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败者转胜]
陈奎德作品选编
·近代宪政的演化(87)中共乞灵于民族主义
·近代宪政的演化(88)亚洲金融风暴与“亚洲价值论”的破产
·近代宪政的演化(89)1998:“北京小阳春”
·近代宪政的演化(90)金融危机的政治后果—— 印尼的民主化
·近代宪政的演化(91)人权高于主权——科索沃战争缔造新秩序
·近代宪政的演化(92)新千禧年十字路口的中国
·近代宪政的演化(93)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1)
·近代宪政的演化(94)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2)
·近代宪政的演化(95)世纪之交中国自由派与新左派之争(3)
·近代宪政的演化(96)“9.11”事件:历史的转折点
·近代宪政的演化(97)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兴起(1)
·近代宪政的演化(98)新保守主义的兴起(2):伊拉克战争
·近代宪政的演化(99)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1)
·近代宪政的演化(100)美国新保守主义与共产中国(2)
·近代宪政的演化(101)左翼极权滑向右翼纳粹
·近代宪政的演化(102)胡温政权向毛主义摆动
· 近代宪政的演化(103)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
·近代宪政的演化(104)赵紫阳逝世与中国政局
·近代宪政的演化(105)近代宪政的演化结束语
《海耶克》
·《海耶克》目次
·《海耶克》 序
·第一章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第二章风华时代:维也纳—纽约—伦敦
·第三章风雨交加:《通向奴役的道路》①
·第四章赴美前後
·第五章《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六章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⑴
·第七章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海耶克生平年表
·海耶克的论著
·参考文献
陈奎德部分中文作品
·陈奎德部份文章目录
·2003回眸:民权年
·超越两极线性摆动
·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迎接“新诸子时代”
·退而结网 疏理混沌
·论道问学揽风云
·《浴火重生》阅后
·六四薪火——关于六四与中国新生代
·“1984”,又临中国
·三个中国的演变趋势
·吊“萨斯北京”文
·六四:现代中国的十字架
·纳税人的诞生
·"自请违法":公民不服从运动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儒家谱系 . 自由主义——与新儒家杜维明先生对话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回儒恩怨_______兼评“张承志现象”
·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毛泽东忌日二十七周年
·【祭文】悼金尧如先生
·韩战与中国国运——韩战停战五十年纪念
·公开信:致中国网警
·台湾总统大选与中国大陆的互动
·滑向“新纳粹国家”之路?
·稳定,稳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超越中共的两极化线性政治摆动
·“反向歧视”何时休?
·评中共的“内外神经分裂症”
·伊战与江胡
·中国人文精神的现代命运
·悲剧人物---邓小平
·创建未来,还是毁弃未来?_______概览中国教育界
·潮起潮落又逢君--“反西方主义”一瞥
·新阶层: 绿卡精英
·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分疏
·文化中国的历史际遇
·扫荡意识形态
·全美学自联第八次大会评述
·中国文化的现代裂变及其变体间的互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全球人文地理的大变迁
·心有灵犀跨海通----台海两岸学术交流述评
·揭开新一轮政治游戏的序幕
·中国:民族主义与民主
·何物百年怒若潮?
·奥运梦的历史功能
·次韵答鹏令兄
·时空的循环互动——兼论拟古与创新
·商海乱世之胎_______当代中国私营业主及中产阶级的出现
·开埠即生,封关则死------上海沧桑记
·从放逐魏京生看北京的政策动向
·一九四六年宪法:新护法运动
·戊戌变法对中国当代政治的两点启示———戊戌百年遗产探
·一场对未来的谋杀----大陆教育界现状
·“天安门遗嘱”及其效应----“六四”五周年祭
·“道成肉身”闲说周
·朱熔基内阁的历史角色及其限度
·自我放逐:隔离的智慧和效应
·中国大陆新闻政策与执行的分析
·普遍性死亡:一个当代传说—————论“后学”与民族主义
·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文革三十年祭
·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残阳如血______百年毛泽东祭
·文明的内分裂
·三鼎连环,鼎分三足-------从中国看亚洲重组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叩问华运-----从犹太人看中国文化及其变体的前景
