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善光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张善光博客]->[ 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回答什么是“情报” ]
张善光博客
·中国人的祖宗从来不爱国
·一个“政治犯”是怎么泡制出笼的
·能够“我死后,那管它洪水滔天”吗?
·“躲猫猫”叫我想起“ 湖南一监狱”
· [[零八宪章]]如果实现......
· 逮捕刘晓波是逮捕什么?
·中国三位高官最近讲了三句重要的话
·向高层进言我的“政治体制改革纲领”
· 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回答什么是“情报”
·最高法院又一次愚弄百姓
·国庆前夕,维权人士谢福林成了“盗窃犯”
· 我的对法院故意枉法判决的刑事申诉状
·我可以不爱这个中国吗?
·囚禁刘晓波,囚禁不了《零八宪章》的传播
·中国又一个最黑暗的日子
·掀起“中国公民运动”迫在眉睫
·《零八宪章》的出路——街头运动
·唐富珍自焚与国务院责任及违宪条令的死亡
·看中国的恶法——“为境外提供情报罪”
·开“两会”了,街道来人叫我不要去北京
·“我是阿星”的文章给“乌有之乡”添丑
·悼念死者,首先要尊重活着的人
·社会正义的沦亡是屠童血案的根本原因
·荒唐的“间谍犯”
·加入绝食抗争,声援刘贤斌
·世界上只有一种民主—— 驳《光明日报》“两种民主论”
·民间高调宣扬温家宝在深圳讲话的可行性与意义之探讨
·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说明该奖是世界和平的慈母
·人权斗士李旺阳——写在李旺阳即将出狱之际
·张善光:因“李旺阳自杀身亡”而被政府非法监控一事的声明
·湖南公民网络论坛公告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回答什么是“情报”

   
   
   
   
   

   《笔者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全国人大常委会:
    
    自1998年以来,我们国家有多位公民被法院判决犯有“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处以十年以上重刑……
   
   情报会给公民带来如此大的灾难,那么,究竟什么是“情报”呢?
   
    依照人们的习惯理解,法律上的所谓“情报”应该是指国家秘密。但是实际并非如此。 查遍我国现行的所有法律,发现,“情报”一词仅仅只在刑法第111条中唯一出现一次,而根据该条的文字表述:“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以......”可知,我国刑法中的“情报”不是指的国家秘密,它与国家秘密属于并列平行、在逻辑上具有全异关系的不同概念。因此在我国分别存在着以下两种罪:“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国家《保密法》对什么是国家秘密做有明确界定,即“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人员知悉的事项”。而对什么是“情报”,现行法律却没有任何解释。
   
    2001年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情报”做了一个司法解释:“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尚未公开或依照规定不宜公开的事项”(由此亦可知,“情报”不属国家秘密,否则就无须再对”情报”做解释了)。在这个解释中,最高人民法院对什么叫做“尚未公开”和“依照哪一级哪一个部门的规定不宜公开”未做丝毫说明,并且在解释中也未规定哪一级政府的哪一个部门有权对“情报”进行认定,因而,我不知道在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哪一个公民或法官能够依据这个解释分辨出什么是情报什么不是情报。如果用最高人民法院对“情报”所做的上述含混不清的解释做评判标准,那么,某地发生矿难,乡政府或县政府不准公开,某警察打死了人,派出所或公安局不准公开,某法院院长与诉讼当事人一起吃喝玩乐,法院不准公开,甚至某某地方橘子丰收了,某某山区发生了泥石流,这些信息便都统统可以认定为“情报”。如此一来,在境内外交往日益频繁的今天,所有与境外人员有接触的中国公民随时都有可能被判罪关进监狱。显然,从最高人民法院对“情报”所做的解释中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盲,或者是一个随时都准备把所有中国人关进监狱的独裁者走狗。另,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早在2000年3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第九条、第四十二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刑法中的“情报”根本就无权做解释,对“情报”做解释的权力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才具有。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自告奋勇对“情报”所做的含混不清的解释尽管极其无知或极其险恶,却仍属于无效,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由是可见,在我国现行法律中,“情报”是一个十足的空白概念,它象一个突然从坟墓里钻出来的阴影,或者象一个猪、牛、狗杂交的怪胎,无人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鉴于以上情况,我作为一个公民,依据宪法和其它相关法律,有权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严肃认真地提出下面几个问题,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作出回答:
     
   一、 既然“情报”不属于国家秘密,那么究竟什么是法律意义上的所谓“情报”?
   
   二、根据国家保密法规定,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和属于何种密级不明确的事项,由国家保密工作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保密工作部门,省、自治区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的保密工作部门或者国家保密工作部门审定的机关确定。请问:有权把信息认定为“情报”的又是哪一级政府的哪一个部门?
     
    三、刑法第111条规定: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可以判处最高至死刑的刑罚。因而可知,在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方面,“情报”与国家秘密同等重要。既然如此,全国人大常委会为何只对国家秘密做司法界定,并制定一系列相应的保密措施,而对“情报”既不做司法界定,也不制定保密措施?
     
    四、刑法第398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或者过失泄露国家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刑法第432条规定:“军人违背保守国家秘密法规,故意或者过失泄露军事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刑法的以上两条规定均未提到“情报”二字。既然“情报”同国家秘密一样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那我们的立法机关在制定法律时,为什么仅仅只担心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军人泄露国家秘密,而丝毫不担心他们泄露“情报”?
     
    五、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情报做出界定前,法院无法律依据,却任意认定这个信息那个信息属于“情报”,把公民定罪处刑,其行为是否违背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基本原则,是否违背宪法?  
   
   六、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情报”不做法律界定,不制定相应的保密措施,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不应该有的重大疏漏,它必然造成大量的情报被不知什么是情报的老百姓在不知不觉中提供给境外人员。如果是这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则触犯了刑罚第 397 条,犯有玩忽职守罪;也有人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情报”不做界定,不规定保密措施,是故意不让老百姓知道什么是情报,以便放纵法院把那些政府不喜欢的公民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为名关进监狱。如果是这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则违背了宪法第 37 条规定,并且触犯了刑罚第3条。以上两种情况,那一种符合实际? 
   
    上面牵涉到“情报”的六个问题,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究竟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宪法还是仅仅只是某个利益集团的“王法”,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体老百姓究竟是国家的公民还是权力者的臣民,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究竟是得到国家保护还是不受国家保护?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认真、负责、及时地予以答复。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继续高高在上,蔑视公民,对公民的合法提问不屑理睬,那么,你们就是在无声地宣告:全国人大常委会不是中国人民的全国人大常委会。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