隐看出了陈关博的原因。后半句,我读到了一个长者的气度,关爱、谆谆教诲。“爹妈有钱,或咬牙挣点,将来自己出去看。到欧洲旅游别忘了带几包方便面,中国人离不开酱油和味精。”陈丹青连小细节也不忘关照。读着读着,怎么着感觉有瞿秋白的豆腐和金圣叹的最后一句的那味道。一种对人世的豁达和从容。
   
   也许大家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此文于2009年10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