·共产主义:终审判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败者转胜

   来源:动向杂志
    谢天谢地,终於过去了!依旧是老戏登场:天安门前,再泛红潮,再驰钢甲,再翔铁鸟.当然,锣鼓更响了,但却是空场。钳制神州六十年,仍需显示武力以威慑天下,以恫吓“刁民”。此地的时空倒错,彷彿建政之初的毛氏又凌空下旨严令:“只许你们规规矩矩,不许你们乱说乱动。”而城墙之外,石首式的哀怨之歌,遍山遍野,动地而起,隐隐传来。
   甲子盛典:耀武扬威其外,空白记忆其内,无一观众於城。
   真正的胜者并不取决於战场
   严格说,那记忆已被撕成了碎片:六十年被一辟为二。前三十年,一片空白,一笔带过;后三十年,虽浓涂重抹,亦插有禁区──一九八九─一九九二──乃党国机密,不容窥探。

   “盛世”中国,踵事增华,却成失忆之邦。
   既然官方修史蓄意留白,那么,填补空白,直面历史,释放记忆的洪水,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甲子原点──一九四九那个时间点,是海内外关注的聚焦点.时间与空间,都被那个拐点一辟为二。划海而治,两岸画出了两条平行的历史轨迹:
   在大陆,从韩战、暴力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开始,经合作化,工商业国有化,反右,大跃进,公社化,大饥荒,四清,文革,联美抗苏,到民主墙,改革开放,六四屠杀,权贵市场化,经济起飞,贪腐横行……
   在台湾,从“二、二八”,和平土改,基层选举,出口导向经济战略,“自由中国”运动,经济起飞,本土化改革,“美丽岛”运动,中央民代改选,“党外”力量崛起,直到解严,开放党禁报禁,总统直选,政党政治成型……
   这两条轨迹,形象迥异,标示出了国族共同体在空间分割下的截然不同的命运.就其中单个个人的运程而言,大体可以说:败者转胜,胜者转败。败者先行,胜者蹒跚随后仿之。诚如龙应台女士在《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里所言,败者“创造出一个不同的社会,奠定了不同於以往的价值。……他们到了岛上,因为军事彻底失败,使得后来六十年,台湾发展另一套价值,这不是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是一套温柔人文价值。如果不是因为军事失败,也许我们岛上还发展不出以个人幸福为核心的文明价值。我以他们为荣,感谢他们失败。”而胜者至今依旧不肯放下“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旗帜,惨淡经营以抗拒文明价值对国民的巨大诱惑力,仍在庞然大酱缸里挣扎摇摆.
   “意志胜利了,意志没有了”
   虽然,胜者举行了他们佔领大陆六十年的炫耀军力的盛典,彰显了他们《意志的胜利》(希特勒德国的经典影片)。但明眼人不难察觉,它的精神灵魂已被掏空,它的五脏六腑已经腐烂,只剩下一个张牙舞爪的空壳了。如是:意志胜利了。意志没有了。
   不过,饿死的骆驼比马大。而缺乏自信,则是残酷行为的催化剂。
   有鉴於此,近些时日以来,一股悲凉之雾──像漆一样黑且无孔不入的雾,近来从四面八方围拢侵袭泛滥开来……浓浓的,无以化开,无以排解:
   互联网被封得密不透风,国内知识界家园天益网被蒸发了,刘晓波被正式逮捕了,谭作人被判了,艾未未被打了,同样的黑打,高智晟、许志永、滕彪……早已领教,郭泉、黄琦也都被捕被审了,连过去多次往返中港的冉云飞也被禁足香江了……。在新疆,在西藏,则实施戒严式统治,大军压境,滥捕滥判,道路以目。
   有友朋至,描绘了一幅悲观主义的末世图景:在全球金融危机所造就的绥靖主义氛围下,北京当局,以债主之傲姿,愈益张狂,要山有山,要水得水,罔顾国际社会的谴责,毫无顾忌地在国内实施人权迫害。甚至经济领域也开始倒退,实施国进民退,扩展国有垄断企业地盘,并进而影响各国企业家乃至政府的行为方式。
   典型的法西斯式治国方略
   这里发生的事,正在精确地複制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当年制式:一种国家主义型号的举国体制。这种体制确保国家集中力量办事,效率极高,能优先发展军事能力,在某些经济领域对国民实施准入歧视,垄断最核心的经济部门;厉行秘密警察治国,实行军国主义教育,培养顺民精神,鼓舞国民为国牺牲。并且充分利用低人权、差环境的低成本优势在国际贸易中谋取超额利益。其根本目标,是确保统治利益集团的权力不倒、利益不散。诸状种种,已经是典型的法西斯式治国方略了。
   比当年德国尤为甚者,是管制方式黑社会化这一中国特色。由於北京加入WTO,在经济上与国际接轨,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与脸面,像毛一样完全公开地“无法无天”已经难以为继.於是,黑社会式的操作即大行其道,政治案件以非政治刑事罪名获罪,已经泛滥成灾。而前述多起僱用打手黑打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的案件则是另一类例证.如今,“警匪一家”已非地区现象,而是全国皆然。人谓“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这已成后邓时代中国的一道特殊风景线,恰如当年的“李、闻被刺案”和“江南案”一样,呈现出皇朝晚期的典型徵象。
   历史上没有一个单纯依恃暴力的、失忆的政权能固若金汤运程久远,一个也没有。
   今年,是共产主义笼罩中国的一甲子祭年,破土而出的,有去年底今年初的《零八宪章》。而一九一七年则是共产主义初次得手笼罩俄国之年,同样是一甲子后,一九七七年,在苏俄的卫星国捷克,《七七宪章》破土而出。作为先声,它为十二年后(一九八九)共产帝国的大败亡做了预响。
   而今的中国,还需再等待十二年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